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图穷匕见
    真火炼身,淬炼的是自己的身躯,不靠天地,以自身之力,便可以比肩这方天地!

    楚休这一拳这是陈青帝曾经所领悟出的拳意,应该说是每一个修炼成了真火炼身的武者,都应该能领悟出的拳意。

    只不过楚休是属于速成的那种,所以这不靠天地,完全将自身力量发挥到极致的一拳,直到现在,楚休才将其领悟而出。

    同阶当中,若是论及肉身修为,除了一个陈青帝之外,楚休已经无人能敌。

    血色水龙在粉碎,无边的血气被这一拳的力量彻底轰碎,变成了血雾飘散在周围。

    百里破兵的脸上带着一丝复杂之色。

    从楚休轰出这一拳开始他就知道,自己已经败了。

    这一拳的威势不是他能够抵挡的,甚至可以说,这一拳的威势,便是他一直以来所追求的力量极致。

    但造化弄人,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样的一拳之下。

    当楚休那一拳落下的瞬间,百里破兵瞬间便感觉一股大力涌入了自己的体内,刹那之间,他的眼前便已经被一股血色所遮掩,转瞬间便已经没有了生息。

    楚休那一拳粉碎了他全身上下所有的防御,甚至将他全身骨骼都硬生生的轰碎。

    此时海面下,百里破兵那艘船已经浮了上来,但船上所有的人却都已经葬身海底。

    因为阵法的原因,海面下的风浪可不是一般的大,除了百里破兵这种真火炼神境的存在,谁也无法在这种环境下踏水而行。

    随手将百里破兵的尸体扔到了甲板上,楚休走出水幕阵法,柏东来的小船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

    眼看楚休这一次竟然又用了这么快的速度解决了百里破兵,柏东来虽然也有惊讶,不过有着上次纳兰海的事情垫底,他倒是有了一些承受力了。

    “楚大人,接下来是准备找机会除掉傅龙啸?”

    楚休点了点头道:“如果能除掉傅龙啸是最好的。

    不过连死了两个人,傅龙啸哪怕是白痴也能够想象得到,我们是冲着他来的,估计没有机会了。

    但不要紧,以现在我们的力量,直接强攻至尊岛也是没有问题的。”

    柏东来点了点头,现在他是真的服气了。

    一口气做掉了霍行尊两名义子,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已经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到了第二日,百里破兵的船和他的尸体便已经被人所找到了。

    他们停留的海域并不算偏僻,来往船只也不少。

    百里破兵的钢铁大船在清风海可是很有名气的,众人看到他的船停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有些纳闷,结果等他们上传一看,见到了百里破兵的尸体,他们这才哗然,整个清风海瞬间便炸锅了。

    之前纳兰海死的时候,还有大部分人不知道消息。

    毕竟纳兰海的是被霍家之人发现的。

    而这次百里破兵的尸体可是被其他人发现的,有人又传出了纳兰海也死了的消息,这下整个清风海之地都有些人心惶惶的,貌似有人看出来了,这是在针对霍五爷,整个清风海,都已经有了变天的趋势!

    此时在至尊岛内,霍行尊跟傅龙啸看着地上百里破兵的尸体,都是有些浑身发冷。

    昨天百里破兵还在跟着他们一起查验纳兰海的尸体,结果今天,他自己便已经成尸体了,这种打击谁受得了?

    “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行尊已经有些要发狂了。

    他辈子实在是太顺了,从获得那双神眼开始,他只要提前下注,跟对未来前途远大的上级,好处便接踵而至。

    而等他已经有一定的势力了之后,他又开始培养仇天涯这些义子,什么厮杀争斗都是由他的这些义子来的,他只负责坐享其成。

    这位已经快要到四百岁的江湖老前辈,他所经历的挫折苦难,还真没有一个在江湖上摸爬滚打几年的散修武者多。

    一辈子顺风顺水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吃亏要趁早,年轻时没有经历过挫折磨难,等到老了,一丁点的压力都差点把他给吓死。

    相比于霍行尊,傅龙啸此时却是要镇定多了。

    在清风海,他还能借助霍行尊的威势,但在裂风海,那可都是他靠着自己的实力手段闯下来的。

    霍行尊沉声道:“义父,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这帮人就是冲着我们至尊岛这一脉来的。

    而且对方绝对不是一个人。

    一个人的实力就算是再强,能够杀了二哥和老四,但他也不可能做的一丁点声响都没有。

    老四被方天画戟所杀,二哥是在自己最擅长的地方,被人用绝对的力量轰碎了全身的骨头。

    所以说,对方起码有两名强者,并且还有强大的势力,帮他们遮掩动静。

    霍行尊已经彻底慌了:“到底是谁要跟我这一脉过不去?老夫这么多年来,何时得罪过这等强者?

