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菩提树下,魔威浩然
    须菩提禅院山门前,魔道旌旗招展,煞气冲霄,整个须菩提禅院都已经被那恐怖的气息所笼罩。

    而此时在更远处,楚休敢肯定,其他江湖上的武者势力肯定也在暗中观察着。

    上次楚休覆灭大光明寺那一战太快了,一天的时间,大光明寺便已经被夷为平地,等到他们赶过去时,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虽然虚云他们还活着,不过虚云等人却是对那一战的细节很少吐露,他们也不清楚,楚休究竟强到了一个什么程度。

    所以这一战他们虽然无法阻挡,但他们却也要看看,楚休究竟有多强。

    跟高高在上的大光明寺相比,须菩提禅院的面积虽然也不小,但却并没有那么多的高楼,一座座寺庙错落有致,竟然好似一朵莲花一般。

    只是不知道这一战过后,须菩提禅院究竟还能剩下多少?

    站在须菩提禅院门口,楚休沉声道:“昆仑楚休,前来讨债!”

    随着楚休的声音落下,却没有消散,反而是回荡在这天地之间,宛若魔音贯耳一般的不断回荡着。

    须菩提禅院的大门敞开,不空和尚跟罗摩等人鱼贯而出。

    整个须菩提禅院的武者看不到丝毫的畏惧神色,反而是悲壮的很。

    罗摩淡淡道:“我须菩提禅院,不欠任何人的债。”

    “但你们,却是欠我的因果!”

    楚休凝视着罗摩,沉声道:“我很疑惑,你们为什么不走。

    大光明寺是没有走的机会,而你们明明有很长时间的,海外之地,西极之地,哪里都有你们的容身之处。

    结果你们却选择在这里等死,还真出乎我的预料啊。”

    罗摩摇摇头道:“既然是因果,那早晚都是要还的。

    你我之前的因果不是因为幻虚六境,而是因为立场。

    当初你既然选择复辟昆仑魔教,那我佛门跟你之间,便再也没有任何缓解的余地。

    须菩提禅院不会躲一辈子,今日一战,究竟是魔涨道消,还是了却因果,也终归是要有个结果的。”

    隐藏在周围观战的那些武者都是神色默然,他们知道,罗摩最后那一句话,其实是对着他们说的。

    今日一战,若是须菩提禅院败了,那江湖上便是魔涨道消,昆仑魔教称霸江湖的局面将再一次重演。

    这点他们当然是知道的,但知道归知道,面对这种仿佛是杀不死一样的楚休,谁又敢冒头?

    上昆仑去劝说楚休,这点便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当然罗摩也没有指望他们出手,今日一战,整个须菩提禅院既然没选择走,那他们便已经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罗摩双手合十,口诵一声佛号:“阿弥陀佛!”

    下一刻,所有须菩提禅院的弟子都是口诵佛号,一瞬间,满头的佛光冲霄而起,直接刺破了那被无尽的阴云魔气所覆盖的天空。

    不空和尚周身一点点的光晕浮现,所过之处,周围草木盛开,浓郁的生机绽放着。

    但这绽放生机所带来的代价,却是消耗他自身的生机。

    下一刻,须菩提禅院内,一座高塔从地下直接拔地而起,造型古朴肃穆,竟然是用青铜所铸造。

    塔身周围铭刻着玄奥的梵文佛印,更是雕琢着无数佛门的典故等等,这便是须菩提禅院的至宝浮图塔。

    下一刻,浮图塔之上,一株巨大的奇花正缓缓盛开着。

    那巨大的奇花足有数丈来高,甚至光花叶便有一人多高,中央则是一朵洁白如雪的瑰丽花朵,散发着一股圣洁的气息来。

    不过那花朵本来只是半开放的状态,不过随着不空和尚自身生机的注入,瞬间便让那朵奇花盛开,顿时一股璀璨的佛光绽放,强大的力量飘荡而出,刺目的金色佛光甚至使得整个须菩提禅院的范围内,再也容不下任何一丝异种的力量。

    传说中佛祖拈花一笑,他所拈的那朵花,便是现在所盛开的这朵忧昙婆罗花!

    楚休微微挑了挑眉毛,须菩提禅院的底蕴,还真比大光明寺要深厚不少,竟然连这种传说中的存在都有。

    不过楚休见到这忧昙婆罗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它有多难缠,而是能不能用这东西再炼制一枚至尊神丹出来?

    而与此同时,罗摩也是手捏印决,瞬间整个须菩提禅院的阵法开始暴动了起来。

    他周身一缕佛光当中,竟然绽放着一丝气血,脑后刺目的金芒绽放,那竟然是燃烧元神的状态!

