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疯狂的想法
    楚休想要把至尊神丹给魏书涯,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他仔细算计过后,这才做出的决定。

    动用外力踏入天地通玄境界这种事情,其实楚休并不排斥,他本就是为了目的不折手段之人,只要能够增强实力,他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楚休真正排斥的是,动用外力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之后所带来的副作用。

    一般在真丹境之上,能靠着外力踏入一个境界的人便很少了。

    最近楚休只见过一人,那就是霍行尊。

    霍行尊此人一身真火炼神境的修为绝对不是自己苦修出来的,起码大部分的原因,要归功于外物。

    哪怕就算是排除掉霍行尊实战经验低的吓人,但他的力量也一样是低的吓人。

    楚休一直以来可都是同阶战斗力当中的巅峰,他可不想因为一时贪图力量,而造成这种副作用。

    虽然进步太快的副作用在以后也是可以弥补的,不过有那时间,楚休靠着自己的力量都能够踏入天地通玄境界了,还用丹药干什么?

    所以这对其他人来说,乃是无上至宝的至尊神丹,对于楚休的作用,实际上也是有一些鸡肋的。

    当然这个江湖上会感觉至尊神丹鸡肋的估计也就只有楚休一个了,毕竟其他人可没有楚休这种信心,自己一定能够踏入天地通玄境界。

    况且楚休把神丹给魏老他也是很放心的。

    这些年来,魏老所做出的一切楚休也都是看在眼里,任谁背叛或者是放弃了楚休,魏老都不会。

    眼下楚休这边,乍一看实力很强,有商天良这位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还有超过十位数的真火炼神境强者,手下更是掌控着隐魔一脉、镇武堂、青龙会等势力,猛的一看甚至要比拜月教都强,甚至已经隐隐有了魔道第一大派的风范了。

    但实际上,这种实力仍旧不够,因为楚休的对手,是整个正道一脉。

    拜月教只靠夜韶南一人就能够撑得起来,把商天良拿出来,估计十个他都不是夜韶南的对手。

    而对拼其他武力,楚休也是不如整个正道武林,甚至他连单单东齐的武林势力都不如。

    这个时候楚休这边若是多了一名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这对于他这边也是一个极大的助力。

    看到楚休竟然把这等至尊神丹送到他的手中,魏书涯的手也是在微微颤抖着。

    此时魏书涯只有庆幸,他当年,没选错人。

    世人都说楚休做事凶狠毒辣,但殊不知,你今日给他一分,来日里说不定他便能还你十分。

    楚休能跟吕凤仙成为好友,虽然在大部分人看来他们性格截然不同,但在某一个方面,他们却是很像的。

    只不过在对自己人时,楚休是这样,但在对敌人时,有人捅他一刀,他可就敢杀你全家。

    魏书涯长出了一口气,将那至尊神丹收起来,沉声道:“那老头子我也就不客气了,你们年轻人想的要比我更远,老头子我若是能趁机突破,将来也能为隐魔一脉多尽一些力气。”

    一旁的陆江河看的眼睛都红了。

    至尊神丹就这么送了出去,在他心中一直都心胸狭窄,小气无比的楚休,今天可是大方过头了。

    不过陆江河虽然眼红,但他却不得不承认,魏书涯这老头的确是不易。

    魔道中人大多数自私冷漠,这点是不争的事实。

    或者说,大部分魔道中人都比较自我,除了昔日昆仑魔教能够一统整个魔道,其他的魔道联盟几乎都是一堆糟心的事情,就好像是现在的隐魔一脉一般。

    结果魏书涯却是凭借自己的力量,无私的支撑了这么久,就连陆江河都忍不住要说一声佩服了。

    特别是在面对楚休的态度上。

    要知道楚休刚开始的时候可不是省油的灯,那可是惹出了不少的事端来。

    若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承受不住,要把楚休丢出去息事宁人了。

    但魏书涯却从来都没有这种想法,一直都在背后力挺楚休。

    这种事情一般人可是做不来的,今日因,他日果。

    楚休以前的上司全都去地府报道,只有一个魏书涯得到了回报,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咦,秘匣里还有一个东西,难不成还有一枚神丹?”

    陆江河这时候忽然发现了什么,心中一阵激动。

    若是还有一枚神丹的话,那是不是也该轮到自己了?

