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连杀
    霍行尊现在的确很恐慌,因为一直以来的平静,被打破了。

    从他收了这几个义子开始,准确点来说,从他拥有了这双神眼开始,他就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的。

    这么多年来,他从来都没有吃过亏,靠着这几个义子撑起了如今他在清风海域独尊的局面。

    猛然间面对这种事情,霍行尊竟然慌了,一直以来那种淡定从容的模样没了,甚至他还在纳兰海的尸体旁边不断的转着圈,嘴里面不断的嘟囔着:“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敢杀了老四!”

    看到霍行尊这幅模样,就连百里破兵都是一皱眉。

    他咳嗽了一声道:“义父先莫要惊慌,就凭我至尊岛一脉的实力,只要不是天地通玄境界的强者来了,我们谁都不用惧怕。”

    此时百里破兵的心中倒是有些悲伤的,因为他跟纳兰海的关系一直都不错。

    霍行尊的这些义子中,他刚刚收完百里破兵之后,便立刻收了傅龙啸和纳兰海为义子。

    在纳兰海小的时候,百里破兵甚至还指点过他一段时间的武技,二人可以说是亦师亦友的。

    所以在纳兰海一蹶不振之后,对其都是一副阴沉沉的模样,但唯独对百里破兵,纳兰海的态度却是并没有怎么变过。

    霍行尊怕了拍百里破兵道:“那这里就先交给你了,为父知道你跟老四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你也要尽快查明凶手,帮老四报仇。”

    百里破兵点了点头,开始查验着纳兰海的尸体。

    他不是养尊处优的霍行尊,而是一路上摸爬滚打过来的,对于这些东西都是熟悉的很。

    一旁的傅龙啸此时也来帮忙。

    他虽然跟纳兰海和百里破兵的关系都算不得好,不过在这种时候他也顾不得勾心斗角这类的东西了,也跟着百里破兵一起查验着纳兰海的尸体。

    半晌之后,百里破兵神色凝重道:“出手之人实力很强,几乎是一路碾压。

    老四甚至都已经开始燃烧精血了,结果还是没挡住对方。”

    傅龙啸也是在一旁道:“看伤口,老四应该是死于方天画戟这类的兵器之下,结合对方的力量,出手的人应该是真火炼神境巅峰的存在。”

    百里破兵皱眉道:“但是从老四的身上,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种的真气,清风海域这里,又有谁是以方天画戟为兵器的?”

    傅龙啸摇摇头道:“在当世的武者当中,中原之地的武者以方天画戟为兵刃的武者倒是有一些。

    特别是中原之地那些军方出身的大将,方天画戟这种兵器绝对算得上是战阵凶兵。

    但是在咱们海外之地,还是正常动用刀剑的人多,哪怕是有以方天画戟为兵刃的武者,其实力也绝对不到真火炼神境。”

    百里破兵忽然道:“裂风海那边呢?”

    傅龙啸想了想道:“一位隐居在裂风海深处的高手,使用的便是方天画戟。

    不过对方修炼的乃是黑炎罡气,这种罡气炙热霸道,一旦出手,很容易便能够留下痕迹。

    但老四身上可是没有一丁点罡气残留的痕迹。

    最重要的是,那位杀老四干什么?动机呢?”

    百里破兵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他现在疑惑的也是动机,因为他压根就想不到,为何有人要去杀纳兰海这么一个已经废掉的家伙。

    至于这些年来纳兰海有没有得罪人,那还真的不少。

    但他都已经隐居在一个小岛上了,他真正得罪的也不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只是一些伺候他的仆人而已,总不可能是那些人动的手吧?

    这时在一旁观看着,一直都没有说话的霍行尊忽然道:“你们说,会不会是那楚休动的手?”

    傅龙啸和百里破兵同时对视一眼,都是摇了摇头。

    百里破兵道:“应该不可能,之前我便查过了,那楚休早就离开东海了。

    而且根据那楚休的资料,此人擅长的乃是刀法,甚至曾经有过一刀逼退大光明寺方丈,天地通玄境至强者虚慈的记录。”

    玄武真功楚休虽然在外施展过,但却屈指可数。

    这种细节上的资料海外之地根本就不可能拥有,哪怕是风满楼内,也必须要翻看到最详细的地方,才有可能被提及一句。

    傅龙啸也是道:“没错,的确不像是楚休的手笔,因为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楚休是来东海之地找援军的,他就算是杀了老四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以为我们死了一个人便要帮他。

    若是因为泄愤的话……”

    说到这里,傅龙啸悄悄看了霍行尊一眼道:“若是因为泄愤,他也不用杀老四啊,义父您的亲生嫡系可是有不少在外界呢。”

