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莽夫罗神君
    PS:感谢书友喜欢唱跳rap和篮球一万六千起点币的打赏

    褚无忌并不认识罗神君,自从上次罗神君被吓退之后,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现在江湖上了。

    不过眼下一位真火炼神境界的强者,却是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出现在了龙门关前,白痴都知道,对方肯定是来找麻烦的。

    褚无忌一挥手,让其他武者躲到一边去,他站出来沉声道:“这位朋友来我魔教所谓何事?”

    罗神君撇了褚无忌一眼,那目光如同是在看一只蝼蚁一般,让褚无忌感觉十分的别扭。

    “楚休小儿呢?”

    一听这称呼,褚无忌便知道对方是来找麻烦的。

    他冷哼了一声道:“你到底是哪一派出身?真以为我魔教刚刚入主昆仑,便根基不稳,可以随意欺凌吗?”

    罗神君冷笑了两声,二话不说直接一拳向着的褚无忌轰来!

    褚无忌根本就没想到,罗神君竟然忽然便出手。

    仓促之下,闪耀着光芒的月刃横在身前,明明是正午时分,但却是有着月辉笼罩而下,将褚无忌护在其中。

    他不知道罗神君的底细,所以只能保险一些,暂时采取守势。

    但随着罗神君那一拳落下,明明半空中没有任何异动,但下一刻,褚无忌却是仿若置身无边的刀锋炼狱当中一般,狂暴的劲风将他笼罩,撕裂着他周身那股月辉。

    轰然一声爆响传来,褚无忌周身的月辉碎裂,他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匹的大力降临,身形忍不住倒飞了出去。

    下一刻,褚无忌手捏印决,半空中月辉泛着血芒,他手中的月刃临空而舞,带着无边的锋锐向着罗神君斩下。

    与此同时,半空中的血月也是降下无边的血煞之气,幻化成了一轮血月临空而落,斩向罗神君!

    罗神君冷笑了一声,这些寻常江湖上的真火炼神境武者他并没有放在眼中,弱,太弱了!

    手捏印决,一瞬间褚无忌周围却是仿佛升起了一道道无形的墙壁一般,强大的力量绞杀着一切,而且还在不断缩小。

    月刃和那血月斩在无形的墙壁之上,发出一阵阵轰吟,但却无法将其击碎。

    甚至褚无忌还发现,在对方那无形的墙壁笼罩之下,他竟然无法借用天地之力!

    领域!

    唯有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才能够掌控一方天地,使得这一方天地听从自己的号令,凝聚成领域。

    眼下这人所形成的领域能够禁锢自己的攻势,还能够阻隔自己借用天地之力,这不是领域是什么?但眼下这人,他明明就是真火炼神境。

    天门的武者所修炼的都是上古时期的功法,各跟现在江湖上所流传的功法虽然同出一源,但却有些不同。

    罗神君这门秘法不是领域,但有些特点,却是跟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所凝聚出来的领域及其的相像。

    褚无忌毕竟才踏入真火炼神境不长时间,就算是他战力不弱,但面对一位天门神将,此时也是被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

    周围那些魔道武者都已经被吓到了,有一些机灵的连忙跑到山上去汇报。

    之前他们还感觉这昆仑山这么雄伟是一件好事,结果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坑爹。

    没有阵法传递消息,他们可是要硬生生爬千丈的山崖,才能够到山巅呢。

    等到前来报信的武者来到山顶之后才傻眼了,因为昆仑山上那些楚休麾下的高层貌似都不在。

    陆江河不知道跑到哪里去,追寻五百年前的记忆去了,说是要怀念一番。

    商天良暂时镇守在昆仑山之巅,不回商城,但他嫌弃闭关修炼没意思,所以这段时间满昆仑的转悠,准备找找看,这地方有没有传说中的天山雪莲,看看能不能种一种。

    而秦朝先等被楚休威逼利诱加入昆仑魔教的武者,此时也是不在。

    他们都先回去收拾东西,准备彻底把宗门势力迁移到昆仑山这边。

    至于楚休当然是在闭关当中,所以报信的武者找了半天,竟然只找到了一个梅轻怜。

    听说有人打上门来,梅轻怜的面色顿时一变。

    之前楚休便说过,他布下的这个局能够保持多长时间并不确定。

    那些正道宗门的武者不可能就因为一面绢布,就一直去寻找独孤唯我转世的线索。

    等他们找累了,结果发现并没有找到,那时候就应该回过头来找他楚休的麻烦了。

    但梅轻怜却没想到,这个时间竟然这么快。

    就在她想要立刻下山去支援褚无忌时,楚休不知道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对那报信的弟子问道:“来的有多少人?你可认识?”

