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趁火打劫
    PS:感谢书友小白子鱼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镇武堂这边的情况的确已经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哪怕是现在陆江河掏出来这么多好东西也是没用。

    武功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练成的,哪怕他们现在有所领悟,也不可能一下子跳到真火炼神境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前来汇报,说是司徒弃等人来访。

    在场的众人全都一皱眉,没有人觉得司徒弃等人来,是有好事。

    谁都知道司徒弃等人与楚休之间的仇怨,他们可是被楚休怼了不是一次两次了。

    眼下正值楚休这一边的危难之际,司徒弃等人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他们可不会认为对方是来帮忙的。

    虽然同属于隐魔一脉,但他们可不觉得对方会为了整个隐魔一脉而放弃仇怨。

    相比于他们,甚至拜月教那些明魔一脉的宗门都要比他们靠谱。

    魏书涯还没说见不见他们,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呵斥之声,司徒弃等人竟然直接闯了进来。

    进来的足有五名真火炼神境的武者,除了司徒弃和昆莫之外,其他那三人竟然是昔日从原始魔窟内逃出来的,八百年前那三位魔道的大佬,也不知道他们几人究竟是怎么凑到一起去的。

    看着那几人,魏书涯皱眉道:“司徒弃,你们来干什么?”

    司徒弃笑了笑道:“魏老不要动怒嘛,我来,当然是帮忙的。

    你们这边的情况我都已经听说了,不太乐观啊。

    都是隐魔一脉的人,我们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呢?

    司无涯前辈虽然是八百年前的武者,跟昆仑魔教这一脉没关系,但是他们也是我魔道一脉,也是愿意在这种时候帮忙的。”

    魏书涯淡淡道:“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了,你当真有这种好心?”

    司徒弃还没有说话,那位昔日鬼王宗的大长老司无涯便淡淡道:“正魔不两立,都是魔道一脉,我等如今要帮忙,有错吗?

    当然我等出手,也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的。

    如今我魔道一脉四分五裂,分成明魔隐魔也就算了,就算是隐魔一脉,也是各自为战,这点可不好。

    所以本座想要效仿八百年前的制度,组建魔道联盟,隐魔一脉无论是个人还是宗门,都可以加入其中,诸位自然也是可以的。

    魏书涯这里,我们可以给你留一个联盟长老的位置。”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面色顿时一沉。

    这帮家伙不是落井下石来了,他们是趁火打劫来了!

    隐魔一脉本身就是一个联盟,还需要什么联盟?

    但现在隐魔一脉归谁执掌?明面上来说,隐魔一脉没有执掌者,但实际上来说,占据整个隐魔一脉大部分力量的,正是楚休,他现在已经可以算是隐魔一脉真正的执掌者了。

    司无涯等人要再组建一个什么魔道联盟,分明就是挖整个隐魔一脉的根!

    魏书涯看着司徒弃冷声道:“司徒弃,别忘了,你这一脉昔日可也是圣教出身的。

    我隐魔一脉的根基是什么?根基便是,我等都是圣教的传承者,是以圣教传承为基,这才建立的隐魔一脉。

    你帮着他们建立什么魔道联盟,是在挖隐魔一脉的根,也是在挖圣教一脉的根。

    你这般做,对得起列祖列宗吗?”

    司徒弃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司无涯便道:“什么圣教不圣教的。

    那都是五百年前的事情了,昆仑魔教没了这么久,你们还打着它的招牌有什么意义?

    做人要向前看,若是真论辈分,我等哪个不比你们那所谓的圣教辈分大?”

    这时陆江河忽然冷笑了一声。

    他站起来,指着司无涯鼻子吐出了三个字来:“干!你!娘!”

    司无涯等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都没想到,陆江河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辱骂他,说出这种粗鄙之语来。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真火炼神境的强者,无论是现在还是八百年前,无论是正道还是魔道,那可都是有身份的。

    哪怕是互相之间有着深仇大恨,那也不会见面就开始骂娘的。

    司无涯指着陆江河,气的手都直哆嗦:“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陆江河呸了一口,不屑的冷笑道:“一帮贱骨头!

    当初教主建立圣教时,你们这帮白痴就是这幅德行,不见棺材不落泪。

    非要杀的你们胆寒了,才跪下喊着教主饶命,圣教千秋万载。

    往前一万年,天下没有我圣教,魔道一脉便没有正统。

    但自从我圣教建立之后,往后再推一万年,哪怕我圣教已经没了,那也依旧是魔道正统!

    就你们这帮废物现在也敢来挖我圣教的根基,找死不成!?”

