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劝你回头是岸
    是金子在哪都会发光,是楚休在什么地方都会被敌视。

    楚休此时并不知道,他一个对皇天阁根本就没有半点忠心,甚至还在挖皇天阁墙角的人,竟然会被认作是比皇天阁还要大的威胁。

    当然现在大罗天的事情暂时不在楚休的考虑之内,回下界灭须菩提禅院,掌控两界通道,才是现在楚休最着急做的事情。

    在苍南府内呆了一段时间,柯察那里便来汇报说,黑桀已经回来了。

    接到消息后,楚休立刻让到处晃悠的陆江河等人回来,准备回下界去。

    就这么短时间,陆江河等人当然不是来修练的,哪怕是性格沉稳的褚无忌,都是在到处闲逛,梅轻怜和穆紫衣竟然还买了不少胭脂水粉这类的东西,也不知道她们跨越一界,竟然带回去这种‘特产’会让其他人怎么想。

    南安府内,黑桀和绿翡已经在那里等着楚休了。

    “跟帝罗山脉深处那些蛮族部落分割完地盘了?结果如何?”

    黑桀冲着楚休一礼道:“多亏神使大人所带来的力量,我黑罗部此时已经完全可以跟帝罗山脉深处那些大部落比肩了。

    我族做事都很简单直接,你能拿出多少的实力来,便能够得到多少的地位,所以整个靠近苍梧郡的地域,已经全部归我黑罗部所统辖了。”

    楚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在蛮族这里,他就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只要黑罗部没有被灭,便可以帮他守护这里。

    接下来楚休沉声道:“有件事情要请黑桀族长和绿翡祭祀帮忙,不是神的旨意,而是我私人的事情。”

    黑桀连忙道:“不论是不是神的旨意,只要是神使大人吩咐下来的事情,我黑罗部,定然万死不辞!”

    楚休满意的点点头道:“是这样的,神的力量强大无比,一连创造出了许多世界,你们所在的世界便是其中之一。

    我在另外一个世界当中也有基业在,不过需要去剿灭一些不听话的势力,人手暂且不够,所以要请族长你和大祭祀出手。”

    陆江河等人看着楚休在这里装神棍,一个个都是神色古怪,哪怕就算是最厚道的吕凤仙都忍不住想笑,不过却被他硬生生忍住了。

    看着这帮蛮族被楚休忽悠成这样,陆江河等人都有些同情他们了。

    当然他们却不知道,楚休为了打造出自己这个神使的形象,究竟在细节之上下了多少功夫。

    毕竟这帮蛮族虽然脑筋直了点,但却也不是白痴。

    黑桀和绿翡对视一眼,纷纷点头,没有犹豫便已经答应了下来。

    之前他们便已经商议过了,对这位神使大人,他们只有服从,没有第二个选择,除了对方做出对自己的部族有伤害的事情,否则他们必须要保证这种态度,这样他们才能够源源不断的获得神的力量。

    现在只是被找去当打手而以,这对他们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陆江河在身后道:“就带他们两个便足够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别小瞧他们,黑桀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不逊于专修肉身的天地通玄境强者,虽然跟同等境界的武者交手或许不会太占便宜,但打你还是很轻松的。

    绿翡是黑罗部的大祭司,手中掌握着不少诡异的蛮族秘术,也是能够威胁到天地通玄境界的。”

    把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楚休直接带着人来到那处通道内,回到下界。

    黑桀和绿翡初次来到下界,就算他们的好奇心不重,此时内心也是惊骇的很,不过稍微过了一会儿,便已经平静了下来,起码比陆江河等人刚到大罗天时镇定。

    陆江河等人想的多,所以好奇也多。

    而黑桀和绿翡想的则是十分简单,既然楚休是神使,而神又是无所不能的存在,那制造出几个世界来,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一切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都推到神的身上去便好了。

    回到昆仑山之后,楚休让人先安排黑桀和绿翡等人去休息,他对魏书涯问道:“魏老,最近江湖上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魏书涯摇摇头道:“没有,须菩提禅院正在收拢所有弟子,看来是没打算走,而是跟他们拼死一搏了。

    整个江湖也都知道这件事情,现在属于是山雨欲来之前的平静。

    不过等下估计你会见到不少熟人的,各大派三三两两都准备要来昆仑山,有些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哦?我到是小看他们了,我两次回归,竟然还有人准备动手?他们难不成有什么底牌吗?”

    魏书涯一脸的怪异之色:“他们应该不是动手来的。”

    “那来干什么?”