    看到楚休出现,那名弟子好似找到了主心骨一般,连忙道:“来的只有一人,但我却并不认得他,甚至就连褚无忌大人也都不认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寒芒道:“一个人便敢来闯我昆仑山,这家伙是来找死的?”

    说着,楚休直接拉上梅轻怜,直奔山下而去。

    他之前虽然在闭关,但却并不是在闭生死关,只是准备熟悉一下破阵子这把魔刀的力量而已。

    虽然器灵跟楚休是相通的,不过魔刀的力量却是另外一回事。

    而且楚休还准备仔细的查看一下自己体内那股奇怪的魔气,当然依旧是没有任何头绪。

    此时山下,褚无忌已经被罗神君给压制到了极致。

    他周身一丈之地都已经被罗神君的领域给封禁,任凭他动用各种力量都无法将其斩碎。

    眼看着那领域要将他硬生生挤碎,褚无忌猛然一口鲜血喷出,赤红色的鲜血融入他的月刃当中,一瞬间血月当空,他整个人都融入了血月内,爆发出了无边的锋锐,终于将那领域斩出了一个缺口来,身形从其中逃出,不过面色却是依旧苍白。

    罗神君的面色有些诧异道:“哦,竟然能够逃出我的封锁,本尊倒是小看你了。

    你这只蝼蚁,倒是有一些力量的。”

    随着罗神君话音落下,双手横握,两道风暴被他捏在手中,猛然间砸落,风云激荡,天地怒吼,威势简直好似要翻天覆地一般。

    罗神君敢来找楚休的麻烦,他自然是有几分底气的。

    能够成为天门神将,本就代表着他们的实力,也代表着他们在某一方面极其的出众。

    罗神君这么一个性格冲动易怒的莽夫,办事还经常不利索,被君无神连着扇了好几次巴掌,但这么多次神将争夺他却仍旧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这也能证明他的实力了。

    就在褚无忌准备再次燃烧精血搏命时,一抹刀光忽然落下。

    那刀光闪亮的耀目,璀璨如同皓月当空一般。

    所过之处,那恐怖的风暴停息,被分解成了最为极致的阴极之力。

    一半风暴分裂,另一半风暴却是握在罗神君的手中。

    气机变幻,力量炸裂反噬,这让罗神君顿时后退了两步,用忌惮的目光看向来人,但下一刻,他的目光就变成了深深的愤怒!

    “楚休!你终于敢露面了!

    之前楚休还以为是正道宗门来了,他还吓了一跳,没想到只是来了一个罗神君。

    天门会来找楚休的麻烦,其实楚休也是想到了。

    不过天门要来找他的麻烦,那来的人应该也是君无神才对,结果来的只是一个罗神君,楚休顿时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位,应该是来找他解决私怨的。

    楚休淡淡道:“我从来都没躲过,有什么敢不敢的?反倒是你,罗神君!”

    看到褚无忌那低迷的气息,楚休的面色一沉,厉喝道:“来我昆仑魔教打伤我昆仑魔教的人,你这是在找死!”

    罗神君闻言大笑道:“就你还昆仑魔教?简直笑掉大牙!

    今日若是独孤唯我占据昆仑山,本尊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

    但你楚休,凭什么这般嚣张?还敢重立魔教,简直不知所谓!

    东海自在天,西昆仑天门。

    这昆仑山,乃是我天门所属之地,尔等宵小,若是还不滚开,那就把命都留在这里吧!”

    罗神君说完之后,他却奇怪的发现,楚休并没有发怒,只是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就好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当然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楚休看向罗神君,就好像是在看一个白痴。

    这话若是君无神来说没什么问题,但你罗神君却是自己一个人跑来跟自己说那些不知所谓的话,凭什么?

    他是真以为自己不敢杀他吗?

    也不对,况邪月都已经死在自己手中了,他应该知道,自己是有胆气杀天门神将的。

    楚休一直都没明白,罗神君的底气究竟在哪里。

    他哪里知道,罗神君这个莽夫其实只是不知者无畏而已,他对于楚休印象,只是停留在他被吓走的那一刻,还有这几年来一些只言片语的传闻而已,他甚至连商天良的存在都不知道。

    楚休眯着眼睛道:“天门神将我也不是没杀过,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还是杀。

    关思羽关老爷怎么说也是我曾经的上司,楚狂歌楚大侠也是我所敬佩之人。

    这两位都死在你这么一个白痴的手中,真是不值得。

    我现在送你下去见他们,这两位应该会很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