    哎,早知道过这个寿辰时,找一位卜算大师算一算便好了,流年不利啊。”

    傅龙啸紧皱着眉头,这一刻,他忽然感觉自己这位义父也不过如此。

    之前霍行尊那神眼的名头传的太广了,傅龙啸在知道自己被霍行尊收为义子后,他甚至狂喜不已,以为自己可以出头了。

    其实他却是忽略了一点,他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因为他被霍行尊收为了义子,反而是他们的成就,造就了现在的霍行尊。

    只不过以前霍行尊实在是太淡定了,淡定的就好像一切都在掌握中一般,此时霍行尊这幅模样却是让傅龙啸有些不适应。

    他咳嗽了一声道:“义父,眼下敌暗我明,这个时候坚守住至尊岛,一切都好说。”

    还没等霍行尊说些什么,一旁忽然有下人来报:“老爷,天一水阁阁主柏东来,还有惊涛盟盟主寇神通与鲸天会会主龙天英来访。”

    傅龙啸皱眉道:“他们来干什么?”

    霍行尊想了想道:“应该是得知了老二的死讯,前来吊唁的。

    这几人这些年来还算是乖巧,特别是龙天英,把他鲸天会不少的生意都让给了我霍家。”

    傅龙啸撇了撇嘴,那可不是龙天英让出来的,而是霍家的人用手段抢去的。

    “义父,别大意,这几人没一个好相与的角色。

    寇神通跟二哥有仇怨,二哥死了,他不放鞭炮庆祝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前来吊唁?

    还有那柏东来,别看他表面上装作豪爽的模样,但实际上却是心思深沉之辈,最擅笑里藏刀,小心为上。”

    霍行尊疑惑道:“不能吧?这些年来,柏东来可是足够恭顺的,每次寿辰,他送的礼物都是除了你们之外,最重的。”

    霍行尊还是很相信自己眼光的,但他却忘了,他只能看到一个人未来的成就,但却看不到整个人的心里想的是什么。

    傅龙啸更是心中苦笑,就是这样才有问题。

    柏东来又不是你的义子,凭什么每次都送那么好的东西?

    带着警惕的心思,傅龙啸跟在霍行尊的身后,一起走出去。

    大堂内,柏东来三人都在。

    看着霍行尊二人走出来,柏东来连忙站起来道:“五爷,听说百里岛主出事情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霍行尊阴沉着面色摆摆手道:“怕是有人看我老人家把控东海的时间有些太长了,所以想要跳出来搞事情!

    对了,你们三个这次来是干什么?”

    柏东来走近了一步道:“听闻百里岛主出事情,我们便想要看一看,顺便吊唁一番。

    而且我还有个消息想要跟五爷您说一下。”

    “什么消息?”

    柏东来又走近了一步道:“我们天一水阁经常有收购各种物资的船队来往各个海域,在百里岛主遇害之时,正好有我天一水阁的一艘船队经过百里岛主遇害之地的不远处,倒是察觉到一些东西。”

    霍行尊闻言顿时上前道:“哦?你们发现了什么?”

    柏东来沉声道:“我们发现了,杀百里破兵的人,就是……我们啊!”

    随着那话音的落下,柏东来的面色瞬间变得无比的狰狞。

    一柄赤红色的小剑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中。

    那柄小剑只有小臂长短,但却犹如用岩浆所铸成的一般,炙热到扭曲周围虚空的程度。

    “老不死的东西,你也知道你把控东海的时间太长,既然是这样,那你也应该准备让位了!”

    赤红色的小剑下一刻便已经冲破了空间,轻易的便撕裂了霍行尊周身的护体罡气,下一刻便能够彻底刺入他的胸膛之内!

    这一瞬间就连傅龙啸都没有反应过来。

    傅龙啸掌控苍龙舰队,自身的见识自然是不少的,所以他也能够像楚休那般,一眼就察觉出来,柏东来此人心机深沉,是绝对的笑面虎,不像他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那般恭顺。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柏东来竟然有有杀霍行尊的心思,竟然敢在他们至尊岛就动手。

    之前他们在猜测杀人者究竟是谁时,他们也没想到有柏东来。

    此时阻挡已经来不及了,但就在这时,霍行尊身前却是突兀的浮现出了一枚丹丸来。

    那枚丹丸仿佛是金铁铸成的一般,从上面绽放出了无数锋锐至极的璀璨剑气来,顷刻间便已经将那赤红色的小剑给彻底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