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九十章 假作真时真亦假
    楚休听着梅轻怜说完,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若是这样,那对方的确是很像独孤唯我转世,准确点来说,比楚休胡编出来的,还要像。

    “你能确定,对方所掌握的武功就是昔日教主的武功?听春雨的刀鞘也是真的?”楚休还是有一些怀疑。

    梅轻怜点点头道:“九成是真的。

    投靠他的那位魔道老前辈乃是昔日我圣教魔云堂的嫡系传人方云渡,乃是跟魏老同一个时代的魔道巨枭,不过却是早就已经归隐江湖了,七八十年都没有出手过,就连正道宗门都不会去找他的麻烦。

    因为对方退隐江湖的早,除了魏老等人,我们跟他都是没什么交情的,而且其为人古板,对于我们这些魔道的‘年轻’小辈,也并不怎么看得惯。

    之前我们准重建圣教时,无相魔宗的任宗主还特意去找了他一趟,结果却被他给骂了出来,说是这天下除了教主之外,没有人有资格上昆仑,也没人有资格重建魔教等等。

    那时候任宗主想着我们圣教现在的力量已经够强了,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所以便没怎么在意他,也没把这件事事情跟你说。

    不过方云渡作为我圣教的嫡系传人,眼力还是有的,他连我们都不认可,却是认可了那小子,可想而知他小子身上的东西,应该都是真的。

    而且消息传来时,我还去问过陆江河,陆江河也说了,那些武技的确都是教主所掌握的武技,不过却都是教主未成名之前所用的,并没有灭三连城箭和飘渺斩的名气那般大。”

    梅轻怜一口气把这些都说完,就连楚休都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是很像独孤唯我转世,不过楚休还是直接道:“假的,就算是往高了说,也是半分真,九分假,剩下半分不确定。”

    所谓的独孤唯我转世,只是他瞎编出来的一个局而已,那所谓十八岁的年龄,也只是他随口说出来的,只是为了要洗脱自己的嫌疑而已,毕竟之前整个江湖上,若是说独孤唯我转世最像谁,其实最像的还是他楚休。

    现在有人却是拿着他编造出来的局,说自己是真的,这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

    至于那半分的不确定,则是对方身上肯定有古怪,也肯定有隐情。

    听春雨的刀鞘,独孤唯我的一部分功法传承,其来历可是很可疑的。

    而且对方这种行为在楚休看来,也是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对方真的是有所依仗,可以不惧一切,所以才大张旗鼓的把身份透露出来。

    第二个嘛,那就是对方纯粹是白痴,已经纯到了一定境界,才会在这种时候大张旗鼓的透露出自己的身份,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一般。

    “去安排一下,等下前往东齐。”

    楚休直接一挥手,做出了决定。

    不管对方是真还是假,对方既然能够拿出这么多属于独孤唯我的东西,那也肯定跟独孤唯我有着某种联系,楚休肯定要亲自去一趟,看一看究竟。

    此时东齐南部的舒城内,原本这里只是一座寻常的南部小城,因为靠近南蛮之地,所以地域不是那么太好,只有一些来往于南蛮十万大山采药的武者,会在此地暂时歇歇脚,所以面积并不算大。

    不过此时的舒城却可以说是群魔乱舞一般,诸多魔道武者云集在此,想要拜入‘独孤教主’转世的麾下。

    虽然楚休已经重建了昆仑魔教,不过却也不是人人都会选择投向他楚休的,毕竟魔道当中,看楚休不顺眼的人也是不在少数的。

    还有一点便是,楚休现在虽然急于发展自身的势力,不过却也不是什么臭鱼烂虾都要的。

    想要加入昆仑魔教的武者,要么有实力,要么有潜力,要么有能力。

    这三样你只需要有一样便可以了,但同样,这三样你若是连一样也没有,那你也入不了昆仑魔教的大门。

    有些被昆仑魔教淘汰的武者,或者知道自己不符合昆仑魔教要求的武者,此时便都云集在了这里,投入这位‘独孤教主’转世的麾下。

    此时在舒城的一座大宅内,一名模样看上去还有些稚嫩,但脸上却带着志得意满,还有傲然之色的年轻人正在听着手下人的汇报,他淡淡的一挥手道:“告诉其他南域的那些武林势力,本尊给他们三天的时间来选择,要么投靠我圣教,要么就去死,我不想再听到第三个选择。”

    “遵命,教主!”

