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天门隐秘
    拿到了唐展身上的通天钥匙,楚休都没有问唐展,这东西是怎么来的,便直接给了他一面令牌,打发唐展自己去南蛮之地的昆仑魔教的分堂报道了,反正以唐展的实力,他是绝对不敢起什么小心思的,能够活命,他就已经谢天谢地的。

    拿着通天钥匙看了一眼,这东西对于现在的楚休来说,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天门小心翼翼收集的通天钥匙对于楚休来说,已经毫无神秘性可言。

    “你想要这东西?”

    楚休将通天钥匙在血无厉的面前晃了晃。

    血无厉冷哼道:“要杀便杀,你这么一个大人物,如此羞辱我,有意思吗?”

    楚休摇摇头道:“我说过了,只要你听话,我是不会杀你的,我若真是想杀你的话,还用得着自己出手吗?”

    血无厉撇了一眼在一旁边吃边看戏的陆江河,光是这一位就足以把他克制的死死的。

    他们的功法有些相像,但他的实力是绝对不如这位五百年前的血魔堂堂主的。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血无厉看着楚休,眼神中有些迷茫。

    就像楚休说的那样,貌似他这一次是真没打算杀自己的。

    楚休将通天钥匙放在血无厉的身前,淡淡道:“当天门神将很威风吗?整日里不是闭关,就是要收集这玩意,甚至若是没这玩意出现在江湖上的消息,你连天门都出不去。

    有没有考虑过换个东家?我圣教的堂主,手下统领成千上万的魔道高手,威风八面,就算是大派掌门见了,也要躬身相迎,不比你这孤家寡人一样的天门神将来的威风?”

    说着,楚休一指陆江河道:“那个成天就知道吃吃吃的家伙都能当两代血魔堂的堂主,你认为,我给你机会,你会比他还要差吗?”

    陆江河一愣,自己招谁惹谁了?吃个东西还不对了?

    血无厉此时却是已经被楚休的话给惊呆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招揽自己,招揽一个天门神将。

    血无厉不是白痴,相反他还很聪明。

    一个能在神将排位当中脱颖而出的存在,要么有实力,要么有脑子,什么都没有的,只能当垫脚石。

    联想到楚休跟天门的关系,他几乎是瞬间便明白了楚休的意思。

    “想要让我去天门当卧底?”

    楚休点了点头道:“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不用过多的废话。

    你修炼的功法也是有关于气血这一脉的,那你应该知道血魔神功的存在。

    让陆江河在你身上留下血魔神功的血神印,只要你听话,血神印就不会爆发,等你成为我圣教堂主的那一天,血神印自然就会解除的。”

    看着楚休,血无厉顿时怪笑了起来:“楚休啊楚休,我是真没想到,你的胆子竟然会这么大。

    这么多年来,江湖上想打天门神将主意的可是没几个,你竟然还想收买我当卧底,有创意啊。

    但是可惜,你打错主意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楚休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血无厉,挑了挑眉毛道:“你虽然是第一次出现在江湖上,不过我手中却有风满楼所搜集的,关于你这一路上所作所为的资料。

    根据你资料上所表现出的东西来看,你,并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就算你对天门再忠心,你也应该知道,这世上有许多东西,其实是比死,更可怕的,你应该知道,我这并不是在吓唬你。”

    血无厉看着楚休那不带丝感情的眼睛,猛然间哆嗦了一下。

    做为天门的仇敌,天门之内关于楚休的资料不少,所以他知道楚休是什么人。

    够狠够绝够毒,他现在落在楚休的手中,楚休做出什么事情来,都不奇怪。

    但血无厉只是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来:“你就算是折磨的我生不如死也是没用的,天门武者,根本就不可能背叛的!”

    血无厉当然怕死,他是天门神将,但也是人,既然是人,就没有几个不会怕死的。

    而且他对天门也并没有那么忠心,反正天门给他的印象只有两种,一个是不间断的厮杀,还有一个,就是为天门做事。

    听到血无厉这么说,楚休不由得皱眉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血无厉苦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你们只知道天门历代都有九大神将,但你们却很少有人知道,天门下面更有数千武者被养在秘境当中。

    这些武者从小就被带入到天门当中,放在秘境里面厮杀着,一千个人里面,都未必有一个能脱颖而出,成为天门的神将。

    这么多年来,哪个宗门都有叛徒,哪个宗门都会有心怀不轨之人出现,但唯独天门没有,你们可知道为什么?因为从一开始,从我们上天门的那一天开始,我们的命,便已经不属于我们自己了!

