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梵教的麻烦
    PS:感谢书友阿锴老师、海阔凭鱼跃H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靠着魏书涯操控无根圣火,虽然暂时击退了辛伽罗,不过楚休却是没有多少兴奋的神色,因为这代表着,麻烦来了。

    这时商天良和魏书涯都走过来,问道:“方才那家伙是什么来路?”

    楚休道:“应该是梵教的人,为了上次摩利诃被杀一事而来的,事情有些麻烦了。”

    魏书涯来大罗天这么长时间,他也是知道大罗天这些势力分布的,所以他皱眉道:“若是梵教来人,那可真是有些麻烦了。

    以梵教现在的力量,皇天阁根本就无法跟其抗衡,若是对方直接派大量武者前来,我们扛不住。”

    楚休摇摇头道:“我们现在倒是不用担心对方派大量的武者前来。

    大罗天的规矩要比下界多得多,各大派相安无事这么长时间了,轻易不会去其他人的底盘上晃悠,更别说是大军出动了。

    西域和东域相隔这么远,梵教若是想要打来,中央是大罗神宫,他们若是想从那地方过来,就相当于是得罪了所有大罗天的宗门。

    所以他们要么只能穿越南域或者是北域过来,不过那样一来,他们也要去跟这两域的宗门解释。

    而且梵教现在也并不悠闲,他们虽然实力强大,不过却在大罗天这地方跟天罗宝刹斗了整整一万年。

    梵教这边若是敢大规模的对我动手,那天罗宝刹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出手的,所以梵教,不敢大军出动。”

    听到楚休这么说,魏书涯也就略微放心了。

    楚休在这种事情上的眼光一项长远的很,在下界时,他也很擅长利用这种势力纠缠来解决困境。

    既然他说梵教应该不会大规模来攻,那就应该不会。

    不过楚休却是皱着眉头道:“梵教虽然不会大规模来攻,但偶尔来一个人,也是够我们受的了。

    梵教的高手强者,太多了,这一位还没到武仙境界,而梵教内部,三位殿主便都是武仙,更别说是那位梵教教主了,据说乃是武仙九重的至强者。”

    梵教找上门来,楚休的确是感觉有些棘手的。

    特别是以梵教的实力来说,隔三差五的弄来个人楚休也受不了。

    不过暂时楚休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增强防御,然后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吩咐其他弟子警戒之后,楚休又找来了袁吉大师,让他在整个郡守府那里,多布下几座阵法,以防万一。

    而此时在苍梧郡外,辛伽罗看着自己手上所被灼烧出的一道痕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方才那股火焰的力量邪性的很,看似有人操控,但实际上应该是天地之火,那种强度就连他都无法抵挡。

    苍梧郡只是皇天阁的一个郡而以,而且还是靠近边疆,不怎么被重视的一个郡,内里为什么有这么多的强者?除了没有武仙,恐怕都堪比现在皇天阁的总部了。

    跟楚休的感觉一样,现在辛伽罗也是感觉很棘手的。

    就像楚休说的那样,梵教有着种种顾虑在,是不可能跨越一个域,带着众多强者来围攻苍梧郡的。

    况且就算是能,他也不能开这个口。

    他正准备接掌殿主之位,这次的任务看似不起眼,但却也关乎到自己的名声。

    这么点小事情他都做不好,还要去求援宗门,那最后事情做成了,功劳是宗门的还是你的,要你何用?

    所以回到宗门求援,只是下下策。

    况且他还没有准确的证据正明楚休跟摩利诃有关,毕竟那幻术他也没有真正领教过,是不是真是属于摩利诃的幻术。

    但眼下他想要强行抓来楚休,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看了一眼远处的南蛮密林,辛伽罗喃喃道:“南蛮?或许可以借用一下他们的力量。”

    话音落下,辛伽罗直接跨越南蛮的密林,径直向着南域而去。

    梵教本身的力量无法借用,但借用一下其他人的力量还是可以的。

    比如南域跟南蛮可是很近的,双方就只间隔了一个密林而已。

    相比与东域的气候地形,南域之地潮湿多雨,山林沟壑遍布,很少有平原之地,所以有些州府甚至都建立在山崖之上,而一些宗门更是隐匿在山林当中。

    潮湿闷热的密林中,辛伽罗一路行来,周身炙热的罡气环绕着他,使得他所过之处,都是一片水雾。

    不过越往前走,他所能够看到的东西便越是诡异。

    有血红色的巨树,上面挂满了人头还有骷髅以及没来得及腐烂的人头。

    还有一座断桥,下面流淌着猩红色的溪流,甚至就连断桥的边缘都能看出来,这压根就不是桥梁,而是一座巨大生物的肋骨。

    一路上还有各种奇形怪状的雕像,诡异至极,这让辛伽罗一阵皱眉,极乐魔宫这帮家伙,都是什么审美?