    周围观战的那些武者面色都是骤然一变。

    须菩提禅院这还当真是拼命了,罗摩竟然上来便开始燃烧精血元神,连试探都没有,这显然就是不准备给自己留任何退路了。

    而且就在罗摩手捏印决同时,须菩提禅院当中,一道巨大的光影也是随之浮现。

    那是一尊好似通天彻地一般的菩提巨树,上面挂满了各种各样的,五颜六色,七彩斑斓的果实,璀璨犹如水晶宝石一般。

    跟浮图塔和忧昙婆罗相比,这株须菩提宝树的名气无疑更大,毕竟整个须菩提禅院的名字便是因此而来的。

    据说须菩提禅院宝树可以让佛宗弟子在其树下悟道时,增添佛韵,使其能够更快的明悟各种佛宗至理。

    昔日大光明寺来人跟须菩提禅院说禅论佛,都要用好大的代价才能够坐在须菩提宝树之下悟道一天。

    但整个江湖上谁也没听说过,须菩提宝树竟然还能被引动力量,他们一直都以为这东西只能用来修炼呢。

    这一瞬间,其他宗门的甚至心中还涌现出了一抹希望来。

    须菩提禅院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说不定今日楚休要铩羽而归呢?

    看着那佛光冲霄的忧昙婆罗跟巨大无比的须菩提宝树,楚休摇摇头道:“为了对付我,看来你须菩提禅院是把所有的底牌都给拿出来了,煞费苦心啊。但是可惜,依旧无用!”

    随着楚休话音落下,他挥手之间,所有隶属于昆仑魔教的武者已经准备动手,站在各个方位之上,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阵势。

    看到这一幕,像是赢家老祖这种老一辈的武者面色都是一变。

    战阵!是昆仑魔教的战阵!

    以物可以布阵,以人自然也可以布阵,不过却需要大量的武者,并且经过反复练习才行。

    操练战阵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所以哪怕就算是一些人数足够的顶尖大派都不愿意去弄这种东西,有些得不偿失,所以只有东齐和北燕这种大国,才会弄一些这种简单的战阵来对付战场厮杀。

    而现在看楚休麾下这帮人所弄出来的战阵,威势浩然强大,绝对不是凡品,而且那那些武者之间的配合,他们肯定也修炼不少时日了。

    赢家老祖等人猜测的差不多,楚休不在的这一年时间内,昆仑魔教封山,众人光是修炼不算,也把这些战阵拿出来修炼一番。

    至于战阵的来源,也是来自于天哭魔尊的传承当中,被袁吉大师给复原出来,拿给其他人修炼。

    当初魏书涯让昆仑魔教的弟子都去修炼这种战阵,其实只是为了稳定人心,怕他们闲的太过分了,闹出什么事端来,没想到今日却是用上了。

    楚休还有魏书涯与商天良站出来,就凭他们三人的威势,便足以覆灭江湖上九成的宗门。

    “罗摩交给我,商城城主和魏老,你们想办法去打破那忧昙婆罗,那朵花总给我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

    对这二人说完这些,楚休又对黑桀和绿翡道:“看到那老和尚了吗?你们两个来对付他。

    不用太拼命,那老和尚一身九成的生机都已经献祭出去了,你们只要拖住他便可以,拖到最后,哪怕你们杀不了他,他也活不了的。”

    黑桀和绿翡站出来,同时点了点头。

    在场的众人看着就站在楚休身后的黑桀和绿翡,同时都是一愣。

    这两个家伙是楚休从哪里找出来的?

    看其相貌,有点像是蛮族,但只是肤色像,其他地方却是不像。

    而且看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众人只是能感觉他们很强,但具体强到什么地步,众人却是感觉不出来。

    但看他们站的方位便知道,他们的实力肯定不弱,起码要比褚无忌等人都强,因为他们可是直接就站在楚休身后的。

    “战!”

    随着楚休一个字喝出,他手中破阵子斩落,极致的锋芒斩向罗摩,刀锋所过之处,简直好像要将整个世界都给撕裂一般。

    魏书涯和商天良也是出手攻向那忧昙婆罗,有着这东西盛开,整个须菩提禅院的范围之内,除了最单纯的肉身力量,所有异种力量都被彻地排斥一空,不将他击碎,楚休这边想要攻进须菩提禅院是难之又难,最后就算是成功了,损伤肯定也会极大的。

    魏书涯和商天良在武道之上都属于大开大合的那种,两人联手,必须要用最快的速度打破忧昙婆罗。

    但不空和尚耗费九成生机才让忧昙婆罗盛开,又怎么会然二人这么容易得手?

    他口诵佛号,周身梵文浮现浮现,化作一个个佛印向着二人笼罩而来。

    但下一刻,黑桀便咆哮着,手持一柄巨大的战锤直接砸烂了那佛印,绿翡紧跟其后,口中喃喃着一段奇异的咒文,一层绿色的雾气无视任何罡气的防御,落在了不空和尚的身上,吞噬着他的生机。

    随着他二人一出手,在场的众人面色骤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