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火药味儿
    虽然陆三金对于凌霄城的气派很不以为然,但实际上他也知道,身为东域第一大宗门,凌霄宗现在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都要比他们皇天阁更强,哪怕是拼内涵,他也是拼不过的。

    所以陆三金也是尽快拉着楚休他们入城,省得陆江河在那里发表感慨,那丢的可是他皇天阁的人,毕竟现在陆江河代表的也是皇天阁。

    只不过凌霄城内则更是华丽大气的很,倒是让陆江河有些看花眼了。

    就在这时,陆三金忽然发现了什么,他一抬手道:“银灵子道兄,你周游大罗天回来了?”

    在楚休等人的不远处,一身银白色道袍的银灵子就站在这里,一身自然的道蕴气息散发而出,看得陆江河都是一愣,低声道:“这小道士,不简单啊。”

    银灵子过来打了一声招呼道:“原来是陆兄和楚兄,这两位是?”

    楚休介绍道:“这位是吕凤仙,也是古尊传人,我的好友。那个是陆江河,是我手下之人。”

    陆江河撇撇嘴,略有不满。

    凭什么吕凤仙就是古尊传人,他就成了手下打手?虽然是事实,但说出来不好听。

    在下界他还可以说是自己是血魔堂堂主,但在大罗天,他可不敢胡说八道了。

    还是年轻好啊,像吕凤仙这样的,无论是在下界还是在大罗天,都可以当年轻俊杰。

    银灵子带着温和的笑容冲着吕凤仙和陆江河打了一声招呼道:“原来是吕兄和陆大叔,小道灵宝观银灵子,有礼了。”

    吕凤仙回礼打了一声招呼,陆江河却是眉头直跳,这么一会儿的工夫,自己就成大叔了?

    这时陆三金却是已经跟银灵子攀谈起来了。

    原来银灵子并不是因为游历大罗天结束,这才来凌霄宗的,而是灵宝观专门派银灵子来给凌霄宗祝贺建宗庆典的。

    虽然灵宝观是北域道门,不过之前双方还是有一些交情的,银灵子之前也正好在东域还没回去,所以灵宝观也就派他过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带着戏谑嘲讽的声音却是忽然传来:“咦,你们皇天阁竟然派人来了,我还以为这一次你们不会来呢。

    自家都打成一团糟了,还有心思来凌霄城参加庆典?”

    楚休等人回头一看,来人正是祁无恨所带领的一众寒江城的武者。

    而祁无恨身边还有一人,外貌大概三四十岁左右,神情傲然,穿着一身绿色的长袍,腰间挂着的剑鞘也是绿色的。

    看到这人,陆江河不禁小声吐槽道:“这家伙怎么不带个绿色的帽子?”

    “大胆!你说什么?”

    那一身绿袍的武者眉头一皱,猛然间看向陆江河,周围的天地顿时凝滞,化作无边的锋锐向着陆江河碾压而下!

    这看似打扮的古里古怪的武者,竟然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

    陆江河吓了一大跳,这时楚休一步踏出,身前一道灭世之火绽放,将那锋锐所抵消。

    陆三金冷哼了一声道:“祁无恨,你们寒江城这是跑来特意给我们示威的?

    真有胆气当初你们怎么不灭了我皇天阁呢?只在这里逞口舌之能有什么意义?”

    祁无恨淡淡道:“没有被我寒江城所灭,你们还感觉很光荣吗?

    你们皇天阁既然这么想要灭门,不用担心,这一天不会太远的。”

    自从上次叶唯空亲自上皇天阁跟种秋水一战之后,双方基本上就已经彻底翻脸了,所以此时也不用有什么顾忌。

    祁无恨又看了楚休一眼,摇了摇头,淡淡道:“楚休,你的实力和天赋的确强悍,但可惜,你选错了人,也走错了路,再不抓紧时间回到你师尊身边去修炼,可能就走不了了。

    当初我寒江城也曾经邀请过你加入,可惜你却是拒绝了,现在我寒江城,可也有一位古尊传人的帮助。”

    说着,祁无恨指了指身边那绿袍武者道:“这位乃是古尊凌天剑尊的弟子宇文复,凌天剑尊之名,诸位总不可能不知道吧?”

    陆三金脸上的表情凝重了起来,楚休脸上的表情也是凝重了起来,当然他是装的。

    虽然他了解过一些大罗天的详细资料,但古尊历来神秘,他哪里知道这劳什子凌天剑尊是什么货色?所以也只能装作凝重了。

    就在双方对峙,气氛凝重至极的时候,一个威严的声音冷冷传来:“二位,这里不是给你们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可否给我皇天阁一个面子,莫要在这里动手?”

