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装逼时刻
    夜晚的宴会时,林涯梓将所有九凤剑宗的高层都给请来了,倒也让楚休见识到了九凤剑宗的实力。

    整个九凤剑宗内,光是真丹境的武者便有十几人,外加他这个真火炼神境的宗主,这种实力在方林郡,算是一号不弱的势力,但却也只是中流,而放在整个东域呢,则是根本就排不上名号。

    但是在下界,这等实力已经完全有资格成为江湖歌诀上的江湖大派了,甚至在江湖歌诀中的江湖大派中,也是能够排得上中流的那种。

    当然这其实是没什么可比性的,因为大罗天的面积具体多大楚休虽然不知道,但这里一个郡的面积却是要比下界的郡更大。

    或许是因为没有皇朝管理的原因,整个大罗天的管理都是比较粗犷的。

    整个东域只有十几个郡,九凤剑宗能够在一个郡中排到这种级别,已经算得上比较体面的门派了,就算不是大派,但却也不是小宗门的那种。

    连续给楚休灌了几杯酒之后,表示了一下感谢之后,林涯梓对楚休试探着问道:“楚兄弟,古尊的之名在下是如雷贯耳的,但是更详细的便不知晓了。

    所以在下也是好奇的很,不知道楚兄弟的师承,究竟来自何方啊?”

    楚休淡淡道:“我这一脉的来历暂时不好明说,我这一脉的祖师五百年前被人击败过,从此便视做奇耻大辱,必须要我将仇人的传人击败,一雪前耻后,才能暴露名字传承。

    不过他曾经跟我闲聊时说到过,我这一脉的祖师曾经跟三清殿的道尊论过道,跟天罗宝刹的高僧说过禅。

    跟极乐魔宫的高手交过手,还跟凌霄宗宗主在一起喝过酒。”

    昔日在幻虚六境时,楚休听说过这些上古时期顶尖大派的名字。

    虽然他不知道现在这些顶尖大派还在不在了,不过不要紧,哪怕就算是不在了,他吹的也是上古时期的牛,也不怕被戳穿。

    反正林涯梓听到这些震耳欲聋的名字,心中还是有些震惊的。

    在楚休的脸上看不到什么破绽,林涯梓便又道:“楚兄弟,都说古尊这一脉的武者对于武道都是极为执着的,想必对于武道定然有着不同的见解,不知道今日能否听楚兄弟讲解一番,为我等解惑?”

    林涯梓这种行为若是放在下界,那是十分不礼貌的,非亲非故,谁人会给你讲解武道?

    但之前在下界时,楚休便已经在秘境中了解过一些上古时期的风俗了。

    上古时期讲道之风十分盛行,那些道门或者是佛宗的高手强者,都会公开讲道,吸引弟子来投。

    当然他们讲的只是通用的武道,而不是秘传功法。

    楚休的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好啊,不知道林宗主想听哪方面的?”

    林涯梓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楚兄弟这一脉,擅长哪方面的?”

    大罗天内有资格称呼为古尊的,其实并不算太多。

    万年前那些古尊强者隐居山林,追求武道极致,大部分都是一脉单传的。

    虽然他们有实力,但收徒弟那种事情,却不是光有实力就可以的,还需要有运气才行。

    所以有一部分古尊的传承便在这种情况下断绝,现在大罗天内所剩下的古尊,其实已经并不算太多了,有些虽然常年归隐山林,不过江湖传说中,还是有他们的名字的。

    林涯梓这么问,也是想要通过功法上的试探,看看能不能试探出眼前这楚休,到底是哪一脉的人。

    楚休随意的一挥手道:“家师道佛魔三脉同修,拳脚兵器,刀枪剑戟都有所涉猎,林掌门想要问哪一方面的都可以。”

    林涯梓想了想道:“我九凤剑宗乃是剑派,那想请教的,自然也是剑法了。”

    林涯梓想问跟剑法有关的问题,不光是因为他们九凤剑宗乃是剑派,还是因为,问了别的,他可能听不懂……

    楚休沉声道:“剑道百变,对于习剑的武者来说,其实最重要的不是你的修为,也不是你的剑法,而是你心中的信念。”

    “信念?”

    在场的都是一愣,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赵良玉更是在下方撇撇嘴,低声道:“故弄玄虚!”

    林凤舞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别乱说话。

    林涯梓也没有听明白,拱手问道:“敢问这两个字何解?”

    楚休一指林涯梓手中的剑道:“习剑者,有人用重剑,有人用细剑,有人剑道刚猛,有人剑道阴柔。

    若是论变化,哪种兵器其实都不如一柄直来直去的长剑。

    所以我说,剑道百变,没有一种剑道是绝对正确的,但习剑者,却是要有一种信念。

    舍剑之外,别无它物,你手中的剑,便是你的命!