    再往前走了数里的距离,出现在辛伽罗眼前的,才是一座正常的宫殿群落。

    通体漆黑,散发出了浓郁的魔威来,那股气息直冲云霄,整个宫殿内的范围内,鸟兽灭绝,一片寂静。

    这里,便是极乐魔宫,准确点来说,是极乐魔宫镇守在南蛮边界的一处分殿,同样也是最强的一处分殿,专门负责进入南蛮之地的森山老林里面抓一些凶兽,甚至是蛮族供极乐魔宫研究的。

    “梵教辛伽罗求见!”

    片刻之后,辛伽罗便被客气的迎入极乐魔宫内部,一名穿着黑色战甲,相貌略显阴厉的中年人走过来,大笑道:“听闻辛兄你成为了毗湿奴殿的殿主,可喜可贺啊。”

    辛伽罗摇摇头道:“我不姓辛,还有我现在可还不是殿主呢,毗湿奴殿的殿主,只有武仙才能够担任。”

    眼前这位乃是极乐魔宫这处分殿的殿主,‘九幽鬼魔’明玄羽。

    明玄羽虽然不是武仙境界,不过却也跟辛伽罗差不多,乃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巅峰,都是有望踏入武仙境界的存在。

    “都差不多,时间的问题而以。”

    说着,明玄羽让人端上来一个水晶壶,那里面竟然是一种粘稠的液体,仿若鲜血一般。

    “辛兄尝一尝,这是我最近刚刚研究出来的好东西,汇聚了数种凶兽的心头血,还活刮了一名气血强盛的蛮族族长,混合了他的心头血所制成的,喝一口,气血沸腾,凝练肉身。”

    辛伽罗微微皱了皱眉头道:“算了,我戒荤腥的。”

    极乐魔宫总喜欢研究这些古古怪怪的东西,这已经让不少江湖人所诟病了。

    明玄羽喝了一口,诧异道:“这不是天罗宝刹的习惯嘛,什么时候你梵教也有这毛病了?”

    辛伽罗咳嗽了一声道:“我个人的习惯,对了,我来找明兄你,是想要跟你说一件事情的。”

    “哦,什么事情。”

    辛伽罗沉声道:“我想要管极乐魔宫借一些人,毁掉东域的苍梧郡,将那苍梧郡的郡守带到梵教来。

    对方身上有关于我梵教中人的一些隐秘,我必须要拿到手!”

    明玄羽闻言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跟辛伽罗是认识没错,双方也是有一些交情的。

    但说句实话,这些交情只够他们在没有利益冲突的前提下,可以称得上是朋友。

    但若是有利益冲突,这点交情可以让他们立刻翻脸不认人。

    沉吟了片刻,明玄羽道:“这事情有些不好办啊。

    我极乐魔宫在南域,对方却是在东域,跨界这种事情,有些忌讳,这点你是知道的。

    还有就是,对方毕竟是皇天阁的人,我动了他,不好交代啊。”

    辛伽罗淡淡道:“放心,我没让你跨界,不是在苍梧郡内动手,而是在南蛮之地内动手,那里可不算是苍梧郡的地盘。

    而且皇天阁那边你也不用担心,我刚刚从东域回来,相信皇天阁的情况你也都听说了。

    眼下皇天阁便只有一名武仙在,被内忧外患所围困,就算是动了他们一个郡守,又能怎样?”

    明玄羽还是没有说话。

    没错,是不能怎样,他们极乐魔宫并不畏惧皇天阁。

    但问题是,不畏惧是不畏惧,但就凭他们之间那点交情,顶天就是辛伽罗来了之后,他客气的招待一番,想要让他拿出真货来,远远不够。

    看到明玄羽这幅模样,辛伽罗不由得心下冷笑了一声,但面上却是淡淡道:“明兄,这里面有好处在的,我也不是让你白出手。

    那楚休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掌控了一个南蛮异族的部落,可以让南蛮异族的部落为其征战厮杀。

    我想这种手段,或者是这个部落,你们极乐魔宫应该很需要吧?”

    辛伽罗这话一出,明玄羽的脸上顿时便露出了一丝动容之色。

    其实楚休跟黑罗部之间的关系已经瞒不住了,辛伽罗从令狐仙山那里拿到了不少关于楚休的资料。

    黑罗部连续出手那么多次,还有他们手中的兵器,和苍梧郡之间的关系等等,早就让人察觉到蛛丝马迹了,不过却没有人来管。

    对于皇天阁来说,楚休是自己人,只要他能够保证南蛮之地的安宁就可以了。

    而对于凌霄宗来说,反正他们处于东域腹地,也不跟南蛮之地接壤,无所谓了。

    但极乐魔宫却是对这个消息十分在意,因为他们很需要这些蛮族。

    极乐魔宫总喜欢研究各种邪异的东西,有些甚至需要用人命,甚至是强者的血肉来实验。

    对其他武者出手一个是败坏名声,还有一个就是容易成为众矢之的,所以他们便打起了这些蛮族的主意。

    能够掌控一个蛮族部落,这对于他们极乐魔宫来说,作用可是相当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