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爆发的梅轻怜和吕凤仙
    胶着的战场之上,隐魔一脉这边已经开始溃败。

    相比于正道宗门那边,隐魔一脉这边的构成比较简单,也更为团结。

    镇武堂守护的是楚休所留下的势力,隐魔一脉守护的是魔道的底线,北燕的项崇等人,更是不能退。

    所以他们这边都有死战的决心,但很可惜,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不是一丁点决心就能够挽回颓势的。

    正道宗门那边的人数实在太多了太多了,你击退了一个,立刻便又迎上来了两个。

    现在梅轻怜就有这种感觉。

    她其实是不太擅长这种激烈的战场的,姹女大法在不知不觉之间蛊惑人心,这种激烈的战场上,血煞之气冲霄,所有人的身上都会不知不觉的沾染上一些煞气,对于自身的精神力有些影响,也导致了姹女大法的效果大减。

    四名真丹境武者向着她狂攻而来,两名是纯阳道门的武者,他的纯阳罡气对于梅轻怜极其的克制,另外两名正道宗门的真丹境武者狂攻而来,逼得梅轻怜身形化作一阵魔雾,闪转腾挪,但却被那纯阳罡气逼得逐渐进入了死角当中。

    “妖女!受死!”

    眼看梅轻怜已经被逼到了死角,那两名纯阳道门的武者同时怒喝一声,长剑之上纯阳罡气暴涨,诛邪,降魔!

    在这刹那之间,梅轻怜的脑海中却是不由得回荡着陆江河交给她的,昔日红莲魔尊关于红莲业火的那些心得。

    红莲业火,炼心炼神,自身先要承受那业火的炙烤,才能够真正淬炼出红莲业火去灼烧其他人。

    这一刹那之间,梅轻怜的心神彻底放开,精神力也是随之飘散开来,不过却不是攻向眼前的对手,而是沉浸在自己的心神内。

    瞬间她的眼前幻象顿生,有好有坏,有她这一生所求,也有她这一生求不得的事情。

    身为阴魔宗的圣女,但实际上,曾经更多的人叫过他妖女。

    昔日阴魔宗还在时,她可以无忧无虑,仗着自己的天赋去调戏那些正道中的年轻俊杰,脾气个性古灵精怪,跟现在这幅妖娆妩媚的模样,简直就是两个人一般。

    那是梅轻怜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直到……阴魔宗覆灭。

    她是阴魔宗唯一的幸存者,身上压着的是阴魔宗的传承,阴魔宗的未来,但其实又有谁知道,她根本就不擅长这些东西,但为了责任,为了昔日死去的那些长辈,哪怕她不擅长,她也要将其背负,不能放下。

    所以古灵精怪的阴魔宗圣女,成了妖娆妩媚的梅夫人,隐藏在关中刑堂内,说是隐忍负重也罢,说是苟延残喘也好,那个时候的梅轻怜,没有目标,直到她……遇见了楚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可以不用去想这么多的东西,只需要听从楚休发号施令就好了,这种生活,其实很轻松。

    “看来,我一直都是一个笨女人啊。”

    梅轻怜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谁说魔道圣女就一定要阴险很辣,满肚子算计的?她撑了这么多年,或许今天才算是真正看清了自己。

    红莲业火,炼心炼神,若是无法正视真正的自己,如何资格动用红莲业火?就好像那李湫荻一般,一生偏执,结果却得到了红莲业火,这不像是机缘,更像是讽刺。

    下一刻,梅轻怜的双臂之上红的耀目的璀璨业火绽放着,沿着那纯阳罡气,竟然一路燃烧到了那两名纯阳道门的弟子体内。

    那二人瞬间惨叫了一声,大股的业火从他们七窍当中绽放燃烧着,不到一息的时间,两个人便已经倒在了地上,彻底没了生机!

    业火炼心,很显然,他们没撑过这一关。

    另外两名真丹境的武者看到这一幕,直接转身便逃。

    但下一刻,梅轻怜一挥手,两个人眉心处一朵红莲绽放,无边的红莲业火让他们包围,瞬间便将其吞噬!

    红莲业火,无色无相,只要你心中有业障,那无论你躲到何处,红莲业火也会在其心中绽放燃烧。

    正在被江山阁的赵元丰带着人围攻陆江河抽空看了一眼下面,看到了梅轻怜竟然真领悟出了红莲业火来,他倒还真被惊到了。

    昔日昆仑魔教四大魔尊强就强在,他们四人无论是从真火炼神境到天地通玄境界,几乎都是同等境界当中的佼佼者。

    红莲魔尊当初便是仗着一手红莲业火纵横江湖的,奇诡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之前陆江河只是看梅轻怜的心境跟红莲魔尊有一些相像,所以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将红莲魔尊的感悟给她,没想到还真让给她修炼成了。

