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圣火不熄,魔道永存!
    对于秦朝先的称呼,楚休并没有在意。

    独孤唯我的影响力太大,就凭现在楚休这种实力便想要顶替独孤唯我,成为新的魔教教主,哪怕他自己这么说,传出去也会贻笑大方的。

    但等到将来,独孤唯我没有出现,他也到了天地通玄境界,那时候他再号称魔教教主,又有几人敢笑他?

    称号这种东西是打出来的,不是别人喊出来的。

    随着秦朝先最先认输服软,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纷纷低下头,口称大人。

    赤练魔宗可以说是整个隐魔一脉中,中立势力里面实力最强的一个,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却各个都是精锐当中的精锐。

    所以现在看到赤练魔宗都已经认输服软了,他们自然也选择跟随。

    至于他们是怎么想的,到底是心服还是口服,这并不重要。

    只要他们现在选择了臣服,那将来只要他们有一丝的异动,楚休都绝对不会姑息的。

    他要的只是服从,也只有服从,哪怕他们在心中恨不得生吞了楚休,只要他们能够听命行事,那就可以了。

    望着被白雪覆盖的昆仑山,楚休沉声道:“上昆仑!”

    在场的众人都是凝望着昆仑山,踏着已经成了废墟的龙门关,一步一步,登上昆仑山。

    以楚休等人的实力,完全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在十几息之内便登上山顶。

    不过此时他们却都是一步一步的登上阶梯,所有人都默然无语,但却心绪万千。

    这里,曾经便是他们魔教的圣地,他们魔道一脉最为辉煌的时刻。

    那时候的江湖上,无论是你是佛门宝刹的方丈也好,还是道门掌教也罢,只要来到昆仑山,那也必须要一步一步,恭敬无比的走上这条路。

    但是在五百年前,同样也是他们联起手来攻上昆仑山,整个昆仑山都被血色遮掩。

    就算是过了五百年,还能看到昔日那一场大战时交手的痕迹,甚至那阶梯上的黑色瘢痕都好似是鲜血干涸之后凝聚而成的。

    这时候楚休忽然道:“老陆,你说昔日教主为何会用昆仑山作为我圣教的大本营?”

    在场其他人也是都望向陆江河。

    别说楚休疑惑,他们其实也很疑惑。

    因为昆仑魔教的位置并不算好。

    虽然昆仑山乃是龙脉汇聚之地,风水很不错,但昆仑山距离中原之地太远了,周围廖无人烟,情报传递或者是增援等等,都是极其的不便。

    所以昔日昆仑魔教在时,整个昆仑魔教大多数堂口只是在昆仑山上建立总堂,留一部分人镇守,大部分的人都在整个江湖上建立分堂,所以通常分堂内的实力,要比昆仑山上的总堂都强,像是陆江河这种堂主,有时候在分堂内的时间,比在总堂内的时间都长。

    不这样也没有办法,若是所有人都留在昆仑山上,万一江湖上出现了什么事情,急要人去处理,就算消息能够通过阵法快速的传来,但人却没办法快速赶来的。

    陆江河嘿嘿笑了两声道:“别说,这件事情我还真知道一些。理由你们是绝对想不到的。”

    这次陆江河倒是没有卖关子,直接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昆仑山,乃是当世第一高峰。

    教主说过,站得高,看得远,最重要的是,教主无法忍受,有人站得比他更高!”

    在场的众人都是默然,这种话在其他人说出来,那就是嚣张狂妄,而从独孤唯我嘴里面说出来,那就是霸气。

    说话的同时一众人也都走到了山顶处。

    虽然整个昆仑山都被白雪所覆盖遮掩,但昆仑山之巅却是温暖如春,在五百年前应该是一副人间仙境的模样。

    当然现在,整个昆仑山便只有一片残垣断壁。

    五百年前那一战彻底摧毁了昆仑魔教,各大门派将整个昆仑魔教有价值的东西全部搬空了,甚至就连阵法都直接毁掉。

    整个昆仑山之巅,唯一剩下的阵法便是须菩提禅院的六道浮屠往生大阵,用来封禁无根圣火的。

    “无根圣火在哪里?”楚休对陆江河问道。

    陆江河一指头顶:“在昆仑山上的最巅峰。”

    众人直接来到昆仑山最高处的一座山峰,映入众人眼帘的便是一座散发着金色佛光的大阵,一座庞大到足有上百丈,周围无数梵文纷飞的强大阵法。

    在那阵法的最中心,一朵灰白色的火苗摇曳着,只有拇指大小,仿佛下一刻便要熄灭了一般。

    褚无忌在楚休身后,面色有些难看道:“这座六道浮屠往生大阵乃是须菩提禅院的至强阵法,当初为了布下这座大阵,须菩提禅院可是付出了一位天地通玄境苦行僧,以及六名真火炼神境苦行僧修为尽废的代价,这才布下了这座阵法。

