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为刀而来
    随着楚休一刀斩杀孙乾城,整个郡守府瞬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

    原本站在楚休身后,准备看楚休笑话的徐逢山和秦钟已经彻底没这种心思了,他们感觉自己才是一个笑话。

    之前徐逢山问楚休准备怎么办,楚休说不听话的杀掉,他还以为楚休是在胡说八道。

    结果现在一看,楚休竟然是认真的!

    孙乾城这么一个在苍梧郡内有能力有势力还有威望的执事他竟然说杀就杀,他就不怕上面的斥责?他就不怕自己在苍梧郡内寸步难行?

    秦钟则是在暗中庆幸着,同时感激徐逢山对他的提醒。

    也幸亏之前徐逢山告诉他,说话要谨言慎行,否则的话,他万一也顶撞了楚休,说不定也要挨这么一刀了。

    而此时沈辉和柯察则是已经吓傻了。

    他们在苍梧郡呆了这么多年,就从来都没见过像楚休这样的人,上来便杀人,毫不犹豫,他到底是来当郡守的,还是敌对宗门派来毁他们皇天阁的?

    柯察有着一半蛮族血脉,所以他做事也很像蛮族,最为敬佩的便是强者。

    楚休虽然是真火炼神境,但能一刀斩杀实力跟他在伯仲之间的孙乾城,对方的战力绝对超乎他的想象,所以柯察直接对楚休低下了头,表示顺从。

    沈辉更是哆嗦了一下,连忙躬身道:“大人恕罪!是我等做错了,以为没有郡守在,便懈怠了,没有派人去守门,还请大人恕罪,恕罪!”

    沈辉是真被这一刀给吓到了,连着说了好几个恕罪。

    楚休淡淡道:“以前没有郡守,现在有了,去,派两个人守门。

    记住了,从现在开始,我便是苍梧郡的郡守,我想要的便只有两个字:服从。

    你们只要能做到这两个字,其他的,随便。”

    说完之后,楚休一挥手,直接带着众人进入堂内。

    沈辉等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这就完了?这就可以了?

    沈辉不由得看向地面上孙乾城的尸体,哆嗦了一下的同时,暗骂了一声活该。

    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楚休要的很简单,就是听话的人。

    结果孙乾城却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但却碰到不把他当回事的楚休,现在被一刀砍了。

    孙乾城死的很冤,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楚休要的是什么。

    他来苍梧郡只是寻找听春雨的,郡守这个位置只是为了扯皇天阁的虎皮而以。

    苍梧郡怎么发展,关他何事?上任郡守是怎么死的,跟他有一文钱关系吗?

    寒江城对苍梧郡虎视眈眈,只要他们不来惹自己,自己自然也不会去招惹他们。

    既然是这样,孙乾城对于他楚休来说又有何用?连听话这两个字都不能做到的家伙,连废物都不如,只能被清理掉。

    至于皇天阁那边,楚休一点都不担心。

    他这个位置可以说是老阁主求着他来的。

    等消息传回去,哪怕是皇天阁那边真有人对他随意杀人感觉到不满,要撤了他郡守的位置,那也无所谓。

    反正对于楚休来说,来回的时间也足够他将听春雨拿到手了。

    等到众人都进入到府内后,楚休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淡淡道:“我便是楚休,你们只需要记住一点,苍梧郡从今以后归我管,那便足够了,现在都来介绍一下自己吧。”

    在场的众人嘴角都是微微抽搐了一下。

    这般奇特的自我介绍,估计所有皇天阁的郡守,只有眼前这位大人才会用了。

    柯察用手摸着额头,对楚休躬身一礼,这是蛮族的特有礼仪。

    他恭敬道:“卑职柯察,因为体内有一半蛮族血脉,所以在苍梧郡内,专门负责跟那帮蛮族打交道。

    当然对于卑职来说,不论是哪一族,卑职只是皇天阁的执事,忠于的也是皇天阁。”

    沈辉撇了柯察一眼,这家伙之前可不是这种态度的,做什么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哪怕是上一任郡守大人吩咐他做事,虽然他最后都把事情给办好了,但却是拖拖拉拉的,哪里这么恭敬过?

    现在碰上了一个狠角色,倒是表现的一个赛着一个的乖巧。

    沈辉这时候也站起来一礼道:“卑职沈辉,对于苍梧郡各方面都有所了解,大人让卑职干什么,卑职便能干什么。”

    楚休点了点头,徐逢山和秦钟又互相介绍了一番,等到众人都认识了姓名之后,楚休这才问道:“皇天阁那边说,苍梧郡这边的蛮族部落手中,出现了一把刀,消息是不是你们送上去的?”

