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战半步武仙
    PS:感谢书友旧日沉沦十万起点币的打赏,恭喜成为本书第二十九位盟主^_^

    恨恨的盯着眼前的楚休,其实血河老祖这次也是失算了,他是真的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出手,应该说从一开始,他都没有把楚休当做是对手,而是顾忌着皇天阁。

    之前在血河老祖想来,他动了楚休手下的人,楚休虽然会愤怒,但肯定会上告皇天阁,对他血河教施压,实际上他们血河教根本就不惧。

    在之前的凌霄宗武道赌斗当中,血河教其实已经公开站在了寒江城这边,自然是不在乎皇天阁的,反正他们有着的寒江城做靠山。

    所以血河老祖才在追杀完陆江河之后,才有恃无恐的在那里闭关。

    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楚休竟然就这么奔袭千里,明晃晃的打上了门来,这厮是疯了不成?

    血河老祖怒视着楚休,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生吞活剥了一般:“找死的我见过,但像你这般送上门来找死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一次别说你师傅是古尊传人,就算你师傅是道尊佛祖,老祖我也一样要吸干你的鲜血!”

    除他之外,他们血河教一共就只有三名天地通玄,一个阴血厉被陆江河给废掉了,还有一个段凌空被楚休所杀,便只剩下一个副教主了。

    像是血河教这种宗门本身就是底蕴不深,如今还损失了两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这已经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

    楚休淡淡道:“找死?这句话很多人都跟我说过,但可惜到了最后,死的人却是他!

    我楚休的人不是那么好动的,在我苍梧郡的范围内袭杀我的人,血河老祖,你也一样是在找死。

    听说你这座山是被你所染红的?有些名不副实啊,不知道用你血河教所有人的鲜血,能否将其染红?”

    随着楚休话音落下,还没等血河老祖反应过来,楚休便已经厉喝道:“杀!整个血河教,满门诛绝,鸡犬不留!”

    他身后所属的圣教武者立刻浑身杀气的冲了出去,那股杀机之盛,甚至要远超覆灭须菩提禅院的时候。

    楚休既然说了要鸡犬不留,那整个血河教,就不会有一个能喘气的东西存活!

    血河老祖怒吼一声,周身血河鼓荡而出,数百丈的血河在他身后涌动着,比之段凌空所凝聚出来的血河更加强大,更加的恢宏耀目。

    楚休虽然身上杀机无限,但眼中却是无比的冷静,冷静的观察着血河老祖的真正实力。

    他是半步武仙没错,但这个所谓的半步指的只是境界,虽然能够影响战斗力,但却也不是绝对的。

    血河老祖无论是所展现出来的气势还是所能够引动周围天地的力量,其实都是不如辛伽罗的。

    毕竟这两个人,一个只是野路子出身的武者,而另一个却是东域顶尖大派梵教的一宫之主,而且还是未来梵教三大殿之一的殿主。

    无尽的血河直接当头向着楚休笼罩而下,在那血河当中,竟然还有着无数的冤魂恶鬼在哀嚎着,削弱着楚休的元神之力,其威势远比段凌空更强。

    楚休身后元神金芒绽放着,这种级别的元神攻势现在已经无法伤到他了,特别是在修练了摩利诃的幻术之后,也同样让楚休的精神力更胜一筹。

    不躲不闪,楚休直接一刀斩下,锋锐的刀芒犹如要撕天裂地一般,径直把那血河直接撕裂。

    但下一刻,那被撕裂的血河却是又变换形状,向后延伸,又拦在楚休那一刀前,被轻易撕裂之后,却依旧能够再次变换,最终直到楚休的刀芒离血河老祖数丈之地,最终力量被彻地耗尽。

    血河老祖冷笑道:“你还以为老祖我是这么好对付的吗?你可知道这血河当中凝练了多少东域强者的鲜血?放心,不要着急,等下你便会成为他们中的一个!”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他还真有些小看这血河老祖了。

    虽然这血河老祖根据血河派残篇自己所研究出来的功法肯定是不如经过了独孤唯我润色跟改良的血魔神功完美。

    但像他这般,将对手的鲜血祭炼,将力量融入血河当中,使其变成不是功法,也不是兵器的存在,但却能够融合这两种属性的特点,这可当真是稀奇的很。

    眼看着那血河再次向着自己砸落,楚休手捏印决,他身后双面佛陀法相浮现,大日如来燃烧着极致的佛光烈炎,大黑天魔神第三目当中,也有着无尽的灭世之火的喷薄而出。

    这时候血河老祖那弟子阴血厉在混战中看到这一幕,他连忙大喊道:“师父小心!这楚休还擅长佛门的功法!”

    “混蛋!你怎么不早说?”

