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翻脸
    攘外必先安内,楚休看司徒弃那帮家伙可是不顺眼很久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将他们全都解决。

    梅轻怜问道:“变成‘自己人’?你想怎么做?”

    楚休将目光转向瘫在椅子上,把玩着一枚玉扳指的褚无忌道:“这件事情,还要麻烦褚前辈你出手。”

    看到楚休突然提到自己,褚无忌猛的一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其实褚无忌此人,他的性格是很懒散的。

    昔日褚无忌乃是魏国皇族出身,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江湖上厮混,不过却也有一些皇族习气。

    后来因为魏国被灭,他投身魔道一脉,那段时间也是他修炼最为疯狂的时候,也是那个时候,他被魏书涯所看重。

    但等到后来他的仇人都死光了,褚无忌却是又恢复到了之前那副懒散的模样。

    他不是没有争强好胜之心,只是这股心思并不怎么强烈。

    所以当初魏书涯把楚休视作为继承人的时候,褚无忌也是全力相帮,并没有任何嫉妒的心思。

    反而在他看来,楚休若是能够扛起隐魔一脉的大旗,真正轻松的是他。

    否则若是没有楚休的话,那魏书涯这一脉,下一代扛旗的人就是他了,虽然他不愿意,但因为昔日魏老的恩情,他就算是不想扛,也要扛,现在有了楚休,正好皆大欢喜。

    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褚无忌活的可是相当滋润了,大部分时间都是跟在魏老身后,有事的时候出手,没事就闲逛,弄得比魏书涯都像养老退休。

    此时看到楚休提到自己,褚无忌坐直了身子道:“需要我怎么出手?”

    他虽然懒散,不过遇到需要自己出手的时候,褚无忌也是不会推辞的。

    楚休道:“很简单,我需要褚前辈你跟我翻脸。”

    “跟你翻脸?”褚无忌一脸的愕然之色。

    楚休点头道:“就是跟我翻脸。

    教主转世的消息已经得到了整个江湖的承认,这个时候魔道若是发生了一场内斗,想必他们是喜闻乐见的。”

    “那理由呢?我就这凭白无故的跟你翻脸,他们也不会信啊。”褚无忌摊手道。

    “理由就是因为教主转世这件事情。”

    楚休指了指自己道:“现在我是隐魔一脉的执掌者,魏老也把我当作是接班人。

    眼下教主转世出现,势必会影响到我的地位,所以这个时候我重上昆仑山,这在其他人看来,就是我楚休利欲熏心,想要急于证明自己地位的表现。

    至于褚前辈你跟我翻脸,则是因为看不惯我的行事,同样也是嫉妒我,不满魏老偏向我这个后来者,把我当作是隐魔一脉的继承人,所以才带着一部分隐魔一脉的武者翻脸,跟我分裂。”

    褚无忌摸着下巴苦笑道:“说的还跟真事儿一样,但说实话,我可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心思。

    当初魏老选择把你当作是接班人,我可是举双手赞成的,这种麻烦的位置,我还真坐不来。”

    楚休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在座的诸位也都知道,但大部分江湖人却不知道。

    所以我们只需要让他们看到一个四分五裂的隐魔一脉就足够了,我占据昆仑山,不是威胁,在他们看来,反而是魔道分裂的隐患,是教主转世需要清除的障碍。”

    梅轻怜挑了挑眉毛道:“那司徒弃等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道:“他们若是得知这个消息,你说会不会去找褚前辈,主动提出联手来?

    到了那时候,问题还不好解决吗?”

    “那万一他们若是不来呢?”

    楚休一挥手,杀气四溢道:“他们若是不来,我就主动找上门去,杀个干净!”

    其实在得知上次司徒弃等人竟然敢来趁火打劫时,楚休便已经动了杀机了。

    不过那时候他这边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去梳理,并且还有东海那边急需要去探查,所以楚休便暂时没有动作。

    否则的话,司徒弃他们可活不到现在。

    安排好一切之后,楚休便直接带着一部分镇武堂的精锐,公然出发,前往西昆仑,并且还打出了要恢复魔道正统的消息,但却绝口不提独孤唯我。

    此事一出,顿时江湖震动。

    自从昆仑魔教覆灭之后,昆仑山那地方便是禁忌中的禁忌,没有哪个魔道势力敢去昆仑山转一圈的,就算是拜月教都不曾去过。

    结果现在楚休竟然胆敢这么做,他是疯了不成?

