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杀人不麻烦
    之前赵良玉有些针对楚休,的确是因为异性相斥的原因,害怕自己的师妹跟一个陌生人走的如此之近。

    但后来赵良玉表现的对楚休如此敌视,却已经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了,而是因为他发现,楚休真的不是一个好认,或者说,楚休的心思,根本就不像他说的那般简单!

    做为九凤剑宗的大师兄,赵良玉的天赋修为都不如林凤舞,但他却能在这些年当中稳坐这个位置,讨得林涯梓的欢心,这其中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有一个特殊的能力,那就是他的感觉天生便很敏锐。

    这个感觉不是指五感或者是第六感之类的,而是他能够感知到一个人的内心活动。

    当然这个感知并不是读心术,他只能感觉到一个很模糊的大概而以,比如对方是在算计你,还是心有不轨等等。

    靠着这份感知,赵良玉这才在九凤剑宗内,打败了许多在暗地里算计他的师兄师弟,坐稳了这大师兄的位置。

    之前在面对楚休时,他一直都看不透楚休的心思想法。

    直到之前的宴席上,楚休说那些话的时候,赵良玉这才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这楚休貌似藏了许多的东西,他的心思绝对不单纯,肯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不过因为他之前对楚休的敌意表现的太过明显了,所以现在林凤舞根本就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师兄,你成熟一些好不好吧,你我的事情不要波及到他人,楚前辈现在已经是我九凤剑宗的客卿了,你若是再说他的坏话,我可就要告诉父亲了。”

    说完之后,林凤舞便有些生气的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赵良玉气的冷哼一声道:“不听人言,你们最后肯定会后悔的!”

    第二日清晨,楚休早起之后,便先行去九凤剑宗的藏经阁找了许多书来看。

    当然楚休不是来找九凤剑宗的功法典籍的。

    九凤剑宗的功法虽然不算是低级,但却也绝对算不上是高级,白给楚休,他都懒得去看的,楚休所看的是,关于大罗天的一些常识性问题,还有大罗天的历史。

    之前楚休以为,大罗天的肯定会遮掩之前的那段历史,毕竟当初大罗天这些人的先辈,他们所做出的事情其实并不算光彩。

    逃命去另外一个世界可以,不过却是赤裸裸的抛弃了公平二字,虽然情有可原,但却不算光明正大。

    但结果关于大罗天的典籍之上,这些事情竟然还记载的十分清楚。

    上古时期,整个世界便分为了东西南北四域,所以到了大罗天之后,或许是因为怀念故乡祖地,大罗天的地形虽然跟下界完全不一样,但却也一样保持着这种称呼,甚至有些郡府的名字都是按照之前的名字来取的。

    而四域最中心的位置则是大罗神宫。

    这座大罗神宫乃是整个大罗天的中心,同样也是龙脉所在,更是上古时期的武者破界进入大罗天的地方,所以十分重要,被各大顶尖门派联手把持,每过十年各大派才有资格派出一部分人来,进入大罗神宫内潜修。

    这些东西被都大罗天的历史资料详细记载着,也怪不得昔日从独孤唯我和宁玄机交战之地跑出来的人喊着什么祖地,结果被方青岚给干掉,原来整个大罗天之内,几乎谁都知道整个祖地的事情。

    只不过大罗天的人,他们并不知道祖地还有人生存而以,起码九凤剑宗所记载的这些典籍里,只有关于下界在上古大劫之前的描述,却并么有之后的,典籍中也是默认他们的祖地在上古大劫中已经毁掉了,生机全无。

    接下来的时间,楚休又了解了一些大罗天的一些常识,并且还顺便把大罗天这地方的话给学利索了。

    虽然之前他的口音比较别扭,不过林凤舞跟林涯梓都没有在意,还以为他是因为长时间呆在森山老林里面没有人说话,所以才会这样。

    但现在楚休也应该改一改了,否则可能会引起其他人怀疑的。

    楚休就这么连续呆在藏经阁内好多天,林涯梓却是有些坐不住了。

    他找楚休来当客卿,是想要他帮忙壮大九凤剑宗的,可不是让楚休来看书的。

    结果现在倒好,这段时间楚休直接钻进藏经阁里不出来了。

    林涯梓只得把楚休从藏经阁内请出来,楚休还有些不愿意道:“林宗主,我在山林里面呆了这么长时间,肯定要了结一下外面的动向的,还有许多典籍没有看完,你拉我出来干什么?”

    楚休这段时间是真的在里面看书。

    大罗天万年的历史,这几天的时间怎么可能了解的完?

