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无功而返
    苍梧郡已经被楚休视作为禁脔,谁来动都不行,寒江城自然也是一样。

    祁无恨看着下方的楚休竟然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直接就这么全力攻来,他也是一愣。

    这厮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是真不在意皇天阁跟寒江城之间的关系,还是纯粹就是莽夫一个,不知道变通,只会打打杀杀?

    但眼下楚休已经一刀斩来,那刀锋上隐含的强大锋锐让祁无恨都不得不认真对待,已经没时间去思虑这些东西了。

    一拳轰出,周身的一切都凝聚成冰,好似空气中每一丝水分都凝聚成了冰凌一般,散发着无边的锋锐拦在楚休这一刀之前,但却都被撕裂。

    半空中那些森冷的寒气化作一条寒冰巨龙,迎着楚休那一刀砸落,龙尾席卷,虽然被楚休这一刀给撕裂了不少,但还是成功将那一刀给定格在了半空当中。

    祁无恨这时单手结印,这一刹那间,楚休便感觉自己体内的鲜血都在被冰封着。

    这祁无恨,他怕是已经领悟到一部分属于规则的力量了!

    下一刻,楚休周身燃起了两种火焰。

    内力真火直接爆发,压制着自己体内那股冰封气血的寒气。

    另外一股则是灭世之火,沿着那寒冰巨龙向着祁无恨蔓延而去。

    轰然一声巨响,寒冰巨龙直接炸裂,每一丝碎片上都带着森寒至极的强大力量,逼得楚休身后大日如来法相浮现,手捏无色定大手印,将这些寒冰碎片都给收拢到其中。

    祁无恨后退一步,眼神中带着惊诧之色:“怪不得你能够杀了叶天青,如此强大的力量底蕴,当真不知道你是如何能在这种年龄便修炼出来的。

    还有你的传承就连我都看不透,你究竟是哪一脉的古尊传人?

    不过能掌控这种力量,叶天青死的倒是不冤。”

    “他既然不冤,那就不用你为他伸冤了!”

    楚休手中灭三连城箭浮现,燃烧着灭世之火,带着极致寂灭之力的箭矢向着祁无恨射去,威势异常的惊人。

    “你的力量虽然邪异,这种东西,伤不到我的。”

    祁无恨一指点出,看上去半空中并没有变化,但虚空却是一阵颤动,灭三连城箭之上,竟然凝聚出一朵冰花来。

    转瞬间,由那一点冰花开始,灭三连城箭竟然直接被冰封在半空当中,力量被冻结。

    这正是寒江城的秘技之一冰神指,号称能够冻结任何力量的存在。

    但下一刻祁无恨便感觉有些不对劲。

    冰神指也不是无解的武技,被其冰封过的力量肯定要有一部分反噬的,但他却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反噬的力量,这以楚休的实力,绝不应该。

    下一刻,一股危机感传来,祁无恨周身一层层冰凌浮现,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一只灭三连城箭不知道何时已经从他背后爆射而来,撞在那层冰凌上,顿时燃起了滔天的灭世之火。

    冰凌碎裂,不过却是连同那些灭世之火都被剥落了下来,祁无恨的眼中带着一丝惊骇道:“幻术!你竟然还擅长幻术!”

    方才楚休所动用的正是他学自摩利诃那里的幻真诀,只不过可惜,他毕竟不是摩利诃这种主修幻术的存在,那怕精神力足够,也是用不出那种极其自然,可以凝幻成真的程度。

    上次楚休能够发现灭三连城箭,是因为他有着天子望气术在身。

    但眼下这祁无恨可是并没有修炼过精神力的秘法,结果还是被他给发现了,看来这一招楚休还需要好好修炼才可以。

    不过楚休却是不知道,祁无恨此时的惊骇却是并不比他要少。

    之前楚休所用的所有武技可都是刚猛大气到了极致的类型,结果他现在竟然还能用出如此凶险诡异的幻术,简直让人防不胜防。

    叶天青简直就是废物到家了,死的没有丝毫价值,连这种楚休的基本上武道都没有套出来便已经死了。

    祁无恨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幽蓝色的光芒,十分的奇异。

    这种实力的楚休,已经足够他动用全力了,光是试探,说不定自己一个大意之下,甚至会步叶天青后尘的。

    极寒的气息从祁无恨的周身散发而出,刹那之间,原本炎热的南蛮之地,却是突然飘雪,犹如北国冰封的景色一般。

    楚休微微一愣,领域?好像不是。

    这方天地仍旧是在原本的规则之下,不过祁无恨却是硬生生以自己的力量,将规则加快,使得夏日南蛮,竟然开始飘雪,不过这有什么用?显示自己的力量底蕴强大?

