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执迷不悟,山雨欲来
    在莫天临的胡扯之下,原本的氛围就已经不是那么严肃了,而随着那魔性的笑声传来,众人顿时向后看去。

    在那里疯狂大笑的不是别人,正是方七少,还有剑王城、坐忘剑庐、风云剑冢这当世三大剑派的强者。

    方七少看着莫天临,一边魔性的大笑,一边断断续续道:“莫兄你也是个人才,你确定你方才形容楚兄的那些话不是在说反话吗?我怎么感觉你这是在黑他?”

    沈天王黑着脸,一把将方七少拉过来,一道剑气将他的嘴给封上,扔到了身后。

    这次来的都是三大剑派的强者,按理来说,方七少其实是没有资格来的。

    不过沈天王想的也跟赢家老祖一样,认为带着一个昔日楚休的熟人,能比较好说话一些。

    之前沈天王还感觉方七少跟楚休这种魔头交好,对于他们剑王城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现在一看,这件事情却是成了他剑王城的一个机会,正好借着方七少跟楚休交好的机会,带着他来昆仑,劝说楚休停手。

    结果他还是失算了,失算在了方七少的这一张嘴上。

    他这一笑,彻地把气氛都给笑没了,沈天王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

    沈天王咳嗽了一声道:“楚大人,我们的来意你应该也知道的。

    我五大剑派很少去管江湖上的闲事,不过这件事情……”

    沈天王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楚休打断:“我知道沈掌门想要说些什么,若是劝我收手之类的话,我还是劝沈掌门你免开尊口了。

    既然以前你们很少管闲事,但现在最好也莫要去管。

    五大剑派已经名存实亡,变成三大剑派了,诸位不想再少一个吧?”

    听着楚休那隐含威胁的话语,其他三大剑派的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不过却也没人说楚休狂妄,也没人敢去跟楚休翻脸。

    现在的楚休实力的确是有些超乎想象的,大光明寺这种级别的宗门对方说灭就灭,虽然说是因为突袭的原因,但楚休这边只有三个人,整个江湖上,貌似除了拜月教跟最为神秘的天门,已经没人能够制得住他了。

    这时候方七少已经挣脱开沈天王那道剑气的束缚了,楚休这才发现,方七少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踏入了真火炼神境,以沈天王的实力,竟然已经压制不了他多长时间了。

    方七少在一旁耸耸肩道:“宗主,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没用的,没人能够劝说得了楚兄,而且你们身为外人,还这般劝说,说实话,楚兄的脾气已经算是不错了,起码没跟你们动手。

    你们不是楚兄,没被人杀过,也没被人危急到宗门命脉,这种时候你们还来劝说楚兄大度,说句实话,有些不讲究,俗称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的和尚都讲因果,昔日他们种下的因,现在该来还果了,很正常嘛,你看须菩提禅院都没有对外求援呢,咱们急什么?”

    方七少这不光是在帮楚休说话,他也的确是这么想的。

    虽然在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很不着调,但小部分的时候,他还是看得很明白的。

    在场的众人尽皆漠然,他们也不是真的蠢,方七少能看明白的,其实他们也都明白,只不过他们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而以。

    他们不是真同情须菩提禅院,而是畏惧楚休,畏惧魔道复苏的强大威胁。

    所以能够保存一丝正道的力量,他们便想要保存一丝,但他们却还不敢真跟楚休动手翻脸,便只能想这么一个办法了。

    不过现在看来,楚休是铁了心要覆灭须菩提禅院,他们劝说也是无用的。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沉声道:“须菩提禅院的因果,我是必须要拿回来的,不过之前便我说过了,这件事情只牵扯到我跟佛宗一脉的私怨,跟诸位是无关的,只要诸位不插手此事,我也保证不会对诸位动手。”

    听到楚休这么说,在场的众人也只得拱拱手,转身离去。

    不是他们相信楚休,而是他们除了相信楚休,便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下山之后,沈天王对着还在东张西望的方七少道:“回到剑王城之后你准备准备。”

    方七少诧异道:“准备什么?”

    “准备接掌剑王城宗主的位置。”

    方七少脸上的表情更诧异了:“宗主你怎么了?你还正值壮年就已经不行了?听说楚兄继承了独孤唯我所留下了不少宝物,那肯定有极品神丹的,我厚着脸皮帮你要一个,你可别不行啊。”

    沈天王忍不住给了方七少后脑勺一下,黑着脸道:“谁不行了?”

