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尘埃落定
    李无相在那里酝酿了半天,结果却是只掏出一个剑柄来,这的确是有些搞笑的。

    但这种场合却不是笑的地方,李无相看着那剑柄一脸不敢置信的看向种秋水:“是你掉的包?”

    种秋水一伸手,一柄青铜古剑握在他的手中,上面血痕斑斑,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种秋水冷笑道:“李无相,你连我皇天阁的至宝都守不住,你还有什么资格来当这个阁主?

    你甚至连你身边的人究竟能不能相信,你都无法确定,皇天阁历代阁主中,好像还真找不出来一个比你更弱的了!”

    李无相的目光中闪烁着复杂之色。

    或许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输在了种秋水的手里。

    在他的心目当中,种秋水为人做事极端,冲动易怒,简单来说,他就是一介武夫而以,虽然天赋不错,悟性也高,但拿什么跟自己比?

    今天他才知道,人是会变的,不知不觉之间,种秋水已经变得陌生了,变得他都已经不认识了。

    就比如这次,他根本就不知道种秋水是从什么时候踏入武仙境界的,也不知道种秋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的,更不知道种秋水是什么时候将皇天剑所掉包的。

    实力输了,其他的地方也输了,他输的彻彻底底,一败涂地!

    怒吼一声,李无相周身气血轰然爆发,整片天地之间都化作了无边的血色领域,一尊法相从那无边的血色领域当中诞生而出。

    那法相仿若通天彻地一般,有着强大的魔神之躯,但却面相威严,犹如神将天王,强大力量波动搅动着虚空,瞬间半空当中,雷云密布!

    神通!

    楚休第一时间便感觉出来,这是神通的味道。

    但这还不光是神通,李无相甚至还在这其中融入了自己其他的功法,使其变得更强。

    天王法相手捏天地雷霆之力,化作两柄长枪直接向着种秋水轰去。

    那雷霆之力刺目的甚至让楚休都不得已闭上眼睛,只能用灵觉去感应这一切。

    下一刻,种秋水周身却是泛起了一层层涟漪一样的东西。

    随着他手捏剑指落下,所过之处,涟漪骤起,但无论是天地之间的力量,还是那恐怖的雷霆之力,在触碰到那涟漪之后,却是诡异的开始消散着。

    不是力量的抵消,而是直接变成了虚无,仿佛这股力量,压根就不存在这世间一般。

    雷霆消散,天王法相崩裂,血色领域也无法再遮掩天空。

    种秋水这一道剑指径直插入了李无相的胸口处,但却诡异的连一丝鲜血都没有流淌而出,或许就连鲜血,都被这一指的力量所消散。

    李无相面色苍白如纸一般,看着种秋水,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这是我皇天阁第二代先祖所拥有的神通‘寂无’,你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种秋水面无表情道:“我若是说,在我没踏入武仙境界之前,便会了,你信不信?”

    李无相哈哈大笑道:“信,当然信,果然,从一开始,我就是不如你的!”

    到了这最后一刻,李无相才知道,其实自己一直以来,都是在嫉妒着种秋水。

    他是皇天阁嫡系出身,种秋水只不过是老阁主随意捡来的,他凭什么跟自己比肩?

    但是,谁承想种秋水的修炼速度竟然这么快,甚至快到了时时刻刻都在逼近他的地步,所以李无相只能更疯狂的修炼,不想被他超越。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两个人的修为越来越强,但谁也想不到,所谓的皇天阁双雄,他们的实力进境如此之快,只是因为一个不想落后于人,让老阁主失望,而一个却是源于嫉妒,不想被超越。

    争夺阁主之位时,李无相没有信心。

    他知道,种秋水的天赋比自己还要高一些,当时双方几乎都已经没有差距了,他没有信心能在种秋水之前踏入武仙,所以他才在背后中伤种秋水。

    或许从那时候开始,李无相才真的变了,变得只考虑他自己,他不想让任何人超越!