    当这种信念到了极致,不论你修炼的什么剑法,你在剑道上的造诣都不会太低的。

    若你只是把你手中的剑当做是寻常兵刃,那你根本就不配称之为是剑者剑客,只是一名习剑的武者而以。

    你手中究竟是拿着剑,还是拿着烧火棍,其实并没有区别。”

    楚休并不会剑道,他唯一会的剑法便是玄武真功当中的天命剑道。

    但楚休不会剑法,却并不代表他不懂剑法。

    楚休身边用剑的强者也是不少,他接触过的更是不少。

    比如方七少,剑道天成,虽然他因为人比较惫懒,修为经常跟不上,但他在剑道上的理解,却是并不逊于剑王城的那些顶尖强者。

    还有那位东海剑圣康洞明,剑道通神,境界还是真火炼神境,但剑道上的领悟却是已经到了天地通玄境界了。

    跟这些人打交道交手这么长时间,楚休若是还糊弄不了林涯梓等人,那他才是白混了。

    而且林涯梓虽然是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但其实他,包括整个九凤剑宗对于剑道的理解其实都是很敷衍的,甚至在楚休看来,他们的实力跟下界比虽然不弱,但却还不如毁在楚休手中的越女宫,也就是下界巴山剑派那种级别的,虽然是剑派,却没有资格位列五大剑派之一。

    大罗天内天地元气浓郁丰厚,这使得武者的晋升变得更容易。

    不过这也导致大罗天内的武者,他们在武道上的理解却是跟他们的境界无法匹配,普遍偏低,被楚休这么一个外行给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其实严格来说,楚休也并没有在忽悠他们。

    他所见过的剑道强者,的确是把剑道的信念给发挥到了极致,能够做到舍剑之外别无他物的,并不算少。

    只不过那些人都是在下界站在剑道顶峰的存在,就凭九凤剑宗内的这些人嘛,他们就算是知道了,也是达不到这个境界的。

    就比如天地通玄境界的关隘,不说江湖上人人都知道,但起码只要是有大派传承的武者,几乎都知道。

    但知道是知道,整个江湖上又有几人有资格踏足那天地通玄的巅峰境界?

    此时整个大殿内一片寂静,除了赵良玉这样的人用一脸不爽的模样看这楚休,林涯梓跟林凤舞等人都是已经呆在那那里,心中不算思索着,越想越是震惊。

    半晌之后,林涯梓长叹了一声,站起来,郑重的对这楚休一礼道:“楚兄弟果真不愧是古尊传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剑谱!”

    林涯梓的算计再多,他怎么说也是一派掌门,也是一名武者,对于楚休说出的这些理论,他是服气的。

    身在东域,以前林涯梓也去听过东域的一些顶尖大派,比如凌霄宗、皇天阁等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讲道。

    但他却是感觉,眼前这楚休所讲的东西虽然简洁,但却内涵丰厚,越品便越让人心惊。

    此时他已经差不多确定了,眼前这人,应该的确就是古尊传人。

    这些话,寻常的剑道武者可说不出来,而且各种剑道典籍中,也不会去记载这种感悟之类的东西。

    对楚休的怀疑小了一些之后,林涯梓对待楚休的态度也就更热情了一些。

    有着古尊称号的强者实力虽然强,但却因为隐居山林,不插手江湖纷争,所以威慑力并没有一些大派强者来得大。

    但同样,外界也很少有人愿意去得罪这种强者。

    每一位古尊的传人踏足江湖,若是对方想留在江湖当中建立基业势力,那对方的成功率要比寻常武者高得多。

    若是对方只是想要行走历练,那与之交好也没有坏处,留下一份善缘因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得上的。

    双方在宴会之上虚伪的客套了一番之后,楚休对林涯梓问道:“林掌门,再下这次出山,除了是应师父的要求进入江湖上中历练,同时也是要我这一脉点仇家,找对方的传承弟子报师门的仇怨,不知道林掌门有没有听说过这个人?”

    说着,楚休便将他之前对林凤舞说的话又跟林涯梓说了一遍。

    林涯梓想了想道:“独孤唯我?楚兄弟见谅,我也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位强者的实力究竟如何,有没有再详细一点的资料?”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他是魔道出身,用的应该是刀,也擅长其他兵刃。

    至于他的实力嘛,我只能说,他比我这一脉的师祖,要更强,强很多!”

    林涯梓闻言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比古尊强者还要更强,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