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寒江城的霸道
    叶天青被楚休的法天象地轰的连渣都不剩,在场的众人全都已经呆愣过去了。

    特别是寒江城那边的人,都是一脸的懵逼神色。

    他们明明是来支援鲁诺部的,结果怎么就把自己的性命给送了出去?

    这帮人足足愣神了有几十息的时间,这才有人反应过来,转身便逃。

    叶天青已经死了,难不成他们还要在这里面对如同神魔一般恐怖的楚休不成?

    楚休缓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徐逢山等人,淡淡道:“还不快去追杀,还在这里等什么?”

    听到楚休这么说,徐逢山等人这才好像反应过来了一般,立刻追杀过去,不过却是收效甚微。

    他们本身就没有跟寒江城的武者拉开太大的距离,此时对方一心想逃,他们想要追杀也是蛮费力的。

    等到他们都追杀回来之后,楚休这边也是回复了一些力气。

    神通是天地规则的一种体现,但以人之力,去掌控一种天地之间的规则,太过艰难了,这其中所付出的力量简直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叶天青以为神通只有武仙境界才能掌控,这其实是错的,能否掌控神通,看的是你的天赋,但能否用出神通来,看的就是你的实力了。

    哪怕是天地通玄境强者的力量底蕴,想要用出神通来,都是千难万难的。

    徐逢山小心翼翼的走到楚休身旁道:“大人,您这次杀了叶天青,怕是麻烦了。

    叶天青的身份不凡,他乃是寒江城叶家的嫡系,更是星河散人的俗家弟子啊。”

    楚休反问道:“这里是不是我皇天阁的地界?”

    徐逢山一愣道:“是啊。”

    “那寒江城是不是跟我皇天阁有仇?”

    徐逢山想了想道:“应该算是有,昔日寒江城崛起之时,可没少跟我皇天阁作对,并且现在寒江城也跟我皇天阁摩擦不断。”

    楚休淡淡道:“我在我皇天阁自己的地盘上,斩杀了敌对势力的一位强者,这分明是功劳才对,哪来的麻烦?”

    徐逢山苦笑了一声,他现在是真的弄不明白,楚休究竟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皇天阁却并不想跟寒江城翻脸,否则的话,上代郡守死的时候,那怕皇天阁没有证据,那也要跟寒江城翻脸的。

    不过多余的话徐逢山也不敢多说,在看到了楚休的威势之后,他们根本就升不起任何一丁点的小心思。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们所能做的,便只有服从了。

    寒江城的人暂时是不敢越界了,楚休可以放心的去解决鲁诺部了。

    不过在施展法天象地之后,楚休的损耗太大,他可没打算自己主动出手去帮黑罗部杀人。

    所以他让柯察直接带着自己破阵子交给黑桀,让其用这把刀解决鲁诺部的族长。

    鲁诺部族长并没有比黑桀强太多,上一次他之所以能够胜过黑桀,完全是靠寒江城给他的那柄极品神兵。

    但那神兵再极品,还能有楚休的破阵子极品吗?

    而且楚休也并不担心黑桀会对破阵子有什么想法。

    一个是他不敢,还有一个则是,破阵子的器灵可是楚休亲手炼制出来的,跟他已经血脉相融,上面有着他的印记在。

    他让谁动用,谁才能够动用,否则的话,器灵反噬的滋味可不好受。

    拿到了破阵子之后,同时鲁诺部那边的阵法也耗光,但却没有看到寒江城的人前来支援。

    无奈之下,鲁诺部族长只得跟黑罗部硬战一场,结果却被手持破阵子的黑桀所斩杀,鲁诺部也被整个吞并覆灭。

    这些事情楚休都没有看到,他一直都在郡守府内恢复元气,是柯察把破阵子给楚休带回来,并且把事情都给楚休讲了一遍。

    听完柯察说的这些之后,他想了想问道:“其他蛮族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

    柯察一愣道:“没有啊,还是跟以前一样。”

    楚休现在还真摸不清这帮蛮族究竟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究竟算是团结呢,还是内斗成性。

    面对外族时,哪怕是之前打的头破血流的两个部落,也能联合在一起对敌。

    但是黑罗部现在在整个南蛮之地这么嚣张的崛起灭族,一连灭了好几个部落,其他部落却是没有丝毫反映,这可是太稀奇了。

    换成人族的宗门,恐怕早就感觉兔死狐悲,准备合众连横的联手对敌了。

    “去告诉黑罗部的人,封锁原本鲁诺部的势力范围,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其中。”

