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血佛陀
    PS:感谢书友风吹过来你的消息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虚慈手中的降魔杵乃是大光明寺的秘传神兵,已经传承了数千年之久,结果现在,却是在楚休的破阵子之下一刀两断。

    虚慈本身更是被这一刀所斩飞,纵然他在关键时刻反应了过来,及时防御,不过却也迟了一些,导致那股锋锐的刀芒入体,切割着他的经脉,让他的面色有些发白。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虚慈大师的实力果真不凡,这样都能够反应过来。”

    楚休这句话并不是在调侃,而是在说真的。

    方才他那一连串的攻势,几乎是走一步算十步。

    虚慈若是没有发现听春雨的破绽,破阵子有可能直接将他重创。

    而虚慈就算是发现了听春雨的破绽,那在他惊骇之下,心神失手,一样能够将他重创。

    但没想到虚慈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他发现了听春雨的破阵,并且也心神失守了,但在心神失守的同时,却是用最大的速度反应过来,其心境沉稳,可见一斑。

    虚慈强行压制着自己体内的伤势,他看向楚休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了忌惮之色。

    方才那一连串的攻势步步凶险,最重要的是,他有一种感觉,楚休这些东西,好像并不是常见的武道路数,甚至让他都有一种不习惯的感觉。

    口诵一声佛号,虚慈长袖当中,一串佛珠浮现。

    那佛珠仿佛是用血玉雕琢而成的,通体都是一片晶莹的血红之色,上面还刻满了各种各样的梵文,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息,但却不同于佛门那股恢宏神圣的力量,竟然有一些暴虐凶残的感觉。

    楚休挑了挑眉毛道:“大光明寺果然是财大气粗,这神兵竟然一件连着一件,还都是极品,所幸我这身家倒也不差。”

    说着,楚休左手听春雨,右手持破阵子,互相敲了一下,瞬间刀吟震荡,魔气嘶吼。

    最开始楚休是想要将破阵子和听春雨融合,看看能不能造就出一柄更强的魔兵来。

    不过后来他准备先发制人,所以便没有耽搁,直接便来突袭大光明寺了。

    这时候魏书涯抽空看到了那佛珠,他的面色微微变了变道:“小心!

    那是昔日佛道叛僧‘血佛陀’所留下的佛珠。

    对方乃是大光明寺的叛徒,质疑佛祖,甚至自封为佛,乃是一个疯子狂徒,一夜之间将大光明寺三大禅堂和六大武院的首座杀了七个,叛出大光明寺,最后被大光明寺联手须菩提禅院诛杀。

    这东西邪性的很,据说是他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便凝练舍利子,最后硬生生挖出自己的舍利子所炼制的,威能十分邪异,不是寻常神兵能比的。”

    挖出自己的舍利子来炼制兵器?倒是个狠人。

    楚休冷笑道:“虚慈大师,你拿你们佛宗叛徒的兵器来作为底牌,昔日死看在他手中那些佛门前辈,他们又会怎么想?”

    虚慈沉声道:“有罪的是人,而不是兵器。

    昔日血佛陀杀我大光明寺诸多前辈高僧,今日它所留下的兵器帮我大光明寺渡劫,也算是偿还因果了。”

    楚休冷笑道:“虚伪!昔日你大光明寺封禁我圣教的无根圣火时,便说那是罪恶根源,魔性深重。

    现在换成了你们,便是偿还因果,物尽其用了?”

    虚慈没有说话,他口诵了一声佛号,佛光灌注到那血色佛珠之内,瞬间便在其身前演化出了一片的汪洋血海来!

    一尊血色佛陀从其中升腾而起,周身散发着狰狞的血色光芒,但面容却是安宁祥和,法相威严,这幅场景简直诡异至极。

    看着那血色佛陀升起,虚慈的面色也是有些难看。

    一个是因为他如今重创,强行催动这邪物,有些反噬,还有就是,这血佛陀代表着他们大光明寺一段屈辱的历史,结果现在,他被逼无奈,却要用这段屈辱历史之下的东西来御敌。

    虽然他口中说着是偿还因果,但实际上心里却还是有些别扭的。

    血色佛陀身后佛光笼罩,但却是血色的佛光。

    下一刻,血色佛陀开口诵经,那是一股极其诡异的声音,犹如上古魔神的呢喃一般,简直是如同魔音贯耳,响彻在楚休的脑海当中。

    “雕虫小技!”

