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须菩提禅院的决心
    纯阳道门和真武教都怕了,应该说,昔日参加正道联盟的宗门,有几个不怕的?

    楚休哪怕就算是再强,只要他没有强到独孤唯我那种程度,众人也敢对他出手。

    但问题是,现在的楚休哪怕你能杀了他,谁又敢保证,他真的死了?

    大光明寺信了,所以大光明寺被灭门,万载祖地被夷为平地,虚云等人犹如丧家之犬一般,躲藏在东齐,甚至连冒头求援都不敢。

    没人有这种把握,所以也没人敢在这种时候动手,虽然他们明知道,楚休不会停手,因为还有须菩提禅院的存在。

    昔日上昆仑魔教要封禁无根圣火的还有须菩提禅院,楚休已经公开宣布,这一次,只为报私仇而来,无关正魔立场。

    虽然众人都不相信,但到了这种时候,却是由不得他们不信。

    …………………………

    须菩提禅院内,罗摩还有闭关的不空和尚等人都在,所有在外的苦行僧,也全都被须菩提禅院给召了回来。

    大光明寺覆灭的消息一出,须菩提禅院便知道,下一个,就是自己。

    萧摩诃指着自己的双眼,苦笑道:“在楚休死的时候,我以为我当年看错了。

    结果谁承想,我当年所看到的那一幕,却是噩梦成真。”

    昔日萧摩诃推演出了楚休覆灭须菩提禅院的那一幕,这也导致了须菩提禅院跟楚休的第一次冲突。

    后来楚休身死,他以为是自己算错了,结果谁承想,那一次卜算,几乎就是他窥探天机的巅峰,但他多想那一次,是他自己算错了。

    一生当中,两次看到宗门被灭,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的,在场的众人当中,萧摩诃可以说是最为痛苦的一个。

    不空和尚摇摇头道:“你的事情我听说了,但跟你没什么关系。

    因果二字,看不清,摸不着,就算没有你那一次卜算带来的因果,这一场劫难,我们也逃不过去。

    楚休身死,无根圣火必须要封禁,所以最后的结局还是一样。

    这是因果,同样也是命数,你能看到,但却无法改变。”

    不空和尚这不是在安慰萧摩诃,他说的是事实。

    就算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都无法改变因果,更别说是萧摩诃了。

    在这一连串的因果关系当中,萧摩诃只是一颗棋子而以,而且还不是最重要的那一颗。

    萧摩诃看向罗摩,问道:“方丈,现在我们应该如何是好?不行便暂时遁走南海之地吧。

    南海之地的武林宗门数量稀少,魔道便只有一个第六天魔宗,我们并不畏惧,到时候随便找一座海岛隐居便是。”

    “你怕了。”罗摩忽然道。

    萧摩诃愣在了那里,随后声音低沉道:“我怕的不是死,我只是怕须菩提禅院,挺不住。”

    他这条命是罗摩给的,为了罗摩,为了须菩提禅院,他这条命随时可以拿走,但他却真怕再见到昔日他卜算中的场景。

    罗摩幽幽道:“退简单,但想要回来,却是难了。

    我们能退,但后山的须菩提宝树,能挖出来吗?

    我们能退,但须菩提禅院地下的浮图塔,还能带走吗?

    太多的东西放不下了,我怕的是我们这一走,毁的却是一颗佛心。”

    不空和尚也是点点头,叹息了一声道:“是啊,退走容易,但想要回来,却是难了。

    五百年前在昆仑魔教的威压之下,不少宗门都选择暂避海外之地,结果后来,能回来的却是凤毛麟角。

    那时候我须菩提禅院没有走,现在又何必要走?”

    萧摩诃忍不住道:“那时候昆仑魔教魔威遍布整个天下,遭殃的不光我一家,我须菩提禅院不走可以。

    但现在楚休下一刻针对的却必然是我们,我们若是还不走,拿什么来挡楚休?”

    “拿我的命!”

    “拿我的命!”

    不空和尚跟罗摩几乎同时说出了这四个字来。

    没有人不怕死,但在面对这种关乎宗门的生死劫难面前,他们所能拿出来的全部,便是自己的性命了。

    不过不空和尚乃是五百年前曾经跟昆仑魔教交手激战过的存在,罗摩也是当今天下所有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中,最为年轻,天赋最为惊艳的一个。

    他们所说的拼命,跟莽夫的拼命,可并不是一个意思。

    罗摩一挥手,示意不空和尚先说。

    不空和尚沉声道:“我修不死禅,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生机其实已经所剩无多了。

    浮图塔内蕴养着一尊忧昙婆罗,万年都没还没有盛开,到时候,我会自己的剩余生机做为养料,刺激忧昙婆罗提前盛开,绽放那一瞬间的璀璨。”