    阵法直接根植进了最下方的龙脉当中,只要龙脉还在,便可以为阵法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可以说,这座阵法便是用无根圣火的力量,来封禁无根圣火。”

    听到褚无忌的解释,楚休也是微微动容。

    须菩提禅院这是有多忌惮昆仑魔教,为了封禁无根圣火,竟然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

    须菩提禅院不像大光明寺有着那么多繁琐的位置,除了方丈之外,余下所有人都是身份平等的。

    但能够成为苦行僧的,都是那些有着大毅力的老僧,实力超凡,用他们修为尽废的代价来只是为了来封禁无根圣火,只楚休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

    “袁吉。”

    “属下在。”

    袁吉大师立刻从人群里凑到楚休身前。

    “这座阵法你能否破开?”

    听到楚休这么说,袁吉大师差点没哭出来。

    你老人家没听说嘛,这可是须菩提禅院用了一名天地通玄外加六名真火炼神境强者修为尽废的代价这才布置出的强大阵法,我要是能破开,估计早就成当世第一阵道宗师了。

    不过在楚休的目光逼视之下,袁吉大师还是硬着头皮点点头道:“天哭魔尊所留下的阵道典籍当中,有不少针对佛门阵法所布置出来的阵法,我倒是可以试试。

    不过属下的实力不够,到时候还需要诸位大人帮忙。”

    楚休一挥手道:“你来弄吧。”

    袁吉大师点点头,从空间秘匣中掏出来了一大堆的破阵材料,开始布阵。

    楚休可从来都不会亏待了自己的手下,袁吉大师手中的阵法材料可都是极品,哪个都不缺。

    毕竟楚休手下这么多人,在阵法一道上也就袁吉大师能拿得出手。

    半晌之后,袁吉大师直接布置出了三座阵法,分部在六道浮屠往生大阵大阵的三个方位上。

    启动阵法之后,袁吉大师立刻道:“楚大人,拿出造化天魔旗,用造化天魔旗的魔气来提供力量,与龙脉之力抗衡!”

    楚休点了点头,带着滔天魔气的大旗舒展,立在阵法当中,刹那之间,滔天的魔气跟佛光对撞,整个昆仑山巅,风云激荡,威势无量!

    “楚大人!大家一起出手,将力量灌注到阵法当中!”

    随着袁吉大师喊出口,楚休商天良,还有褚无忌等到了真火炼神境的武者连忙将力量灌注到了阵法当中。

    阵法这种东西也不是一直都永存的,起码布阵的材料会出现一些破碎。

    五百年过去了,六道浮屠往生大阵的阵基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损毁。

    在楚休等人的强大力量之下,阵法开始一点点的崩裂,佛光梵文在减弱,魔气在消散着,最终轰然一声,阵法彻底碎裂!

    原本笼罩在阵法中的无根圣火只是拇指大小的灰白色火焰,显得极其脆弱。

    但在六道浮屠往生大阵碎裂之后,无根圣火重新抽取了龙脉的力量,却是开始变幻。

    由拇指大小变成了十余丈的冲天火柱,而且其颜色也不是灰白色,而是一种奇异的银色,显得纯净无比,那模样竟然跟楚休真火炼身时所凝聚出来的内力真火有着几分相似。

    陆江河叹息道:“又看到它了。

    无根圣火对于我圣教来说其实功劳还是不小的。

    昔日我圣教内部的所有阵法,都是以无根圣火的力量为基础打造的。

    还有兵器,都是天哭魔尊用无根圣火来打造的,虽然我不用兵器,但本着不要白不要的原则,还是让天哭魔尊帮忙打造了一柄神兵,可惜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秦朝先等人听说过陆江河的名字,不过却没有真正近距离的接触过这位。

    现在看来,这位传说中的血魔堂堂主,在五百年前仅次于四大魔尊的存在,怎么有点贱啊,不用兵器还让人家打造,天哭魔尊不翻脸都算是脾气好的。

    楚休没有去管陆江河在那里胡说八道。

    他将造化天魔旗一展,立在了无根圣火旁,瞬间强大的魔气浸染无根圣火,燃烧着魔气的火柱再次冲霄而起,恢宏浩然无比。

    “从今日起,我楚休重立魔教,圣火不熄,魔道永存!”

    这一刻,包括陆江河都一改往日不着调的模样,跟着众人神色肃然的大喝道:“魔道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