    在场的众人听了之后都是一愣,谁也没想到,楚休第一件事情竟然是问什么刀。

    之前孙乾城说过,楚休上任第一件事情应该是查清上任郡守的真正死因,稳定人心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那是孙乾城在跟楚休抬杠,但事实上却还真应该是这样。

    结果的现在楚休一上来竟然问什么刀,丝毫都不提上任郡守的事情,他们还都没有反应过来。

    徐逢山想要提醒一下楚休,不过话到嘴边却又憋回去了。

    这一位甚至都不能用刚愎自用来形容了,简直就是暴君一般,其他人的话一丝一毫都听不进去,他要的只是服从。

    在场的众人虽然有疑议,但却谁都不敢说出来。

    柯察小心翼翼道:“这件事情的确是我苍梧郡报上去的,就在蛮族暴乱前不久。”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把事情好好说说。”

    柯察清了清嗓子道:“事情是这样的,上任郡守因为年龄稍大,所以做事求稳,比较温和,对待那帮蛮族的态度上也是如此。

    所以双方经常展开贸易之类的,我也是代表郡守府前往帝罗山脉的深处,跟那些蛮族部落进行交易,我身上有一半蛮族血脉,也会大部分蛮族部落的语言,所以他们对我的态度到算是不错。

    那一次我意外发现了其中有一个名为哈思鲁的部落有异动,对了,哈思鲁的意思就是丛里中奔袭的猎豹。

    哈思鲁部落好像得到了一把刀,据说是他们的先祖,上古魔神所留的,他们必将能够凭借这把刀,回复祖先的荣光,驱逐外来者。

    这些部落,特别是居住在帝罗山脉深处的部落对于我们都有很大的敌意,哈思鲁部落更是其中对我们敌意最大的一个之一。

    卑职花了大价钱买通了一个跟哈思鲁部落交好部落的人,偷偷把那把刀的模样记住,回来跟我描绘了一遍。

    那是一柄犹如圆月一样的弯刀,上面散发着惊人的魔气和锋锐,不过却是破损的,有着裂痕和缺口。

    刀身上还有一行文字,他也一样纪录了下来,不过那些文字虽然跟大罗天的文字不同,但却是一脉相承的,能够看懂一些,绝对不是那帮蛮族的文字。

    我只能看看懂几个字,那上面写的好像是什么小楼春雨之类的,可能是当初那个蛮族记错了笔画,导致其他几个字都看不清楚。

    这帮蛮族经常会搞出一些事情出来,听他们说什么恢复祖先荣光便知道,他们绝对在打着什么歪主意。

    我发现之后觉得不妙,便上报给了郡守大人。

    因为那帮蛮族还没有动手,所以这件事情的重要程度也并不是那么高,所以便跟一堆其他的资料一起上报给总部了。”

    等到柯察一口气把这些东西全部说完,楚休已经可以肯定,拿把刀,就是小楼一夜听春雨!

    下界的魔刀竟然被这些蛮族部落当成是什么祖先神兵,也是可笑的很。

    楚休点了点头道:“其他人可以走了,柯察留下,对了,顺便把外面的尸体收拾了。”

    众人如释重负一般的离开,而柯察则是心中暗自苦笑。

    楚休的凶威太盛,他是真的不想留在这里单独陪着楚休,但他却更不敢拒绝。

    楚休敲着桌子问道:“南蛮之地,那些蛮族的实力有多强?就比如你说的那个哈思鲁部落?”

    虽然现在楚休问的是蛮族的事情,但柯察总感觉对方关心的其实是那把刀。

    不过柯察也没敢多问,他想了想道:“这些蛮族的实力并不算弱,甚至可以说是很强了。

    所有蛮族加起来就不说了,光是在我苍梧郡范伟内的蛮族都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这些蛮族跟我们的武道体系不一样,虽然他们也有一些强大的战士,动用各种秘法后可以跟武道强者比肩,但却不好比较,而且他们还有许多秘术,需要多人一起用,加起来威力也不小。

    我只能说,这些蛮族部落中,小一些的部落,便堪比有着真火炼神境武者坐镇的宗门。

    至于大一些的部落,各种诡异的秘法加起来,是完全可以杀伤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的。

    所幸的是,靠近我苍梧郡的,大多数都是一些小部落,只有在帝罗山脉深处的,才是那些大部落。”

    楚休继续敲着桌子问道:“那什么哈思鲁部落,是大还是小?”

    柯察苦笑道:“也是大部落,要不然我也不会买通其他蛮族暗中打探。

    我若是自己前去,可能去了,那就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