    此时楚休还没有彻地回复元气,那地方楚休准备等到他彻底回复了元气之后,再去查探。

    此时此刻,位于东域的最东部的东山郡内,寒江城便坐落在此地。

    寒江城之所以名为寒江城,是因为寒江城建造在东域内一条大江洵龙江上。

    寒江城另辟蹊径,在洵龙江之上架起了一座巨大的桥梁,同时城池也是坐落在那之上。

    主殿之内,那些从楚休的手中幸存的寒江城武者哆哆嗦嗦的将事情的经过跟坐在主位的那名老者叙说着。

    那是一名身穿黑龙锦袍的老者,面容不算太苍老,甚至头发都没有全白,只是脸上的沟壑如同刀锋般雕琢的一般,略显冷冽。

    此人便是寒江城城主叶唯空,三百余年前,联手孟星河搅动整个东域风云,乃是东域乃至于整个大罗天最为耀目的两个人之一。

    白手起家,能够从那些传承了万年的大派口中夺食,硬生生打造出现在寒江城这种基业的,从哪里来说,都是当世人杰。

    那怕是现在叶唯空老了,但在东域,他却也是威名依旧。

    听着下面人的汇报,叶唯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无悲无喜,好像死的人,并不是他寒江城的天地通玄境强者,并不是他最看好的一位叶家后辈一样。

    只不过听到古尊传人四个字时,他的眼神中浮现了一抹追忆之色。

    当年遇到小孟时,自己与他好像也是这般的年轻,这般风华正茂。

    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那位老朋友,也是他唯一的朋友,现在过的可好?

    下面的人看到叶唯空在那里思索,没有人敢说多说一句话。

    在寒江城内,叶唯空就是天,叶唯空的话就是言出法随,没有人可以疑问,也没有人可以质疑,这是他一手建立寒江城所打下的威信。

    半晌之后,叶唯空这才淡淡道:“你们怎么看?”

    有人小心翼翼道:“城主,这件事情其实是叶天青有些太过孟浪了。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没理,去皇天阁的地盘上也就算了,被人拦截了竟然还在那里跟人家死战。

    虽然最后死的人是他,不过闹到皇天阁那里去,我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叶天青性格有些高傲,在寒江城内并不怎么讨喜。

    而且这件事情的确是他寒江城没理,去找皇天阁要说法,也找不到理由啊。

    叶唯空淡淡道:“道理?我寒江城何时讲过道理?

    去派人告诉皇天阁,这件事情,我寒江城要一个说法。

    他们不给,我便亲自去拿。”

    此话一出,下面的人顿时便不再说话了。

    不管这件事情有理没理,反正叶唯空说有理,那就是有理。

    ………………

    皇天阁的议事大厅内,老阁主,李无相还有种秋水等皇天阁的高层都在,不过所有人却都是一副面色铁青之色。

    在不久之前,寒江城的人来到他们皇天阁,盛气凌人的让他们给出交代,这简直就是羞辱。

    李无相可是忍了许久,这才没有愤怒到直接将那家伙直接斩杀的。

    而且这件事情也是棘手的很,楚休杀了敌对宗门的天地通玄境强者,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但尴尬的是,现在的皇天阁,并没有跟寒江城翻脸的打算。

    原因很简单,因为没有胜算。

    若是皇天阁准备翻脸,在上一任郡守死时便已经翻脸了,又何必等到今天?

    老阁主叹息道:“都说说吧,这件事情准备怎么办?”

    李无相皱眉道:“难办,寒江城气势汹汹,怕是吃准了我皇天阁此时正值虚弱时期,不敢与其翻脸。

    但给他们一个交代也是不可能的,我皇天阁鼎立大罗天万载,难不成还要给他们道歉吗?

    交出楚休也不可能,为了寒江城拿出自己人牺牲,还会得罪他背后的那位武仙,何苦来哉?”

    老阁主又将目光转向种秋水:“秋水,说说你的看法。”

    种秋水淡淡道:“我没看法,当初你老阁主你跟阁主做主,让他去苍梧郡的,现在出了事端来,我又能怎么看?”

    陆三金在一旁道:“以往面对寒江城的人,我皇天阁步步退让,现在好不容易楚兄杀了一个天地通玄境强者,帮我皇天阁扬威,这怎么就成麻烦事了?”

    种秋水撇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想的简单,若是能随便杀,就叶天青那种货色,我三招之内便能捏死他,什么冰神甲,不过是沾了一丝神通规则的皮毛而以。

    但杀了一个,便惹来了一群,真跟寒江城开战,他楚休背后那位武仙,还能真站出来,帮我皇天阁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