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刑堂危局
    关中刑堂位于三国夹缝之地,每次三国大战,关中刑堂都是最为倒霉的那个,但这一次,关中刑堂可以说是真的遭了无妄之灾了。

    如果不是因为楚休的原因,东齐是不会从关中刑堂的方向进攻的,二者还有不少别的交界处,还有魏郡。

    但眼下谁都知道,关中刑堂那位名义上的堂主楚源升其实就是一个傀儡,关中刑堂的真正执掌者,还是楚休。

    所以关中刑堂自然就作为东齐三大进攻的地点之一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关中刑堂已经沦陷过半,被人家推到了关中城下。

    此时关中城下,数万兵马已经将关中刑堂四面八方全部包围,城东方向的人数最多,正中央明晃晃的摆着一辆巨大的战车。

    此时在战车之上还懒洋洋半趟着一名身穿战甲,但却端着酒杯,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看其模样,不像是来打仗的,反而像是来看戏的。

    但是此人的来历却是不一般,他乃是东齐羽林军大将军南宫卫羽,东齐九边强军当中,羽林军的实力也是完全能够排得上前三的。

    东齐的军制跟北燕差不多,只不过北燕真正能够拿得出手的战斗力便只有镇国五军,而东齐则是九边强军,实力接近北燕的一倍。

    当然因为东齐地域辽阔,所以这就九边强军也只是驻扎在东齐九个重要的边界,除了灭国之战,轻易是无法凑齐的。

    南宫卫羽跟北宫百里乃是老对头了,甚至双方的名字都是极其的对立,仿佛天生便是对手一般。

    上一次东齐攻燕伐楚一战时,南宫卫羽在跟北宫百里交手时吃了一些亏,这一次他本想要挽回一些颜面的,结果没想到上面却是让他来攻打关中刑堂,这也让南宫卫羽有些不爽,太没有难度了。

    此时站在南宫身边还有两人,一人乃是纯阳道门的守真子,还有一人则是白虎堂堂主赫连长锋。

    三名真火炼神境的强者,外加整个羽林军,攻打一个关中刑堂已经足够重视了。

    守真子皱眉道:“南宫将军,是否可以下令攻城了?你摆下阵势,结果却在这里喝酒,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卫羽瞥了守真子一眼没有说话,这一幕却是让守真子更加的气愤。

    “南宫将军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南宫卫羽放下酒杯,冷哼道:“道长对我有意见?”

    “当然有了!

    纯阳道门派贫道来是为了协助将军你的,结果你却是在这里拖延时间。

    雷霆一击方能够趁着这帮魔道中人措手不及时将其斩杀,再拖下去,万一发生了什么变故怎么办?”

    南宫卫羽一拍手道:“道长说的真有道理,那好,这个大将军你来当,你来指挥,你来。”

    说着,南宫卫羽竟然站起身来就要走,一旁看戏的赫连长锋连忙拉住他道:“南宫兄,守真子道长不是这个意思,你莫要动怒嘛。

    我辈江湖人,不懂军阵,你给道长解释一下,他便能理解了不是?”

    守真子此时也是气的直哆嗦。

    他就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混不吝的人,简直就是油盐不进嘛。

    不过为了纯阳道门的计划,他也是硬生生忍住,没有吭声。

    南宫卫羽那边却是冷哼了一声道:“不懂就不要瞎指挥,本官最讨厌的,就是外行来指导内行。

    念经画符我不如你们这帮道士,行军布阵我还不如吗?

    你们可知道现在整个关中城内汇聚了多少人?近十万关中刑堂的武者都在其中。

    之前我们在其他地方都没有遇到过像样的抵抗,那是因为关中刑堂已经把关东、关南、关西、关北四地的精锐人手都抽调到关中城内了。

    这可是接近十万武者,都是手上见过血的江湖捕快和捕头,虽然不是军阵中人,但实力却也不弱。

    本官有把握胜之,但胜过之后呢?那可是接近十万名武者,又不是十万头猪,就这么冲杀上去,我羽林军的损失又有多少?

    这些人可都是本官的袍泽,你们不心疼,本官还心疼呢!”

    赫连长锋笑了笑道:“原来如此,不过南宫兄你这么拖着,可是有什么计策?”

    南宫卫羽眯着眼睛道:“熬鹰听说过没有?