    楚休不是喜好研究这东西,而是他想要从大罗天这万年的历史中,看出大罗天这些势力,这些宗门的行事方式和性格等等。

    看了好几天,如果非让楚休给大罗天这帮人一个评价的话,那么楚休的评价便有一个词:古老。

    古老不代表强,不代表好,但却也不一定代表坏。

    大罗天的传承要追述到上古,现在大罗天的宗门,其中有一大半,准确点说八成的势力都可以追述到上古时期。

    还有楚休的假身份,那些古尊的传承也都要追述到上古时期。

    也就是说,整整一万年的时间,整个大罗天竟然只有两成的势力崛起了,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而在下界则是正好相反,传承超过一万年的势力才是凤毛麟角。

    这种情况楚休也不知道是好是坏,究竟是大罗天这些势力太强了,太稳定了,还是大罗天的武者缺乏拼搏的精神,所以才造成这种结果。

    这些只是楚休在这几天内看出来的,还没等他看出更多的东西来,就已经被林涯梓给叫出来了。

    看着楚休,林涯梓苦笑道:“楚兄弟,你若是再看下去,说不定我九凤剑宗就要不在了,这段时间,我九凤剑宗可是无数的麻烦接踵而至啊。”

    楚休挑了挑眉毛问道:“哦,什么麻烦?”

    林涯梓道:“其实楚兄弟你应该知道的,就是方林郡其他几个跟我九凤剑宗相熟的宗门,觊觎我九凤剑宗之前的天绝剑典,所以来找我的麻烦。

    本来之前我都已经答应跟他们共享天绝剑典了,但没想到那帮人却是得寸进尺,竟然还想要杀我女儿,后来我便跟他们闹翻了。

    这几天他们在方林郡内,轮番打压我九凤剑宗的产业,必须要想一个办法将其解决了,不然让他们步步蚕食之下,我九凤剑宗可是永无宁日!”

    楚休用奇怪的目光看了一眼林涯梓:“这种事情还需要想个办法解决?”

    林涯梓闻言更奇怪了:“难倒不需要想办法吗?”

    楚休淡淡道:“这些门派觊觎你手中的天绝剑典,窥探这种至宝,那是夺财之恨。

    他们还差点杀你了最疼爱的,也是唯一的儿女,这是杀亲之仇。

    现在他们还在步步蚕食你的九凤剑宗,想要将其覆灭,这是灭门之怨。

    人家现在都准备夺你财物,杀你至亲,灭你满门,就差没往你头顶上拉屎了,你还准备想办法?

    当然是跟他们以命相博了,还要想什么办法?”

    林涯梓被楚休说的都是一脸的憋屈,不过他却也只得道:“我当然也知道要以命相博,但问题是,就算是拼命,可能也博不过!

    一家还好说,但这次出手的可是三家,怎么拼?”

    楚休扔掉手中的书,淡淡道:“以前拼不过,现在既然有我这个客卿在,还拼不过吗?”

    林涯梓兴奋的搓了搓手,他等的就是楚休这句话!

    “楚兄弟,接下来九凤剑宗都教给你来执掌,具体怎么出手,用不用先行布置一个计划之类的东西?”

    楚休摇摇头道:“杀人哪里用得着这么麻烦?手起刀落,简单直接,我杀人,用不着那么麻烦的。

    林宗主你只需要带着人过去,帮我收拾残局便好了。”

    看到楚休如此淡然的模样,林涯梓有些呆滞,但却没有怀疑。

    因为他从楚休那淡然的语气当中,不光听到了自信,还听到了一抹浓重的杀意。

    那并不是楚休故意为之的杀意,而是他下意识所释放出来的。

    对此林涯梓还有些疑惑,这楚休不是一直都在山林中归隐嘛,顶天能够杀一些妖兽什么的,怎么可能养出这种强大的杀意呢?

    不过林涯梓也只是疑惑了短短一瞬间,便没有再去多想。

    根据楚休自己所说,他一身武功道佛魔三修,其中最为精通的,便是魔道功法。

    魔道功法阴沉极端,所以会凝聚大量的血煞之气,楚休有着这种杀气在身,倒也算是正常的。

    因为没有独孤唯我的存在,所以大罗天的武者对于魔道功法并没有什么歧视,只是稍微对修炼魔功的武者有些厌烦而以。

    毕竟魔功都是阴沉极端的,所以修炼了魔功的武者也是比较极端好杀,性情乖张。

    不过那也只是微微厌恶,远远达不到下界动辄便要除魔卫道的程度。

    可以说独孤唯我的存在,既让魔道一脉达到了巅峰,却也让魔道一脉跌落到了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