    一听这话,在场一些霍家的嫡系弟子都是心中一阵发寒。

    之前他们大胆到在整个外界肆意妄为,就是因为他们有底气,霍家和至尊岛这一脉能够罩得住他们。

    结果现在看到死人了,他们着才知道,自己的靠山,也不是人人都惧怕的,他们甚至想现在就出去,把自家的子嗣都给喊回来。

    外面太危险,还是至尊岛比较安全。

    两个人探查了半晌,但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无奈之下,他们只得暂时把纳兰海的尸体封存。

    百里破兵沉声道:“义父,这段时间把霍家的人都给收回来吧。

    眼下我们不知道老四的死到底是因为他自己惹到了什么人,还是有人要针对我至尊岛一脉。”

    他又将目光转向傅龙啸道:“老三,这段时间你也别总想着跑裂风海了,发动你苍龙舰队的人,寻找线索。”

    傅龙啸冷哼了一声道:“这还用你说。”

    吩咐完这些之后,百里破兵跟傅龙啸全都离去,准备回去召集人手,探查一些线索。

    他就不信了,如此明目张胆的杀人,难不成那片海域就没有人听到一丝一毫的动静不成?

    霍行尊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但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

    不知道为何,他却总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不是他有,百里破兵也是有。

    他好像隐隐约约,朦朦胧胧的感觉到了什么,但却始终猜不透最后一层。

    驾着自己的大船,百里破兵一路返回他的神兵岛。

    虽然百里破兵不擅长经营自己的势力,不过他麾下的人数也是不少的。

    把这些人都派出去也能管一些用处。

    就在这时,海面上忽然掀起了一阵万丈波涛来。

    那波涛极其的恐怖,宛若海啸一般,顷刻间便已经将百里破兵的大船给彻底掀翻!

    百里破兵陷入水中,但他周身罡气盘旋,早已经把无尽的海水给分开,这一瞬间,百里破兵顿时暗道了一声不好。

    他这艘大船可是用炼器的手法炼制的,一座船上八成是金铁,还铭刻了无数的阵法,甚至穿梭裂风海都不成问题。

    清风海的海域大部分都是风平浪静的,什么时候能有这种巨浪,甚至还掀翻了他的船?

    百里破兵踏水而行,身形一步步升到水面之上,这一瞬间,他的面色骤然一变。

    方圆十余里之内,已经被无数水墙所彻底隔开,宛若监牢一般。

    哪怕是白痴都能猜得到,他中埋伏了。

    这时水墙出现了一道裂纹,楚休的身形从其中走出,踏水而来。

    看到楚休的一瞬间,百里破兵顿时全都明白了。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楚休!

    “楚休!竟然是你!?你为何要杀了老四?为何要跟我至尊岛一脉为敌?就因为我们不同意跟你合作?就因为义父要收你为义子?”

    百里破兵明白了,但却又糊涂,因为说不通。

    楚休总不可能气量狭小到这种地步,因为这点小冲突便要动手杀人吧?

    “你很想知道?”

    百里破兵面色阴沉点了点头。

    “下地府,去跟你那个四弟一起琢磨去吧!”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下一刻,他周身炙热的内力真火燃烧着,其中甚至还夹杂着黑色的灭世之火。

    一拳落下,周围的天地都出现了一声宛若雷吼一般的爆响。

    拳出,镇天地,碎山河!

    百里破兵怒吼一声,周身耀目的白色罡气宛若锋芒一般,附着在他的周身。

    他没有兵器,但他全身上下,都是兵刃!

    双拳相撞,刹那之间,强大的力量波动宛若波纹一般,向着周围荡漾而出。

    以他二人为中心,无尽的海浪漩涡爆发,最中心处的水滴甚至都被撕裂成了细小的水雾。

    百里破兵的面色一变,就如同那天在霍行尊的寿辰上一般,楚休这一拳的威势,他挡不住!

    身形后退,手臂上的战甲被撕裂,百里破兵的面色已经发白。

    但楚休却是面无表情的又是一拳砸落,完完全全就是极致的力量!

    一拳接着一拳,百里破兵身上那堪比神兵的战甲已经彻底碎裂,他本人更是被楚休轰的吐血。

    怒啸一声,百里破兵周身的气血咆哮,掌控周围的天地之力,那一拳轰出,无尽的海浪竟然化作一条血色巨龙咆哮,向着楚休嘶吼去!

    面对这一拳,楚休仍旧是简简单单的一拳落下。

    那一拳,天上地下,唯我独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