    从踏入天门那一刻开始,天门便在我们的脑海中布下精神印记。

    那精神印记使得我们根本就不能做出任何损害天门的事情,否则就会头痛欲裂,甚至会元神消散。

    而且那精神印记联通的是天门的一座上古大阵,据说其核心乃是一只上古凶兽的大脑。

    只要在这这方世界内,想要剥离精神印记,立刻就会被天门之人发现,列为叛逆,追杀致死。

    还有成为天门神将之后,我们更是要把自己的心头血跟一丝元神献上,制成魂灯。

    魂灯可以知道天门神将的状态,人死灯灭,甚至还能够联动天机卜算之术,知道死者的地点,被谁所杀等等。

    你们想要在我身上留下威胁印记,没有用的,只要魂灯在,你们在布下印记的一瞬间就会被察觉的,到时候我就算是回到了天门,也一样是死。

    你们的计划是不会成功的,早死晚死都是要死,不如你们现在就给我一个痛快的吧!”

    听到血无厉把话说完,楚休和陆江河都有些震惊了。

    天门这简直就是把自家的弟子给掌控到了极致。

    怪不得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人听说过天门的武者叛乱,弃徒等等,因为他们压根就没有机会拥有。

    楚休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想到,第一件事情就卡在这里了,这么说来,血无厉岂不是白抓了,只能杀了他泄愤?

    这时楚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对血无厉问道:“你是说,无论是连通你精神印记的阵法,还是你们天门的魂灯,都是在你天门内部,而你们这些神将在所有地方,只要体内被动了手脚,都能被察觉到?”

    血无厉虽然不知道楚休这么问是什么意思,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绝对能被察觉到。

    昔日我天门有个神将曾经想要叛离天门,特意去西域一个擅长精神秘术的小部落去,请人帮忙剥离精神印记,但还是被发现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被确定位置,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斩杀。”

    楚休淡淡道:“你们天门这手段倒也的确是够精细的。

    但就算你们的阵法能够探知到整个世界,那换一种世界,换一种天地规则呢?”

    说着,楚休直接拎着血无厉,一路来到了南蛮之地,昆仑魔教所建立的分堂内。

    血无厉不知道楚休是什么意思,不过这一路走下去,他是真的震惊了。

    昆仑魔教在南蛮之地大兴土木,建立了足有十多座分堂,特别是最中央的一座分堂,有着无数阵法守护,其严密程度甚至都堪比昆仑魔教了了。

    难不成是因为楚休他们感觉昆仑山太冷了,所以准备把整个昆仑魔教都给搬到南蛮之地来?

    血无厉还没来得及思考,楚休便带着他直接走进最中央那坐分堂的最深处。

    那里面只有一样东西,一座时时刻刻都在开启的大阵。

    那座大阵是集合了袁吉大师、晁恍还有诸葛青山这种当世最强阵道宗师所布置出的防御阵法,就算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来了,也别想轻易打破。

    但怪异的是,那其中却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血无厉还暗自奇怪,布下这么一座阵法,里面却没有东西,那这座阵法保护的是什么?空气吗?

    还没等血无厉反应过来,楚休便带着他,跟陆江河直接走入阵法,瞬间一股吸力袭来,血无厉一脸懵逼的出现在了一座大殿当中。

    突然转换了一个空间不奇怪,天门本身就有一座秘境在。

    但那座秘境内的天地元气,也没有这座大殿内深厚浓郁。

    最重要的是,血无厉能够感觉出来,这座大殿内的气息有些不同,甚至跟他之前感觉到的所有气息都不一样,但具体哪里不一样,他还说不上来。

    楚休将手放在血无厉的头顶,淡淡道:“好了,现在该剥离你体内的那精神印记了。”

    “不要!”

    血无厉顿时惊恐的大喊了一声。

    他是见过精神印记被剥离时的反噬的,曾经有天门的弟子犯了错,便被剥离了精神印记之后斩杀。

    剥离印记不光会惊动天门,更是会造成极大的反噬,让人生不如死。

    楚休是没管那么多,精神力激发到最大,强行探入血无厉的体内,在其元神中,找到了那处精神印记,将其粗暴的直接毁掉。

    血无厉张大了嘴,满脸不敢置信神色。

    印记被毁掉了?没有反噬,好像失效了一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