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疑点
    子死父哭,本来这种事情是很感人的,不过在场的人却都是一副漠然的模样,包括虚慈等人都是如此。

    不是他们这些出家人也不知道慈悲为怀了,而是他们知道,这位‘独孤唯我转世’这段时间可没少的横行霸道,死在他手中的人,不知道有多少,现在他被楚休所杀,倒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了。

    楚休淡淡对那韩平的父亲淡淡道:“他这一身修为和属于我圣教的东西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你这个当父亲的应该是知道的,都说出来吧。

    动了不该自己动的东西,又生了不该生的想法,便是这种下场了。

    他该死,但你们韩家却是无辜的,说出来,我保你们韩家平安无事。”

    韩平此人才十八岁,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心思极浅之人,根本就藏不住事情。

    所以楚休敢保证,对方身上这些东西的来历别人不知道,但身为父亲,这位韩家家主肯定是知道的。

    不过出乎楚休预料的是,那韩家家主在大哭完之后,竟然怒吼一声,径直向着楚休冲了过来。

    他是知道韩平死在楚休手中的,之前韩哭宋笑带他来时,便已经说了。

    他也知道楚休是什么样的存在,但他仍旧选择跟对方拼命,或者说,是自己送命。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韩平可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又怎么可能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还将消息告诉对方?

    看到那韩平父亲的举动,楚休略微诧异了一下,但下一刻,他的双目便彻底被魔气浸染成了漆黑之色,犹如一个深潭一般,让正向前冲来的韩平父亲脚步顿时一顿,精神忍不住陷入那深潭当中,下一刻,便被直接搅碎!

    顷刻间,精神元神被粉碎的韩家家主倒在地上,已经出彻底没了生息。

    楚休面无表情,对待这种情况,他是不会留手的。

    虽然对付这种小人物,斩草除根什么的有些太过苛刻了,不过他却不会放任有人在自己眼前想杀自己,还能活命。

    他很敬佩对方在这种时候还敢对自己出手的勇气,不过该杀,还是要杀的。

    看到这一幕,虚慈双手合十叹息道:“阿弥陀佛。”

    一旁的陆江河撇了撇嘴,这帮秃驴一如既往的虚伪。

    方才楚休杀人时你们不阿弥陀佛,现在出来超度来了?

    楚休看着那帮韩家之人,淡淡道:“有谁知道韩平是怎么回事?说的人,就能活。”

    半晌之后,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但却没人说话。

    “宋笑,随便杀一个。”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宋笑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一刀斩过去,一个人当即人头落下,连反映都没反应过来。

    “有人知道吗?三、二、一,宋笑,再杀一个。”

    还没等韩家那群人反应过来,宋笑便再次挥刀,又是一枚人头落地。

    这一下,所有韩家的人都快吓的尿裤子了,他们就没见过如此狠毒的手段!

    没人说便杀人,而且还是随便杀一个人。

    他们压根就不知道,下一刀究竟会落在谁的头上,自己究竟有没有可能活到下一息,未知,才是最恐怖的。

    这一幕看得虚慈都有些受不了了,他叹息一声道:“楚大人,祸不及家人,你这有些过分了吧?”

    楚休冷笑道:“虚慈方丈,现在可不是讲慈悲的时候,祸不及家人?笑话!

    你看过韩平的资料,你应该知道,这段时间韩平崛起,他杀了多少南域跟他韩家敌对势力的人?

    他杀了人家的执掌者,韩家便冲上去彻底击溃剩下的人,夺得他们的势力。

    小小的韩家在一个月之内,就已经成为南域顶尖的大势力了,这其中又死了多少人,你可知道?

    他们享受着韩平实力暴涨带给他们的便利,为什么不能祸及他们?

    况且虚慈方丈难道不想知道,韩平身上的武功,他身上的东西到底是哪里来的吗?”

    看到虚慈那边不再逼逼叨了,楚休转头对宋笑道:“宋笑,继续……”

    最后一个‘杀’字还没有说话,韩家那边就已经有人崩溃了。

    一名三十多岁的韩家武者吓的直接跌坐在地上,大哭着道:“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求求你们,别再杀了!”

