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心酸的凌云子
    PS:感谢盟主糖橘子冰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不空和尚看向楚休感觉很熟悉,不过他也并没有在意。

    他已经知道了,楚休得到了昆仑魔教一部分的传承,甚至现在他便有独孤唯我的一部分魔功在身,说不定他身上什么东西便是自己昔日的故人所留,他感觉熟悉也很正常。

    所以不空和尚只是稍微疑惑的那么一瞬,便将目光转向了陆江河,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道:“原来是血魔堂的陆堂主。

    五百年刹那芳华,岁月流转,如今还能见到故人,老僧感觉很欣慰啊。

    听说当年陆堂主你被独孤唯我封禁,但没想到五百年过去了,你却依旧选择站在昆仑魔教这边,如此忠义,却是老僧没有想到的。”

    不空和尚这话别说楚休等人听了受不了,就连陆江河都是老脸微微一红。

    不论是五百年前还是五百年后,可还是第一次听有人用‘忠义’这个词来评价他。

    “既然五百年前你都已经逃过一劫,今日,你又为何偏偏要来送命呢?”

    突然站出来说的这位是风云剑冢的一名老者。

    很老很老,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腐朽的味道来。

    他手中拿着一柄包裹在老旧乌木剑鞘中的长剑,说话慢吞吞的,每说出几个字,便要咳嗽一声。

    但看到这个人,褚无忌等人的面色却是骤然一变。

    “这位又是谁?”

    褚无忌带着些许的惊骇之意道:“风云剑冢上代执掌者,曾经位列至尊榜第九的‘剑尊’钟离牧!

    这家伙虽然不是五百年前那个时代的人,但他却是五百年前风云剑冢‘剑皇’沈苍武的亲传弟子,按照年纪来说,现在他早就已经过了四百岁了。

    钟离牧早就一百多年前便已经在江湖上消声灭迹了,风云剑冢那边也一直都没传出来他的死讯,但所有人多以为他死了。

    甚至在十多年前,风满楼都将他从至尊榜上撤了下来,风云剑冢也没有吭声,谁承想,这老家伙竟然还活着!简直不讲道理!”

    虽然理论上说,天地通玄境界也能活四百余年,但是真正能活到这个寿元的,江湖上又有几人?

    不空禅师因为修炼不死禅,跟陆江河被封禁元神一样,都不属于真正的‘活着’,所以不能作数,他们的寿元依旧在跟着正常武者走。

    整个江湖上唯有天师府那位老天师活的是最久的,甚至已经久到了超越天地通玄境界极限的地步了。

    而这钟离牧能活到现在,简直像是老天师第二一般。

    陆江河也是低声道:“这老小子不好对付,他师傅是沈苍武,那家伙当初便棘手的人,一身实力完全可以跟四大魔尊比肩,但却一直都隐忍不发,等教主死后,他才出手。

    能被沈苍武亲自调教出来的弟子,肯定也不是一般人。”

    楚休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对方不是一般人,应该说,只要是能够踏入天地通玄境界的,压根就没有一个是一般人。

    看着在场的众人,楚休大笑道:“整整六位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亲自来找我的麻烦,我这种待遇,简直要比夜教主都高,对了,提到夜教主,现在夜教主也应该现身了吧?”

    随着楚休话音落下,夜韶南的身形从昆仑山一跃而上,就那么站在一旁,并没有说话。

    这一战跟他并没有关系,他只是来等君无神的,所以整个拜月教除了他自己,其他人一个都没来。

    但其他人并不知道这点,以夜韶南的性格,他也不会去多嘴解释等等。

    此时看到夜韶南出现在这里,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

    楚休那边就只有一个商天良撑门面,他们并不畏惧,但这时多出了一个夜韶南,却是多了一重变数。

    在场的众人,哪怕是五百年前那位从无心魔尊手中逃得一命的不空和尚在面对夜韶南时,他都不敢妄言自己能胜之。

    楚休此时看似淡然,但心中有些焦躁了起来。

    那一位怎么还不来?他不来,这戏可没办法演下去了。

    夜韶南只是为了君无神而来的,等到真交手的时候,他可不会出手帮忙。

    楚休深吸了一口气,站出来沉声道:“五百年前,我圣教覆灭在正道武林手中,风水轮流转,眼下合该轮到我魔道再次崛起了。

    刀兵相向拼的就是你死我活,又何必说那些虚伪的大道理?”