    “那你这宗主当的好好的,交给我干嘛?别说你看好我,我现在都不看好我自己。”

    沈天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无奈的表情道:“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今这个江湖,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

    虽然我剑王城远在西域,不过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却也别想独善其身。

    你跟楚休有交情,你当掌门,哪怕将来楚休成长到独孤唯我那种境界,有你在,也能够保剑王城安稳。

    楚休此人虽然做事狠辣,不讲情面,什么事情都喜欢做绝,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他是一个念旧的人。

    吕凤仙是他的好友,昔日他还没这么强的时候,都敢为了吕凤仙大闹越女宫。

    莫天临也是他昔日的好友,哪怕现在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已经是天壤之别,但他仍旧原意给莫天临一个面子,没有跟赢家老祖当场翻脸。

    所以将来你成了剑王城宗主,楚休看在你的面子上,也不会为难剑王城的。”

    方七少嘚瑟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道:“我就说,哪怕没有手中的剑,靠着我这张脸也不会饿死的。

    别说在楚兄这里有面子,就算是在东齐的青楼,我这脸面也是大大的,想当年去青楼,靠着我这张脸都不用……”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沈天王便恶狠狠的瞪着他:“给我闭嘴!当了剑王城宗主之后,你若是再口不择言,再提青楼什么的,我就打断你的腿,反正我要用的,也就只有你这张脸而以!”

    方七少立刻闭嘴,不过随后他又小心翼翼道:“那个宗主,但万一最后若是正道占据上风呢?你说他们会不会说我剑王城勾结魔教啊?

    那帮家伙扣大帽子的本事可是一个比一个强,我这张嘴都说不过他们。”

    沈天王淡淡道:“说便说喽,我剑王城又不是在正道武林一点人脉都没有的。

    跟楚休交好的是你,又不是我们几个。”

    方七少啧啧叹了两声,宗主不愧是宗主,这说瞎话不眨眼的本事,起码他是学不来的,看来要当大派的掌门,起码不要面皮这一点,还是要多学学的。

    数日之后,昆仑山之上,楚休麾下所有势力都已经集结,他只是在昆仑山上留了一些低阶弟子,其他人都准备跟他一起出手,剿灭须菩提禅院。

    以现在楚休的威势,其他人上根本就不敢上昆仑山来惹事,况且整个昆仑山之上,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自然也不怕被毁,唯一珍贵的便是无根圣火,但也只能封禁,无法毁掉。

    看着自己麾下的那些武者,楚休这一次并没有发展什么长篇大论,他只是一挥手,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出发!”

    但就是这两个字,却也引来了一众昆仑魔教武者的高声欢呼。

    楚休不在之时,他们不知道憋屈了多长时间,如今楚休回来了,先灭大光明寺,再诛须菩提禅院,他们昆仑魔教,终于站在了这个江湖的巅峰!

    南蛮之地内,须菩提禅院周围的那些蛮族都已经走干干净净了,没有一个留在那里的。

    虽然须菩提禅院之前便准备让这些蛮族都离开,免得大战将起被误伤,不过还没等须菩提禅院开口呢,他们就走的干干净净了,这也不禁让须菩提禅院的武者都很愤怒。

    毕竟昔日他们须菩提禅院可也为其提供了不少的庇护,中原武者视他们为蛮夷异族,只有须菩提禅院视他们为子民,结果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们却是做出这般行径,也是让人有些心寒的。

    罗摩倒是没说什么,在他看来,这很正常。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不论是中原人还是蛮族人,都是这样。

    这一战注定会死很多人,注定会沾染许多的因果,既然是这样,那还是少死一些比较好。

    不空和尚走到罗摩身后,道:“你在担心?”

    罗摩点了点头,又摇摇头道:“担心是肯定的,不过我知道,担心也是无用,了却因果的一战,我须菩提禅院躲不过,避不开。”

    不空和尚叹息着摇头道:“你的天赋是我所见过的禅院武者中,最高的一个,的哪怕是五百年前我须菩提禅院中,都没人能够与你比肩,只可惜生不逢时啊。”

    罗摩点了点头道:“我也是这种感觉,若是生在五百年,能够见识到魔主独孤唯我,仙人宁玄机,剑圣顾倾城等人的风姿,那又该是多么的精彩?”

    不空和尚愕然,他可不是这个意思。

    就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外面却是传来了禅院弟子的厉喝。

    “昆仑魔教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