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楚休的因果
    PS:感谢书友偷吃香蕉的猴子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昆仑魔教经历的这一战,其实都不能算是战斗,毕竟只有楚休打了一场。

    但它对于整个昆仑魔教的凝聚力甚至比一场激战还要大。

    毕竟魔道被打压了整整五百年,这五百年间,整个江湖都是正道宗门说了算,大部分魔道武者其实都被灌输一种自己不如正道的感觉。

    甚至在隐魔一脉中都有不少人怀有这种心思,认为自己不如正道宗门。

    而今几乎所有江湖正道都联合在一起围攻昆仑,结果还是没能拿得下他们,这种信心对于他们来说,可是极其难得的。

    楚休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陆江河,对其他人道:“把老陆带下去,让风神医给他治治。”

    说起来陆江河这也怨不得别人,只能怪他自己嘴贱。

    之前君无神的目标只有楚休,甚至连怀有战意的夜韶南都忽略了,自然不会在乎陆江河这么一个蝼蚁人物。

    但陆江河这张嘴的杀伤力可不是一般的大,专门揭短,往天门的痛处上说,最终彻底激怒了君无神。

    他可没有楚休那种强大的元神修为,完全是靠着自己的意志力,这才强行挣脱那六道轮回的力量。

    所以这一次,陆江河也是‘光荣’的成为楚休麾下,唯一受伤的人了,虽然他伤的,毫无意义。

    商天良在楚休身边叹息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这两位的实力,怕是已经要摸得到天了吧?”

    陆江河一边被人搀扶下去,一边闻言不屑的冷哼道:“少见多怪,这才哪到哪里?

    你若是见到了教主出手,但那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天!”

    商天良看了他一眼,等他彻底被人扶走,这才道:“这厮在五百年前没被人打死,也是一个奇迹。”

    楚休摇了摇头道:“所以他应该感谢独孤教主,否则他恐怕连昆仑魔教覆灭的那一天都活不到。”

    眼下最大的危机解除,他麾下的所有人,情绪都放松了起来,包括楚休也是如此。

    当初在发现无心魔尊和天哭魔尊的遗迹之后,楚休便有了这个想法,但其实他也知道,他这个想法是比较冒险的,准确点来说,应该是相当冒险了。

    但机会难得,他早晚也是要走到这一步的,晚走不如早走,这次行险,不说把未来的危机都给解除了,起码扯着钟神秀的虎皮,不论是天门还是那些正道宗门,一时之间都不会来找他的麻烦。

    “接下来我们应当如何做?”梅轻怜在一旁问道。

    “有没有兴趣重建阴魔宗?”

    梅轻怜先是一脸的愕然,随后美目中闪烁着一丝激动的光辉道:“是时候了?”

    楚休点点头道:“差不多是时候了,这段时间不论是正道还是天门都不会来找我们的麻烦,所以不趁着这个时候快速发展我圣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一个月之后,召集我麾下所有的势力来昆仑山议事,是时候商讨一下我圣教的构架了。”

    能够重建阴魔宗,这不是梅轻怜的梦想,而是她身上一直都肩负着的责任。

    什么时候这个责任完成了,她的心里也能够松一口气。

    不过好不容易到了这个时候,梅轻怜却是又犹豫了起来。

    “我是什么水平你也不是不知道,让我管一些杂务倒是可以,不过那可是一整个宗门,我拿什么管啊。”

    楚休道:“我是准备恢复五百年之前圣教的构架,到时候阴魔宗依旧是圣教的附庸宗门,只不过不用在外界建立山门,直接在圣教内部建立山门就可以了。

    那时候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你只需要招收弟子,把阴魔宗的功法传下去就可以了,至于管理宗门之类的,自然有我帮你把关,选出几个可靠的人来,基本上你什么都不用管,阴魔宗也能够正常建立运转。”

    听到楚休这么说,梅轻怜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能够把宗门传承下去,自己也就算是对得起她的师父,以及宗门的那些长辈了。

    楚休这边决定重新规划魔教的框架,但实际上,他却并没有想改变什么,依旧是按照五百年前的规矩来便可以了。

    昔日独孤唯我所定下的规矩其实很适合昆仑魔教的,堪称是海纳百川。

    魔道中人都有个性,不是那么好管教的。

    所以独孤唯我只要求一点那就足够了,只有两个字:服从。

    昆仑魔教内的堂口都是直属于昆仑魔教管辖,这些人也都是昆仑魔教自行培养出来的。

    而像是之前的阴魔宗和无相魔宗那样的,虽然其之前便有了传承,但只要加入了昆仑魔教内,那便也是昆仑魔教的附庸,其掌门等执掌者都被封为魔使,跟昆仑魔教的直系堂主地位一模一样,双方并没有高下之分。

