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暗流涌动大罗天
    陆三金这个人很自来熟,这其实算是一个优点,但楚休却也发现了他一个缺点,那就是抠门。

    他说要请楚休和银灵子吃饭,原本楚休还以为他肯定会带他们去安州府最大的酒楼里面吃饭,结果他却是七扭八拐的带着楚休跟银灵子来到了那座无名小镇中的小饭馆去吃火锅鸡,还蹭了店家一壶酒。

    看到楚休略微怪异的目光,陆三金嘿嘿笑道:“楚兄,我这可不是怠慢你啊,别看这饭馆不起眼,这家的火锅鸡可是相当有名气的。

    每次我来方林郡巡查时,解英宗请我去吃那些山珍海味我都懒得去,每次都专门来吃这里的火锅鸡。

    楚兄尝一尝,味道绝对不错。”

    楚休夹了一筷子,味道的确是很不错,也不知道是大罗天这地方的风水好还是店家的手艺好,鸡肉鲜美无比。

    而一旁的银灵子此时却是已经开始吃上了。

    银灵子的相貌也十分英俊,一身道袍配上他那股气质,自然有种逍遥出尘的感觉。

    但此时他吃起饭来,却是狼吞虎咽的,好像有人跟他抢一般,十分的影响形象。

    陆三金虽然不是第一次见银灵子,但他却是一次请银灵子吃饭。

    看到他这幅模样,陆三金不由得有些疑惑道:“银灵子道兄,怎么灵宝观内还强制你们辟谷,不给你们吃饱饭不成?”

    银灵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让二位见笑了,灵宝观内虽然没有要求辟谷,不过伙房的林师叔做菜十分美味,但每顿却只做一道好菜,其余都是敷衍了事。

    按照他的说法,每次掌勺,只有第一道菜才是最为用心的,做第二道时便已经达不到十全十美了,九分和一分都一样,反正都是填饱肚子的,能吃就行。

    所以每次一吃饭,我们便开始抢那道好菜吃,都已经养成习惯了。”

    楚休摸了摸下巴,灵宝观的伙房倒是一个出人才的地方,哪怕是掌勺的伙房师父,可也都不简单。

    众人一边吃,一边闲聊着,当然大部分都是陆三金在说,银灵子偶尔插嘴,楚休在听。

    关于大罗天的常识,楚休已经从方林郡各大势力的典籍当中了解的差不多了。

    不过更为高深一些的事情,显然不是方林郡那些宗门能够知道的,从陆三金这种大派弟子口中得知这些消息,要比从其他宗门内所得知的消息,更有价值。

    吃到一半,陆三金忽然叹息道:“最近这几百年,大罗天却是有些不平静啊。

    东南西北四域,到处都是事情。

    前段时间我回了皇天阁一趟,才知道其他地方是什么情况。

    南域那边,极乐魔宫又开始搞事情,那帮疯子天天研究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早晚要闹出事端来。

    北域那边据说出了一个狂徒,在三清殿道尊讲道时,公然反驳道尊的理念,据说声势闹的可不小。

    西域那边,天罗宝刹跟梵教打的是不可开交,都是光头,秃驴何苦为难秃驴呢?”

    楚休听着陆三金说的这些东西,暗道大罗天跟下界似乎也没什么两样的,看似平静,实际上却是暗流汹涌。

    “那这么说来,只有我东域是最平静的喽。”

    陆三金冷笑道:“相反,我东域闹的才是最大的。

    几百年前寒江城崛起,一跃成为顶尖的大宗门。

    东域不小,但却也就这么大,顶尖势力都是有限的,现在忽然插进来一个寒江城,这里面究竟有多少厮杀跟勾心斗角,谁人知道?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再回头看看我东域其他事情,那都不叫事情了。”

    说到这里,陆三金忽然对银灵子问道:“对了,银灵子道兄,你们灵宝观的洞天福地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

    楚休轻轻敲了敲桌子,他知道洞天福地是什么,这也是大罗天的一个常识。

    所谓的洞天福地,其实就是跟下界小凡天、幻虚六境那地方一样,乃是大罗天的附属空间,天地元气甚至要比外界都要深厚,还有一些天地生成的异象,有夺天地之造化的异种威能。

    所有大罗天的顶尖宗门都有洞天福地在,有些甚至不只有一个。

    据说寒江城昔日崛起时,东域的洞天福地都已经被分割一空了,但孟星河却是凭借他星河散人一脉的秘术,硬生生造就出一座洞天福地来,引得大罗天震动。

    银灵子摇摇头道:“没有啊,一切都很正常。”

    陆三金叹息道:“听说凌霄宗的一座洞天福地琅嬛境已经出现元气扩散的趋势了,所以凌霄宗已经封禁了琅嬛境,不允许弟子进入其中。

    我皇天阁的长辈担心,别再是上古大劫要在大罗天再次重演了。”

    楚休问道:“洞天福地的元气外泄,跟上古大劫有什么关系?”

