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钉头七箭
    PS:感谢书友人生如初见123456一万四千起点币的打赏

    在那七柄血色小箭射来的一瞬间,楚休心中的危机感顿时上升到了极致。

    就连罗摩等人的面色都是一变,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这七柄血色小箭之上蕴含的力量简直惊人,那是一股邪异至极的力量,让他们看不透,但却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危险。

    在场的众人谁都跟楚休有仇,可以说是谁都相要楚休死,难不成这是有人暗中下的手?

    不过在场的众人也都是一片茫然之色,这种级别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够掌控的。

    他们若是能够掌控这种级别的力量,楚休还能够活到现在吗?

    七柄血色小箭透过虚空而来,几乎无视了任何的力量。

    楚休凝聚自身所有的力量,将他身上为数不多,属于独孤唯我不灭天魔典的那股力量彻地爆发而出,向着那七柄血色小箭袭来。

    第一枚血色小箭直接碎裂。

    第二枚血色小箭化作血雾爆发。

    但楚休所能够掌控的力量已经不多了,第三枚血色小箭已经将最后那一丝力量彻地耗光,余下的继续向着楚休袭来。

    独孤唯我的力量已经耗尽,无边的灭世之火绽放而出,但剩余那四枚血色小箭却直接穿越了灭世之火,使得这一招彻地扑空。

    飘渺斩、破字决刀意接连斩出,但这四枚血色小箭简直就好像是跟楚休不在同一个空间一般,两刀接连落空,斩在了虚空处。

    眼看着四柄血色小箭越来越近,楚休低喝一声,周身无边的血雾弥漫,强大的气机甚至牵引这方天地的力量,使得整个空间都开始发颤。

    血魔变天大法一出,楚休这边可是真的开始拼命了。

    郭笑风担心的看了周围的空间一眼,不过他却不敢在这种时候去阻拦正在拼命的楚休。

    强大的气机降临,楚休却是手捏佛印,刹那之间,一尊血色佛陀的法相凝聚在他的身后,血色大日在黑暗的空间内临空而落,随着那血色佛陀手捏佛印向前砸落,那股骇然的威势就算是罗摩这种级别的存在也要慎重对待。

    但,结果却是仍旧无用!

    在场的罗摩等人也是神色肃然。

    他们算是看明白了,出手的这人实力简直超乎他们的想象,甚至这股力量已经超乎了他们理解的范围。

    楚休连续几次出手,那可都是全力绝杀,换成是他们都没有那么好抵挡。

    但结果面对这血色小箭,除了一开始独孤唯我的力量能够生效,将其寂灭了三柄,其余四柄那怕楚休已经开始拼命,都无法毁掉对方。

    就在这时,楚休的脑海当中,心魔在不断的大喊道:“是三魂七魄!是七魄!这七柄箭是锁定了你七魄而来的!不将其拦住,四魄灰飞烟灭,你也是必死无疑!”

    心魔寄居在楚休的脑海中,楚休死了,他不会死。

    但问题是,这四柄血色小箭却是直奔楚休的四魄而来,到时候他可不敢保证,这四柄血色小箭会避开他。

    “知道这东西锁定了七魄又有什么用?问题的关键是,怎么才能够拦住这鬼东西!”

    如今楚休自身的所有的底牌都已经用出来的,那怕是血魔变天大法大法这种搏命的秘法他都已经动用了,结果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

    这股力量已经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挡不住,拦不下。

    楚休并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但此时他却是忍不住产生了一股绝望的情绪来。

    死过一次的人才知道生命的珍贵,楚休行事虽然疯狂,但他却不想死,他也不能死!

    一瞬间,楚休周身燃烧起了一层火焰,那不是内力真火,而是元神之火!

    比之燃烧气血更为极端的,便是燃烧元神!

    在元神之力的燃烧之下,楚休开始动用天子望气术疯狂的推演着那血色小箭的力量。

    不管这是什么诡异的秘术手段,这世间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完美的武技,就算是再完美的东西,也一定会有漏洞的!

    这是楚休第一次将天子望气术推向了一个巅峰,以自己元神燃烧为代价。

    看到这般模样的楚休,梅轻怜跟陆江河都在大喊着,但却无能为力。

    真火炼神境放在江湖已经算是了强者了,但在这里他们却只是看客,甚至在这种级别的力量面前,他们甚至连当看客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认命!

    但他们认命,楚休哪怕是到了真正十死无生的绝境,他也不想要认命。

    一瞬间,元神之火燃烧到了极致,他终于看到了!