    东齐纯阳道门内,除了纯阳道门的人,还有真武教的陆长流、韩九思以及天师府张道灵、玄龙子在。

    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太过惊人,所以三大道门此时也是一改往日里淡然的模样,联合在一起商议对策。

    张道灵皱眉道:“楚休此人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为何要在这个时间段上昆仑魔教?是准备迎接独孤唯我转世吗?既然如此的话,我们要不要阻止?”

    天师府因为在西楚,所以跟楚休打过的交道反而是最少的,也并不怎么了解楚休的性格。

    凌云子摇摇头道:“不用阻止,楚休此时上西昆仑,怕是自身已经慌了,对于我们来说,反倒是一件好事。”

    “哦?为什么?”

    凌云子沉声道:“楚休此人狼子野心,同样也是少有的枭雄之辈,比之那些老一辈的魔道巨枭,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这种人,永远都不可能屈居于人下。

    昔日他叛出青龙会,加入关中刑堂,实际上却是在挖关中刑堂的根基,最终趁着关思羽死于天门罗神君之手时,霸占关中刑堂。

    而后他加入北燕成立镇武堂,也是听调不听宣,等到北燕皇帝项隆死后,废掉其选定的太子,扶持自己的傀儡为帝。

    几次三番都是如此,你们认为,楚休此人,会是心甘情愿伏低做小的人吗?

    况且他最开始也并非是隐魔一脉的嫡系出身,对于昆仑魔教以及独孤唯我,并没有那般敬畏。

    所以他这次的举动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在独孤唯我出世之前,先行占据昆仑山,拿到魔道正统的位置,占据先机。”

    张道灵道:“那若是独孤唯我真的再次出现呢?”

    凌云子冷笑道:“那要看什么情况了,转世这种事情谁都听说过,没见过。

    独孤唯我若是转世之后又成了那个威压天下的魔主,他多半会主动献上昆仑山,说自己乃是为了魔教打前站。

    若是独孤唯我转世之后出了什么意外,失去记忆或者是并没有五百年前的力量,那他多半就会占据昆仑魔教,以自己为魔道正统。”

    凌云子跟楚休交手数次,每吃瘪一次,便研究一次楚休的行事方式,他自认为自己是很了解楚休的。

    实际上这次的事情若不是楚休主动布局,而是真有这种事情,楚休还真会像凌云子所说的那样,也是一样先行去占据昆仑山,看情况再决定是隐忍还是如何。

    张道灵迟疑道:“就算是如此,这件事情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啊,昆仑山已经封禁了五百年,眼下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已经在满江湖的传了,此时再加上楚休重上昆仑山,这对于我正道一脉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

    凌云子沉声道:“管是要管的,不过不是现在管,而是最后管。

    最近的消息已经送过来了,褚无忌跟楚休翻脸,带着一批最老资格的隐魔一脉武者离开镇武堂。

    在楚休未出现时,褚无忌乃是魏书涯这一脉中,实力潜力最强的一人,将来定然也是他这一脉的接班人,同样也有可能是隐魔一脉的执掌者。

    但自从楚休出现后,魏书涯却是一改往日公平的作风,极力袒护楚休,褚无忌不满也是正常的。

    再加上这次楚休执意要上昆仑山一事,肯定会让一些隐魔一脉的嫡系之人不满,分裂是必然的事情。

    独孤唯我转世还没有找到,隐魔一脉和拜月教那边咱们没心思管了。

    现在他们既然已经分裂内斗,那就先让他们斗去吧。

    而且别忘了,昆仑山之上可不止一家昆仑魔教,还有一个昆仑天门在呢。

    楚休杀了天门神将,已经跟天门结下了大仇,这次他重上昆仑山,天门说不定也会出手。

    这么多的阻力在前,我们不着急出手,先看热闹就好了,热闹看完了再管。”

    听到凌云子这么说,陆长流和张道灵那边也就没多说什么,毕竟眼下对于他们来说,寻找独孤唯我转世才是最为关键的事情,其他一切都可以延后再说。

    不过他们也是在心中感叹,楚休还真把凌云子给逼惨了。

    凌云子可是纯阳道门掌教,堂堂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强者,结果却是这么细致的去搜集楚休的资料,去揣测楚休这么一个小辈武者的心思想法,想想就觉得心酸。

    当然凌云子也是实在是被楚休给逼的太惨了。

    几次三番交手,若真是一对一的生死搏杀,他堂堂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尊强者怎么会败?但却每次都在关键时刻,被楚休用手段逼退,这让他简直憋屈到了极致,这才开始细致的研究楚休的性格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