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为霍五爷贺寿
    楚休和伊波旬刚刚来到昊天岛之上便感觉到了这地方跟中原武林的不同,其中最不同的,并不是着装和语言等等,而是气氛。

    中原武林大多数都是以宗门和世家为主,来往的人群也是大部分拉帮结派的。

    而且东海这地方,宗门世家是一部分,还有些海岛只是松散的联盟,来往于各个海岛之间的散修武者也是不少,所以这也就形成了一个奇观,你几乎到处都能够看到一些武者在交易着各种天材地宝,甚至是功法秘籍。

    一些在中原武林被认为是不能随意传授的东西在这里,只要你能够拿出足够的代价来,都可以买得到,消息自然也是可以的。

    而且海外之地的这些江湖风媒都很没有节操。

    风满楼起码会讲究一些,一些隐秘的东西只卖一个人,而且在海外之地,只要你出得起钱,他们就没什么不敢说的。

    楚休跟着伊波旬来到昊天岛的一座长街上,找了一间挂着风媒牌子的店铺直接便走了进去。

    里面有着不少人在问询着各种各样的消息,楚休环视了周围一眼,淡淡道:“有没有包厢。”

    “有的有的。”

    一名獐头鼠目的武者立刻迎了上来,谄媚的将楚休二人给带入了一间包房内。

    他只有先天境界的实力,自然是看不出楚休和伊波旬的境界的。

    不过干江湖风媒这一行的,别管是在中原武林还是在海外,看的便是眼力。

    反正以他的眼力看来,这二位,都是不一般人。

    “二位,不知道你们需要什么消息?”

    楚休淡淡道:“最近这几年,清风海内发生的,所有大事的消息。”

    那风媒为难道:“这您可就为难小人了,清风海这么大,在我等江湖风媒看来,每天都有大事发生,这大事到底是什么级别的?”

    楚休没说话,直接掏出了一锭紫金扔在桌子上。

    看到那锭紫金那风媒眼睛顿时一亮,一把将其收到怀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一把掏出一本厚厚的书册道:“二位想要什么消息,我这里都有。”

    紫金这种东西对于海外之地来说,绝对是异常稀缺的。

    海外之地的紫金矿很少,而且就算是有,也有一部分是在海面之下,想要开采极其的困难,所以紫金的购买能力在海外,可是要比中原强多了,楚休出手便是这么大的手笔,别说是让他拿出最近几年的所有消息,就算是一百年以前的,他都能够找出来。

    楚休跟伊波旬翻看了半晌,对于海外之地的情况也差不多了解了。

    跟中原武林这些年跌宕起伏相比,海外之地还算是平静。

    霍行尊在海外之地名声极大,外加有他那几个义子在,他那至尊岛说是海外至尊也不为过,其他人都在这种威势和规矩之下生活,自然也是翻不起什么波浪来的。

    伊波旬合上那册子道:“这位霍五爷过些日子便要过他三百八十岁的大寿了,他也是个爱热闹,爱炫耀的性子,每隔几年便要过一次寿辰,把他的义子都叫来,把清风海之地的个大势力也都叫来热闹一番。

    这个时候可以说是整个清风海的势力汇聚最全的时候,在这种场合,楚大人你若是能够得到霍五爷的支持,集合整个清风海的力量,倒是有一定的可能。”

    听到伊波旬这么说,楚休的面色却是有些古怪的。

    这霍行尊居然都已经三百八十岁了,能活到这种年纪的真火炼神境武者可没几个。

    理论上来说,真火炼神境的武者有四百年的寿元,但这个只是理论而已,这个境界的武者一旦过了二百岁,身体便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三百岁其实就已经能够感觉到,自己接近油尽灯枯,寿元将近了。

    三百多岁还未死的,还有一战之力的,像是纯阳道门守真子这样的,已经算是很稀奇的。

    这位霍五爷都已经接近四百岁了,还能这么折腾,也算是高寿了。

    伊波旬仿佛看出了楚休的疑惑,他笑了笑道:“霍五爷自从他的大义子仇天涯成名之后,便几乎没跟人动过手。

    后来他又连续收了四位义子,你认为他还有跟人动手的机会吗?”

    楚休了然的点了点头,这倒是很合理。

    这位霍五爷养尊处优了这么长时间,有他那五个义子在,在整个清风海几乎都可以横着走了,少了与人拼死搏杀的机会,自然体内也就没那么多的暗伤,寿元长一些,倒也正常。

    不过楚休还是感觉有些别扭,他现在对于寿辰这种东西比较敏感。

    一般来说,只要是他参加的寿辰,基本上都不会有好结果,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跟寿宴之类的场合命理反冲。

    不过这一次楚休是真心准备找海外之地的人联手去了,可不是找麻烦去了。

    所以楚休对那江湖风媒问道:“你可知道,那霍五爷喜好怎么东西?历来寿辰,你们清风海的各大势力又送他什么东西?”