    随着陆江河的话音落下,他周身血煞之气已经冲霄而起,一股韵律响彻在整间大殿当中,那是鲜血流动的声音。

    司无涯等人的面色都是变了变,最后他们也没有出手,只是拂袖离去,冷哼道:“好好好,你们既然如此冥顽不灵,那我倒是要看看,等你们被正道武林逼到山穷水尽之时,你们那个圣教,还是否能救你们!”

    留下一句狠话,司无涯等人都是灰溜溜的离去。

    他们是来趁火打劫的,不是来跟陆江河等人死战到底的。

    在场的众人都是神色阴沉,显然都是被恶心到了。

    司徒弃等人算是彻底跟隐魔一脉撕破脸皮了,甚至连表面上的一些面子之类的东西都不想去考虑了。

    不过眼下隐魔一脉这边还有强敌在身,倒也不好对他们出手。

    而此时所有人都用略微诧异的目光望向陆江河,他们是真没想到,陆江河竟然也会有如此霸气的一面。

    一直以来,众人对于这位五百年前的血魔堂堂主,都没有什么尊重的感觉。

    当然以陆江河这种逗比的模样,也让人尊敬不起来,但今天,他却是霸气了一次,终于有了魔道巨枭的感觉。

    看到众人的目光,陆江河不禁得意的邪魅一笑。

    吞天虎不发威,你们还真以为本座是田园猫了?

    不过他这一笑,却是把之前那股气势彻底散尽,众人不禁摇摇头,得,陆江河,还是那个陆江河。

    一众人没有时间耽搁,眼下他们几乎都是人人带伤的,所以要抓紧时间去回复伤势,用来应付下一次的进攻。

    此时在殇邙山当中,成片的营寨盘踞在此地,都是各大势力的人,还有一些则是散修武者出身,为了搏名,为了得利,也都加入到这绞杀邪魔的队伍当中。

    云梦子跟韩九思站在最前方,作为推动这次行动的人,他们二人可以说是整个正道宗门这边的执掌者,发号施令,甚至要比作为掌教的凌云子和陆长流还要出风头。

    就以他们二人这幅做派,幸亏凌云子和陆长流都不是那种心思狭隘之人,否则他们之间必将先内斗一次才能行。

    看着周围的场景,云梦子忽然叹息了一声道:“韩道兄,可还记得八百年前,我们道门一脉联手,将佛门逐出中原的那一战?那时候,可也是这般场景。

    甚至那时候魔道一脉都只能为我等驱策,没想到,如今却是轮到我等将魔道一脉视作大敌了。”

    八百年前江湖纷乱,庙堂和江湖一样是征战不休,甚至要比现在更加的混乱。

    眼下佛门当中最为强盛的两个宗门,大光明寺在北地,那里在八百年前便是极北苦寒之地。

    而须菩提禅院所在南蛮之地到现在都是人迹罕至,被人视作为蛮荒之地。

    那时候中原之地自然也是有着佛门一脉在的,不过那时候佛门一脉,却是被道门联手逐出了中原。

    那个时候魔道一脉还是一盘散沙,昆仑魔教没有出现,众人各自为战,可以说是当世这些势力当中,势力最弱的一波。

    韩九思沉声道:“现在魔道一脉的实力的确强盛,西楚拜月教,昔日只是苗疆之地的一个小教派,没想到如今竟然成长为了庞然大物。

    还有隐魔一脉,听说他们只是昆仑魔教的余孽,但光是余孽的力量便如此强大,昔日那昆仑魔教又有多强,简直无法想象。

    总之要小心一些,下一次进攻,争取将对方彻底击溃,然后通知东齐朝廷,派遣军队来,从我们撕开的口子进攻北燕,攻城略地的事情,便交给他们了。”

    在八百年前,这一招是韩九思等人经常用的。

    江湖势力负责将对方的高端战力全部击溃,之后朝廷的大军前来收尾,几乎是一路势如破竹一般。

    这一次他们也想要这般做,但没想到他们所遇到的抵抗却是十分顽强,虽然对方败了,但却没有溃败。

    云梦子看着那些小势力和其他散修武者冷哼道:“我纯阳道门在这个时代虽然式微,但弟子却也是拿得出手的,没有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但这帮家伙就太可恶了,只会打顺风仗,刚刚受挫便坚持不住,人家还没溃败,他们便溃败了。

    若不是因为他们,上次就能彻底解决隐魔一脉。”

    韩九思摇摇头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这帮人本就是为了利益而来的,你还能指望他们真心拼命?

    不过不要紧,只要能出手便好了,对了,派人去通知剑王城的回来了吗?”

    云梦子神色略微有些阴沉道:“回来是回来了,不过剑王城却是态度不明。

    金蝉风那个家伙看来是没奈何他那些后辈,连发表意见的资格都没有。”

    韩九思一挥手道:“算了,不等他们了,这边的力量足够,这一次出手,务必要将整个隐魔一脉彻底击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