    关于上古大劫,下界有着无数猜测,但到了大罗天,其他那些小宗门只纪录一些大罗天的常识,关于上古大劫也有描述,不过却是浑浑噩噩,不清不楚的。

    陆三金诧异道:“这些东西你师傅没告诉过你吗?你这一脉既然是古尊传人,那这些东西应该也都知道的啊。”

    楚休摇摇头道:“知道是知道,不过家师因为师门仇怨,所以对我要求极其严格,修炼的简直如同疯魔了一般,哪里有时间去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们听我的口音有些奇怪,那是因为这些年来,我除了修炼,甚至连说话的机会都少。”

    银灵子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楚休道:“那楚兄你真可怜。”

    陆三金也是点头赞同道:“的确是很可怜,吃不得,喝不得,女人也是碰不得,天天面对一个老头子,楚兄你会不会感觉心里很压抑啊?解英宗说你下手狠辣,是不是因为憋……”

    楚休咳嗽了一声道:“还是说说上古大劫的事情吧。”

    强行把偏离的话题给扭转过来,陆三金这才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说了,反正根据我皇天阁的记载就是,人有寿元,万物都不是永恒的存在,这方天地自然也是这样。

    上古大劫便是天地的寿元要到了,所以便发生了各种天灾甚至是人祸。

    三清殿的说法很有意思,按照他所说,天地其实是不会死的,只是一个轮回而以,换一个样貌。

    但我们这些人,却是犹如寄生虫般,寄居在这方天地之内,已经熟悉了这方天地,再换一个环境,自然是忍受不了。

    所以这劫难不是天地的劫难,而是我们人族的劫难。

    所幸的是,在上古大劫来临之前,便已经有了一些征兆和异象了,其中各种洞天福地内的元气开始外泄便是其中之一。

    大罗天最近一万年都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但最近这几百年,却是已经有了这种征兆。”

    银灵子道:“其实这也算是正常的现象,洞天福地内的空间本就不稳定,很容易出现波动。

    外人进入其中修行或者是布置阵法,也容易造成洞天福地的损坏。”

    陆三金喝下最后一口酒道:“希望如此吧,不过有悲观的人却始终都在担心上古大劫再一次来临。

    不过来不来也无所谓了,我这辈子是没希望遇到了,我死之后,又管他大劫不大劫的。”

    吃完之后,楚休对陆三金试探着问道:“陆兄,你既然是东域行走,那肯定知道不少有关东域的事情了。

    我这一脉不方便透露的姓名的原因你应该也从解英宗那里知道了,不找到我祖师的那个仇家,将其传人击败,我这一脉可是都没有脸面透露姓名。

    所以你可知道五百年前,东域可曾出现过一位魔功通天的强者,名叫独孤唯我?”

    陆三金撇撇嘴道:“要我说,你们这帮古尊传人就是矫情,不是败一次嘛,那么较真干什么,谁这辈子又不是没败过。”

    话虽这么说,不过陆三金还是仔细想了半晌,摇摇头道:“没印象了,关键是时间太长了,五百年都足够几代人繁衍了,你若是问我现在的事情还差不多。

    不过我不知道,应该有人是知道的。

    我皇天阁上代老阁主便是武仙境界的至强者,在五百年前,他正是那一代的人,虽然不敢说是皇天阁的高层,但地位也不低,若是真有这么个人,他应该是知道的。”

    说到这里,陆三金的眼睛忽然转了转道:“楚兄,不如你我做个交易如何?

    你要找这人的消息,我可以帮你引荐我皇天阁的老阁主。

    老阁主他自从在百年前交出皇天阁阁主的位置后便不管大罗天的是是非非了,其他人想要见他可不容易。”

    楚休敲了敲桌子问道:“什么交易?”

    陆三金嘿嘿笑道:“很简单,过段时间我皇天阁跟凌霄宗有一场演武交流,双方会各派一些弟子上场的。

    我想要请楚兄你做为我皇天阁的客卿加入演武。

    以楚兄你的实力在那什么九凤剑宗当客卿可是太委屈你了。

    那九凤剑宗是什么货色?就算楚兄你能够堪比孟星河,他九凤剑宗比得过寒江城吗?不是每个人都是叶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