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五十章 退兵
    陆江河绝对不算是楚休最亲近的人,但他却算是最了解楚休的人。

    楚休若是这么容易死,那他也就不是楚休了。

    果然,在凌云子那绝强一击之下,以他们二人为中心数里之地,已经尽成一片焦土。

    大地都被灼热的高温所融化,成了一摊闪耀着琉璃光泽的奇异晶体。

    在楚休原来的位置,一枚血茧立在地面上,下一刻,血茧裂开,露出楚休那苍白的面容。

    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果真不是那么好抵挡的,凌云子若是再强一些,哪怕有着血魔变天大法在,楚休也是挡不住的。

    而且不灭魔丹的效果在这种强大的力量之下所能够发挥出的威能也是最大的。

    当那强大的纯阳之力透过血茧向着楚休体内袭来时,换成其他人只怕会伤势越来越重。

    但因为有着不灭魔丹在,只要这股力量没有强到一瞬间便将楚休的肉身摧毁,不灭魔丹都能够将这股力量暂且抵消。

    凌云子看着楚休,眼神中的忌惮已经是无以复加。

    以真火炼神境硬抗他这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全力一击,但楚休却是仍旧可以挡住,这种实力已经让人惊骇不已了。

    现在的楚休虽然实力强大,但他还年轻。

    所有人都以为楚休最恐怖的是他的实力,是他那狠辣的手段。

    但殊不知,楚休最让人忌惮的却是他的年龄,因为他的未来,有着无数种可能!

    假以时日,他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夜韶南?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独孤唯我!

    凌云子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此时的他对于楚休的忌惮甚至已经到了顶峰。

    整个隐魔一脉,都不如一个楚休来得威胁大。

    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将楚休诛杀在当场,哪怕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斩杀楚休。

    不过就在这时,一名真武教的武者却是拿出了一面阵盘,那上面阵道光辉闪烁着,汇聚成了一个个符文涌入他的体内。

    等到他读完那符文中的内容之后,那真武教的武者面色骤然一变,大喊道:“不好了!掌教,东齐退兵了!

    刚刚有着消息传来,海外之地的武者强攻东齐海岸边界,东齐那里因为无人把守,已经是一溃千里,一日之内便丢失了两个郡!

    东齐现在已经召回了所有九边强军,同时北燕的镇国五军也开始向着殇邙山进发,前来支援魏郡!”

    一听这话,在场的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

    谁都没想到,这一次最先退的竟然不是他们,而是东齐。

    但他们却也没有丝毫办法,正道武林跟东齐朝廷只是联手而已,东齐那边想退,他们又能怎么办?

    而且以吕浩昌的性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吕浩昌若是不退的话,那他可就不是吕浩昌了。

    换成一位果决有魄力的帝王,他们或许还会坚持,毕竟北燕这边都已经快要溃败了,等彻底击溃了北燕,再去解决东海的那些武者也不迟,毕竟后者只是癣疥之疾,就凭东海那些武者,也不可能直接占据东齐。

    但问题是,吕浩昌却是根本就没有这种魄力。

    对于吕浩昌来说,能够守好祖宗留下来的家业便已经算是合格了,其他的功绩能有就有,没有,他也不在乎。

    他的底线便是祖宗的家业不能丢,所以他不敢去赌这一局。

    在场的众人听到东齐退兵的消息,那些东齐正道的武者,一部分散修出身和其他门派的人,对视一眼,都悄无声息的撤出战团,直接退走。

    东齐退了,他们这局已经败了,再打下去,除了徒增伤亡,一点用处都没有。

    他们本就是因为利益而来的,此刻既然看不到利益,那继续打下去还有什么意思?

    他们这一走,却是仿佛雪崩一般,引来了连锁反应,原本没打算走的,也开始退却。

    正道这边本身就是一个联盟,之前第一战时,便已经有了些不稳定的感觉,此时更是如此。

    眼看着正道联盟的那些人挨个退走,韩九思等人想要拦,但又怎么可能拦得住?

