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一十章 暗潮汹涌
    PS:感谢书友seminole一万起点币的打赏

    把其他人都打发走之后,楚休也进入了闭关状态当中。

    他在原始魔窟内与人激战的一些感悟需要消化,动用血魔变天大法的消耗,也需要修复。

    虽然楚休只是动用了很短的时间,外加他还有不灭魔丹在,所以并没有受到太多的伤势,不过也还是有一些后遗症的。

    就在楚休闭关的这段时间,整个江湖却也是有些不平静,暗潮涌动。

    根本的原因有两点,一个在夜韶南,另一个则是在被深潭中所放出去的那些正道两道的武者那里。

    夜韶南拿到了魔种,已经让正道武林十分忌惮了,谁都不知道,这种传说中的至宝被夜韶南给炼化之后,他的实力又能暴涨到什么地步。

    所以大部分正道宗门,对于拜月教都已经忌惮到了极致,甚至都有人想要探查拜月教的底细,在夜韶南闭关时突袭拜月教。

    而从那深潭里面被放出去的那些武者也是对整个江湖的局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道门一脉。

    佛门那边还好说,被困的有大光明寺那位圆广,还有一位须菩提禅院的苦行僧。

    对于须菩提禅院来说,多了一位真火炼神境的苦行僧,只是多了一分实力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至于那圆广,在八百年前时,他曾经担当过金刚院的首座,不过后来已经让位,能够压制住怒目金刚心经的副作用,性格也算是平和的很。

    得知八百年都已经过去了,他自然没什么争权夺利的心思,只是准备用自己最后的时间,为宗门尽最后一分力气而已。

    龙虎山那边也有人困在了那里,不过只是一个真丹境的武者,八百年龙虎山天师府的实力可以说是真不算太强,只有当代天师能够撑得起门面,所以哪怕是原始魔窟那种地方,也只有一位真丹境的武者进入其中。

    但纯阳道门和真武教这两派,他们走出去的人,来头可是不小。

    此时纯阳道门的大殿内,一名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道士正在翻阅着这些年来,纯阳道门所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

    他面相威严冷冽,谁见都有一种心中发颤的感觉。

    这中年道士乃是八百年前天罡殿护殿六真人之首的云梦子。

    论及实际年龄,不算被困的八百年,这位云梦子要比在场的众人都小,甚至只比夕云子大了一些,还不到百岁。

    这一代护殿六真人之首是死在了楚休手中的长云子,那位可都是已经接近三百岁了,标准的老头子。

    结果这云梦子在壮年时期便能够担任天罡殿护殿六真人之首的位置,可想而知他的天赋实力有多么的恐怖。

    而且这也就是因为他意外被困在了原始魔窟内,否则的话,说不定下代或者是下下代纯阳道门的掌教,便是他了。

    此时云梦子看着纯阳道门这八百年的风雨,实力的变迁,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先祖留下的基业,才八百年的时间,便败坏成了这般模样?

    真武教出了一个宁玄机也就罢了,我道门一脉英豪辈出,哪一脉出了位至强者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但是,我纯阳道门竟然被楚休那个魔道中人如此欺辱,甚至就连这一代护殿六真人之首都死在他的手中,你们竟然还视而不见,这是什么?是耻辱!”

    昔日夕云子那个时代的纯阳道门还处于强盛时期,他这个护殿六真人之首便已经如此年轻了,可想而知整个纯阳道门内还有多少老一辈的武者作为底蕴,哪里像现在这样,别管老不老,只要能达到真丹境,那便已经是纯阳道门的高层战斗力了。

    此时听着云梦子在那里怒骂,夕云子的面色十分难看。

    他们纯阳道门若是有八百年前的实力,早就把那楚休大卸八块了,还用得着在这里被你瞧不起?

    只不过他虽然心中腹诽,但却没说出来,因为这云梦子的身份有些特殊。

    像大光明寺圆广那样的其实很聪明。

    八百年的时间,沧海桑田,一切早就已经变了。

    但是这八百年的时间停滞,他也没感觉自己辈份涨了。

    所以回到大光明寺之后,他还是该怎么样,还怎么样。

    但是这云梦子不一样,对方碰巧竟然是你凌云子的师祖。

    没错,不是那种整个宗门的师祖,而是他这一脉的师祖,直系。

    所以这就很蛋疼了。

    云梦子若只是其他纯阳道门的先辈祖师,他就算是脾气再大,也不敢在凌云子这位纯阳道门的掌教,天地通玄境界强者面前如此嚣张狂妄。

    但他却是凌云子这一脉的直系师祖,反过来说,凌云子哪怕是掌门,哪怕是天地通玄境强者,也是不能对他不敬的。

    所以凌云子只得咳嗽了一声道:“祖师,我纯阳道门哪怕再衰弱,也不会衰弱到这种地步,长云子死后我们当然也出手了。

    不过那楚休自身底牌太多,并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强行杀下去,只能是两败俱伤。”

