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霍五爷
    正在暗中观察着楚休他们的不是别人,正是霍行尊的第二个义子,神兵岛的岛主百里破兵跟他的四义子纳兰海。

    百里破兵一把将那霍家公子拎到自己的眼前,大声问道:“小子,你是说这两个家伙就是为了参加义父的寿辰,特意杀了人,这才拿到的请帖?”

    霍家公子连连点头道:“没错,就是他们两个,貌似还是什么中原武林的大人物。”

    百里破兵将目光转向纳兰海问道:“老四,你平日里就喜欢研究这些乱七八糟的消息,对于中原武林,你应该也是最了解的,这两个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

    义父的寿辰这种大喜之日,可不能让他们给搅合了。”

    纳兰海看外貌乃是一名面容苍白的年轻人,披散着头发,但眼神中的阴厉之色却是怎么都散不去的。

    霍五爷的义子各个都是人中龙凤,他纳兰海之前也是,但现在,却是一个废了的人中龙凤。

    康洞明那几乎是天地通玄境界之下无敌手的实力强大到让人绝望,甚至是霍五爷手下这几位义子全部出手,都未必能够拿得下他。

    况且霍五爷这几个义子也都是各有个的心思,他们全部都是霍五爷的义子,但他们却并非是兄弟。

    就比如最后的赵元丰,明知道是康洞明伤了他,但他还是敢去用康洞明当门客。

    霍五爷的这些义子当中,他也就只跟百里破兵走的近一些。

    一旁那位霍家公子小心翼翼的看了纳兰海一眼。

    霍五爷的这些义子当中,当然都是他惹不起的人物,霍五爷对待他们可是要比对待自己的亲儿子都好的。

    不过霍家公子不怕面相凶恶的百里破兵,他最怕的,反而是沉默寡言的纳兰海。

    闻言纳兰海淡淡道:“穿着黑袍,带着面具的那位,严格来说他并不是中原之地的武者,而是南海第六天魔宗的宗主伊波旬。

    而那年轻人,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隐魔一脉现在明面上最强之人,也是其执掌者,镇武堂堂主楚休。

    此人在中原武林绝对是大人物,隐魔一脉归他掌管,整个北燕武林的势力都以他为至尊。

    关中刑堂名义上的堂主虽然不是他,但却是他的傀儡,四灵之一的青龙会前会主步天南被杀所杀,结果青龙会不仅没有报仇,却反而被他这个杀人者所执掌。”

    纳兰海说的这些消息若是在中原武林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几乎是谁都知道的。

    但是在海外之地能够有楚休这么详细的资料,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百里破兵听的直乍舌:“这小子的来头竟然这般大,隐魔一脉也是放心,这么大的基业竟然就交给了这么一个年轻人?”

    纳兰海眯着眼睛道:“江湖上年龄除了用来分辨辈份,还有其他的意义吗?只要有实力,什么基业拿不到手?”

    “老四,我看这小子给义父拜寿,摆明了就是没安好心,他一个中原之地魔道巨擘,来我东海之地做什么?

    反正那帮中原武者就没有一个好东西,要不然这样,趁着寿辰没有开始的时候,我找一个由头,直接把他给打出去!”

    昔日百里破兵还没有成为霍五爷的义子时,他曾经前往过中原之地闯荡。

    那次的情况无人知晓,不过据说百里破兵是吃了亏,吃了一个很大的亏。

    所以只要被他碰上中原之地来的武者,哪怕是你没招惹他,都容易被他给揍一顿。

    纳兰海撇了他一眼道:“这里可是义父的寿辰,人家现在还什么都没干呢,你着急什么?你贸然出手,被打出去的可能不是那楚休,而是你。

    注意着点他,先静观其变,记住了,这里是外海,是至尊岛,是我们的地盘,而不是他楚休的!”

    纳兰海嘴上这么说,但他心中却是还有疑虑的。

    他记得现在东齐好像已经开始进攻北燕了,这楚休便跟北燕的皇族来往密切,甚至现在的北燕皇族都是被他给扶上皇位的,他来东海,是否跟这件事情有关?

    此时楚休那边已经跟着萧子期步入了大厅之内。

    那是一座异常华丽的厅堂,周围摆放着一片片的桌子和座位。

    不过这时候萧子期却是纠结了。

    清风海之地的真火炼神境强者都是有数的,所以在最前方,专门给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准备的位置也是有数的。

    以萧子期的实力和势力,他只能做在中间的位置,但楚休和伊波旬可是货真价实的真火炼神境强者,难不成也要跟他坐在一起?

