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麻烦和后怕
    对于大部分大罗天的洞天福地来说,里面都是天地元气充裕的宝地,实际上这地方也是如此。

    众人一进入其中,顿时便感觉到一片浓郁无比的天地元气扑面而来。

    只不过这片空间竟然是血色的,天空没有太阳,只有一片雾蒙蒙的血色。

    而且周围的天地元气虽然浓郁,甚至都已经浓郁到雾化的地步了,不过那其中却也是夹杂着一股血色,那股力量也是隐隐带着狂暴的血煞之力,让人感觉有些不适。

    在场的众人皱了皱眉头,对视一眼之后,纷纷不约而同的向着四周散开,各自去搜寻。

    眼下他们还都没有看到真正的好处在呢,这种时候拼杀,不值得。

    楚休身边就带着陆江河一人。

    不是因为陆江河的实力强,而是只有他在种秋水面前露过面,有一些力量,哪怕是皇天阁,楚休都不想让他们看到。

    陆江河抽了抽鼻子道:“好奇怪啊,这地方应该死过人,所以才凝聚成了这种级别的血煞之气,甚至都已经融入到了天地元气当中去了。

    不过若是死的人多的话,那这种级别的血煞之气应该早就开始变异了,足以把洞天福地变成绝世凶地。

    但眼下这里只是血煞之气浓郁了一些,还没有往那些阴邪之地的方向去发展,难不成死的人比较少?那又是多强的强者,在死后都能够影响到一座这么大的洞天福地?”

    楚休瞥了他一眼道:“你确定你没有感应错?”

    陆江河轻哼道:“你可以质疑本尊的实力,但你却不能质疑本尊对于气血之力的敏感程度。

    我现在不光能够感应到这其中血煞之气的含量,甚至还能够感应到,那个方位的血煞之气最为浓郁。”

    说着,陆江河指了一个方位,但却都在浓郁的血雾当中,根本就看不出具体的位置。

    楚休挑了挑眉毛,反正他不是寻宝来的,只是为了摧毁这座洞天福地,他暂时也找不到什么目标,只能跟着陆江河的直觉来了。

    这一路走过去,楚休还有些奇怪的发现,这地方的山岭好多,并且其形状却是总给楚休一种极其眼熟的感觉,但他却说不上来像什么。

    等到楚休跟陆江河赶到那里时,那里却已经有几十名武者在争夺了,其中有数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剩下的也几乎都是真火炼神境。

    不过这些人都是南域之人,只有一名凌霄宗的长老,楚休在凌霄宗演武的时候见过,但却不知道姓名。

    他们所争夺那东西很有意思,乃是一座数丈高的火红色石柱。

    不过那东西的形状在楚休看来有点污,有些不可描述。

    虽然那东西长得污,不过其中却是蕴含着惊人的纯阳之力,灼热无比,甚至就连周围的天地元气都被净化了血煞之气,成为了精纯无比的纯阳之力。

    拿东西这去铸兵炼器,或者是用来构建带有纯阳之力的阵法,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算得上是一件宝物。

    当其他人看到楚休前来,眼中纷纷露出了一抹警惕之色。

    光是自己人,他们可能还有内斗的心思。

    但如果发展到了两域之争,那可就险要攘外,再安内了。

    南域和北域并不是毫无交流的,但那些南域出身的武者还当真是不认得楚休。

    毕竟楚休在东域之地扬名也没有多长时间,大罗天这般大,所以消息传递的还是有一些慢的。

    “夏司空,这家伙是你凌霄宗的人?”战武神宗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问道。

    凌霄宗的夏司空冷哼了一声道:“那是皇天阁苍梧郡郡守楚休,古尊传人。”

    虽然凌霄宗普遍对楚休没什么好感,但此时他被一群南域的武者围着,楚休忽然出现,他这边竟然还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南域那帮武者虽然不认得楚休,但却也依稀听说过楚休的名字。

    闻言那战武神宗的壮汉怪笑道:“哦,就是那个击败了你们凌霄宗轩辕无双的那个楚休啊,那小子一副欠收拾的脾气,现在也终于被人给收拾了?”