    楚休蹲在他的面前,轻声道:“男儿流血不流泪,哭,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擦干眼泪,把你知道都说出来,你们就不用死了,你救了韩家,你就是韩家的英雄。”

    那名韩家的武者看了一眼地上两具无头的尸体和已经流了一大摊的鲜血,立刻便抖了一下。

    流血不流泪?流这么多血,他可是宁肯流泪。

    那名韩家的武者用最快的速度擦干眼泪,连忙道:“其实具体的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几个月之前,韩平跟着他几名随从去南蛮边境的黎城打猎游玩,结果去了半个月才回来,而且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回来。

    回来之后,韩平便总将自己关在房子里研究着什么,除了他父亲之外,我们谁都不知道。

    结果前段时间,韩平忽然就成了真丹境的宗师,并且号称自己是独孤唯我转世,把我们也都吓了一大跳。

    楚休大人,我们真的就只知道这些的,你就放过我们吧!”

    楚休挥了挥手,对宋笑道:“放人。”

    摸了摸下巴,看来事情的关键就在黎城那里。

    “黎城在哪?”

    在场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他,都没有说话。

    他们都是中原之地的武者,哪里会知道一个边疆小城在什么地方。

    甚至若不是这韩平闹出来的风波,他们连舒城这么一个小城都不会来。

    这时候楚休忽然将目光转向了那刚想准备走的韩家武者,道:“正好我们缺个向导,你就给我们来当向导吧。”

    一听这话,那名韩家的武者差点又哭了出来。

    这可是倒了血霉了,早知道如此,他就早点跑了。

    黎城是靠近南蛮之地的又一座小城,准确点来说,应该是最为靠近南蛮之地的一座城市,甚至不是东齐朝廷管辖的,而是一群来往于南蛮的行商和采药人的聚集地。

    楚休和凌云子等人的到来顿时将这座小小的黎城给吓到了,在这黎城内讨生活的武者,可能这辈子都见过这么多的强者,甚至听说过的次数都没有这般多。

    不过这座小城就这么大,甚至可以说,这都不是一座小城,说他是一座小镇更合适。

    众人在这里来回转了好几圈,结果却是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来回询问这座小城内的人,他们对于韩平还是有印象的,毕竟闲着无聊,来十万大山打猎,也不怕碰到凶兽的棒槌可是好长时间都不见一个。

    他们都可以作证,韩平来黎城那段时间,的确是没有出过黎城一步的。

    但这很奇怪了,对方没有离开黎城一步,这里建城了这么多年,他又是怎么得到这些东西的?难不成是有人给他的不成?

    找了好几天,众人没见什么踪影,已经有些正道宗门的人决定撤了,反正只要不是独孤唯我转世就好,至于遗迹之类的东西,只要不被魔道中人所得,他们其实是不怎么在乎的。

    陆江河还有些埋怨楚休杀人杀的太利索了,早知道如此,就留下来拷问拷问便好了。

    楚休摸了摸下巴道:“不对,还是有我们忽略了的东西。”

    陆江河轻哼道:“这小地方就这么大,还能忽略什么?

    教主留下的遗迹若真是在这里,那这么多年来,这座小城这么多人,为何从来都没有发现过?

    甚至他们也都没听说过,教主最后曾经来过这里的传闻。”

    楚休这时候心中忽然一动,对那带路的韩家武者问道:“黎城建立多少年了?”

    那名韩家武者疑惑道:“几百年了吧?”

    “我需要一个精准的数字。”

    听到楚休这么说,那名韩家的武者顿时一哆嗦,思前想后,最后露出一个快哭的表情道:“大人,我是真的不知道,正常人也没人会记得这种事情啊,不过黎城在当初建城时,貌似留下了一个碑,那上面应该有记录的。”

    楚休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去黎城的中心查看了一番,终于得出来了一个准确的数字,四百五十六年。

    楚休长出了一口气,现在他应该可以确定了,遗迹不在黎城,但却应该是在黎城这块土地上。

    独孤唯我的功法传承,听春雨的刀鞘都在这里,这里,很可能便是独孤唯我跟宁玄机最后一战的地方。

    正常来说,昔日这两位至强者一场激战下来,肯定是毁天灭地一般,给地面造成极大的损伤。

    但五百年前的那一战,除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有动静传来,后来他们究竟打到了哪里,谁人也不知道,根本就找不出来痕迹。

    楚休也只是找到了一个绿都,不过他们打碎了绿都内的空间,结果转瞬间又打了出来,根本就没在绿都内停留。

    既然他们都能打碎绿都的空间,他们为何不能打碎其他的空间?

    黎城是两人激战过后几十年才建立的,但在他们建立之前,说不定这方土地上的空间,就已经被独孤唯我跟宁玄机二人打碎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