    所幸这一次楚休是来找人联手的,而不是来找麻烦的,所以他也没有因为一个位置争论什么,只是淡淡道:“坐下吧。”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大厅内的人便已经坐满了。

    最前方有五个位置,不过却只坐了三个人。

    那五个位置自然是给霍行尊那五个义子留的,甚至就连他的亲儿子都没有这种待遇。

    第一个位置已经空了,乃是留给他的大义子仇天涯的。

    虽然仇天涯都已经失踪五十年了,不过每次霍行尊的寿辰,也依旧是有他的位置。

    第二个乃是神兵岛岛主百里破兵,不知道为何,楚休总感觉那百里破兵在看着自己。

    第三个乃是苍龙舰队的主人傅龙啸,此人穿着一身龙纹锦袍,器宇轩昂,他的势力也是现在的三人当中最强的一个。

    第四个便是纳兰海了,不过他身上总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势,让人望之生畏。

    第五个位置现在也是空的,这个位置自然是给赵元丰所留的。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响亮的声音传来:“五爷到!”

    随着那声音传来,一名须发皆白,穿着华服的老者在一众儿孙的簇拥下,走入了大厅内。

    听到这个声音,在场众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这位霍五爷,甚至就连楚休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他是真的好奇,这位霍五爷究竟是何方神圣,眼力竟然能够到这种地步。

    不过一看之下,楚休却是有一些失望的。

    普通,太普通了。

    虽然说对于大部分的武者来说,别说是真火炼神境,哪怕是真丹境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但在楚休这种级别的人看来,同为真火炼神境,那也是有高下之分的。

    之前死在他手中的那孙家老祖和陆家老祖就属于平庸的那种类型,而不久之前在关中刑堂跟他大战的守真子、南宫卫羽和赫连长锋,这三人虽然都败在了他的手中,但那并不是因为他太弱,而是因为楚休太强,单独拿出来,他们三人可都不是易与之辈。

    在霍行尊的身上,楚休并没有看出太多的异象来,相反在他看来,这霍行尊,甚至还有些弱。

    他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煞气,这证明他已经很久不与人交手了,甚至是在他战力巅峰时,也很少与人交手,战斗力应该不高。

    而且霍行尊的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极其浓郁的元气,甚至浓郁到都有些不正常了,这证明他经常以各种灵药和天材地宝为补品,而且补的有些过头,甚至通过气息散发而出的地步。

    还有他周身的气息也跟正常真火炼神境的武者不一样。

    真火炼神境以元神之力引动天地之力,一举一动,都跟天地之力相合,这是下意识的举动。

    比如现在天空若是下雨,楚休这种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哪怕是不用真气挡雨,雨滴也会不由自主的偏移方向,躲开他们。

    而霍行尊周身的气息却是很乱很乱,好像他根本就掌控不了这个力量一般,难不成他就连这一身真火炼神境的力量都是靠着外物得来的?但又有什么外物能够让人踏入真火炼神境?

    楚休这边正在思索着,霍行尊已经走到主位坐下,拱拱手,笑呵呵道:“时间过的可真快,没想到一转眼,老夫竟然已经三百八十岁了,这寿辰啊,是过一次便老一次,再过几次,说不定诸位便要参加老夫的葬礼喽。”

    下面立刻有人道:“五爷说的这里哪里话?东海之地幸得有五爷庇护,五爷定然千秋万载。”

    “说的没错,这些年来五爷福泽东海,这等造化功德,老天爷怎么可能让五爷就这么走了?五爷肯定福泽绵长啊。”

    下方一阵恭维之声传来,说的那叫一个肉麻,但谁都知道,霍五爷其实就爱听这话。

    人老了都怕死,霍行尊更是如此。

    别看他现在一口一个自己活不了多久了,但若是有人当着他的面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他可是会很不高兴的。

    摆了摆手,霍行尊笑呵呵道:“行了行了,老夫能够活到现在就已经算是老天庇佑了,再活下去,那可就真成老不死的了。

    本来老夫是不打算过这一次寿辰的,等到三百八十八岁那年再过。

    不过呢,老夫也是怕再等八年,便见不到诸位了,所以便提前了一些,再跟大家乐呵乐呵。”

    这时霍行尊那些义子当中,老三傅龙啸第一个站出来,行礼道:“义父放心,等到八年之后,孩儿定当给义父举办一次更大的寿宴,把裂风海内一些大佬强者也都请来。

    这一次孩儿前往裂风海,带回来了一尊海菩提,接出的果子竟然是寿桃模样,可见这是老天爷都在义父准备贺礼呢。”

    说着,傅龙啸一挥手,让人把贺礼带上来,但这一刻楚休却是清晰的发现,百里破兵和纳兰海的神色都有一瞬间的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