    罗摩淡淡道:“须菩提宝树的力量我没办法掌控,但却可以用燃烧元神为代价,强行掌控。

    至于我能掌控多长时间,那就看最后经是我先撑不住,还是楚休他们先撑不住了。”

    论及底蕴,其实须菩提禅院要比大光明寺强。

    这个底蕴是指时间上的底蕴。

    忧昙婆罗是传说中的上古神花,佛陀拈花一笑,所拈的这朵花,便是忧昙婆罗。

    据说忧昙婆罗盛开之时将会绽放出无比璀璨的强大威能来,庇护佛国净土。

    但可惜须菩提禅院蕴养了这朵花一万年,付出了无数天材地宝为其提供力量,却也没能将其蕴养到盛开。

    至于须菩提宝树,据说可以追溯到上古时期佛门顶尖大宗门天罗宝刹那里。

    须菩提宝树本来就是天罗宝刹的传承至宝,不过这东西无法移动带走,所以并没有被带入到大罗天中。

    结果须菩提宝树在上古大劫中竟然也只是稍微有些损伤,并没有彻底枯萎,被须菩提禅院的祖师发现后,精心修复了起来,甚至须菩提禅院这个名字,便是来源于这棵宝树。

    不空和尚跟罗摩二人,也几乎是将须菩提禅院的最强底牌都给用上了,哪怕楚休再强,他们有了防备,也不会像大光明寺那样,被人突然灭门。

    萧摩诃忍不住道:“那我呢?”

    罗摩拍了拍萧摩诃的肩膀道:“当然是用来保存我须菩提禅院最后一丝传承用的。

    既然是搏命,那怎么肯能有绝对的胜负?我们输了,你便是下一任须菩提禅院的方丈。”

    萧摩诃一听,立刻便要站起来说些什么,但却被罗摩给按了回去。

    他摇摇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但历来一个宗门到了生死危机的关键时刻,只有强者去拼命的,你何时见过让弱者去拼命的?那不是拼命,是去送死。

    一个位置有一个位置应该做的事情,我是方丈,到了这种关头,拼命应该是我来做的。

    当初我如此年轻便座上方丈的位置,诸位师门长辈无人反对,那是他们的信任。

    而现在,我也要让他们看到,他们,并没有信错人。”

    罗摩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哪怕昔日他年轻时,也是如此。

    今日他对萧摩诃说了这么多,萧摩诃顿时便明白他的决心了。

    须菩提禅院的人以为楚休在解决完大光明寺的人就会对他们动手,实际上现在楚休正在昆仑山上恢复力量。

    法天象地这种神通真不是一般人能够用的,那种消耗已经逼近楚休的本源了,甚至只要楚休再多动用一息的时间,就会消耗到他的本源。

    用了差不多十天的时间,楚休这才自身的力量给修补回来。

    须菩提禅院那边,楚休并没有着急动手,虽然消息传出去了,不过真正动手还需要有万全的准备才行,毕竟须菩提禅院的实力要比大光明寺更强一截,现在他的身份既然都已经透露出去了,那下一次动手便要光明正大的强攻了,突袭已经无用。

    其实楚休弄的这么高调,公然宣布要覆灭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还让北燕直接灭佛,并不是他对那帮和尚真的恨之入骨了,其实他也想要利用大势,逼须菩提禅院撤走,那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管南蛮之地了。

    当然这个只是最好的设想,须菩提禅院,多半还是不会走的。

    这种传承了万年的大派,自有其尊严底线在,不是寻常的小宗门,随波逐流,只会见风使舵。

    所以须菩提禅院不走,他这边的准备就必须要全一些,必须一战功成才行。

    楚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将破阵子跟听春雨熔炼在一起。

    其实楚休并不会炼器。

    但按照陆江河所说,先天之物跟先天之物都是有反应的,只要扔进去就好了。

    虽然他上次胡说八道的层面居多,不过管用就行。

    楚休来到无根圣火那里,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将手中的听春雨跟破阵子全都扔进其中。

    一瞬间,炙热的无根圣火便将两把刀全部包裹。

    破阵子在无根圣火中没有丝毫的变化,听春雨却是开始融化着,化作铁水融入破阵子的刀身内。

    可能是因为听春雨没了器灵的原因,两把刀融合,还是以破阵子的外形为基础的,不过却是厚重了一圈,刀身的弧度变大,变得更加锋锐一些。

    而随着听春雨的融化,一点点黑色的印记也是随之融入了破阵子当中。

    当楚休将融合完成的破阵子拿到手之后,他脑海闪过了一个个看上去模糊不清,但蕴含着奇异韵律的画面,来来回回的闪耀着,最终都融入了楚休的脑海当中。

    这,是昔日独孤唯我用刀时所留下的印记,也是听春雨所记录下来的本能,在无根圣火的淬炼之下,终于显露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