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选择
    PS:这章是为了白银盟主贵妃银鳕鱼的打赏补更的

    真武教内,陆长流还有一众真武教的武者都在大典内闭目修行。

    真武教的道尊塑像之上,据说有着昔日道尊所留下的道蕴在,在其下修行,可以增加领域道蕴的几率。

    这时候陆长流却是忽然间一睁眼道:“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心绪不宁呢?”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诧异的看着陆长流,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

    眼下他们真武教的香火正旺,道门威势终于盖过了佛宗,掌教还在担心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名真武教的弟子却是匆忙的推门而入,带着一脸的惊慌之色,哆哆嗦嗦的竟然说不出一声完整的话来。

    “镇定!天又没塌,慌什么!”

    陆长流一声厉喝,声音当中隐含着一股宁心定神的力量,这才让那名弟子终于不再惊慌。

    “楚休来了!”

    这四个字一出,整个真武教内,所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

    他们现在宁肯要天塌了,也不想听到这四个字。

    刚刚覆灭完大光明寺跟须菩提禅院,楚休又来他们真武教干什么?难不成他想要覆灭真武教不成?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跟在那名弟子身后,楚休便已经带着人推门而入了。

    他轻笑着道:“诸位道长可不要怪我无礼,实在是你们这真武教的弟子也毛躁了一些,刚刚报上姓名,他就惊慌的逃走了,连通报都没有,我楚休长的就这般面目可憎吗?还是我会吃人不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陆长流深吸了一口气道:“门下弟子年轻不懂规矩,楚教主请见谅。”

    在楚休覆灭大光明寺跟须菩提禅院之前,就算是正道武林,其实都不会把楚休跟独孤唯我比肩,魔教教主这个位置,说的永远都是独孤唯我,楚休只是昆仑魔教之主。

    而现在,众人却也不得不承认楚休现在的地位了,昆仑魔教教主,名至实归。

    楚休一挥手道:“小事,我是不会跟年轻人一般计较的,其实我来,只是为了找个人而已。”

    说着,楚休将目光转向在场的众人,淡淡道:“敢问,哪位是紫微殿殿主,‘法源真人’诸葛青山?”

    众多道士当中,一名瘦瘦高高,颇有些仙风道骨感觉的老道士猛的一愣,身形下意识的缩了缩。

    被楚休这么一个凶威赫赫的魔教教主盯上,这种感觉可不好受。

    陆长流连忙道:“敢问楚教主,诸葛师弟哪里得罪楚教主或者是昆仑魔教了?我相信这里面一定是有一些误会的。

    据我所知,最近这些年来,诸葛师弟可没有出过真武教半步,都是一心在真武教内钻研阵法。”

    楚休淡淡道:“陆掌教不必紧张,诸葛道长阵道修为天下无双,这个名声我也是听说过的。

    所以我也是想要诸葛道长帮我去布置一个阵法。

    这次来,我可不是找麻烦的,而是请人来的。”

    听到楚休这么一说,在场的众人都是一愣。

    谁都没想到,楚休竟然想要让他们真武教帮他布置阵法。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大派之间,互相借用一下阵法师什么的,都很平常。

    道门之内,诸葛青山的阵法造诣高超是谁都知道,所以纯阳道门和天师府,其实都请过诸葛青山出手,只不过事后会给一些报酬,意思意思。

    但现在楚休来请,情况却是有些变化了。

    楚休是什么人?是昆仑魔教教主,刚刚覆灭了须菩提禅院跟大光明寺,在江湖凶威正盛,能止小儿夜啼的那种大魔头。

    这种时候他们真武教若是出人去给楚休做事,去给昆仑魔教修建阵法,这可是会被整个正道武林戳脊梁骨的。

    所以这一瞬间,陆长流和其他真武教的人都沉默了,不知道是该拒绝好,还是该答应好。

    看到陆长流等人的模样,楚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淡淡道:“怎么,陆掌教不愿意?还是担心我付不起报酬?”

    陆长流无奈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陆掌教是几个意思!”

    楚休向前踏出一步,冷声道:“陆掌教,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无非就是怕派人来帮我,会被其他正道武林的人说三道四而以。

    这点你放心,若是有人敢说三道四,我立刻派人去灭了他们。”

    陆长流顿时一惊,连忙道:“不用,绝对不用!”

