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窥视功法
    PS:感谢书友糖醋萝卜条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同样的东西,但每个人看这样东西的时候,都会不同。

    一花一世界,一个人的眼中,便是一个世界。

    可能是因为楚休乃是独孤唯我地魂的原因,纵然现在他身上所有的记忆都已经消失,但天魂跟他说的这些东西,楚休却感觉异常的契合自己。

    沉默半晌,楚休这时候忽然问道:“既然武仙就是踏天而行,跟自身所修炼出来的力量没有关系,那为何上界的武仙这么多?”

    天魂嘿然道:“谁说跟自身的力量没有关系?

    想要踏天而行,你就先要去了解天,无法与天比肩,如何能够踏天而行?

    大罗天的天地元气更加充裕,武者距离这方天地也更近,自然诞生武仙的几率要比下界更高了。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事情,比如独孤唯我,比如宁玄机,下界万年来,踏入武仙境界的,几乎每一代都有。”

    “跨过武仙九重便可以达到超脱,不死不灭,那这世间,究竟有没有人达到过超脱之境?”

    天魂摇摇头道:“不知道,起码五百年前的独孤唯我是不知道。

    但现在他知道了,集合三道本源,进入长生天,便能够达到超脱之境。

    现在你我便是他达到超脱路上的踏脚石,你究竟是想走到巅峰还是想要当踏脚石,可要考虑好了,不抓紧时间的话,我们恐怕就只能当块石头,助他超脱这方天地了。”

    随着天魂最后一句话说完,楚休这边的元神之力也有些耗尽了,天魂的身影也是随之消失在了楚休的眼前。

    长出了一口气,楚休的眼神中变得坚定了许多,继续开始闭关。

    陈青帝是前方没有道路,所以需要他自己开拓出一条道路来,方能够走到巅峰。

    但楚休不一样,他前方有很多道路,但他最缺的,却是时间。

    他在下界走到了巅峰,哪怕就算是在这大罗天内,也算是个人物了,但就算是如此,楚休的心态却是要比在下界的时候还要焦急,修炼甚至已经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了,这看得梅轻怜等人都有些发愣,还以为楚休是被辛伽罗的事情刺激到了,准备要怒怼武仙呢。

    只不过在楚休看来,所谓的辛伽罗,所谓的梵教,只能算是一个障碍而以,他真正的对手,真正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隐藏在黄泉天内,不知道何时就会出现的独孤唯我!

    在楚休疯狂修炼的这段时间内,楚休麾下的力量也是开始疯狂的增长着。

    一批批昆仑魔教的武者轮番进入大罗天修行,修行过后,他们在下界也没有闲着。

    昆仑魔教现在已经掌控了北燕和南蛮之地,南蛮这里的各种资源都已经被昆仑魔教所占据了,至于北燕那里,也被梅轻怜派了一堆人过去,在帮助北燕镇压武林宗门的同时,也是开采挖掘极北之地。

    这些地方虽然是苦寒之地,但却不代表物产不丰盛,要不然大光明寺也不会在这里建立宗门。

    各种各样的矿产资源被开采出来,几乎都运往了大罗天,供袁吉大师和晁恍建造阵法,一副要把南蛮之地的据点当做魔教总部来建造的模样,甚至要比下界都要郑重。

    毕竟下界可没有谁,敢在这种时候撸昆仑魔教的虎须。

    ………………

    四个月后,苍梧郡和凌罗郡交界的一个小路上,陆江河无聊的在坐在凉亭里面,抱着一坛酒在那里等待着,时不时灌一口。

    整个昆仑魔教都很忙。

    有实力的,忙着闭关修炼。

    有能力的,忙着布置安排据点的建造和阵法等等。

    陆江河属于有实力,但他却不愿意去修行那种,所以便在整个苍梧郡闲逛。

    最后梅轻怜实在是台不下去了,便让他负责看守苍梧郡的商队。

    苍梧郡的商队不光来往南蛮之地,自然也要往外运的,这其中便有许多商队要经过凌罗郡。

    凌罗郡现在是寒江城的地盘,所以自然要小心一些寒江城那帮人搞鬼,所以梅轻怜便让陆江河过来看守商队。

    当然这种事情在陆江河看来也是很无聊的,他还巴不得寒江城搞一些事情出来呢,他好活动活动筋骨。

    只可惜寒江城虽然有些时候不守规矩,但在他们没打算正式对皇天阁动手的时候,这些拿不上台面的小动作,他们还是懒得去搞的。

    而此时一副悠闲模样的陆江河却是并没有发现,距离他数里之外,凌罗郡边界的高楼内,却是有人在凝视着他。

    “上次在凌霄城废了你的,便是此人?就是他怀有那种神异而又邪异的血炼秘法?”

