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要你何用?
    连续两次被人窥视,这让楚休心中的警惕已经上升到了极致。

    最重要的是,两次他竟然都没有发现人。

    要知道楚休在灵觉之上已经可以说是相当强大了,天子望气术曾经被他以燃烧元神的代价推向了巅峰,虽然现在无法复制那种状态,但却也让楚休获得了更加强大的感知力。

    结果他用天子望气术去推演窥视他的人,却是没有丝毫线索,这可有些恐怖了。

    窥探他的那个人,其实力,起码是在精神力上,绝对要比他更强。

    没有发现线索后,楚休便继续带着人上路,不过却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周围,但那股窥视的目光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

    徐逢山和秦钟等人看着楚休神经兮兮的四处查探,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也不敢去问,还以为这位公子又在发什么神经呢。

    苍梧郡靠近南蛮之地,应该说,一部分苍梧郡的土地就在南蛮之地,被密林包裹。

    等楚休带着人来到苍梧郡时,一路看到的场景跟其他东域的郡府截然不同。

    东域其他的郡,比如方林郡等等,都是已经被开发的十分完善的那种,而且进入了苍梧郡,则好像是进入了一片被密林包裹的州府一般,往往要在一座小路上走半天,才能看到一座被高大城墙所护卫的州府。

    苍梧郡的郡守府在其中心地域的苍南府内,这座州府倒是看着挺大气的,甚至要比方林郡的安州府还要大气,楚休甚至还能在城墙上看到阵法的痕迹。

    苍南府内的武者也跟方林郡内的武者有着很大的不同,所有的身上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煞气,可想而知这地方并不是那么太平的。

    进城之后,徐逢山看了一眼周围,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

    楚休看到了他的模样,淡淡道:“徐老,有什么不对吗?”

    虽然徐逢山对于楚休有些不满,不过他人老成精,是不愿意去得罪楚休的。

    听到楚休发问,他立刻道:“是有些不对。

    正常像是苍南府这种直接归郡守管辖的州府,门口应该是有守卫的。

    结果现在公子你也看到了,城门口空空如也,也不知道郡守府那帮家伙究竟是怎么安排的。

    就算是没有郡守在,但这偌大的苍梧郡,怎么还能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了?

    据我所知,正常一个郡守府内,执事的数量大约在十多人左右,苍梧郡就算是少了一多半的人,怎么也能剩两三个才对。”

    楚休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一挥手,直奔郡守府而去。

    此事郡守府内,稀稀拉拉坐着几十名武者,其中真火炼神境的有三人。

    这三人要么是愁眉苦脸,要么就是无所谓,还有一人竟然在那里眯着眼睛打盹。

    愁眉苦脸的那个是一名中年人,他看着另外两人道:“喂,我说,郡守大人快要入城了吧?我们去迎接一下?”

    这中年人乃是苍梧郡的执事沈辉,乃是苍梧郡本地的散修武者,因为帮皇天阁做了不少的事情,这才加入了皇天阁内。

    所以其他执事都找关系回到总部去了,他最大的关系就在苍梧郡,怎么找?

    无所谓的那人乃是一名皮肤黝黑,看上去不似中原人的壮汉。

    他名叫柯察,乃是人族跟蛮族的混血,因为体内有着一半蛮族血脉,在南蛮那些蛮族中很吃得开,所以上代郡守跟蛮族打交道时全要靠他。

    虽然郡守死了,但哪怕在来十个郡守,也是要重用他的,所以他则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闻言他随意的摆摆手道:“好啊,那就出去迎一迎呗,孙乾城,你去不去?”

    正在打盹的那孙乾城相貌阴翳,脸颊细长,闻言他淡淡道:“着什么急?沈辉,郡守大人刚死没几天,你就迫不及待的相要攀附新主子了?”

    沈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怒容来,但却也没敢说什么。

    这孙乾城乃是整个苍梧郡执事之首,在苍梧郡呆了一辈子,这地方局势错综复杂,只有他才能够梳理明白。

    上任郡守来时,面对一大堆麻烦的事情也是有些傻眼,全靠孙乾城才能解决。

    如果说柯察的作用只是针对蛮族,但孙乾城则是针对整个苍梧郡。

    所以其他人都忙不迭的想要调走,而孙乾城则一点这种意思都没有。

    放在其他郡,他只是一名寻常的执事,但放在苍梧郡,他的作用却是要比郡守都大,甚至郡守都要对他客客气气的。

    听闻新任的郡守并非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还是一名刚踏出江湖的年轻人,这也让孙乾城有些轻视。