    本来事情可能还没这么大,但楚休若是这么做,那他们真武教可就成了跟魔教同流合污的存在了。

    楚休放缓了声音,淡淡道:“陆掌教,说句实话,这一次我并不是针对真武教什么,而是真的准备要去请诸葛道长出手的。

    说句不客气的话,以如今我昆仑魔教的实力,想要覆灭真武教,也只是一句话的问题而以。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这是我楚休做事的准则。

    真武教虽然跟我有过些许的摩擦矛盾,不过那是因为阵营之间的关系,我也没太放在眼中。

    这一次,咱们按照规矩来。”

    说着,楚休拿出一本册子道:“这是上古时期的道门典籍,应该是已经在江湖上失传了的,换得诸葛道长帮我一次。

    我已经敬你真武教一尺了,我也不求你们还一丈,按照规矩,还一尺就好了,如何选择,完全取决于陆掌教你。”

    那册子的确是道门的典籍,是楚休在苍梧郡皇天阁内的藏书中抄录的,不算什么太珍贵的东西,但是放到下界,就是失传的秘典了。

    陆长流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来,他直接伸手,拿过那册子,对楚休道:“诸葛师弟很少出真武教,虽然年龄不小,但却对人情世故有些不太了解,若是对楚大人有什么冒犯,还请见谅。”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陆长流还是妥协了。

    楚休话语中的意思他已经听懂了,不交人,便灭门,简直就是不加丝毫掩饰的威胁。

    人敬楚休一尺,他便还人一丈。

    现在楚休敬了真武教一尺,真武教若是不还楚休这一丈,估计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诸葛青山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陆长流。

    掌教你就这么把我卖了?

    陆长流无奈的拍了拍诸葛青山的肩膀,暗中传音道:“诸葛师弟,以楚休的性格,他若是在谋算着什么,恐怕早就动手了。

    我真武教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跟楚休为敌的资格了,他既然上门‘客气’的说这件事情,那就应该真的是喊你去研究阵法的,勿用多想了。”

    诸葛青山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也知道,以现在真武教的实力,是真的没办法去跟楚休抗衡的,楚休说什么,他们也只得答应。

    看着楚休带着诸葛青山离去之后,陆长流叹息了一声,那一声叹息中,却是包含了极大的挫败之感。

    这么多年来,陆长流都是一副老好人的做派,其实对于力量,他并不怎么追求和看重的。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没有力量,究竟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

    有了力量,不代表你可以随心所欲的去做任何事情,但却可以让你有说不的权利。

    楚休那边没有耽搁,直接带上了诸葛青山前往东齐。

    眼下江湖上风起云涌,北燕和西楚的皇室已经在整个天下大势当中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了,只有东齐还保留着几分力量,能够跟江湖实力抗衡。

    并且这些年来,正道魔道厮杀不断,东齐皇室除了一次对付北燕,并没有损失多少家底,所以此时的力量,可还剩余不少呢。

    昆仑楚休这个名字如今已经到了无人不晓的地步了,楚休刚一报上名字,皇宫的守卫也是一脸见了鬼的神色。

    只不过东齐和昆仑魔教一直都没什么关系,所以只是惊诧,并不算太惊讶,过了片刻便将楚休给迎进了大殿当中。

    短短的时间内,东齐皇宫内便好似翻了天一般,皇室供奉堂的强者,东齐皇族的强者,还有白虎堂这等投靠东齐的江湖势力的人都在。

    就这么一会,整个大殿内便已经云集了近十名真火炼神境的武者,可想而知他们对于楚休的重视程度。

    这可不是在大罗天,十名真火炼神境的武者,没几个宗门能够拿得出来。

    许多年不见,原本很富态的吕浩昌如今却是身材枯瘦,一副衰老无比的模样,显然是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一位也算是人才了,听说不久之前,他还娶了好几个妃子入宫呢,这么挥霍,能够活到现在也算不容易,他都快把自己儿子给熬成老头子了。

    此时面对楚休,吕浩昌强挺着精神,露出了一抹笑容道:“不知道楚教主来我东齐所为何事啊?”

    楚休一挥手,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我来只是想要管陛下借一个人而以。

    东齐皇室供奉堂的阵道大宗师‘阵鬼王’晁恍,麻烦陛下借我一段时间,报酬好说。”

    一听这话,吕浩昌脸上的笑容却是一僵。

    晁恍手中掌控着他们东齐近半的阵法,一旦落入外人之手,后患无穷啊。

    所以他咳嗽了一声道:“那个楚教主,不好意思啊,晁恍最近有些事情,脱不开身,要不然,你要做什么阵法,直接拿过来,让晁恍来做便好了。”

    楚休懒得去跟吕浩昌废话,他周身一股气势已经散开,冷声道:“陛下这是不想借?那我若是非要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