    在那残余的四柄血色小箭的背后,是四道淡淡的,暗红色的线,连接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一直向西,幽深的大殿之内,四柄血色小箭浮空,对面便是一个做工粗陋的草人,上面画着扭曲的黑色魔纹。

    但不知道何时,那些黑色魔纹却是在冥冥当中,牵动着无数黑色的丝线,将草人跟楚休连接在一起。

    而站在那草人身前的只有一人,红发黑袍,双目当中的冷冽好似能够冰封一切般。

    君无神!

    是君无神!

    从来没有过哪个对手能够让楚休如此的忌惮,实力强大到超乎想象的君无神便是一个。

    上次楚休本以为他已经借钟神秀之手将对方给逼退,也成功让对方误认为自己跟钟神秀的关系,所以不敢来动自己。

    但楚休还是有些小看君无神了。

    当今这世上,君无神不敢动的便只有钟神秀一个,钟神秀能够护得住楚休一时,但却护不得他一世,只要给君无机会,他不会就这么放弃杀楚休的。

    但问题是,哪怕楚休已经将天子望气术给推到了一个极致,看到了这些,但他却是更加的绝望了。

    君无神所施展的这种秘术想要将其破掉其实是很简单的。

    只要能够将眼前草人拿走或者是阻隔,断绝楚休跟那草人之间的关系便可以了。

    但问题是,君无神能够相隔万里杀他,他如何能够相隔万里去拿走那草人?

    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忽然发现了自己体内貌似有些不对。

    在天子望气术最为巅峰的状态之下,楚休体内任何一个细节都无法遮掩。

    在他的心脉内,不知道何时潜藏着一丝魔气,很淡的一丝,淡到若不是楚休以天子望气术巅峰的状态去查看,甚至都发现不了的那一种。

    他好像依稀记得了,这丝魔气便是昔日他炼化破阵子时,无根圣火当中所出现的那丝魔气。

    楚休并不知道这丝魔气的作用究竟是什么。

    但此时他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只能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量,来勾动这丝魔气。

    刹那之间,楚休周身都被一股深沉到了极致的魔气所包裹。

    他的储物秘匣当中,一坐似佛非佛的雕像浮现在了楚休的眼前。

    在那幽深至极的魔气当中,雕像开始融化。

    这尊雕像是楚休从无心魔尊的传承当中找到的,陆江河说过,这上面所纪录的,应该是神通,但却没办法去学的那种。

    后期楚休研究过,甚至还找商天良一起研究过,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并没有研究明白。

    但随着魔气融化了雕像的外壳,那上面的魔纹却好似活物一般的扭动着,楚休依旧看不懂那是什么意思,但他却不知道为何,那些魔纹却是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

    此时那四枚血色的小箭已经接连来到了他的身前,就在这时,楚休的身形忽然开始涨大。

    不是法相,就是他本身,在无边魔气的包裹当中,他的身形开始暴涨,一瞬间便高达百丈千丈,犹如上古魔神顶天立地一般。

    一拳砸落,仿佛可以撕天裂地般的一拳粉碎了一支血色的小箭,瞬间两股力量开始爆发,整个空间都仿佛震动了起来。

    不过随后众人一看,不是仿佛,这处空间是真的在震动着,仿佛下一刻就要崩塌一般。

    所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只得撤出去。

    梅轻怜还想要留在这里,但却被陆江河给硬生生拖了出去。

    “阴魔宗的女娃娃你给我冷静点!这种级别的战斗你连旁观的资格都没有!

    你放心,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

    楚休那小子阴损到家了,没那么容易死的!”

    梅轻怜担心的看着那空间内传来的,恐怖的力量波动,那股力量强大到让她感觉自己好似蝼蚁般的渺小。

    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她很不喜欢,就如同昔日阴魔宗被灭时,她也是这般的无能为力。

    郭笑风此时却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哀叹了起来。

    毁了,全部毁了。

    之前楚休等人交手,虽然也是声势庞大,但却无法对这处空间造成影响。

    而现在这股力量却是已经引起了空间波动,说不定等下,两个世界就会被彻地打通的。

    他在这里守了几十年,没想到却是功亏一篑。

    郭笑风的性格如此,他是不会去埋怨其他人的,只是会报怨自己做事疏漏,这才导致了现在这种下场。

    虚慈罗摩等人都是互相对视一眼,面色凝重。

    无论是之前那血色小箭的诡异威能,还有最后楚休所爆发出来的力量,这些都已经是超乎他们想象的存在了。

    之前他们以为,自己便已经是这个江湖上的巅峰,一抬手便能够摸得到天,但现在看来,天,离他们却是还有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