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战局逆转
    楚休一出场便扭转了两边的气势,这点云梦子其实并不害怕。

    气势是气势,实力是实力,哀兵必胜这种说法本来就只是特例而已。

    但真正让云梦子没底的是,楚休的态度好像很轻松,好似他已经将眼前的困局给解决了一般,他到底是哪来的底气?

    就在这时,楚休忽然把目光转向赵元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明所以的笑意道:“赵阁主,准确点来说,现在应该叫你赵王爷了?

    你们江山阁在海外之地混的不错,又为何非要插手中原武林的争端?

    你插手也就插手,但却还背信弃义,选择跟东齐合作,这可就有些过分了。”

    赵元丰淡淡的道:“北燕拉我江山阁来中原本身就只是利用而已。

    既然都是利用,那我为何不找一个实力强大的靠山被利用?这样也显得自己更有价值,不是吗?

    人在江湖,人不由己。

    楚大人,我江山阁无意与你为敌,但如今,却是不得不为。”

    楚休一挥手道:“那成,既然你是无心之为,那我就原谅你了,你带着江山阁的人退下,我便不追究你了。”

    一听这话,赵元丰等人顿时一愣。

    这楚休不按套路出牌啊,他只是说了两句场面话而已,这楚休怎么还当真了?

    江山阁赵家那位长老更是冷哼了一声道:“行了,跟他废什么话?直接出手,早些解决!”

    之前在江山阁刚刚入燕京城时,他便跟楚休有过一次冲突了。

    这名赵家长老还保留着昔日一些皇族做派,视那次的事情为耻辱。

    所以这一次江山阁改投东齐,这名赵家长老也是出了不少力气的。

    楚休摇摇头道:“看来你们江山阁还是没有悔改之心啊。

    罢了,人总是要为自己做出的决定负责的。

    赵阁主,今天我便先送你一个礼物吧。”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他竟然直接扔给了赵元丰一样东西,滚到了他的脚下,那竟然是一颗人头。

    看到那颗人头,赵元丰的面色骤然一变,他失声大吼道:“义父!”

    楚休扔给他的那颗人头,正是霍行尊的人头。

    霍行尊一死,他的尸体自然也就没用了。

    所以在临走之前,楚休想到了进攻东齐的还有江山阁的人,他便向柏东来讨要来了霍行尊的人头,算是给赵元丰一个‘惊喜’。

    现在看来,这份惊喜是足够了,起码赵元丰现在的模样,的确是很惊的,至于喜不喜,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你竟然杀了义父!?你怎么可能杀得了义父?”

    在看到霍行尊人头的一瞬间,赵元丰的心境已经彻底失守了。

    其实霍行尊死了,赵元丰并不怎么悲伤。

    不得不说,霍行尊这个义父当的还是有些失败的,对于他的那些义子,他都是以利益捆绑的,双方之间,并没有什么亲情可言,比如在至尊岛时,傅龙啸就想过要撇下霍行尊,自己一个人逃离。

    现在看到霍行尊的尸体,赵元丰心中的惊骇可是要比悲伤多得多。

    虽然他对于霍行尊没有什么感情,但他却知道霍行尊在清风海的威势有多强,那可是名副其实的至尊人物。

    结果现在他的人头却是被楚休给带来了,这证明什么?证明清风海发生了巨变,至尊岛霍家一脉,已经彻底被掀翻,他作为霍行尊的义子,在整个清风海的根基已经没有了,他们江山阁,已经回不去了!

    而且作为江山阁的阁主,又被霍行尊所看重,赵元丰的能力还是很强的。

    他稍微一想,全身却是顿时一寒。

    楚休作为整个隐魔一脉的核心人物,但东齐朝廷和正道武林进攻北燕这么长时间,他除了解了关中刑堂的困境,却是一直都没有出现,这很可疑。

    眼下楚休又带着霍行尊的人头前来,那这段时间他究竟去了什么地方,那就显而易见了。

    联想到清风海的位置,又联想到东齐一下子把九边强军全都压上,楚休的计划,赵元丰已经隐隐约约想到了。

    他们江山阁这次,怕是真的站错队伍了!

    其他人此时并不知道赵元丰想了多少东西。

    他们对于赵元丰的出身其实也不怎么了解。

    看到楚休扔出来一个人头,赵元丰还口称义父,他们还以为楚休只是随便杀了一个江山阁的老人,也就是赵元丰的义父来泄愤,激怒对方,他们可不知道,赵元丰这位义父,究竟代表着什么。

    眼看着赵元丰的状态有些不对,甚至自从楚休出现开始,整个战局的气势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云梦子和韩九思对视一眼,齐齐大喝道:“杀!不要停手!”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本来正道武林这边人心就有些不齐,打着浑水摸鱼主意的人比较多。

    此时若是再让楚休这么说下去,说不定会出现什么变数。

    快刀斩乱麻,一鼓作气将对方解决,什么阴谋诡计也是无用。

    楚休望向商天良道:“商城主,还能否挡得住?”