    这么做的好处便是,昆仑魔教并不需要精准的掌控住每一个人,他们只要掌控住这些附庸宗门的魔使便足够了,只要他们能够保证服从,那整个宗门便都是服从的状态。

    这一招很好用,看看现在的隐魔一脉就知道了,其实整个隐魔一脉内,大部分人都不是昔日昆仑魔教嫡系的堂口出身,而是那些附庸宗门出身。

    但就算是五百年过去了,仍旧还有一部分人对昆仑魔教保持着忠心耿耿的态度,这已经算是很不容易了。

    此时楚休的麾下也是有着一堆的势力在身,虽然众人都认楚休为主,不过大家各有各的心思,各有各的传承,像极了昔日的昆仑魔教。

    楚休若是将其全部整编到昆仑魔教当中有些不现实,不如就按照五百年前的规矩来。

    就在楚休思索这些东西的时候,西昆仑,天门之上,无数阴云密布,气势凝重的仿佛要滴出水来一般。

    那是君无神下意识中所绽放出来的气势,简直强大到骇人的地步。

    所有天门神将,包括其他的一些天门武者此时都躲在自己的宫殿内不出声,生怕触了门主的霉头。

    他们也不知道咋回事,他们也不敢去问,还是老老实实的去看守阵法封禁比较安全。

    大殿之内,君无神面无表情,但谁都能看出来,他此时心中的愤怒究竟到了什么地步。

    第五赤松坐在君无神的下首,整个天门九大神将中,也就只有第五赤松能够跟这种暴怒状态下的君无神继续呆在一起了。

    皱着眉头,第五赤松不解道:“这不合理啊,钟神秀为何会跟楚休搞到一起去呢?

    因果?这楚休身上为什么也有因果?甚至能够让钟神秀亲自出手保他,他身上到底有什么因果?”

    “去,把诸天晓叫来。”君无神忽然开口道。

    诸天晓乃是天门神将中,唯一通宵卜算之术的存在,君无神想要算什么,第五赤松已经能猜到了。

    不过他却是劝道:“门主,诸天晓的天人七算与神鬼三问可都是留作应对封禁爆发的。

    再过一年多的时间便是神将排位,到时候封禁会爆发一次,有着诸天晓的天人七算与神鬼三问在,我们也能够提前得知究竟那个封禁会爆发,好提前加固,省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此时动用,一年多的时间,诸天晓肯定是恢复不过来的。”

    君无神没有说话,只是看了第五赤松一眼。

    只是这一眼,第五赤松便明白了君无神是什么意思,只得无奈的去把诸天晓喊来。

    天门神将诸天晓,号称是通晓诸天。

    他的战力是天门神将里面几乎最弱的,但每次神将排位他都能挺过去,靠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在卜算之道上的造诣。

    来回推算之下,哪怕他的战力不足,也不会被淘汰。

    而且他的能力特殊,肯定也会的得到君无神的一些优待,除非是,天门神将内再出现一位跟他能力一样,甚至可以代替他的人。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一名身穿华服,白白胖胖,脸上带着和煦笑容的人便被第五赤松带进来,他便是诸天晓了。

    看到君无神在那里,诸天晓连忙凑过去道:“门主,您找我?”

    君无神沉声道:“帮我推演一下那楚休,我要看看他究竟有什么异常的地方,竟然能够让钟神秀为了因果而护他!”

    诸天晓点了点头,立刻拿出各种卜算的东西,还有一面巨大的八卦盘,在其中来回演算推演着。

    只有楚休的名字,其他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这几乎是最难的一种推演了。

    昔日袁吉大师推演楚休,还需要一件跟楚休相关,带有楚休气息的东西来进行推演呢,但现在换成这诸天晓,他却是可以凭空演算,用不到那么麻烦,有时候甚至连名字都不用。

    半晌之后,诸天晓皱眉道:“没有什么不对啊,这楚休平凡的很。

    唯一的不对就是,如果我没有推演错的话,这楚休的命格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平庸而且还短命的寻常命格,甚至可以说是很差了。

    但他竟然能够活到现在,并且还有着如此成就,这简直不合理啊,老天爷这是在逗我玩呢?

    等等!有些不对,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