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拉拢
    种秋水一脸惊诧的看着楚休,他好像到现在才发现,眼前这个家伙,有些不按套路出牌,自己之前所准备说的那些话,现在一句也用不上了。

    眯着眼睛,种秋水沉声道:“你既然知道我是来招揽你的,那你现在准备不准备,接受我的招揽呢?”

    楚休淡淡道:“我说过了,我值这个份量,既然我有这个份量,那就要看副阁主你能够拿出什么条件来喽?”

    种秋水一挥手道:“条件都好说,最重要的是,你现在也应该看到了,李无相他究竟是什么人,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伪君子!”

    种秋水冷哼道:“当初我跟李无相都是半步武仙境界,事先是我们约定好的,公平竞争,谁先踏入武仙境界,谁便当这个阁主,输者心服口服。

    若是李无相凭借自己的本事当这个阁主,我种秋水服他,绝对不会给他找半点的麻烦。

    但你以为他真的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踏入武仙境界的吗?

    是他在老阁主面前说我的坏话,认为我做事偏激,若是当阁主,会让皇天阁陷入危机当中。

    老阁主这才开放元皇境,让他进入其中修炼。

    最后李无相得到了元皇境当中积攒了数年的强大元气,这才借此时机,踏入了武仙境界。

    其实李无相说的没错,我做事的确是偏激,但我却忍不了他这种背后捅刀的行为!

    若是他当面跟我说,他想当这个阁主,那好,我让给他了,一个阁主之位而以,只要老阁主感觉我不合适,我也不会去争去夺。

    结果他却是表面上跟我竞争,背地里跟老阁主说这些坏话,这样的人不是伪君子是什么?

    我这个副阁主之位是怎么来的?是老阁主觉得有愧于我,这才塞给我的,要不然就以李无相的性格,他恐怕连一个郡守的位置都不想给我!

    我跟李无相当了上百年的兄弟,我根本就没想到他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来。

    换句话说,他都能够如此对我,你认为,他对你又会如何?”

    听到种秋水把当年那些事情都给一一说了出来,楚休也是略微有些诧异。

    虽然他知道昔日李无相和种千秋之间肯定有争夺,但他却也没想到,李无相竟然玩的这么脏,连背地里打小报告,先斩后奏这种事情都能够干得出来。

    不过这也证明了当初种秋水的性格究竟是有多么的偏激。

    老阁主宁肯把阁主的位置交给背地里打小报告的李无相,也不交给中千秋,可想而知在老阁主看来,万一种秋水当上了这个阁主,估计皇天阁的未来会跟更凄惨的。

    “所以说,表面上公正威严的李无相是伪君子,而副阁主你是真君子喽?”

    种秋水一摆手道:“我可不是什么真君子,相反,我是小人,真小人。

    凡是在皇天阁内跟我作对的,我都不会放过他,但我是明着来,而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昔日你刚刚加入皇天阁时,因为你是被陆三金招揽进来的,所以我认为你是李无相的人,对你没什么好脸色。

    但这么长时间,你可曾经看到我对付过你,算计过你吗?真正算计过你的,却是你的顶头上司李无相。”

    楚休拍了一巴掌道:“说的很不错,真小人,总比伪君子是要能接受一些的。

    但是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副阁主,你就算是把我拉拢来了,你有多少把握能够胜过李无相?

    哪怕老阁主走了,现在的李无相,也依旧是武仙!”

    种秋水冷笑了一声,他伸出手一只手来,一点罡气在他手中浮现,但就是那一丁点的罡气,却是搅动着,撕裂着虚空,力量强大到让人震惊的地步。

    “武仙!”

    直到种秋水展露出了这种级别的力量之后,楚休这才明白,怪不得种秋水今日有胆量跟李无相直接撕破脸皮,原来,他竟然已经到了武仙境界。

    种秋水冷笑道:“自从李无相当上了这个阁主之后,他便一心都扑在权势之上,可能他自己都忘了,他有多长时间没有闭关苦修过了。

    而我呢?哪怕没有进入元皇境的资格,但只要我手中的事务处理完了之后,便立刻开始苦修,一丝一毫的时间都不会耽搁。

    当了这个阁主之后,他早就把自己是如何得到的这一切都忘了。

    他还想要去跟叶唯空比,他有什么资格跟叶唯空比?哪怕叶唯空已经到了如此年纪了,每年都要抽出一个月的时间闭关苦修,不管任何宗门事务。

    他李无相虽然是武仙,但却没有一颗向道之心!”