    不过可惜,那并不是神丹,而是一枚楚休很熟悉的东西,竟然是通天钥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通天钥匙,跟之前在原始魔窟之内发现的通天钥匙一模一样,还带有魔纹。

    “老陆,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

    陆江河疑惑的摇摇头道:“不知道,原始魔窟内这东西就出现过,现在看来,这东西已经不是第一次诞生了。

    别忘了,教主可是进入过一次原始魔窟的,从里面拿出来了听春雨的刀胚。

    这东西也是诞生自原始魔窟内的,你说会不会也是教主从其中拿出来的,结果发现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所以便随意丢给天哭魔尊研究了,毕竟天哭魔尊就擅长研究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楚休点了点头,倒还真有这种可能。

    一般他遇到什么不了解的东西,也是丢给他手下的袁吉大师或者是风不平等人来研究的。

    虽然暂时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不过这石头既然诞生在原始魔窟内,还被钟神秀要走了,显然不是什么等闲之物,先收着总是没错的。

    无心魔尊和天哭魔尊的东西都已经被楚休给拿到手了,他们也就准备离开了。

    这次楚休等人进行的这么顺利,大部分功劳还真在之前那拨人身上。

    他们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用自身的性命给楚休等人把路给趟出来了。

    陆江河看着无心魔尊和天哭魔尊的遗体,叹息了一声道:“把他们两个的遗体带出去,找个地方好好安葬一下吧,毕竟是昔日我圣教的两大魔尊,莫要太寒酸了。”

    之前在昆仑魔教时,双方的关系好坏先不说,五百年过去了,物是人非,怎么说都是故人,陆江河此时心里也是有些不是滋味的。

    不过这时,楚休听到陆江河说尸体的事情,他却是猛的想到了什么,愣在了那里。

    看到楚休这幅模样,陆江河刚有疑问,楚休却忽然开口道:“老陆,这两位魔尊被逼死在这里,想必应该很不甘吧?我若是利用一下他们的尸体,为我圣教干一件大事,你说他们的在天之灵会不会感觉很欣慰啊。”

    一听楚休这话,在场的众人都把目光转向楚休。

    “你想要干什么?”

    从楚休的语气中他就能听出来,他绝对在算计着什么。

    楚休眯着眼睛道:“我想重上西昆仑,破开封禁,让无根圣火,重燃于世!”

    听到楚休这么说,在场的众人都愣在了那里,半晌之后,魏书涯第一个激动道:“楚休!你疯了!?

    整个隐魔一脉,谁都想过有这一天,但这一天究竟代表着什么,你可知道?

    你要面临的,将是整个正道宗门,甚至不光是正道宗门,就算是剑王城这种之前一直都保持着中立的势力都会站在你对立面的。

    甚至就连拜月教都有可能如此,别看之前我们合作的很愉快,但在这种极其敏感的事情上,拜月教究竟是什么态度,谁人敢保证?

    我可以这么跟你说,这个江湖,这个天下,没有人愿意再看到昆仑魔教的出现!”

    其实整个隐魔一脉当中,魏书涯是最想魔道一脉恢复到之前昆仑魔教时的辉煌。

    但是,理智却告诉他,这是几乎不可能的。

    以往楚休无论做出多么疯狂的事情,魏书涯都会选择支持他,但唯独这次不行,因为楚休的想法,太疯狂了。

    楚休沉声道:“魏老,我没疯,只是这一步,我是迟早要走的。

    连续打赢了两次正魔大战,当然也可以理解成这两次我都没有输。

    此时在那些正道宗门的眼中,我的威胁恐怕要比夜韶南都高,因为我比夜韶南更年轻,也更……无耻。”

    一旁的陆江河扯了扯嘴角,楚休一直都是一个很有逼数的人,他对自己这个评价倒是蛮正确的,也不知道这究竟算优点还是缺点。

    楚休继续道:“所以我敢保证,等到再来一次正魔大战,我们可就没那么容易度过去了。

    这些年来,我们的实力越来越强,但每一次所遇到的危机却也是越来越大。

    昆仑山不是我想去的,而是他们逼着我来上的!

    与其被动的等死,不如先下手为强,魏老,我虽然喜欢赌,但你们什么时候见过我盲目的去赌?若是没有一定的把握,我又怎会做出这种决定来?”

    沉默了半晌,魏书涯想了想道:“你现在按兵不动,只是将来会有危险。

    你现在若是上西昆仑,则是会惹怒整个江湖,你拿什么来扛?”

    楚休眯着眼睛,看着无心魔尊和天哭魔尊的尸体道:“我压根就没准备硬抗。

    这两位魔尊大人虽然已经死了,不过他们的尸体如果利用好了,可是会帮我分散很大一部分的目光的。

    比如说,究竟是我上西昆仑重要,还是独孤唯我转世之身出现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