    “应该是来劝你,回头是岸的。”

    魏书涯说的没错,各大牌果真不是来找他麻烦的,而是来劝说的。

    最先来的是商水赢氏的人,而且商水赢氏还拉着莫家的人一起前来。

    数年不见,莫天临已经踏入真丹境,成为了商阳莫家的家主,还留着两撇小胡子,倒是显得成熟了许多。

    看到楚休,莫天临笑道:“楚兄,欢迎回来。”

    莫天临笑着走上前去,跟楚休靠近时他却是低声传音道:“是商水赢氏逼我来的,为了莫家,我也只得跟着一起来,不过等下楚兄你无论做什么,都不用考虑我。”

    楚休笑了笑,拍了拍莫天临的肩膀,脸上露出了一丝莫测的笑容来。

    商水赢氏想的倒是多,竟然还知道利用一下莫天临的关系,毕竟江湖上谁都知道,莫天临在早期跟楚休可是好友。

    楚休看着赢家老祖道:“赢老先生来我昆仑山所为何事?总不可能是来迎接我回归的吧?”

    赢家老祖反问道:“为什么不可能呢?”

    “如果可能,那就是一个笑话了。”楚休面无表情道。

    赢家老祖大笑道:“不,这并不是一个笑话。

    相逢一笑泯恩仇,你楚休现在,有这个实力。

    两次大劫,谁都以为你必死无疑,准确点说应该是他们看着你死了,结果你却又回来了。

    我敢说,现在江湖上原意跟你为敌的势力几乎没有几个了,昆仑魔教也完全可以在江湖上立足。

    既然如此的话,你又何必非要赶尽杀绝呢?

    大光明寺的山门你都已经灭了,须菩提禅院那边,你便放他们一次,如何?

    老夫原意牵头整个正道武林,跟魔道一脉结缔盟约,从此之后,大家各自相安无事,再也没有正魔对立,你看如何?”

    楚休凝视着赢家老祖,一直看的赢家老祖脸上的笑容彻地消失,他才淡淡道:“赢老先生这话说的有些过分了。

    你们商水赢氏大部分的时候都保持中立,没有太过打压魔道一脉,这是没错。

    但昔日我魔道一脉备受打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过来提什么盟约,提什么消除正魔对立?

    我楚休做事一项讲规矩,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人动我一分,我灭他满门!”

    赢家老祖的嘴角抽了抽,敬你一尺你才还一丈,动你一下便要被灭门,这貌似不怎么公平。

    楚休冷声道:“须菩提禅院在幻虚六境中对我出手一次,之后又带头要封禁我圣教的无根圣火,私仇公怨全都有,不灭须菩提禅院,我楚休又有何脸面在江湖上立足?”

    赢家老祖冲着莫天临示意一眼,让他开口劝说。

    莫天临是他威逼着来的,当然只是暗中示意威逼,而不是直接开口威胁。

    毕竟他是楚休的好友,自己若是把刀子架在他脖子上威胁他,那可是会把楚休得罪的更狠的。

    不过就算是如此,商水赢氏不阴不阳的暗中威逼几句,莫天临也要跟着过来。

    虽然同属于九大世家,但莫家跟商水赢氏相比,无疑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莫天临看到赢家老祖的眼神,无奈的摇了摇头。

    正因为他是楚休的好友他才知道,楚休从来都不是一个禁得起劝告的人,他做出的决定,除非他死了,否则无人能够改变。

    但莫天临也不好在这里不给赢家老祖面子,他只得站出来开口道:“楚兄,这件事情的确是须菩提禅院做的不对。

    不过楚兄你心胸宽广,豁达大度,宰相肚里能撑船,将军额头能跑马,胸襟气度无人能比,让千万江湖人敬仰,这件事情不如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这么过去吧。”

    听着莫天临在那里胡说八道,楚休都忍不住摸了摸下巴,这说的是他吗?

    赢家老祖的面色都已经黑,显然白痴都能听出来,莫天临根本就是在胡说八道,整个江湖上可找不出几个比楚休这厮心眼儿还小的了,你确定这些词都是用来形容楚休的?

    楚休那边不少人都在憋着笑意,特别是洛飞鸿。

    她跟莫天临认识的很早,别看现在他当了家主,人模狗样的,弄的挺沉稳的,但当初也是在青楼里面跟人家一怒拔剑的风流公子,不正经的很,赢家老祖想要利用他,怕是想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个笑声却是忽然传来,仿佛要笑背过气去一样,十分的魔性,这让赢家老祖的脸更黑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