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四十章 北燕危局
    至尊岛一脉彻底被剿灭,这件事情直接在整个东海之地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在任何地方,有一方势力统领了百年之上,都不是那么容易推翻的,因为这已经成了一种惯性。

    而现在,这种惯性被打破,整个东海之地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

    不过柏东来跟寇神通等人现在已经是整个东海最大的一股势力,在他们的联手镇压之下,整个清风海只用了极短的时间,便已经适应了新的秩序。

    只要是江湖,无论是中原还是海外,都是如同金字塔一般。

    金字塔的上层出现问题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真正棘手的,是下层出现了问题。

    而且霍行尊独霸清风海上百年,除了他那一个神眼的称号让人津津乐道之外,霍行尊的口碑并不算好。

    没有这个神眼的加持,霍行尊此人只是一个庸碌之辈,武道天赋平庸,眼光狭窄,只能算是有些小聪明而已。

    这一次覆灭至尊岛的细节,柏东来等人也并没有隐瞒,全都说出去,反倒是能够增强他们的威势。

    况且人大部分都是楚休杀的,他们也不敢去隐瞒楚休的威势。

    当得知最后霍行尊也是死在楚休手中时,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摇头叹息,暗道这还真是造化弄人。

    之前霍行尊在寿辰之上要收楚休为义子,结果双方翻脸的事情众人也都听说过了。

    现在看来霍行尊的神眼没有失效,楚休的确惊才绝艳,一个人几乎便斩杀了至尊岛所有高层战力,杀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如同宰鸡屠狗一般。

    但是很可惜,能被你霍行尊神眼看中的人,却不代表非要加入你霍行尊的麾下,相反还有可能成为葬送你的人。

    霍行尊靠他的一双神眼起家,最后也可以说是一样死在他那一双神眼之下,这倒也算是命数了。

    等到这件事情传播开之后,柏东来召集众人商议进攻东齐之事却是无比的顺利。

    楚休的威势已经在清风海之地传播开来,这也让众人对于楚休的信心大增。

    这件事情利人利己,只要能够占据东齐海岸边境的一部分地域,他们就算是大赚了。

    清风海这边准备好一切后,楚休也没有时间耽搁,直接准备回东齐。

    临走之前,柏东来等人亲自来送楚休。

    “楚大人放心,东海这边的势力已经开始集结,等到计划完成之后,他们将会第一时间进攻东齐海岸边界。”

    楚休点了点头道:“我相信柏先生的实力,这次合作只是第一次,将来也许我们还有合作的机会。

    北燕那边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我就不耽搁了,诸位,告辞。”

    说完之后,楚休便立刻登船,跟伊波旬离去。

    看着楚休远去的身影,柏东来却是忽然叹息了一声道:“直到今日我好像才悟出了一个道理,为何康洞明这样的人习武成痴。

    武道一途便如同这东海般浩瀚无垠,我等百般算计,其实也只是如同这海上行舟一般,看似安稳,实则却是禁不起人家一个浪花。

    康洞明是这样的人,楚休也是这样的人,在绝对的力量之下,哪怕是钢铁巨舰,其实也是不堪一击啊。”

    寇神通在一旁也是叹息道:“这个道理我也懂,谁都想要看看这海的尽头在哪里,但可惜,修为越深,对前路便越恐惧。

    在我没踏入真火炼神境之前,也是修炼成痴,一闭关动辄便是数年,但现在,闭关超过一年的时间都少了。”

    像是柏东来和寇神通这样真火炼神境的强者,他们能够成就真火炼神境,自然也是有天赋,也有毅力的。

    他们此时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钻营势力,而不是修炼武道,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懈怠了,而是因为恐惧。

    正如同柏东来所说的那般,武道就如同这无垠的大海,谁都不知道边界究竟在何处。

    之前他们刚刚习武之时,以为真丹境便是极限。

    后来等他们到了真丹境之后,他们以为真火炼神境就是强者。

    而等到他们到了真火炼神境之后他们才发现,面对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他们也只不过是强大一些的蝼蚁而已。

    望不到边界,所以才会恐惧,因为他们不知道前路究竟是什么。

    像是康洞明那样性格的人,和楚休对于力量的执着,只有这样的人,可能才有资格走到那最巅峰。

    “走吧,回去召集各方势力前来议事,尽快进攻东齐。

    这位楚大人前途无量,现在交好他,总是没错的。”