    商天良体内的经脉都已经被纯阳剑气入体,此时显得有些虚弱。

    “挡不了多长时间了,你小子若是没带援军过来,再打下去老夫可支撑不住了。”

    楚休眯着眼睛道:“放心,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有消息传来的。”

    就在楚休离开东海之后,柏东来等人便已经用最快的速度集结东海之地的精锐,开始进攻东齐的海岸边界。

    眼下除了东齐的大梁城有着精锐护卫,其他九边强军都已经被东齐拉到了北燕边界这里。

    东海之地那些武林势力哪怕一丁点战阵上的东西都不懂,他们只需要乱糟糟的强攻一阵,东齐留在那里的普通军队也是挡不住的,所以东齐,必将第一时间撤军。

    当然眼下这里,还是要靠楚休他们自己扛过去的。

    看着云梦子跟韩九思两人,楚休的眼中闪烁着一丝危险的锋芒。

    他已经知道了,这一次正魔大战,就是这两个家伙搞出来的。

    被关在原始魔窟内八百年,结果却还不长记性,一出来便想要搞事情,该死!

    邪月刀已经被楚休拿在手中,心魔镇压着邪月刀的器灵,刹那之间,血月绽放,刀芒扭曲着周围的空间。

    一刀斩落,楚休直奔云梦子而来!

    这一瞬间,云梦子有一种感觉,他自己好像是被什么恐怖的凶兽给盯上了一般。

    下一刻,云梦子周身炙热的纯阳罡气闪耀着,剑芒横贯长空而起,周围的天地元气犹如风暴怒卷,汇聚在他这一剑周身。

    邪月刀上那轮血月扭曲着空间,不管你是纯阳罡气还是什么力量,都在血月之下被扭曲着。

    楚休这力量极致的一刀斩下,其中还夹杂着七大限中破海的刀意,简直好似要碎山断河一般,一切都在崩塌着。

    刀剑相撞,顿时爆发出了一股剧烈的波动来,云梦子顿时感觉到一股让他无法承受的大力袭来,他的神兵长剑之上顿时崩裂出了一个缺口,他整个人都被楚休这一刀所斩飞,鲜血随着他的身形洒落。

    这一瞬间,所有人看呆了。

    对于云梦子此人,因为他是八百年前的强者,大部分人是比较陌生的。

    但他们对于护殿六真人之首的这个位置却是不陌生,历来纯阳道门能够坐到这个位置上的,可没有一个弱者。

    守真子此时更是惊骇的看着楚休,这才过去多长时间?相比于在关中刑堂时,楚休的实力竟然更进了一步,他的力量可是要比在关中刑堂时更强几分。

    或许楚休最让人恐怖的不是他的实力,而是他进步的速度。

    当你还在用老眼光看着他时,还在用以前的实力来算计他时,他却能拿出让你意想不到的实力来,将你所算计的一切都给砸碎!

    眼看着楚休一刀就将云梦子给斩得吐血,韩九思的面色也是一变,低喝道:“一起出手!他又不是天地通玄,怕什么?”

    除非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有着能影响战局的实力,否则的话,熬也熬死他了。

    就好像之前项崇手持九龙印,爆发龙脉出本源的威势甚至无限接近天地通玄境,但到了最后,最先撑不住的还是他。

    随着韩九思的话音落下,他跟陆长流,一起杀向楚休。

    与此同时,赵元丰和赵家那名长老也是一起冲过来,联合之前被轰的吐血,又爬起来的云梦子,一共五名真火炼神境的存在一起围攻楚休。

    同时被这么多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一起针对,哪怕是之前爆发出九龙印威势的项崇都没有这般待遇。

    楚休眼中露出了一丝冷芒,不退反进。

    眼下魏老他们几乎是人人带伤,自己若是不出现,他们恐怕是真的要抵挡不住了。

    所以眼下他能够吸引的火力越多越好,最好是让战局陷入了自己的节奏当中。

    其实现在现在整个战局,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陷入了楚休节奏当中了。

    他一出场便先声夺人,让云梦子和韩九思无比的重视,将所有的力量都放在他的身上。

    实际上,韩九思等人若是分散开来,死命的去杀魏书涯等人,那楚休也只能先行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