    凌云子并没有反驳,只是点了点头道:“你若是这么说倒也可以,正魔两道之间,现在也只剩下道刀兵相向了。

    五百年前我等先辈能够覆灭一次昆仑魔教,现在,也依旧可以!”

    随着凌云子话音落下,他便想要让众人一起上,直接强攻昆仑魔教。

    夜韶南虽然强,但眼下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手,只要能拖住夜韶南便好了。

    这么多正道大派一起联手,足以覆灭现在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昆仑魔教。

    不过就在这时,楚休却是忽然道:“凌云子道长,这次攻打我圣教,应该又是你纯阳道门掀起来的吧?

    这些年来,你们纯阳道门的人我杀了不少,但是凌云子道长可还记得,这些激战当中,有哪次是我楚休主动掀起来的?”

    凌云子淡淡道:“除魔卫道,我纯阳道门的几位同袍,死得其所!”

    虽然凌云子话这么说,但他心中还是有一些心痛的。

    跟其他性格激进的纯阳道门武者相比,凌云子更为清醒。

    当年楚休还没有这般强大时,他们纯阳道门也处于衰落时期,完全没有必要跟楚休死磕。

    若是当年的真阳子等人能够理智一些,不去跟楚休硬碰硬,那等到现在,集合众多正道宗门之力,完全可以用最小的损失将楚休解决。

    结果现在,他们纯阳道门两代护殿六真人之首都是死在楚休手中,其余纯阳道门的弟子死在楚休手中的也是不计其数,堪称是损伤惨重,结果这些人,可以说都是白死了。

    楚休大笑道:“好个死得其所!

    正魔两道是立场对立,但我跟你纯阳道门,却是私怨死仇。

    凌云子掌教,昔日你我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一次,当着众人的面,你我再来一战,你敢,还是不敢!”

    见到楚休竟然公然挑战凌云子,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异色。

    楚休跟凌云子交手是很多次,但那几次可以说都是被迫交手,而这一次,他竟然是当众以真火炼神境的修为去挑战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这种事情放在江湖上可都是极其少见的,应该说压根就没有几个。

    楚休这是准备在临死之前挣扎辉煌一次?

    若是换成其他人,在这种关键时刻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不论是正道还是魔道,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所谓的一对一公平交手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况且对付这帮魔道中人,用得着什么公平吗?大家一起并肩子上,除魔卫道才是正经的。

    但楚休所挑战的这个人却是凌云子,凌云子只是犹豫了一息的时间,他便直接冷声道:“那便一战,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凌云子能够成为天地通玄境的至强者,他的心境就算不能说强,但却也不算弱,只不过在楚休身上,凌云子可以说是真有执念了。

    在真火炼神境时,凌云子没拿得下楚休,等他到了天地通玄境界时,还没能拿得下。

    最主要的是这两战还并非是他不敌楚休,只是因为外力的因素,让他不得不撤走。

    当然这其中的隐情江湖人是不会管你的,他们都在纷纷议论,说凌云子乃是实力最弱的天地通玄境界强者等等。

    就算凌云子不在乎外界的一些声音,但却也受不得天天被这议论诋毁,可想而知他的心情憋屈到什么程度。

    如今楚休当着众人的面开口挑战,他没有理由拒绝。

    楚休已经是瓮中之鳖,眼下江湖几乎所有的正道大派都云集在昆仑山,直接以力压人,他也不信楚休还能够耍出什么手段来。

    没有外力来干扰他,他这次倒是要让其他人看看,自己能否拿得下楚休!

    当然若是要让人其他人知道凌云子的想法,估计他们都要替凌云子感觉到心酸。

    凌云子怎么说是堂堂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竟然要靠击败楚休这么一个真火炼神境的武者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想而知他的心境是如何的憋屈。

    在场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却是都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显然是有些不满的。

    这种时候还玩什么一对一的挑战,直接正面解决楚休,攻破昆仑魔教才是最主要的,玩这种把戏只能浪费时间。

    不过眼下凌云子都已经答应了,他们也不好说些什么。

    在场这些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当中,凌云子不是最强的,他或许还是最弱的一个。

    但这件事情毕竟是他发起的,道门在正道联盟中的话语权也是极大,所以他们虽然不满,但此时倒也不好反驳,反正也只是稍微浪费了一丢丢的时间而已。

    楚休握紧手中的魔刀,长出了一口气。

    眼下他也只能这么拖延时间了,那一位若是还不来,自己就只能提前发动底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