    一名身穿银色锦袍,面相威严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周身气息凝实强大,赫然是一位天地通玄境界巅峰的强者。

    这人乃是凌霄宗的一名长老,有着凌霄宗插手,他们也不是不知好歹之人,都是各自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去。

    这一次凌霄宗的建宗庆典要比上一次凌霄宗跟皇天阁的演武来的人更多,毕竟上次可并不是什么好事,是两派人解决私人恩怨的地方,气氛有些凝重。

    这一次虽然东域的各大派也是有一些明争暗斗在的,不过却也要比上次的氛围好一些。

    陆三金一脸的愁容道:“没想到寒江城竟然又拉来了一位古尊传人,而且还是宇文复这家伙,这可有些难办了。”

    “这宇文复很难对付?”陆江河在一旁问道。

    他可是还在记恨着,方才那绿袍子的家伙对他出手。

    “都是古尊传人,楚兄应该对他很了解吧?”陆三金转头看向楚休。

    楚休咳嗽了一声,摇摇头道:“这个我还真不太了解,你也知道,大部分的时间我都用来修炼了,还真不怎么关心这些江湖消息八卦。”

    陆三金叹息了一声道:“宇文复此人都已经踏入江湖好几年了,要比楚兄你早得多,只不过大部分的时候都在南域之地厮混,毕竟当世天下最强的剑道宗门天下剑宗就在南域。

    凌天剑尊这一脉的武者向来性格强势傲然,并且他们所修练的剑道也是极为强势的,总喜欢找高手强者试剑,这些年来,南域败在他手中的剑者,数量可已经不算少了。

    据说星河散人孟星河在古尊当中的声望级高,不少古尊传人都会给星河散人一个面子,寒江城能够请动宇文复前来,其实倒也不奇怪。”

    楚休淡淡道:“莫要担心,反正皇天阁都已经这幅模样了,多一个宇文复和少一个宇文复,其实是没有什么差别的。”

    陆三金一脸怪异的看着楚休,虽然他这语气是安慰,但他怎么听出来一股破罐破摔的意思呢?

    一众人在凌霄宗所安排的地方住了五天,为了不惹麻烦,这五天的时间也没有外出,直到五天之后,凌霄宗的建宗庆典才正式开始。

    建宗庆典所举行的地方跟上次凌霄宗还有皇天阁参加演武时所在的地方是一样的,只不过在露台的周围又摆放了一圈的坐位。

    这一次建宗庆典,凌霄宗三大武仙都已经露面了。

    除了上一代的宗主秦百源,以及负责守卫凌霄门的‘斗战神君’令狐仙山,还有凌霄宗这一代的宗主,‘九龙神君’方应龙也终于露面了。

    方应龙从外表看上去,乃是一名相貌儒雅的中年人,好像是一个教书先生,当然这要忽略他那一身绣着九条蟠龙的银色锦袍。

    楚休了解过方应龙的资料,这一位,绝对是个狠人,说是现在东域第一强者也不为过了。

    叶唯空的实力只是疑是达到了武仙七重天,而方应龙却是武仙八重天境界的至强者。

    只要有方应龙在一天,凌霄宗便能够保证现在的地位。

    建宗庆典一开,西域、南域和北域的势力哪怕就算是不来人,也要送上贺礼。

    皇天阁跟寒江城这样平日里跟凌霄宗有过些许摩擦冲突的宗门,也要老老实实的过来观礼。

    看了一眼陆三金,楚休微微摇了摇头,皇天阁现在,的确是比较凶险的。

    凌霄宗有实力,秦百源老了,但令狐仙山和方应龙还在壮年,未到气血衰败的阶段,可以再保凌霄宗一世,直到培养出下一代的继承人来。

    寒江城有叶唯空这么一个强者在,而且因为本身地域狭小,所以作风强势,敢打敢拼,门下弟子也是不弱。

    只有皇天阁,现在能拿得出手的便只有种秋水一人,不提陆三金跟楚休,整个皇天阁那些执事长老还有郡守一类的,几乎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强者,完全靠着昔日的底蕴在撑着。

    这样下去,一旦皇天阁出现了一丁点的意外,都容易造成整个皇天阁的崩塌。

    楚休在那里胡思乱想着,凌霄宗的建宗庆典便已经开始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太有新意的玩意,这么多年了,早就有一套流程了。

    无非就是方应龙做为宗主,站出来说几句话,祭拜一下先祖,举行个繁琐的祭拜仪式,一个时辰便过去了,然后上来一群歌姬舞姬开始表演,之后便开始上菜了。

    这一套下来便已经到了傍晚,陆江河跟陆三金倒是很有话题,在那里指点江山,评论着哪个舞女相貌姿色如何等,楚休可没那种心情。

    直到众人都快吃完了,秦百源这才笑呵呵道:“今日各派的英才俊杰来了这么多,我凌霄宗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不如就还是老规矩,武道赌斗。

    无论输赢,凡事参加的武者,我凌霄宗都准备了一样贺礼,保证不会让诸位吃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