    说话的乃是一名穿着血袍的老者,相貌阴厉,双目竟然都是血红之色的,显得邪异无比。

    他那一身血袍更是极其的诡异,并不是单纯的血色,而是仿佛有着一层血液在上面流动着一般,宛若活物,诡异至极。

    这名老者便是血河教的教主,血河老祖。

    他的真名究竟叫什么,已经很少有人记得了,反正他在东域扬名之时,便叫血河老祖。

    东域之地除了武仙强者以外,威势最大的,便是此人。

    站在他身边的,正是上次武道赌斗当中,被陆江河差点吸干了全身鲜血,被废掉了修为的阴血厉。

    上一次陆江河虽然没有下死手,不过却也是将阴血厉全身的气血都吸干。

    对于阴血厉这种专精气血之力的武者来说,这几乎就是被废掉修为了。

    现在多半年过去了,但阴血厉却是依旧没有回复到巅峰时期,仍旧犹如一个木乃伊一样。

    他现在虽然还有着天地通玄境界的修为,但真正打起来,估计连真火炼神境都打不过。

    “就是此人!”

    凝视着远方的陆江河,阴血厉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怨毒之色来。

    自从上次他被陆江河废掉之后,他在血河教内的地位一落千丈,甚至那些师弟都不将他放在眼里了,师父都隐隐有些不重视他的感觉。

    不过也幸亏他带来了一个消息,能够让师父不完全的放弃他,那个消息,便是陆江河的功法!

    血河老祖传下来的功法在气血一道上的造诣就已经足够强大了,起码在阴血厉看来是这样的。

    但跟陆江河一比,他们血河教的功法可就真的有些拿不出手来了,陆江河的功法层次绝对要比他们血河教的功法更高一层。

    而且若非是因为功法克制的原因,他上次也不会输的那般惨,被陆江河以弱胜强,直接碾压。

    所以他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血河老祖,并且鼓动他对陆江河出手,逼问其功法。

    只不过血河老祖虽然动心了,不过那段时间以后,陆江河便一直都没有出苍南府,这也让血河老祖没有办法。

    他虽然在东域武林也是个人物,而且还是站在寒江城那边的,但他却也没有狂妄到在寒江城跟皇天阁没有彻地开战之前,就去攻打郡守府。

    虽然他的实力跟辛伽罗一样,但他背后,可没有一个梵教。

    直到最近陆江河出来押送商队,这才让他找到了机会。

    血河老祖将目光转向阴血厉,用嘶哑的声音冷声道:“你确定,此人身上的功法当真如此之强,要远超我血河教一个层次?

    你可要知道,对方毕竟是那楚休的人,而楚休则是苍梧郡郡守。

    我们在苍梧郡动了他的人,便相当于是向皇天阁挑衅了,这其中的干系,你可明白?”

    血河老祖的眼中闪烁着一股冷冽的寒芒,直透进阴血厉的心底,让他顿时一抖。

    他在血河教呆了这么长时间,早就知道血河老祖的为人究竟如何。

    别看他是血河老祖的大弟子,也是实力最强的一个,所以之前最受宠爱。

    但现在他已经废掉了,对于血河教来说,应该说是对血河老祖来说,基本上已经没什么用处了,此时他只要稍微展露出一丁点的错漏来,他都丝毫不怀疑,自己这个师父会拿走自己身上最后一丝精血的。

    阴血厉咬咬牙道:“师父,我敢拿性命保证,那陆江河身上的功法跟我血河教绝对是同出一源的存在,并且威能更强,更加的神异!

    只要能够得到那功法,我血河教的整体实力必将暴涨一大截,哪怕为此得罪整个皇天阁也划算!”

    听到阴血厉这么说,血河老祖冷哼了一声,身形直接向着陆江河掠去。

    此时陆江河还在悠闲的喝酒,但下一刻,他便立刻将酒坛子丢到了一旁,面色肃然的看着一个方向。

    五百年前他便跟着独孤唯我征战厮杀,五百年后跟着楚休,大战也没少经历,对于杀气的感知,他可是敏锐无比的。

    有人要对他出手!

    下一刻,两道血色的身影落下,血河老祖略微诧异道:“感知倒是挺敏锐的。”

    陆江河在看到阴血厉的一瞬间便知道了,对方是来找麻烦的。

    又看了一眼血河老祖,陆江河冷笑道:“怎么着,这是打了小的又来了老的?擂台比试打不过,便又领着一个老梆子来找我的麻烦,要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