    云梦子叹息了一声道:“八百年的时间,沧海桑田,没想到如今我纯阳道门竟然落得进入这种地步,会被魔道给欺负到头上来。

    要知道在八百年前,见到我纯阳道门的纯阳罡气,那帮魔道中人可都是会落荒而逃的。”

    一旁的夕云子撇了撇嘴,应该说,纯阳道门的没落根本就是阻挡不了的,因为在五百年前出了一个独孤唯我。

    八百年前你们可以让魔道中人落荒而逃,但等再过三百年,你让独孤唯我落荒而逃一个?

    就以纯阳道门这种性格,在五百年前死在昆仑魔教手中的人可不少。

    所以现在纯阳道门还能保留就已经不错了,哪来那么多要求?

    云梦子一挥手道:“以前的事情暂且不管了,但是掌门,我纯阳道门现在却不能就这么颓废下去。”

    凌云子点点头道:“这点我知道,所以最近这段时间,我纯阳道门也是在各地招收弟子,重新积蓄力量。

    上一次我们在北燕建立分舵虽然失败,不过却也成功招募到了不少天赋出色的弟子,培养成功之后,都是可堪大用的。”

    云梦子直接一挥手道:“等年轻一辈的弟子成长起来要什么时候?我等可都还没老到打不动呢!

    十年太久,百年太长,我辈如今只争朝夕!

    我纯阳道门的力量从来都是靠着手中的纯阳剑诛杀邪魔杀出来的,等到纯阳光辉照耀江湖武林,还怕没有那弟子吗?

    那名叫楚休的魔道贼子杀我纯阳道门这么多人,这份屈辱又岂能放下?这一次,我们便先拿他开刀!”

    凌云子面色一变,连忙道:“师祖!不可!

    那楚休并非是单纯的魔道小辈,事实上现在整个隐魔一脉都是以他为尊的,可以说,他就是隐魔一脉的执掌者。

    而且他手下可是还有着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我虽然有把握胜之,但其他人却敌不过那楚休。

    特别是现在对方盘踞在北燕之地,北燕新皇项黎便是他亲手扶上皇位的,更是亲口承认,北燕之地,项氏皇族掌管朝堂,他楚休掌管江湖。

    楚休此人虽然年龄上来说,只是一个小辈,但他从势力上来说,却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魔道巨擘!仅次于拜月教夜韶南的大魔头,轻易动不得!”

    云梦子冷哼道:“大魔头?昔日死在我纯阳道门剑下大魔头不知凡几,要动便要动大魔头,去动那些小魔崽子,反而掉价!”

    看到凌云子还想要说些什么,云梦子一挥手道:“掌门,你是不是以为我是那种食古不化,只知道打打杀杀,做事冲动无脑的老古板?”

    一旁的夕云子继续撇嘴,你难道不是吗?

    凌云子道:“师祖,我不是这个意思……”

    云梦子轻哼道:“掌门,你莫要忘了,昔日我也是护殿六真人之首,纯阳道门的一些大事,我也是有资格跟当代掌门一起联手商讨的,当初多少大事,都是在我等手中促成的。

    魔道中人手段狠辣残忍,对付那帮魔道中人,你便要比他们更狠辣,更残忍,更加的不折手段!

    上次你们围攻楚休,被那楚休逼退,你们可知道是为什么吗?因为你们没他狠!

    放心,这次我不会让纯阳道门单独去犯险的,真武教那个老家伙也被放出来了,他的脾气可是比我还要火爆呢。

    虽然我看那老家伙很不爽,不过那老家伙能力还是有的,等下我便去真武教找他商议,来一番大动作!

    如今这个江湖,道消魔涨,但需知道,这个江湖上,始终都是邪不压正的。

    你们之前那些动作简直就是小打小闹,不动则以,一动便要以雷霆万钧之势将那些魔道妖孽全部碾碎!

    掌门放心,等我回来之后,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说完之后,云梦子竟然直接便走出门去,连给凌云子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再看看大殿内的这些纯阳道门武者,竟然都被云梦子说的热血沸腾的。

    纯阳道门一开始便强势习惯了,凌云子一直都在想扭转这种情况,但一直都没见成效。

    结果现在倒好,云梦子一回来,他的脾气倒是很对纯阳道门这帮人的胃口。

    凌云子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这次的结果,究竟是好还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