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八十章 说服
    张道灵在外界看来,乃是威严公正的天师府执掌者,但在老天师面前,仍旧是如同当年那个小道童一般,被老天师训斥了,也是不吭声。

    其实这件事情跟他还真没什么关系,是纯阳道门那边大意了,对那些小势力透露了消息,谁知道他们那里有没有魔道的探子之类的。

    不过张道灵也没有反驳,他只是沉声道:“那老天师,这次我们究竟是出手,还是不出手?”

    老天师叹息了一声道:“还出手什么?楚休都已经找上门来了,你看他那个态度,有恃无恐,像是害怕的模样吗?”

    “那他万一要是虚张声势呢?”

    老天师眯着眼睛道:“我虽然老了,但还没到老眼昏花的地步。

    就算万一这小子演技好,真是在虚张声势,甚至连我都骗过去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一次这么多正道宗门出手,以纯阳道门和真武教,还有大光明寺以及须菩提禅院的声势,你认为他们差我老头子一人吗?差我天师府一家吗?

    我天师府去和不去,起不到最关键的作用,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并不是我天师府。”

    张道灵道:“那楚休那边若是挺不住,导致魔教被灭,但我天师府却是在此战当中并没有出手,会不会影响到我天师府的名声?”

    老天师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笨那!

    你就不会事先带着一部分的人在昆仑山周围埋伏着吗?

    楚休若是挺住了,你就当带着人去西域看风景去了。

    楚休若是没挺住,你便也跟着上昆仑山,收拾残局。

    反正只要你出现了,谁害管你出没出力?”

    张道灵听完有些目瞪口呆,他迟疑道:“可是这样,我天师府岂不是在抢功劳?明明没有出力,但最后却是要分润名声。”

    老天师叹息着摇摇头道:“道灵啊,这些年来你把天师府管理的很好,甚至在某些细节上,当年老头子我执掌天师府时,做的都没有你好。

    但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多年来,我依旧没有把天师府的大权全部交给你吗?”

    张道灵低头道:“是弟子做的还不够出色,没有达到老天师你的期望。”

    老天师摇摇头道:“不,你很出色,但你却是出色过头了,我不把天师府的大权都交给你,只是因为你还不够不要脸!”

    张道灵抬起头,愕然的看着老天师。

    老天师淡淡道:“在江湖上厮混,不占便宜便是吃亏。

    你要脸面,所以你就不能做的太过分,你不吃亏谁吃亏?

    人家都是在拿到好处之后再谈脸面的,结果你倒好,好处还没见到影呢,便要起脸面来了。

    老头子我活了五百年,所谓道魔佛,所谓的天下大势我都见过。

    魔道风光的时候我在,道门风光的时候我也在,佛门风光的时候我还在。

    管他什么正邪道魔,记住了,你只是我天师府的人。

    长辈们传道授业解惑,无非就是想要看着后人平平安安的成长起来。”

    说着,老天师还拍了拍张承祯的肩膀。

    看着张道灵,老天师沉声道:“什么时候你发现,在你心目当中,宗门的安危高于一切,高于你所谓的名声,高于你自己的脸面时,我才放心,把这个位置真正的交给你。”

    张道灵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离去。

    等到张道灵之后,张承祯才在一旁忽然道:“父亲他,也是为了天师府着想。”

    老天师转过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张承祯道:“这种时候知道关心你那老爹了?

    放心,我当然知道他是为了天师府着想,只不过张道灵这家伙,还是需要再磨练一番才行。”

    张承祯突然问道:“那上一代天师,是如何磨练老天师您的?”

    老天师愣了愣,笑道:“我不用磨练,因为在那个时代,你到底是要命,还是要脸,是一件很好选择的事情。”

    走出天师府之后,楚休回望了一眼龙虎山,他现在才明白,为何天师府明明没有纯阳道门的底蕴深厚,传承悠远,也没有真武教出了宁玄机这种惊艳人物,却仍旧能够位列道门之首。

    老天师名动江湖,他看的,比谁都清,比谁都远。

    有些人活了几百年,但却只是空度岁月,而老天师却是真正活明白了。

    只要有他在,天师府或许无法位列天下至尊的位置,但起码永远都不会掉队,不会担心传承消亡。

    离开天师府后,楚休还要前往拜月教去一趟。

    明魔隐魔之间互有利益冲突,之前隐魔一脉弱小之时,双方都受到正道武林的打压,其实还是可以联手的。

    但现在楚休带领隐魔一脉重上昆仑,建立魔教,这在其他人看来反而是跟拜月教对立,双方根本就不可能联手。

    不过实际上,楚休却是有把握说服夜韶南出手,原因很简单,只因为拜月教之主是夜韶南。

    当拜月教听到楚休前来求见的消息,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愣。

    楚休现在在江湖上风头正盛,同时引来了无数正道势力的忌惮,甚至准备要打上西昆仑呢,他此时来干什么?

