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教主转世
    萧摩诃拿着那石板,原本无神的双目当中此时却是绽放着点点的神芒。

    一股玄奥至极的气息涌入那石板当中,瞬息之间,石板之上光芒大盛,一股更加玄奥无比的气息绽放而出。

    这股气息虽然看似玄奥,其实就是天子望气术的力量,不过不是推演任何东西,而是单纯至极的因果之力,融入了这方天地中所形成的力量。

    这种涉及到了因果之力的推演,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看不懂的。

    半晌之后,萧摩诃这才停下来,光芒消散,他苦笑着道:“读不懂,看不明,这股力量涉及到天机因果,境界比我要强,天哭魔尊亲自所推演出来的结果,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够看透的,除非有一位精通因果卜算的天地通玄境界强者亲自来,才有可能将其看透。”

    听到萧摩诃这么说,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一沉,包括东皇太一都是如此。

    应该说现在这个江湖上,除了隐魔一脉,没人希望独孤唯我重新出现,因为那代表着将有一个主宰整个江湖的强大存在凌驾于他们的头顶。

    天命不败,魔主不死。

    没有人怀疑独孤唯我败了,实际上直到现在众人都认为,五百年前那一战最有可能的结果便是宁玄机牺牲自己,跟独孤唯我拼了一个同归于尽。

    但魔主不死又怎么解释?独孤唯我难不成还真活着?他又在哪里?

    罗摩轻轻皱着眉头道:“一点零碎的消息都读不到吗?”

    萧摩诃摇摇头道:“看不出来。”

    就在这时,萧摩诃忽然道:“下面有东西!”

    他一挥手,两道真气推开了青铜王座,露出楚休藏在下面的那些东西。

    为了真实性,楚休可是在下面扔了不少好东西,甚至还有无心魔尊和天哭魔尊一部分传承的原版在其中呢。

    那些功法典籍等等都埋藏在王座之下,众人在眼红的同时却谁都没有去动,他们此时的目光却都停留在一面绢布之上。

    这绢布之上并没有什么力量在,但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感觉疑惑。

    一面连魔气都没有沾染多少的普通绢布却跟一堆强大的魔功放在一起,谁看了都会怀疑的。

    罗摩一挥手,罡气牵动着绢布展开,将上面的字迹展露在众人的面前,那是以天哭魔尊的口吻所留下的一段话。

    “天命不败,魔主不死!

    这是老夫耗尽最后一丝心血推演出的圣教未来。

    五百年后甲申年,教主魔丹不灭,真灵转世,历经万劫归来。

    此地传承留给我魔道后人,得吾传承者,当追随教主,重上昆仑,开我圣教万世之基!

    圣火不灭,魔道永存!”

    等到看完这绢布上所留的话,在场的所有人都沉默了,但心中却是如同浪潮翻涌一般,怎么都无法平静下来。

    独孤唯我没死,他竟然转世成功了,这个消息对于他们来说,简直相当于梦魇成真。

    所有人的眼中都有着一丝恐惧,他们哪怕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也从宗门的典籍中感受过,被那魔焰滔天的力量所支配的恐惧。

    甚至就连一向古井无波,心境波澜不惊的罗摩,此时都紧皱着眉头,心中思绪已经纷乱无比。

    守真子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甲申年,是哪一年?”

    凌云子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道:“如果按照昆仑魔教覆灭的那一年开始算,五百年后的甲申年,就是十八年前。”

    听到凌云子这么说,在场的众人顿时浑身一抖。

    十八年前?那岂不是说,他们在这里打生打死的时候,江湖上却是有一双眼睛,一直都在看着他们,说不定什么时候,便会绽放出滔天的魔焰,让整个江湖都重新笼罩在魔威当中?

    在场的众人不是没有人怀疑过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毕竟转世这种东西有些太玄了。

    但是,这个人是独孤唯我,那一切皆有可能。

    不灭魔丹强大众人只是听说过,而现在,他们可是见到过。

    上次楚休都跟须菩提禅院那老和尚拼的同归于尽了,但竟然也还能够重塑身躯,这还不够惊人吗?

    最主要的是,做到这点的只是楚休,而楚休跟独孤唯我的差距,说是云泥之别也差不多了。

    一个楚休都能够做到这种程度,独孤唯我为什么不行?