    当然梅轻怜只能算是修炼成了一半,因为陆江河给她的只是感悟,而不是红莲魔尊的传承功法。

    昔日红莲魔尊可是还有着无数秘法和杀招都是要配合红莲业火来使用的,现在肯定是用不了了。

    这时陆江河又将目光下意识的一转,不过等他看到吕凤仙那里的情况,他却是骇然的瞪大了眼睛。

    如果说梅轻怜的突破还算是在常理之中的话,那吕凤仙则纯粹就是妖孽了,简直不按套路出牌。

    此时吕凤仙在战场上也是表现的耀眼的很。

    他传承自吕温侯的魔神无双戟本来就是战阵之上才能发挥出最大作用的武技。

    神兵无双舞动着,横扫一片,砸落便是地动山摇,堪称威势无双。

    水无相等四人就护卫在吕凤仙的周围,防止有人偷袭吕凤仙。

    他们四人此时也都恢复到了真丹境,此时跟着吕凤仙一起上场杀敌,竟然有一种昔日跟随吕温侯征战天下时的感觉。

    他们五人联合在一起,甚至打的十余名真丹境的武者步步后撤,根本就不敢与之硬撼。

    就吕凤仙那势大力沉的一戟,他们挨上一下那可就非死即残。

    之前在江湖上,吕凤仙有些名气,但只能说是小有名气。

    别说跟楚休相比,他那一辈的武者,就算是张承祯宗玄,还有方七少的名气都比他要大。

    而且吕凤仙一直以来也都比较低调,结果这次一上战场,他们这才知道吕凤仙的恐怖。

    特别是这一次,吕凤仙读了昔日关于战武魔尊的肉身修炼心得之后,更是有所领悟,在战场之上简直就是威势无量。

    但他这般高调的举动却也是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守真子脱离了跟魏书涯胶着的战团,让其他人出手继续拦着魏书涯,他则是一步踏出,来到吕凤仙的身前,单手一抓,顿时强大到刺目的纯阳罡气爆发而出,竟然直接将吕凤仙砸来的神兵无双硬生生握在了手中!

    感受到那股无匹的大力袭来,守真子的面色微微变了变。

    他是真的没想到,一名真丹境的武者竟然也有这种力量。

    不过相差一个大境界,守真子还是少有修炼了三百年以上,还能够保持战斗力的老辈武者,在力量底蕴上,他都要完爆吕凤仙一大截。

    单手一挥手,强大的纯阳罡气轰然爆发,直接将吕凤仙给震飞了出去。

    看着倒退几十丈的吕凤仙,守真子负手而立,缓缓道:“吕凤仙,我听说过你的名字。

    虽然你总是跟那楚休混在一起,但你只是传承了上古魔神吕温侯的功法,却并不算是正统的魔道出身。

    昔日你的那些好友都在传诵你为人义气,甘愿为朋友两肋插刀。

    这么多年来,你从未做过一件恶事,我也相信你并不是恶人。

    但是,你却为何要选择助纣为虐呢?

    纯阳道门嫉恶如仇,但却并不想滥杀无辜。

    吕凤仙,你退走吧,莫要继续踏上歧途了。

    那帮和尚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回头是岸。”

    吕凤仙摇摇头道:“道长说错了,我从来没感觉自己有多义气,也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好人。

    在我踏出江湖之时,我曾经问过师父,什么是侠,我究竟要不要去当一个侠。

    师父只告诉我一句话,你认为对的,便去做。你认为错的,便去管。

    为了侠而侠,那并不是真的侠。

    人这一辈子只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便已经是大不易了。

    我吕凤仙出身微末,没有兴趣治国平天下,也没有本事为万事开太平,只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便没有白活。

    楚兄是正是魔与我无关,我只知道,他是我的兄弟好友,在我危难之时,救过我,帮过我。

    人对我好一分,我便要还他十分。

    我不知道我走的路是正还是歧,但今日,我不想回头,回头,也是无岸!”

    随着吕凤仙话音落下,他手中的神兵无双绽放出了刺目的锋芒来,魔神无双戟被他施展到了极致,大开大合,每一戟砸落,都好似有着碎山断河之威,魔气汹涌咆哮,甚至牵动半空中风云怒啸,那股威势,已经无限接近真火炼神境!

    守真子不想错杀好人,但吕凤仙却是执迷不悟,他也是没有办法。

    道剑被他拿在手中,轻轻一点,细微的纯阳罡气跟威势浩然的魔神无双戟比起来只有那么微弱的一丁点,但所爆发出的力量却是一次次将吕凤仙轰飞。

    不过就在这时,守真子却是震惊的发现,吕凤仙每被轰飞一次,半空中呼啸的魔气便凝重一分。

    到了最后,那魔气竟然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龙卷,涌入吕凤仙的体内,这一幕,怎么这么像突破真火炼神境时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