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您的人头已经到货
    PS:感谢书友猪拱鼻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皇天阁商议了许久都没有对策,面对这种情况,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最后李无相只得道:“派人去问问那楚休,他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惹出来的麻烦,自己解决。

    他背后可是有着一位武仙强者在呢,若是能够让那位武仙强者出手,寒江城多半也会投鼠忌器的。”

    听到李无相这般说,大部分皇天阁的武者都是点头同意,毕竟他们皇天阁现在是真不想跟寒江城开战的。

    种秋水的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他最看不上的便是李无相这种虚伪之人。

    做事要么强硬一些,跟寒江城硬拼到底,要么就是彻地不要脸了,把楚休扔出去堵住寒江城的嘴。

    他倒好,弄的这般不上不下,说不定会把两边的人都给得罪了。

    陆三金想要说些什么,但老阁主却是对他摆了摆手。

    李无相那边直接吩咐几名执事去南蛮,众人便直接散开。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陆三金这才对老阁主不满道:“老阁主,方才你为何不让我说话?

    做人要讲道义,有些事情能做,有些事情不能做,能不能做,凭的不是世人说的善恶,而是自己本心。这句话是您当初教给我的。

    楚兄算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将他引入到皇天阁内的。

    这次楚兄帮我们杀了寒江城的人,结果他们却是还摆出这种架势来,这算是讲道义吗?”

    老阁主叹息道:“你要理解一下无相,如今他是阁主,事情总归是要他来做主的。

    寒江城崛起之时,我便跟叶唯空交过手,凭心而论,我不如他,更不如孟星河。

    现在孟星河虽然归隐,去当他的星河散人,但我却已经老了,而叶唯空虽然也不再年轻,但战斗力却还能够保持在巅峰,我皇天阁的情况更使每况日下。

    这种情况下,无相他做出这种决定来,很正常。”

    陆三金一脸的憋屈,本来这次他得知楚休干掉了叶天青,他还感觉自己脸上有光,毕竟楚休是他招揽进皇天阁内的,他也是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结果谁承想事情竟然是这么个结局,这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老阁主,我要去一趟苍梧郡。”陆三金忽然道。

    老阁主想了想道:“行,那你便去吧,正好也跟楚休说一说,我们皇天阁现在的局势。”

    等到陆三金走后,老阁主长叹了一声,转身拿出一面石板,在上面勾勾画画的开始推演功法。

    本来以老阁主的年龄,此时完全可以退休了,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寒江城步步紧逼,他也无奈只得出手了。

    不过老阁主毕竟是老了,要让他去跟寒江城死战,他的作用还没有李无相大,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在其他地方下功夫了。

    就比如现在这样,用他这五百余年所积累下来的武道经验,推演出几门克制寒江城的功法来。

    ………………………………

    苍梧郡苍南府,郡守府门前,陆三金还有一名的身穿金色锦袍的中年人站在门口,还带着十余名随从。

    “林师叔,楚兄乃是古尊传人,并非是我皇天阁一脉的弟子,所以对于我皇天阁的情况有些不了解,等下还希望你能够理解。”

    陆三金有些头疼的看这眼前这人,他怎么也没想到,李无相竟然会派这一位来苍梧郡。

    眼前这林沧海乃是皇天阁的长老,虽然年龄只比李无相大一点,但实际上辈份却是要比李无相还大一辈,其为人在皇天阁内可是出了名的油盐不进,性格古板强硬,那些弟子最怕的便是他。

    李无相派一个性格好一点来还差不多,结果竟然派了林沧海过来,陆三金对于阁主也有些不满。

    这时刚好徐逢山从郡守府内出来,看到陆三金林沧海,他连忙行礼道:“公子和林长老来之前怎么不打一声招呼呢?”

    林沧海淡淡道:“打招呼干什么?你等难道还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隐藏吗?”

    徐逢山剩下的话顿时被噎了回去。

    虽然他早就知道这位在皇天阁内不好相处了,不过他以前也没有跟林沧海接触过,此时他算是见识到了。

    尴尬的笑了一声,徐逢山道:“二位远来,我这就去通知大人,给二位接风洗尘。”

    林沧海直接一挥手道:“不用了,我们是来事问事情的,问完了直接便走。”

    说着,林沧海直接大步走近内堂当中。

    徐逢山一拍大腿,他就知道,这件事情没那么容易了结的。

    别人不知道皇天阁是什么情况,他还不知道吗?