    眼下楚休的身份摆在这里,东皇太一,拜月教大祭司,还有拜月教的圣女一齐将楚休迎进来。

    拜月教圣女调笑道:“楚大教主,当魔教教主的滋味怎么样啊?”

    楚休淡淡道:“我从你的语气当中听出了调侃的味道。

    我现在虽然占据着昆仑魔教,不过估计大部分江湖上,甚至是魔道一脉的人,他们都不认为我是魔教教主,只是昆仑魔教之主。

    只有独孤唯我大人的名字,才配得上这个称呼。”

    东皇太一和拜月教的大祭司都诧异的看了楚休一眼,这楚休竟然心里还挺有逼数的,但你既然知道这点,竟然还敢占据昆仑魔教,自称魔主,就不怕独孤唯我转世回来之后找你麻烦?

    眼下他们双方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所以这般调笑的话语,只有拜月教圣女毫无顾忌才会说出来,东皇太一和拜月教大祭司都是一副严肃的模样。

    等见到了夜韶南之后,楚休顿时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

    上次在原始魔窟内,夜韶南拿到了魔种。

    现在看来,他就算是没有完全炼化魔种,但也炼化的差不多了。

    此时夜韶南周身的气息已经变得难以用语言去形容,因为楚休甚至感觉不到夜韶南的存在。

    夜韶南明明站在那里,不过只要楚休闭上眼睛,他却感知不到前方有人,但他却能够感知到一个恐怖的存在,犹如皓月当空一般,无比的耀目。

    看到楚休找来,夜韶南只是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来:“何事?”

    这便是夜韶南的风格,所以楚休也直接道:“正道武林准备联手踏平我昆仑,我想请拜月教和夜教主出手。”

    此言一出,东皇太一便直接道:“不可能!”

    虽然东皇太一很欣赏楚休,之前他们还合作过许多次,但这次他却绝对不会选择站在楚休那边。

    当楚休选择占据昆仑山,重建昆仑魔教的那一刻开始,拜月教跟楚休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变成对立了。

    对于拜月教来说,楚休的威胁甚至是跟正道武林相等的。

    拜月教大祭司更是冷笑道:“楚大人倒是打的精明算盘。

    明明是你高调引起正道武林的围攻,结果现在却是拖我拜月教下水。

    我拜月教出手了,又能得到什么?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最后获利的,却是你楚休!”

    楚休对拜月教大祭司问道:“敢问大祭司,现在的拜月教与我昆仑魔教,谁强谁弱?将来又是谁强谁弱?”

    拜月教大祭司傲然道:“当然是我拜月教更强!教主一人,便可力敌天下至强者!”

    一旁的东皇太一不屑的撇了撇嘴。

    之前拜月教大祭司总说他拍教主马屁,现在你自己不也是一样在拍?

    不过说到未来时,拜月教大祭司却是顿了顿。

    未来他是真不敢说,因为楚休才崛起多长时间?就算眼下有着夜韶南在,拜月教是强,但未来谁有说的准?毕竟楚休崛起的速度太恐怖了一些。

    不过拜月教大祭司还是嘴硬道:“就算是未来,就以我拜月教现在这般英才辈出的场景,也一定不会弱!”

    楚休一摊手道:“既然大祭司对拜月教的未来这么有信心,又为何害怕帮我?

    你应该知道,现在我昆仑魔教已经是正道中人的眼中钉。

    他们搜寻不到教主大人转世,便会将目光转到我的身上。

    能吸引到所有正道宗门的目光,这对于现在安心发展实力的拜月教来说不是好事?大祭司你又为何要抗拒?”

    拜月教大祭司一阵语塞,论及牙尖嘴利,只会在拜月教内研究蛊虫咒术的他,还真不如成天怼人,跟人打嘴炮的楚休。

    就在东皇太一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楚休将目光望向夜韶南道:“其实说了这么多,拜月教并没有必须要出手的理由。

    不过我这里有一件事情,想必夜教主会很感兴趣的。

    我又杀了天门的一个神将,恐怕到时候君无神也会出手,夜教主有没有兴趣来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