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作死路上的司徒弃
    重上昆仑山这种事情堪称疯狂,若是换成以前,估计还没等楚休带着人走到西昆仑呢,就会被成堆的正道强者给堵在半路上。

    而现在,虽然也有一部分人感觉就让楚休这么安稳的登上昆仑山有些不对头,但是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震动整个江湖,他们还哪里有时间去管楚休?

    特别是这其中还夹杂着褚无忌跟楚休翻脸的消息,这就让一些正道宗门更加懒得去管这件事情了。

    大部分人都跟凌云子是一个看法。

    独孤唯我乃是整个江湖的大劫,楚休?以前算是个威胁,但在独孤唯我面前,只是癣疥之疾而已。

    眼下他们隐魔隐魔一脉自己翻脸,就先让他们狗咬狗去吧,等他们咬完了,自己腾出手来,再去解决他们。

    此时魏郡边界,司徒弃和司无涯等之前跑去镇武堂落井下石的武者都云集在这里,还有一些他们的徒子徒孙也都在,这几乎就是他们的全部力量了。

    最近这段时,司徒弃等人非常不好混。

    之前在隐魔一脉中,他们都是大佬级别的人物,不管自身权势有多少,地位还是有的。

    但随着他们三人跟楚休翻脸,甚至就连李湫荻都被楚休给杀了,司徒弃和昆莫二人是越来越不好混了。

    三番五次被楚休怼了一脸,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他们二人在隐魔一脉内的威势,也是彻底丢光了。

    到了现在,整个隐魔一脉其实已经彻底分裂了。

    其中占据大部分的是楚休那一边,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隐魔一脉执掌者。

    魏书涯那一脉,无相魔宗那一脉,还有大批隐魔一脉里面的散修武者以及中坚力量等等,都站在了楚休那一边。

    当然还有一些人则是保持着中立,比如地魔散人‘俞魔涯’这样独来独往的散修,和赤练魔宗这等势力,他们属于少数。

    而司徒弃等人嘛,他们几乎都已经被排除隐魔一脉了,除了自己那几个可怜的徒子徒孙,他们手下几乎都已经没人了。

    所以在当初司无涯找上他们的时候,他们才仿佛是找到了出路一般,跟其联合在一起,趁火打劫,挖楚休的根。

    站在江山阁建立的魏郡大城卫城的门前,司无涯沉声道:“褚无忌此时便在这里?”

    司徒弃点点头道:“褚无忌之前乃是魏国皇族,跟楚休翻脸之后,他便带着人来到了魏郡。”

    司无涯望着城门口,一时之间思绪万千。

    当初被困在原始魔窟中的高手强者很多,但唯独他们魔道跟正道的那帮家伙不一样。

    正道的那帮人,就算是过了八百年,他们也能够找到自家的宗门。

    但他们呢?好不容易重见天日,结果回头一看,自家的宗门却是早就没了,自己竟然成了孤家寡人,这谁受得了?

    司无涯等人昔日都是各个魔道大派的宗主或者是长老之类的人物,当然受不了这种情况,所以上次他们才想去挖楚休的根基,占据一部分隐魔一脉的力量,结果谁承想隐魔一脉都已经到了那种地步了,竟然还不妥协。

    眼下褚无忌跟楚休等人翻脸,这也正好给了司无涯一个机会,一个重新把控隐魔一脉力量的机会!

    一旁的司徒弃此时却是有些犹豫道:“司兄,要不然我们这次还是算了吧,教主转世的消息已经传了出来,此时多做多错,还不如耐心等待一番,看看教主转世是否真的出现,我们再伺机而动。”

    司徒弃两次三番在楚休手中吃瘪,说实话,他对于楚休已经有了一种畏惧的感觉。

    此时再让他跟楚休作对,司徒弃有些抗拒。

    但他好歹也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昔日的魔道大佬之一,他的打算是以不变应万变。

    独孤唯我若是真的出现,他立刻投靠教主,并且准备在教主面前说楚休的坏话。

    若是独孤唯我一直不出现,褚无忌又跟楚休翻脸,那时候他再找机会对付楚休,现在便有动作,太早了一些。

    司无涯皱眉道:“耐心等待?时不待我,这次的机会错过了,还要等待到什么时候?