    所以在楚休杀了叶天青的一瞬间,徐逢山便知道,这件事情有些糟糕了,糟糕的地方不在于寒江城,而是在于皇天阁。

    不过现在人已经来了,楚休也不听劝,他只得跟进去,希望性格都强势到了极点的二人,别打起来了就成。

    大堂内,楚休早就已经感觉到外面的气息,所以从闭关中出来,等着两人了。

    当然他施展神通之后的消耗,也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陆兄,自从给我来苍梧郡之后,你可是一直都没来看过我,这一次是过来巡查我苍梧郡来了?”楚休笑着问道。

    陆三金还没有开口说话,林沧海便已经生硬道:“楚休,现在不是闲聊的事后,阁主只让我问你一句话,你杀了叶天青,现在寒江城管我皇天阁要说法,这件事情究竟应该怎么解决?”

    楚休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他看向陆三金,淡淡道:“陆兄,这一位是?”

    陆三金咳嗽了一声道:“楚兄莫要见怪,这位是我皇天阁的长老林沧海。

    你杀叶天青这件事情确实是有些麻烦的,这件事情怎么说呢……”

    原本一向能说会道的陆三金此时也卡壳了,不是他不会说,而是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这时林沧海一挥手道:“不用多解释了,我就来问一个结果的,怎么,人你杀了,后续却不想管了?”

    楚休冷笑道:“后续需要我管吗?

    这位林长老,你们在皇天阁内安安稳稳的静修,我们在外当郡守,为了皇天阁镇守一方又需要付出多少代价,你可知道?

    我身为苍梧郡的新郡守,压在我身上的任务便只有两个,一个是查清上代郡守的死因,还有就是压制蛮族的发展,这两点我可是都已经做到了。

    上代郡守是寒江城挑动那帮蛮族做的,寒江城杀我皇天阁一位天地通玄境界的郡守,我再杀一个寒江城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有来有回,刚刚持平而以,怎么,我这么做还是错了不成?

    还有蛮族那边,此时已经完全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在苍梧郡一天,那帮蛮子就别想要闹出一丁点的乱子来!

    郡守该做的事情我做了,郡守不该做的事情我也做了,敢问林长老,还需要我做什么?”

    林沧海皱了皱眉头,他很不喜欢楚休这样牙尖嘴利的家伙。

    只不过寒江城那件事情他的确是不好说什么,因为这相当于揭皇天阁的短。

    楚休这件事情若是放在皇天阁巅峰状态时,那就是立下了大功劳,而现在嘛,则是引来了大麻烦。

    所以,林沧海冷哼了一声,挑了楚休一处‘口误’道:“大言不惭!蛮族之乱,一万年的时间都没能彻地解决,你才来了多长时间,便敢妄言说已经把整个蛮族彻地掌控了?”

    楚休淡淡道:“为何不敢?苍梧郡的郡守负责的就是这方面的东西,我如今掌控苍梧郡,当然要做到极致。

    林长老信不信,我现在让哪个蛮族部落死,哪个蛮族部落的族长祭祀便看不到第二天早上的太阳!”

    林沧海冷笑了一声:“简直胡说八道!现在我便想要让南蛮那边的伊格部覆灭,你能办到?”

    林沧海也是来过南蛮的,甚至还跟其中的一些蛮族强者交过手,那伊格部便是他曾经来镇压南蛮暴动时,跟他交过手的一位蛮族族长,对方也是南蛮之地的大部落。

    楚休直接一挥手,对徐逢山道:“传令柯察,告诉他,明天午时之前,我要看到伊部族长和祭祀的人头摆在我的案前。”

    徐逢山虽然不知道楚休是什么意思,不过他也知道楚休跟柯察在暗地里有什么布置,楚休既然这么说,那他照办就是了。

    柯察那边并不知道情况,反正在楚休的授意之下,灭在他手中的蛮族部落也不是一个两个了,伊格部并不算太强,很好解决的。

    黑罗部现在就是楚休手中的一把刀,锋锐的很,想要覆灭一个部落,可以说杀人的时间都没赶路的时间长。

    接到楚休的消息,黑罗部立刻给伊格部安插上一个渎神的罪名,准备开始剿灭。

    而郡守府内,楚休对林沧海道:“林长老用不用下去歇歇?你要的人头,明天才会送来呢。”

    林沧海冷笑道:“老夫就在这里等着,看你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楚休耸了耸肩,让人奉上茶,拿着一本武仙强者的武道讲解在那里慢悠悠观看着。

    林沧海硬生生在那里等了一天,陆三金也只得无奈的在那里看着二人较劲。

    等到第二天快要午时的时候,林沧海冷哼了一声,刚想要说些什么,柯察却是气喘吁吁的抱着一个匣子走进来,打开匣子,露出其中那两个蛮族的人头,喘息了一声道:“大人,您要的人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