    种秋水这话说的楚休倒是很同意,力量权势,前者要高于后者。

    没有力量,你靠什么打下权势来?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看来副阁主你准备的已经很妥当了,那既然这样,再回到最开始那句话,我能得到什么?”

    “你想得到什么?”

    楚休眯着眼睛道:“很简单,苍梧郡,或者说是整个南蛮之地,都归我来管,皇天阁的人要么撤走,要么直接划归我的麾下,没事也不要来指手画脚的。

    简单来说,就一句话,南蛮之地,我是主人!”

    种秋水皱眉道:“你是古尊传人,将来肯定也还要回去,你在南蛮之地要这么大的权利干什么?”

    “这个副阁主就不用管了,关键是整个权利,副阁主究竟是给,还是不给。”

    看到种秋水犹豫了起来,楚休淡淡道:“副阁主既然已经踏入武仙,那想必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不过我倒是还能拉拢两个人过来,为副阁主你锦上添花。”

    “谁?”

    “东域行走陆三金,还有方林郡守解英宗。”

    种秋水皱眉道:“上次你帮了解英宗大忙,解英宗倒是可以听你的,不过谁都知道,陆三金是李无相的人,他怎么可能背叛?”

    楚休摇摇头道:“错了,大错特错,陆三金从来都不是李无相的人,而是老阁主的人。

    反正只要副阁主你点头答应,陆三金,我来帮你策反。”

    一听这话,种秋水直接点头道:“没问题,只要这次的计划成功,从今以后,南蛮之地,一切便全都归你来管,哪怕是皇天阁总部,也没有资格来命令你。”

    楚休的脸上带着一抹笑容道:“希望到时候副阁主,哦不,是阁主你能够遵守约定。”

    种秋水不屑一笑道:“我都说了,我可不是李无相那种伪君子。

    我种秋水言而有信,我所承诺过的东西,那是绝对不会反悔的。”

    说完之后,种秋水便直接离去。

    楚休在后面摸了摸下巴,他发现,陆江河猜的还真准。

    果然皇天阁只要出现一个契机,立刻就会遭逢大变。

    不过他也猜错了一点,那就是皇天阁虽然会遭逢大变,但却并不会分崩离析,因为又出了种秋水这么一位武仙。

    有着一位武仙境界的至强者在,是足以保住皇天阁的。

    第二日巳时,皇天阁的大殿内,所有长老郡守,还有弟子等等,尽皆一身白袍缟素,神色肃穆。

    李无相手里面拿着祭文,刚想要诵读,这时候种秋水忽然道:“李无相,你究竟做没做出决定,老阁主究竟在安葬在哪里?”

    李无相顿了顿,压抑着怒火道:“我都说了,要为大局考虑,老阁主当然是有安葬在元皇境的资格,但现在却并不是时候。

    种秋水,你莫要再无理取闹了,别忘了,现在,我才是阁主!”

    种秋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的怪异笑容:“你是阁主?大家认你,你才是阁主,大家不认你,你又是个屁!”

    在场的众人顿时一惊,副阁主这是要干什么?公认跟阁主叫板吗?

    李无相此时的面色倒是显得镇定无比,他忽然长叹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果然没那么容易放弃。

    可惜我们几十年的兄弟,没想到老阁主一走,我们便要翻脸,我可是,真不想杀你啊!”

    其实对于今天这一幕,李无相已经是料到了。

    种秋水跟他作对了这么多年,以往有老阁主压着,他只是偶尔抬杠一下,还不敢做的太过分。

    现在老阁主一走,以种秋水的性格,他若是不闹出一些事端来,那才叫奇怪呢。

    所以李无相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相知相杀了几十年,现在也该有个结果了!

    李无相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抹阴沉的杀机来,攘外必先安内,若是不将这个总给他找麻烦的种秋水解决,还谈什么抵挡寒江城?

    种秋水大笑了一声:“李无相啊李无相,我是真没想到啊。

    我一直以为你我之间有上百年的交情呢,没想到在你看来,竟然只有区区几十年而已。

    也罢,或许从当日你在背后捅我那一刀开始,你我之间的交情便已经终结了。

    今日我站出来,不为了这个阁主之位,也不为了昔日的那些仇怨。

    我只是为了老阁主!

    昔日老阁主认为我当不了这个阁主,所以他选了你。

    老阁主一人阅人无数,看对了无数人,但他却看错了你!

    今日,你就下去给老阁主请罪去吧!”

    随着种秋水的话音落下,他一步踏出,周身的气势开始疯狂的暴涨,力量扭曲规则,改变天地,一身武仙境界至强者的威势展露无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