    大军压境的压力,你没有感受过,那种压力哪怕是再强的人,都支撑不住。

    我若是直接出手,对方还有可能仗着一腔血勇,拼死一搏,给我羽林军造成极大的损失。

    但等到我将他们那一腔血勇都给熬没了,只剩下恐惧,那可就简单多了。

    出了鞘的刀,不可怕,藏在鞘中的刀,才是最可怕的。”

    听到南宫卫羽这么一解释,赫连长锋和守真子才明白他的意思。

    事实上他们这些江湖出身的武者,想的还真没南宫卫羽这种军阵出身的武者多。

    宗门之间死战,哪怕是两个万人之上的大型宗门,出手经常是一拥而上,拼的就是整体实力,倒是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

    这时守真子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忽然道:“对了,关中刑堂内,谁都可以死,但最好留楚源升一命。

    他被那楚休蛊惑,也是迫不得已为之,关中刑堂没有错,有错的,是楚休那魔头。”

    不得不说,巨侠楚狂歌的名声在江湖依旧是很好用的。

    哪怕是像守真子这样的道门老人,他对于楚狂歌的事迹都是极其佩服的。

    那一位号称巨侠,虽然江湖上比他强的人有很多,但谁都没有脸面去质疑楚狂歌这个称号。

    楚源升作为楚狂歌的独子,哪怕他此时是站在楚休那边与他们为敌的,但守真子也想要留对方一命。

    南宫卫羽嘟囔了一句,不耐烦道:“行了,知道了。”

    守真子没有听清南宫卫羽嘟囔的是什么,一旁的赫连长锋却是听出来了,南宫卫羽说的分明就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

    此时关中城内,所有人的确是如同南宫卫羽所料的那般,都是人心惶惶。

    楚源升坐在主位上,他勉强保持着镇定道:“他们还没有攻城吗?”

    关东掌刑官萧熠摇摇头道:“没有,看来他们是有意要耗着我们,耗到我们连最后一丝拼杀的胆气都没了,才会出手。”

    之前楚休在关中刑堂时,萧熠便是四大掌刑官中最强的一个,此时他已经踏入真丹境了。

    不过跟外面那强者如云的羽林军相比,一个真丹境,也算不得什么。

    楚源升将头转向另外一个人道:“褚前辈,等下可会有援军前来?”

    坐在楚源升下手的,正是褚无忌。

    因为褚无忌也是真火炼神境,有了坐镇一方的实力,听闻关中刑堂被围,他也是主动前来,魏书涯则是去了魏郡那边帮忙。

    只不过他一个刚刚晋升真火炼神境不久的武者,结果却要面对三位早就已经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存在,就算褚无忌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比谁要弱,他此时心中也是没底。

    褚无忌摇摇头道:“不知道,消息都已经递出去了,就看燕京城那边会派谁来了。

    不用怕,就算北燕朝廷不派人来,镇武堂也会派人来的。”

    褚无忌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实际上他的心里也是没底。

    消息是已经传出去了,不过关中刑堂跟北燕之间可没有传讯的阵法,只能靠人力传讯。

    所以等北燕拿到消息,再派人赶来,时间是否来得及,他也说不准。

    楚源升点点头道:“那好,我等哪怕是硬挺,也要挺到援军前来,关中刑堂的基业,不能就这么毁掉!”

    世人都说楚源升是虎父犬子,跟楚狂歌比,他身上的确是找不到什么闪光的地方,甚至可以说是平庸至极。

    但楚源升再平庸,他却并不是一个废物,也不是一个小人。

    这一次东齐进攻关中刑堂,已经有不少关中刑堂的人在埋怨,就是因为楚休,这才让他们关中刑堂陷入了战火当中。

    对于这种声音,楚源升第一个便将其镇压了下去。

    楚休虽然是关中刑堂实际上的执掌者,但却将他扶上了堂主的位置,并且该有的权柄,一样没有拿走,关中刑堂甚至还要比之前更强了一些。

    楚休未曾负他,他自然也不会负楚休的,投降求生这种事情,他楚源升做不出来。

    而且最重要的是,关中刑堂,是他父亲楚狂歌留下来的。

    这可能是楚源升这辈子唯一的执念了,他实力低微,能力有限,无法守护壮大关中刑堂,但其他人可以。

    所以对于楚休实际上掌控关中刑堂,他并没有什么抗拒,只要关中刑堂还在,只要关中刑堂越来越好,这便足够了。

    但现在有人却是要毁掉关中刑堂,楚源升的实力哪怕再弱,他也做好了跟对手血拼到底打算!

    他父亲是巨侠,为了侠义而死。

    他楚源升不值一提,但却也愿意为了关中刑堂而战死!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喊杀之声,褚无忌站出来,沉声道:“东齐,攻城了!

    楚堂主,你留在这里,剩下的交给我!”

    楚源升却是摇摇头道:“我也要跟着一起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