    况且这种事情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也足以让整个江湖无比的惊慌。

    在场的众人思绪万千,有人下意识的看向楚休那边,却发现楚休那边的情况却是很有趣。

    商天良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褚无忌这样隐魔一脉出身的武者神情兴奋,楚休却是面无表情,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

    在场的众人都是在江湖勾心斗角的搏杀算计中走出来的,他们已经猜到了楚休的‘心思’。

    现在楚休虽然是隐魔一脉的执掌者,但实际上,他却并不是昆仑魔教嫡系出身。

    昆仑魔教的那些嫡系称呼昆仑魔教都是圣教,这个词反而从楚休嘴里很少听到。

    独孤唯我的转世出现,对于其他昆仑魔教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喜事,但对于楚休来说却不是。

    因为那代表着,他便不再是魔道正统了,甚至隐魔一脉也必将易主,他楚休也要从万人之上,变成不知道多少人之下。

    放在寻常,魔道内斗这种事情他们还是很有兴趣的,不过眼下独孤唯我转世的消息放在眼前,这些却已经引不起他们的兴趣了。

    独孤唯我这四个字的威慑力,楚休是根本就没办法比的。

    就在这时,陈青帝却是忽然道:“我说,这里面的东西你们还要不要了?你们若是不要,我可就要动手拿了。”

    虽然这次来,陈青帝是没打算夺宝的,不过看着在场的众人都不动手,就这么放在这里,岂不是浪费了?

    经过陈青帝这么一打岔,凌云子等人这才动手,把里面的东西瓜分,并且按照之前的约定,两位魔尊的尸体和青铜王座都交给了楚休,没有反悔,十分的利索。

    之前众多正道宗门还视楚休为大敌,甚至有人还说,楚休若是不趁早镇压,等到他成长为下一个独孤唯我的时候,后悔就晚了。

    结果现在好了,真正的独孤唯我出现了,谁还管他楚休如何?

    从洞窟内出来之后,在场的众人甚至连寒暄的时间都没有,纷纷匆匆忙忙的回到宗门,准备商讨这件事情。

    这件事情简直要比昔日夜韶南崛起和楚休的崛起还要恐怖。

    谁都不知道独孤唯我转世究竟是什么模样的,他究竟有没有记忆,实力恢复没恢复等等。

    数日之后,这个消息已经彻底爆发出来,瞬间便引起了整个江湖的恐慌。

    虽然罗摩等人是想要隐瞒的,然后暗中去查找独孤唯我转世的线索。

    但当初进入那洞窟中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跟在他们屁股后面的还有一些散修武者,隐瞒也是隐瞒不住的。

    虽然他们连独孤唯我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但就凭独孤唯我这四个字,便已经让整个江湖都笼罩在了魔影当中。

    镇武堂内,魏书涯仍旧在闭关,其他楚休这边的核心人物都在。

    他们是知道楚休的计划的,现在看到楚休竟然真的用一个假消息,便让整个江湖都差点翻了天,他们也都是心惊不已。

    没错,现在的江湖就是翻天了。

    各大势力的人回到宗门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宗门的弟子,搜查十八年前甲申年出生的武者。

    在他们想来,既然独孤唯我已经转世十八年了,但他却没有出现,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的力量还不够,还有一个就是转世之后,他并没有回复之前的记忆。

    不论是哪个,现在把他找出来,正道宗门还有机会,否则的话,现在的江湖上可找不出第二个宁玄机来挡住独孤唯我。

    只不过他们这般做,其实只是大海捞针。

    十八年前出生的武者不计其数,他们怎么查?而且谁规定,独孤唯我转世就一定是出生在武者世家的,万一是普通人呢?万一是皇族呢?万一在海外呢?这些可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只不过现在所有人都慌了,只能暂时用这么一个笨方法稳住人心。

    罗摩那边,直接联络大光明寺,让萧摩诃、虚静还有道门和几位精通卜算之术的大宗师来推演那块魔主不死的石板,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反正现在整个江湖,所有的目光都被独孤唯我这四个字所吸引,已经没人来关注他楚休到底如何如何了。

    梅轻怜问道:“眼下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被吸引了过去,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考虑重上昆仑山了?”

    一想到这点,就连梅轻怜心中都忍不住有些兴奋。

    昆仑,魔教的传承还在,但他们这些魔教传人,却是一辈子都没有上过昆仑山。

    而现在,这个机会就摆在他们眼前,他们又怎能不兴奋?

    楚休敲了敲桌子道:“不急,还差一些火候,要让他们认为,我是‘自己人’,才能够把我重开昆仑山的影响力降到最低。

    而且别忘了司徒弃那帮家伙,在上昆仑山之前,这帮臭虫一样的家伙,也该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