    血河老祖的面色一变,想要收起自己那一片血河,但却已经来不及了。

    炙热的太阳真火还有邪异的灭世之火轮番炙烤着那血河,瞬间便让其蒸发了十分之一。

    楚休现在最强的其实不是他的力量底蕴,也不是他的境界,而是他对于武道的理解,是从生死搏杀中积累的斗战之道。

    他一身的实力都是在生死搏杀当中培养出来的,对于各种武道在斗战之上的生克都可以说是十分的敏锐,所以他才刚刚交手几招便已经看出来了,血河老祖的功法看似唬人,不过却弊端太多,属于那种标准的,阴邪诡异,少了几分大气的魔道功法,非常容易被佛门功法所克制。

    剩余的血河融入了血河老祖的体内,下一刻,他周身血煞之气冲霄而起,双手当中,每一根手指上都浮现了一根锋刃,他身后血气更是凝练出了一根根的触手,向着楚休缠绕而去。

    破阵子接连斩出,将那些血气所凝练出的触手纷纷撕裂。

    但血河老祖此时却是已经近身向前,单纯气血之力所凝聚而成的强大锋锐向着楚休疯狂斩来,使得半空中已经满是血色的抓痕。

    但在楚休的破阵子面前,哪怕是极品神兵都没有破阵子这种天地生成的神兵来得锋锐强大,所以血河老祖依旧还是没能伤到楚休。

    但就在这时,血河老祖的领域张开,无边的血色领域直接将楚休整个人都给包裹在其中,疯狂的拉扯着他体内的气血,好像要硬生生将其拉出体外一般。

    楚休身形一动,自身领域也是张开,雾蒙蒙的领域跟血红色的领域对撞,瞬间爆发出了足以影响到天地规则的力量波动来,使得整个血河教的上控都是阴云密布,狂风怒啸。

    领域对拼其实一件很不理智的事情,但此时血河老祖却是冷笑道:“小子,你就等着被晾成人干吧!”

    领域对拼虽然对于双方的消耗都是极大的,不过血河老祖毕竟是半步武仙境界的存在,领域对拼,他并不吃亏。

    但下一刻,楚休那正在绞杀着血气的神域却是忽然出现了变化。

    被颠倒的五行阴阳之力开始重组变化,领域当中,楚休周身瞬间佛光绽放,他微闭着眼睛,手捏佛印,犹如慈悲的佛陀降临一般。

    与此同时,整个领域之内瞬间便燃起了无尽的炙热佛焰,蒸发着对方领域中的血气。

    “双重领域!”

    血河老祖的面色骤然一变。

    大部分的武者,应该说九成九的武者,领域只有一个。

    也有少部分的武者能够凝练两个或者是三个领域的。

    虽然领域多不代表就一定很强,但领域多却代表着,对方的武道,有着更多的变化。

    楚休淡淡道:“双重领域?只要我想要,一万种领域我也一样有!”

    楚休不是双重领域,他只有一个领域,在领域当中,他便是神一样的存在!

    五行阴阳,天地规则在楚休的领域当中会逆转颠倒,能够绞杀一切异种的力量。

    但是同样,只要楚休想要的话,也可以将阴阳五行之力随意排列组合,变换自己想要任何力量,当然这种力量是他已经掌握的,就想此时领域中那炙热的佛焰一般。

    万变不离其宗,无论什么样的力量变化,最终都凝聚成了独属于楚休自己的神域!

    那炙热的佛焰对于血河老祖的领域是克制的,不过血河老祖毕竟是半步武仙,境界和力量底蕴还是强过楚休的。

    所以他并没有后撤,而是催动更大的力量,以领域之力来压制楚休。

    虽然说领域对拼这种情况大部分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都不会动用,但他明明是半步武仙,在境界之上要远超楚休,凭什么不能动用这种力量来压制?

    但这时楚休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诡异之色道:“血河老祖,你看看下方,再这么拖下去,你血河教可就要让我给杀光了!”

    血河老祖忍不住向着周围看了一眼,结果却让他一阵心神不稳,差点吐血。

    他在这里跟楚休打的势均力敌,虽然艰难,但却没败,但此时血河教却是已经一败涂地了。

    商天良已经将另外一名血河教的副教主给轰的吐血,至于其他人,简直就是在屠杀。

    梅轻怜、吕凤仙、褚无忌等人可以说都是全力出手,哪怕是性格最好的吕凤仙,都没有丝毫的留手。

    陆江河这个人虽然嘴臭不着调,但一起经历过这么多的劫难重担,他们早就把陆江河当成是自己人了。

    现在看到陆江河被血河老祖重创成那般模样,楚休愤怒,他们也是一样愤怒。

    含恨出手的威力,可以说是想当强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