    还没等楚休反应过来,无尽的雪花当中,一个数百丈的人形便已经浮现。

    周身无数雪花笼罩,一拳砸落,那股冰寒简直好像是要冰封元神一般!

    这一瞬间楚休才明白,怪不得这祁无恨要叫冰神君,他所引动的,竟然是上古魔神之力。

    上古魔神天生天养,他们自身便是天地规则的一种,纵然现在已经消散,但却仍旧有着意志飘荡在天地之间。

    祁无恨所动用的,正是这种力量。

    看着那足以冰封元神的一拳砸落,楚休手捏印决,周身精纯至极的魔气笼罩,天哭血雨降临,虚空直接被撕裂,巨大狰狞的魔神直接探出上身,向着那寒冰魔神抓去!

    其实严格来说,楚休的天地交征魔恸天哭大悲咒跟祁无恨现在所动用的力量很像,双方根本就是同出一源的存在。

    大悲咒所带来的力量乃是天地之间各种阴邪负面力量的汇聚,天哭血雨之后所召唤而来的魔神只是一种力量汇聚的体现而已。

    大悲赋是诞生在原始魔窟中的,这种力量附身在一名武者体内,所以诞生了大悲赋。

    若是这股力量诞生在太古时期,一直都没有人触碰,最后说不定也会变成这种天生天养的魔神之躯。

    所以这两种力量追根溯源,其实都是天地意志的一种体现,二者相撞,竟然直接僵持了起来。

    楚休如今战力大涨,而祁无恨也不是凡俗之辈,起码要比叶天青强多了,所以此时倒也谁也奈何不得谁。

    但祁无恨看向其他人那一边,面色却是一黑。

    因为他们寒江城的人,正在被吊打。

    关于苍梧郡的实力,之前祁无恨便已经调查过,他最后得出结论便是,除了楚休之外,其他人,都是乌合之众。

    也就只有那昔日身为皇天阁守门人的秦钟稍微能打一些,其他的根本就不堪一击。

    而现在那楚休身边竟然还多了几人,实力竟然都是同阶武者当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是顶尖的存在。

    那面相凶恶的壮汉,功法却是诡异至极,可以操控气血之力,这才交手多长时间,便有一名寒江城的武者被吸干了鲜血。

    那身穿白衣,手持方天画戟的年轻人力量底蕴更是强悍的吓人,不比那些大派出身的英才俊杰要差,手中方天画戟舞动之间,威势简直堪称无双。

    还有那名看似柔媚娇弱的两名女子,一人有着真火炼神境的实力,功法邪异武比,迷惑心神,还能够挑动心魔。

    另外一名女子虽然弱一些,但却出手却更是狠辣无比,犹如行走在暗中的刺客一般,不出手则以,一旦出手,那怕是真火炼神境的武者在毫无防备之下都有可能中招。

    而最后那看上去最为普通的武者实力却也是站在了同阶武者中较高的水平,起码打他们寒江城的武者是不成问题的。

    祁无恨想要争口气,结果却是越打越憋气。

    冷哼了一声,祁无恨直接挣脱跟楚休之间的纠缠,厉喝道:“退回来!”

    因为某种原因,现在的寒江城暂时还不会跟皇天阁全面开战,所以再打下去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祁无恨不是叶天青,打着打着便什么都不顾的上头了,最后把命都葬送在了其中。

    深深的看了楚休一眼,祁无恨最后什么都没说,直接关闭城门,退到了城中。

    周围那些寒江城的武者都是一声不吭,因为严格来说,今天是他们拖了后腿。

    祁无恨可还没有用出自己的底牌实力来呢,结果他们便先坚持不住了。

    不过此时祁无恨却是并没有去管他们,而是立刻写信,传回到寒江城总部去。

    楚休此人,将来必是他们寒江城的大敌!

    因为楚休让他想到了一个人,一个没有他,便没有现在寒江城的人,‘星河散人’孟星河!

    昔日的孟星河便如同现在的楚休一样,以客卿的身份入寒江城,周围凝聚着一批批强者俊杰,最终帮助寒江城崛起。

    而现在的楚休跟昔日的孟星河何其相像?都是年纪轻轻实力便已经恐怖无比,都是大派的客卿,都跟其宗门传人乃是好友。

    现在他身边竟然也有着如此多的高手在,这种场景,祁无恨越想越像昔日他们寒江城。

    寒江城因此而崛起,祁无恨所担心的却也是因此而衰落。

    这种成功寒江城复制一次就足够了,不需要其他门派再来复制第二次。

    在他看来,楚休的威胁,甚至要比已经暮色沉沉的皇天阁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