    楚休冷哼了一声,天子望气术的灵觉被他提升到了极致,那些所谓的魔音在天子望气术的力量之下,被破解分割成了一个个精神力的音符,不过是一种蛊惑人心的元神秘法而以。

    但下一刻,楚休却是发现,他周身的气血竟然在沸腾着。

    那魔音震荡着虚空,竟然好似冥冥中牵动了什么规则一样,引动着楚休周身的气血。

    皱了皱眉,楚休施展血魔神功镇压着体内那暴动的气血,双刀斩落,飘渺斩跟破字决刀意同时斩出,两大刀芒撕裂虚空,几乎是封禁了那血色佛陀周身所有方位。

    强大刀芒直接将血色佛陀给轰碎,不过下一刻,那血色佛陀竟然从血海中再次浮现,手捏佛印,带着冲天的血光向着楚休落下!

    “不死之身?”

    楚休身后双面佛法相再次出现,大日如来法相手捏无色定大手印,迎向那血佛陀。

    大黑天魔神法相则是三目当中爆发出了大股的灭世之火来,燃向那血海,想要将其蒸发。

    理论上来说,灭世之火的寂灭之力可以吞噬一切东西,除非你用同等的力量将其抵消。

    但灭世之火沾染到那血海之上,虽然也开始剧烈的燃烧着,不过却并没有任何作用。

    准确点来说是有作用,但从那血海之上,却是用涌现出了同样的力量,并且还不断吞噬其他力量,好像这片血海的力量能够无限制的自己补充自己一般。

    看到这一幕,虚慈也是叹息了一声。

    关于那位血佛陀的秘辛,外人只知道一个大概,但只有他们大光明寺自己知道,对方究竟是一个多么惊艳的存在。

    大光明寺和须菩提禅院都是佛门一脉,无论是炼体还是修法,其实讲究都是正统佛宗关于因果轮回的那一套。

    而那血佛陀却是另辟蹊径,认为天生万物,从生中死,从灭中活,生灭本就是一体的存在,只要掌控了这种力量,自身将获得源源不绝的强大力量,甚至寿元也将无限延长,成为长生不死的存在。

    但这种事情注定只能是一个疯狂的想法,这世间万物,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永恒存在的。

    但他却是硬生生凭借自己这种疯狂的想法,打造出了一种另类的修炼体系,甚至修炼出了这种区别于正常天地规则的力量来,这种天赋,堪称是惊艳了,不说后无来者,起码是前无古人。

    但对方若是没有离经叛道的话,或许留给他们大光明寺的,便是另外一重底牌了,而不是这种邪异的东西。

    楚休跟那血佛陀来回纠缠了数次,这东西的规则力量甚至就连楚休都看不透,好像是杀不死一般。

    但是,楚休所想的却是跟虚慈一样,世间万物的规则自有定数,这个世上,本就没有任何杀不死的东西,如果有,只是因为你的力量还不够强!

    楚休收刀后撤,双手结印当中,精纯的魔气已经缭绕在他的周身。

    鬼神嘶吼呢喃,天哭血雨骤然降临,半空彻地被魔气阴云所覆盖,一只魔气大手探下,不过却并不是要撕裂那血色佛陀,而是要将那整个血河都给拖入到了冥冥当中的极阴之地当中!

    看到这一幕,虚慈的面色顿时一变。

    他直接将全部的力量都灌注到那血色佛珠之上,为那无边血海增添力量,抗拒着魔恸天哭大悲咒的力量拉扯。

    眼看着双方僵持下来,虚慈当机立断的直接燃烧精血,血雾灌注到那血色佛珠当中,以绝对的力量底蕴抗衡着楚休的大悲咒。

    不过等虚慈一身精血燃烧到一多半他才感觉到有些不对,力量在减弱,但为何双方还是势均力敌的模样?

    剩余的气血之力收敛,涌入到双目当中,等到虚慈看到眼前这一切之后,他却是差点吐血。

    又是幻术!

    大悲咒的力量已经在衰减,楚休根本就没有在跟他对拼力量底蕴,结果他却是燃烧了一小半的精血!

    幻真诀这种源自于梵教幻惑天王宫的秘术当真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摩利诃施展出来,可以凝幻成真,当着你的面你都看不出真假来。

    而如今楚休施展,配合上他那种强大的战斗力,却是可以在激战当中偷梁换柱,精神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又有几人能够时时刻刻感知着周围的任何动向?

    “这东西不错,我再给你添点力量吧!”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血魔神功施展而出,一部分楚休的气血之力直接涌入了血海之内。

    这片血海先是承受了虚慈一小半的气血之力,而后又被楚休灌注进了一部分的气血之力,变得要比之前强大数倍,但却已经不是虚慈能够掌控的力量了。

    佛珠之上滚烫的吓人,下一刻,血海翻腾爆裂,血色佛陀轰然爆开,那血色佛珠更是忽然炸裂,强大的力量反噬,顿时让虚慈一口鲜血喷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