    手下人纷纷恭敬的点头离去。

    这年轻人便是那位号称是独孤唯我转世的人,之前他只是舒城当地一个小世家韩家的嫡子韩平。

    舒城这么一个靠近南蛮之地的小城能有什么大世家?韩家在舒城内的实力就已经算是顶尖了,他父亲也只有三花聚顶境境界而已。

    整个南部只有三个郡,这三个郡在东齐内部都排不上名号,可以说只要出了一位武道宗师,那都是大人物了。

    结果这韩平却是一夜之间从先天修为暴涨到了真丹境,更是号称自己是独孤唯我转世,已经觉醒,这顿时引起了整个南域甚至是江湖的轰动。

    这时一名须发皆白,面容肃然的老者走进来,沉声道:“教主,你这次怕是有些托大了,虽然你现在已经觉醒,不过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这么早便把自己的身份都宣扬出去,弄的整个江湖皆知,怕是会有一些危险啊。”

    这老者便是最先投靠韩平的魔道老前辈,魔云堂的嫡系传承者方云渡。

    韩平闻言无所谓的一摆手道:“没关系,就凭本尊在五百年前的势力,什么大光明寺的虚云,纯阳道门的凌云子,他们在本尊面前有出手的勇气吗?

    还有那楚休如今占据着本尊的昆仑山,现在本尊给他一个机会,已经派人去给他传信了,只要他带着人亲自下山来迎接本尊入主昆仑,本尊便封他一个堂主当当。

    不宣扬出去,这些可没人知道啊,就好比方老你一样,我不把身份传扬出去,你又怎么知道我的身份,前来投奔我呢?”

    方云渡点了点头道:“这倒是,不过教主,我还想问一问,昔日我魔云堂有一部分的功法据说是跟魔风堂相辅相成的,但关于那部分的功法已经消失了,不知道教主能否将那一部分的功法赐下,让老朽的实力能够再进几分呢?”

    方云渡这话有些试探的意思。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方云渡是很相信对方乃是独孤唯我转世的。

    他手中可是掌握着不少独孤唯我的专属秘法,这些在魔云堂的典籍当中都有着记载。

    外加对方还有听春雨的刀鞘,和一些昆仑魔教的嫡传信物,仔细一调查,对方更是十八年前甲申年出生的,并且出生的那一天还有天降异象,整个南域阴云密布,风雨大作,一道雷霆化作球状正好轰在韩家门前,这些都彰显着韩平的不凡。

    只不过韩家之人胆量太小,还以为这是什么不吉利的征召,所以这才为韩平取了这个名字,寓意着平平安安一生,莫要意外夭折等等。

    但随着韩平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一出,众人这才貌似想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劲不吉利的征召,完全就是天降异象好不好。

    这些都是方云渡自己调查出来,再加上之前的那些东西,这才让方云渡十分相信,对方乃是教主转世。

    在方云渡这种极其死板的魔道武者看来,隐魔一脉那帮人就是背弃了圣教。

    那楚休算是什么东西,也有资格重建魔教,登上昆仑?简直就是雀占鸠巢!

    所以方云渡对楚休可是极其的不屑,甚至还有些敌视。

    而随着韩平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传来之后,他却是主动上门投靠,验证了这些条件之后更是对其忠心耿耿。

    只不过随着方云渡跟韩平相处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却是感觉有些微微不对劲。

    韩平貌似很少提到昔日关于昆仑魔教的种种,他对于昆仑魔教的一些常识都了解的不多,甚至还没有自己多。

    而且看他的行事方式,简直就是一团糟,基本上就是一拍脑袋就是一个想法,没有任何章法可言。

    这种水平的人,真的是教主转世吗?这让方云渡有些怀疑。

    楚休那厮虽然不懂规矩,雀占鸠巢,但他的实力和能力却是当世公认的,这点就连方云渡都不得不承认。

    但眼前这位独孤教主转世,他的能力,简直跟楚休没办法比啊。

    这一次方云渡也是实在忍不住了,这才开口试探的。

    韩平倒也不算白痴,听出方云渡的语气有些不对,他叹息道:“方老,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也记不得了啊。

    我沉睡了五百年,十八年前才总算真灵转世,前些日子才算是真正苏醒了过来,受损有些太过严重了,甚至就连记忆都受到了损伤,忘记了很多东西。

    不过方老你放心,等将来我回复实力之后,记忆也会跟着恢复,你要的那些东西,我都能给你。

    本尊是不会忘记功臣的,那楚休就算是现在就带着整个昆仑魔教投奔我,我也只会给他一个堂主的位置,至于方老你,则是将来的四大魔尊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