    一瞬间,原本占据人数优势的正道宗门,却是一下子清空了将近一半的人数。

    楚休面色苍白的看着凌云子,冷笑道:“凌云子掌教,继续打啊,赌一赌,究竟是我先支撑不住,还是你那边先支撑不住。”

    凌云子的面色已经是阴沉无比,眼前这幅场景,几乎跟昔日他率领纯阳道门攻打楚休时一模一样,他又陷入了这种两难的选择当中。

    他能够看出来,楚休此时的状态并不好,虽然他能够硬抗天地通玄境界的力量,但他毕竟不是天地通玄境界,他能扛得住一时,但凌云子却是不相信他能够扛到最后。

    但问题是,正道这边走了一半的人,他这边的弟子也都是气势低迷,反观魔道那边,虽然也是人人带伤,但却是气势高涨。

    这样一来,继续打下去,他们纯阳道门,还有真武教,以及其他宗门还能否坚持得住?所以现在,又成了这种尴尬的境地。

    半晌之后,凌云子闭上了眼睛,低喝道:“退!”

    他还是没有跟楚休拼到同归于尽的决心,应该说,就算是他有,纯阳道门也没有。

    随着纯阳道门的退出,整个正道联盟已经彻底土崩瓦解,这让在场所有但魔道武者全都松了一口气。

    这一次他们没有赢,但却成功挺来过来。

    众人还没有说些什么,沈天王便已经带着人走来过来,看着楚休不说话,那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楚休也没有在意,直接将剑丸扔给了沈天王。

    这东西他留着也无用,换得剑王城帮忙也算是值得。

    方七少在一旁嘿嘿笑道:“楚兄,这一次你可好好谢谢我,纯阳道门那帮家伙对你出手,我可是坚定不移但站在你那边的。

    北燕那边你可是地主,以后我来北燕,是不是逛青楼都不用花钱了?”

    “拖下去!”

    沈天王黑着脸吼了一声,白潜立刻将方七少给拖了下去,省得他在这里影响剑王城的脸面。

    昔日楚休跟方七少可是同一个时代但龙虎榜俊杰。

    但看看楚休再看看他方七少,沈天王越看越有一种想要把七少拖出来揍一顿的冲动。

    咳嗽了一声,沈天王沉声道:“楚大人,这枚剑丸你是在哪里发现的?你若是发现了一座剑道高手的遗迹,我剑王城愿意花大代价来交易。”

    楚休摇摇头道:“沈掌门怕是要失望了,剑丸只是我在海外之地意外所得,并非是发现了什么遗迹。”

    听到楚休这么说,沈天王也只得作罢,不过他却仍旧是很好奇道:“楚大人,有件事情我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说服海外之地那帮人出手的?我跟海外之地但那帮武者接触过,都是一群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不见到绝对的好处,他们可是不会出手的。

    特别是至尊岛那个什么霍五爷,那老梆子可是很不好对付的。

    当然若是这件事情关乎到楚大人的一些隐秘,那不说也成,在下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沈天王也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他这次虽然是站在了楚休这边,但却并不代表他一直都会站在楚休这边,双方算不得盟友,只能说是利益交换而已,楚休不告诉他,也属正常。

    这时其魏书涯等其他隐魔一脉的人都在看着楚休,显然他们也都是对楚休在海外之地所做的那些事情有一些好奇。

    这些事情也不是什么非要隐瞒的,楚休只是笑了笑道:“很简单,我刚来海外之地时,他们也是不怎么愿意配合的,特别是那位霍五爷。

    所以,我就把那霍五爷杀了,把至尊岛一脉给灭了,让愿意跟我合作,愿意帮我的人掌控海外之地,这就好喽。”

    听到楚休如此轻描淡写的把事情的经过说出来,在场的中人都是心中一寒。

    去了一趟海外之地,楚休竟然把整个海外之地的势力都给掀翻了,这种行为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他说的时轻描淡写,但实际上这其中究竟杀了多少的人,又流了多少的血,又有谁知道?

    哪怕是沈天王,此时也不得不说一个服字,直接告辞离去。

    他可不敢再听了,怕再听下去,听到什么毁三观的东西。

    等到沈天王走后,楚休对着在场的众人一拱手道:“诸位,辛苦了。”

    隐魔一脉把楚休当作是核心,但这其中也不能抹杀其他人的作用。

    这一次若非是没有他们,楚休就算是说动了东海的武林势力出手,北燕也坚持不到现在。

    不过这一战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楚休麾下虽然损失了一些人,不过却也有一些人实力大涨。

    吕凤仙已经踏入了真火炼神境,甚至就连楚休都是惊讶无比。

    昔日龙虎榜上的那些俊杰,公认最强的应该是楚休、宗玄和张承祯。

    吕凤仙虽然因为颜非烟的事情很有话题性,不过还有大部分人认为,吕凤仙是无法跟那三人相比的。

    结果现在吕凤仙却是成为楚休那一代龙虎榜里面,第二位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存在,这足以惊爆一地眼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