    那风媒苦笑道:“以霍五爷的身份,什么奇珍异宝他得不到?而且霍五爷不怎么潜心武道,功法典籍之类的,他也是看不上,所以这点,您倒是问住小人了。”

    “那你们怎么送寿辰礼物?胡乱送?”

    那风媒耸耸肩,无奈道:“随便送呗,当然要挑珍贵的。

    其实清风海之地的武林势力对于霍五爷经常举办寿辰,也是有一些怨言的。

    霍五爷虽然说了,他过寿辰只是为了大家在一起热闹,哪怕不送贺礼都行。

    但他老人家嘴上那么说,谁人敢不送?而且送的轻也不行。

    人家送了贵的,你送了轻的倒是可以,不过也是要看你宗门实力的。

    一个小岛主哪怕只是送一副字画,霍五爷都不会挑剔什么,但你一个大岛主若是也送一副字画,那霍五爷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也是不会开心的,接下来你就倒霉吧。

    大家都互相攀比着送,那个势力都不敢藏拙,这开销可不是一般的大。”

    楚休似笑非笑道:“你在这里诋毁霍五爷,就不怕出问题?”

    那江湖风媒嘿嘿一笑道:“似我这等蝼蚁一般的小人物,霍五爷是不会在意的。

    况且这些事情整个清风海都有议论,管也是管不过来的。

    不过二位若是想要参加霍五爷的寿辰,最好想办法弄张请柬过来。”

    楚休疑惑道:“这寿辰还不是谁都能参加的?”

    “寿辰是谁都可以参加,不过二位可知道整个清风海有多少势力,多少散修武者吗?

    到了寿辰那一天,整个至尊岛人都挤满了,大部分人只能在外面吃顿酒席,根本就没有进入内宅的资格。

    只有拿着请柬的不到千人,才有资格进入内宅,见到霍五爷。”

    楚休敲着桌子问道:“那这请柬怎么才能拿到?”

    那江湖风媒道:“这点小人也没办法,请柬都是发给各大势力的执掌者的,谁也不会把这东西拿来卖。

    不过一张请柬是可以带三个人的,有些散修武者孤身一人,倒是也会提携一下后辈,或者直接出卖名额,诸位可以试一试。

    最近霍五爷的一位嫡系曾孙便在昊天岛上发放请柬,诸位也可以去他那里碰碰运气,看看能否要来一份。

    当然也很困难,请柬都是有数的,就算那位是霍五爷的嫡系曾孙,也不敢乱来。”

    楚休点了点头,拉着伊波旬离开。

    只要有了眉目,请柬还不好办吗?

    楚休先跟伊波旬去了那位霍五爷曾孙所在的地方。

    昊天岛由各大势力联合管理,至尊岛自然也有份。

    此时在一座宅院里面,一名身穿锦袍的年轻人拿着纸笔,挨个发放请帖。

    准确点来说,应该是受邀参加寿辰的各大势力的人,主动上前,确认身份之后,去他那里领请帖。

    历来这种事情都应该是主人家主动上门送请帖的,但霍五爷这位曾孙可能是懒得挨家去跑,所以便在昊天岛上呆着,把所有人喊来自己领请帖,来一个人,他便在名单上划一下,倒是简单省力。

    不过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在那里不耐烦的训斥道:“都快着点,磨蹭什么呢?本公子大热的天在这里等着给你们发请帖,你们还磨磨蹭蹭的,海里那老龟都比你们麻利!”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多掌门岛主什么的,面色顿时一黑,不过却都忍着没有发作。

    对方毕竟是霍五爷曾孙,还是嫡系,据说还挺得霍五爷宠爱的,他们可是得罪不起。

    不过看到这一幕,楚休却是摇了摇头。

    一些势力强大的岛主肯定由至尊岛的高层亲自发请帖的,但在场的众人实力却也不差。

    起码那些来领请帖的人中,真丹境的也有不少,最弱也是天人合一境。

    但那霍五爷的曾孙,只有外罡境界而已。

    虽然以现在楚休的境界来说,真丹境随手一巴掌就能够拍死。

    但在大部分武者看来,真丹境的宗师就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在中原武林能够开宗立派,在海外之地也能够雄霸一岛,结果现在却是被这年轻人如此折辱,这简直就是在败坏至尊岛的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