    他跟种秋水之间,没有上百年的交情,也没有几十年的交情,甚至连一年的交情都没有。

    他从一开始,就是在嫉妒着种秋水,他的心中,容不下任何的人。

    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李无相喃喃道:“我以为我早就灭了心魔,没想到,我的心,却一直都被心魔所占据。”

    随着李无相的话音落下,他身上的生机也是在迅速的消散着,最终倒在了地上。

    亲眼看着这位武仙境界的强者,还是皇天阁上一任阁主死在自己面前,楚休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只是感觉有些唏嘘而以。

    其实李无相到最后他也没看明白自己。

    他以为自己的选择只是心魔作祟,但他却没想到,那其实,就是他自己的真正的想法。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功法可以修炼,境界可以提升,但唯独人的性格,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改变的,像种秋水这样的,明显是少数。

    此时种秋水也是站在那里半晌没有吭声,也不知道他是因为用了一次神通消耗过度了,还是因为这个跟自己纠缠了上百年的朋友和对手,终于死在了自己的手上。

    此时大殿之内的战斗也都已经结束了,李无相的那些心腹,已经要么死,那么降了,整个皇天阁的乱局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时辰便已经被平定。

    当然种秋水准备这一切的时间,可能有数年甚至是十余年了。

    转头看着陆三金,种秋水沉声道:“之前我说过的话,依旧作数,皇天阁阁主的位置,你来做。

    其实李无相有一点没说错,我做事的确是偏激,容易被人所影响,作为一派掌门,守成不是过错,过错是激进过头了。

    你是老阁主亲自挑选出来的东域行走,下一代阁主的继承人,甚至在整个大罗天的青年一代中,你也能排得上名号,这个位置,你做比我来做更合适。”

    陆三金苦笑着摇摇头道:“我坐不了。

    皇天阁阁主的位置不光是对皇天阁来说是核心,还有对外。

    我这点实力坐上阁主的位置,只能贻笑大方。

    皇天阁阁主,必须是武仙境界的至强者,也只能是武仙境界的至强者。”

    皇天阁阁主之位谁不想要?陆三金也当然想要,虽然他是东域行走,理论上来说是皇天阁的继承人,但这也只是理论上而以,历代东域行走最后没成为皇天阁阁主的,也不在少数。

    但是,陆三金也很有自知之明。

    皇天阁阁主的位置不是谁想坐就能坐的,等到皇天阁对外的时候,其他宗门都是一个个武仙,结果就他一个真火炼神境的武者,这简直就是笑话嘛。

    所以这个位置,还必须要由种秋水来坐。

    种秋水沉声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也就当仁不让了。

    我不是李无相,我说出去的话,便不会反悔。

    陆三金你依旧是东域行走,阁主继承人之位,谁也拿不走,只要你将来踏入武仙境界,那我便立刻让位,这个位置,我暂时帮你保管着。

    至于其他人,大家依旧该什么就干什么,皇天阁的阁主虽然变了,但天却还没变。”

    种秋水跟昔日那个冲动易怒,鲁莽偏激的种秋水已经是两个人了,起码他所安排的这些,都是有理有据的,并没有让皇天阁发生太多的动乱。

    本来就已经遭逢大变了,所以此时不变,就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老阁主的葬礼继续举行,不过安葬的地方也变成了元皇境。

    在李无相看来,浪费一次元皇境内元气的机会,就为了给一个死人下葬,这很不值得。

    但在种秋水看来,老阁主已经死了,这是他应得的东西,其他人没有权力,也没有资格剥夺这一切。

    不过这样一来,也让皇天阁的众人对于种秋水放心了不少。

    这是一个念旧的人。

    老阁主对种秋水的恩情就算是过了这么多年,就算是老阁主对李无相偏心,都没能改变,那想必他也不会在事后清算他们这些没有站在他这边的人。

    葬礼结束之后,楚休便跟种秋水辞行,准备回苍梧郡去。

    种秋水一挥手道:“回去吧,苍梧郡那边我已经传下去消息了,整个苍梧郡,包括你所打下来的南蛮之地,一切都以你为主,消息你想上报给总部,就上报给总部,人事任命,你一个人说的算。”

    陆三金在一旁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他才知道,种秋水竟然是用这种条件换得楚休站在他那一边的,不过楚兄要这么多的权力干什么?反正最后他要回到深山老林里面去修炼,也带不走。

    楚休点点道:“那便多谢阁主了,不过阁主准备怎么挡住寒江城的人?我估计不久之后,寒江城接到了消息,可能会来找皇天阁麻烦的。”

    种秋水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冷色道:“怎么挡?挡不住便硬拼!老阁主以稳为主,李无相那家伙也是怂的很。

    我皇天阁传承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一丁点的底牌?

    叶唯空我敌不过,但他寒江城真想要灭我皇天阁,那我就算是拼死也要崩掉对方一口牙,溅他一身血!

    要知道东域,可不止有我皇天阁一个大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