    轩辕无双的名气在整个大罗天还是不小的,当然这个名气一部分指得是他的实力,还有一部分则是他那堪称奇葩的性格。

    夏司空闻言面色顿时便黑了,他们凌霄宗青年一代的头面人物被人给击败,这可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

    但还没等夏司空说话,那战武仙宗的壮汉便对着楚休道:“皇天阁那小子,我劝你还是识相一些为好。

    这座洞天福地这么大,机会多的是,你现在退走,我们也懒得针对你。

    洞天福地开启的时间可是有限的,等到我南域将这座洞天福地占据,你可就连进入其中的机会都没了。”

    楚休这边刚刚打量了一下那东西,虽然这东西包含着精纯至极的纯阳之力,不过却并不是他想要的东西。

    天魂曾经给楚休详细的描述过有关洞天福地内,那真正核心应有的样子,肯定不是眼前这东西。

    楚休来这里不是为了夺宝而来的,所以他本来是打算就这么离开的。

    不过一听战武神宗那壮汉说的话,他顿时又停下了脚步,冷笑道:“我若是不走呢?”

    战武神宗那壮汉也是冷笑了一声,刚想要说话,但这时几道强大的魔气隐现着,迅速的向着楚休等人袭来。

    极乐魔宫的明玄羽带着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武者直接向着楚休围堵过来,冷声道:“楚休,方才有种秋水护着你,现在还有谁能够帮你?

    说!陈青帝那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他又到底在哪里?”

    从颜悲风和明玄羽的表现上来看,他们几乎都快被陈青帝给逼疯了。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以陈青帝现在的战斗力,几乎是堪称武仙之下无敌手,除非颜悲风亲自出面,否则无人可敌。

    但问题是陈青帝也不是白痴,只要颜悲风出面,他早就跑没影了,这可是让极乐魔宫感觉棘手的很。

    而且他们还专门去调查过陈青帝的资料,结果却显示,对方简直就跟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一般,没有丝毫的头绪。

    唯一的线索就是,对方乃是楚休找来的帮手。

    所以这一次进入洞天福地,其他人都是为了争夺这洞天福地内的东西,唯有他们极乐魔宫还要逼问出陈青帝的根脚和下落。

    看着虎视眈眈的极乐魔宫等人,楚休也是有些头疼。

    把陈青帝给引入到大罗天,虽然他知道,陈青帝应该不会对他不利,但这一位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在下界的时候陈青帝威名远扬,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会去招惹他。

    但到了大罗天之后,以陈青帝的性格若是有人招惹了他或者是他有什么看不顺眼的情况,那就很显而易见了,直接就是一拳头砸过去,管你是谁。

    陈青帝是楚休带来大罗天帮他解决困境的,而现在出了事情,这些因果自然也要落在楚休的身上,他倒是没有报怨什么。

    看着明玄羽,楚休叹息了一声。

    就在明玄羽以为楚休要说什么的时候,楚休却是直接握住手中的破阵子,刀芒带着撕天裂地的气势,直接一刀向着明玄羽斩来!

    “该死!”

    明玄羽根本就没想到,楚休竟然连一句话都不说,上来便跟他动手。

    匆忙之下,明玄羽周身黑雾缭绕,一阵鬼哭神嚎的声音响起,无数阴邪鬼物在那黑雾当中浮现,挡下了楚休这一刀。

    但下一刻,楚休周身领域张开,瞬间便将那些黑雾中的鬼物,全部绞杀!

    昔日明玄羽在帮辛伽罗对付楚休的时候,他是跟楚休交手过的,也知道楚休实力的恐怖。

    但问题是,这才过了多久,他怎么感觉楚休的实力又暴涨了一截?

    他却是不知道,正因为上次他跟辛伽罗联手,威胁到了楚休在南蛮之地的据点,让楚休有了一种紧迫的危机感,所以这才开始拼命的去苦修。

    另外一边,陆江河跟其他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武者也开始了激战。

    陆江河虽然是刚刚踏入了天地通玄境界,但他却并不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初期。

    他在真火炼神境时所积累的力量底蕴实在是太强了,所以突破直接就跨越了初期,并且以血魔神功的神异诡异,以一敌二不成问题,而楚休那边,则是开始直接压制明玄羽。

    神域张开,将明玄羽给困在其中,楚休手中飘渺斩、破字决刀意、七大限灭地这种强悍到了极致的刀法接连斩落,每一刀都好似有着碎山裂地之威一般。

    在单纯的力量底蕴上,明玄羽已经有些扛不住了,他手中那柄可以吞噬任何力量的邪异魔刀,此时却吞噬不了这种锋锐至极的力量,被斩的连连后退,甚至面色潮红,气息不稳。

    之前那还想要找楚休麻烦的战武仙宗壮汉此时却是一头的冷汗。

    明玄羽在南域也算是有名的高手了,反正是比他要强的。

    结果在那楚休面前,却是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换成他,估计会更遭。

    而且更让他忌惮的是楚休的态度,二话不说,上来就下死手,这种狠人,简直不讲道理,危险程度超乎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