    虽然说对方的古尊传人,但古尊传人又如何?再苍梧郡这种地方,那怕是东域行走陆三金来了,也是一样要请教他。

    所以他的态度自然不会像沈辉这般,一副小心翼翼,迫不及待相邀巴结新主子的模样。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汇报,说新任的郡守大人已经来了。

    孙乾城诧异道:“来的这么快?刚进城便直奔郡守府?走,出去迎迎吧。”

    沈辉在后面不断的嘀咕道:“我就说早点出去嘛,现在好了,竟然还让新郡守大人来等我们,说不定要被责怪的。”

    孙乾城听了之后不禁嗤之以鼻。

    新任郡守初出茅庐,自己等人都是苍梧郡内的老人,对方只能依靠我等,何苦态度放的这般低,让人看轻自己?

    一众人走出去,楚休等人已经在堂前等着了。

    虽然知道了新任的郡守乃是古尊传人,年龄不算太大,但看到楚休这般年轻,他们却仍旧是有些不适应。

    “见过郡守大人。”

    楚休一挥手,淡淡道:“不用多礼,问你们一件事情,苍南府的城门口,为什么没有人守卫?”

    沈辉一愣,他以为这位新来的郡守大人一定会因为他们没有出门迎接而怪罪他们,新官上任三把火嘛,肯定要找个借口发泄一下的,谁承想他第一件事问的竟然是这种小事。

    柯察耸了耸肩道:“不是我安排的,我从来不管苍南府内的事情。”

    孙乾城皱了皱眉头道:“大人,前任郡守刚死不久,人心不稳,还哪里有时间去管守门不守门的问题?”

    楚休紧盯着孙乾城道:“这么说,是你不让人去守城门喽?”

    孙乾城冷哼一声道:“大人,这不是让不让的问题,你刚来苍梧郡,有些事情不了解,现在我等应该做的是,查清上任郡守大人的死因,稳定人心才对……”

    “你是在教我怎么做事吗?”

    楚休直接打断了孙乾城的话,向前一步踏出,眯着眼睛道:“我只问你一句,苍南府门口为什么没有人镇守?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不想听到第二种回答!”

    一股浓重的威压降临,就连沈辉和之前一副无所谓模样的柯察都是一脸的愕然,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楚休竟然会因为这点小事对他们发难。

    孙乾城咬着牙,他此时可以服软,但他却不想服软。

    他孙乾城在苍梧郡经营了这么多年,可以说功劳要比郡守都大,若非他实力差一筹,这么多年都没踏入天地通玄境界,那这郡守的位置一定是他的。

    所以他也有自己的骄傲在,他可以老老实实的跟郡守合作,尽心尽力的为对方做事,但前提是,对方需要给他足够的尊重和礼遇才行。

    楚休明明实力跟他一样,就是因为有着古尊传人的身份,又是东域行走陆三金的好友,便能拿到这种位置,凭什么?

    对方还如此的咄咄逼人,他又凭什么要服软?

    眼下苍梧郡大乱刚刚结束,十名执事跑了一大半,他是苍梧郡唯一能够稳住大局的人,所以他笃定,哪怕是他得罪了楚休,皇天阁也不会动他,说不定还会让楚休考虑大局。

    所以孙乾城硬气的答道:“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为了这么一点小事便咄咄逼人?

    事情紧急,哪里有什么对错?难不成没有郡守大人在,我们吃个饭都要向皇天阁总部汇报?”

    楚休伸出手,握住腰间破阵子的刀柄,淡淡道:“回答错误,我说过了,我要的回答只是对和错。

    苍梧郡,我是郡守,我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这才是一个手下应该干的事情。

    答非所问,顶撞上官,连一句话都说不明白,我要你何用?”

    看到楚休握刀的一瞬间,孙乾城的面色就已经变了。

    但他仍旧不相信,楚休会在这里对他动手。

    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哪怕是放在大罗天当中,也算是高手强者,在大门派当中担任的都是执事这类的中坚力量,放到江湖上,像是林涯梓那样自立一派也是完全没问题的。

    历来郡守对下面的人动手,惩罚有,贬职也是有的,但却没有像楚休这般,只是因为这点小事便直接动手的。

    但下一刻,随着楚休那一刀斩出,漫天的刀光将一切都笼罩。

    在这一刀面前,管他什么力量,什么天地规则,尽皆被整齐的撕裂成了两半!

    孙乾城甚至连兵器都没有时间拿,他周身的气血爆发,瞬间鼓动起来,但还没等他彻地展开防御,那无坚不摧的一刀就已经落下。

    护体罡气宛若纸一般的被撕裂,强大的气血也是瞬间枯萎。

    一刀之下,孙乾城连一句惨嚎都没有发出来,便已经被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