    司徒兄,你可要知道,之前楚休麾下铁板一块,能遇到这种他手下分裂的情况可是少之又少的。

    这次的机会错过了,那可是会追悔莫及的。”

    对于司徒弃此人,司无涯是有些瞧不起的。

    他这一代的武者生于乱世之间,在江湖庙堂之间纵横搏杀,手中所掌握的权势足以比肩现在的大派掌门。

    结果司徒弃等人实力明明不弱,却是混成了这幅模样,还被楚休这么一个小辈如此欺辱,他自然是不屑的很。

    而且司无涯对于独孤唯我的存在也没有一个直接的认知。

    自从离开原始魔窟之后,司无涯等人自然也是找了许多渠道,去了解一下现在的江湖,主要是魔道。

    关于独孤唯我这四个字,是他们听的最多的。

    虽然传言当中,把独孤唯我描述的如何强大,如何如何不可思议,但一是司无涯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二是他没有像司徒弃等人一般,从小就是听着独孤唯我的传说长大的,所以他对于独孤唯我的种种,都感觉略有些夸张。

    所以现在司无涯才不会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一个虚无缥缈的转世之身上。

    看到司无涯如此的坚定,司徒弃那边并没有再说什么。

    自从上次他跟着司无涯一起联手去挖隐魔一脉的根基,他跟隐魔一脉便已经是彻底决裂了。

    甚至就连之前中立的秦朝先等人在事后都不愿意跟他接触了。

    虽然那一次秦朝先等人也都没有帮忙,不过大家毕竟都是隐魔一脉的人,你不帮忙也就算了,竟然还趁火打劫,这就有些过分了。

    “进城吧。”

    司无涯一挥手,一众人进入卫城内。

    卫城乃是一座新城,乃是江山阁刚刚入主魏郡时,花费大代价建造而成的,将其当做自己的都城来用。

    现在嘛,卫国已经没了,魏郡又重新变成了魏郡,这所谓的都城也就成了笑话。

    其实北燕对于卫国的存在也并没有什么抵触,楚休已经给了项黎了消息,江山阁愿意认怂那就一切照旧。

    但赵元丰在去完北燕之后,是他自己心中忐忑,这才主动抹去了卫国的名号,又变成了北燕的魏郡。

    此时在卫城的一座宫殿内,当然这里原本是皇宫,但现在却被江山阁把一部分犯忌讳的装饰都给拆除了。

    赵元丰看着坐在他对面的褚无忌,一阵暗中苦笑,对方已经来卫城很长时间了,带着一众隐魔一脉的武者呆在这里不走了,仿佛是要在这里安家一般。

    关于褚无忌跟楚休翻脸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他是真不想褚无忌留在这里,这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嘛。

    但问题的关键是,他还不敢去赶褚无忌走。

    江山阁之前历经重创,死了一位长老,其他弟子也死了一大批人,能否敌得过褚无忌带来的人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最重要的是,眼下他并不知道褚无忌跟楚休那边,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作为隐魔一脉当中威望最大的一位,也是亲手提拔起楚休和褚无忌两人的魏书涯现在正在闭关当中。

    万一等到魏书涯出关之后,以他的威望压服楚休和褚无忌,让两人和好,结果他这边却是凭白得罪人,那才叫悲催。

    所以赵元丰只得小心翼翼道:“褚兄,你跟楚大人之间只是一些小问题而已,用不到弄的如此剑拔弩张吧?

    你总在魏郡带着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啊,不如先回镇武堂,把话说开了,说不定事情也就解决了呢?”

    褚无忌看了赵元丰一眼,轻哼了一声道:“怎么,赵阁主这是在赶我走吗?

    要知道这魏郡之前可是我褚家的魏国,严格来说,这里可也是我褚某人的地盘。

    现在赵阁主你占据了这里,我都没说什么,你反倒是赶起我来了?”

    赵元丰尴尬的笑了笑道:“褚兄说笑了,我怎么会赶你呢,我这只是……”

    他的话还未说完,外边便传来了一个声音道:“魏郡容不下褚兄你,这个江湖总有能容得下褚兄你的地方。

    况且现在隐魔一脉的基业,可是昔日褚兄你跟那楚休一起打下来的,凭什么褚兄你净身出户,凭白让给那楚休?

    褚兄,跟我等一起,将你失去的东西,一起拿回来吧。”

    随着那声音落下,司无涯等人径直走入大殿内。

    赵元丰的神色阴沉,这帮家伙未经过通传便进来,显然是强闯的。

    以他们江山阁的底蕴,匆匆忙忙弄出这么一个宫殿来,连阵法都没有,的确是拦不住真火炼神境的强者。

    但他们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摆明了也是没准备给他江山阁面子。

    褚无忌见到司无涯等人果真来了,他也是皱起了眉头。

    这次楚休让他演的戏,主要就是为了吸引那些正道宗门的注意力,造成魔道内斗的假象,给楚休登昆仑山营造机会。

    结果谁承想司无涯等人还真上钩了,而且还真找到了他这里来,看来他是闲不着了,应该给自己加加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