    柏东来这么说不是因为他也有神眼,真的看好楚休未来的气运,而是霍行尊已经做出一个反面典型了。

    跟楚休交好,得势得利。跟楚休交恶,地府报道。

    与此同时,楚休这边在海外谋划着一切的时候,北燕那边却是已经快要挡不住了。

    东齐的国力要比北燕强,同样东齐的江湖势力也是要比北燕强上一大截。

    整个东齐境内,北燕道门和正道势力联手,那股威压差点就让隐魔一脉抵抗不住。

    关中刑堂哪边已经退兵,但东齐跟北燕边界那里,东齐的九边强军一下子压上来七个,差点就让北燕这边全线溃败。

    北宫百里也是狠人,直接拉出整个镇国五军十分之一的力量去跟对方血拼,不顾伤亡的死战,在死人堆到了一定程度时,诱敌深入,于战场之上布下血炼大阵,直接坑杀了东齐九边强军中的一个,同时自己这边的人也是一同在大阵当中被绞杀,可以说是杀敌一千,自损六百。

    整个血炼大阵绵延几十里,阵中血煞冲天,生机灭绝,逼得东齐那边甚至不敢把大股的军队压上来死战,只能小股突袭进攻,生怕北宫百里再弄出什么绝户计来。

    这一位简直就是疯子,疯起来,连自己人都杀的那种。

    这也就是北宫百里的威望在这里摆着,北燕没有哗变,否则的话,换成其他人敢这么玩儿,估计早就先把自己给玩死了。

    北燕边界的军营当中,项武一手拿着香蕉,一手拿着布防图仔细的琢磨着,时不时狠狠咬一口香蕉,好像咬的东齐那帮杂碎一样。

    这时北宫百里掀开营帐走进来,他一改之前在北燕朝廷内,一身儒袍的打扮,而是穿着一身猩红色的战甲,那股血煞之气仿佛要凝聚成了实质一般。

    看到北宫百里进来,项武递了一根香蕉上去。

    北宫百里摇摇头道:“你那边的战况怎么样?”

    项武面色凝重道:“不太乐观,我已经把防线向后撤了十余里,借着地形的力量这才跟他们周旋。

    好不容易才打退了东齐的飞熊军,没想到羽林军竟然又跟上来了。

    不过南宫卫羽那家伙好像有伤势,甚至他那柄骚包的方天画戟都没了,现在还拿着一柄寻常的宝兵跟我交手,结果没几下就撑不住了。

    要不是那老小子跑的快,当场我就能废了他!”

    说着,项武狠狠咬了一口,将最后一截香蕉吞近了肚子里。

    北宫百里皱了皱眉头道:“羽林军也来了?我这边刚坑杀了他们一个军,结果他们转眼又派出一个羽林军来,那岂不是说,现在守卫着东齐全境的便只有一个军了?”

    项武一摊手道:“连一个军都没有了,前段时间西楚已经出手了,宇文复那个玉面肥龙带着琅琊军陈兵西楚边界,但也只是拖住东齐的最后一军而已。

    西楚的实力太过弱鸡,能够做到这一点便已经是极致了,要不然九边强军全部压过来,我们的压力更大。

    眼下东齐内部外部全都已经动起来,只要皇城有高手拱卫,他们还怕什么?我们总不可能飞过去宰了吕浩昌吧?”

    仗打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策略的问题了,而是基本实力的问题。

    东齐的国力太强盛了,一旦全力出手,北燕这边就只能选择拼了命的抵挡。

    北宫百里一挥手道:“眼下扛不住也要硬扛,一直扛到吕浩昌坚持不住为止。

    东齐实力强盛,但或许是老天不让东齐有着一统天下的气运,连续几代东齐皇帝,皆是庸碌之辈。

    我北燕有拼光镇国五军的决心,他东齐却是连损伤一军都要心疼个够呛。

    若是拼到最后还没能拿下北燕,最后撤的,一定会是东齐的。”

    上一次北燕和东齐大战,结果也是这般。

    其实北燕不算赢,东齐也不算败,只不过吕浩昌的性格摆在那里,他谨慎习惯了,不想赌的太大,所以便没有继续出手,及时止损,默认北燕撕下魏郡这块肉来。

    现在几十年过去了,吕浩昌已经老了,他的魄力恐怕还不如当年,他现在只想着安安稳稳的把皇位传承下去,估计也受不了什么太大的挫折。

    项武的目光看向东方,脸上少见的带着愁容道:“我们这边倒是还能挺一阵,但是魏郡那边要面临的,却是整个东齐正道武林,外加一个江山阁的进攻,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住。

    话说楚休那家伙究竟跑哪里去了?这家伙还能不能靠点谱了,关键时刻不见人影,下次不请他吃香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