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六章 君无神
    心魔说的很对,没有人是天生的疯子,也没有是天生的恶人或者好人。

    况邪月的所有经历在幻境当中,楚休都能够看到。

    对于心魔这种曾经构建过能迷惑天地通玄境强者幻境的存在来说,迷惑况邪月这种心境有着极大漏洞的人,十分简单,甚至就连他任何内心的变化,都瞒不过心魔和楚休。

    所以楚休说,况邪月很可怜。

    但,世人皆苦,生在这世间,又有谁不可怜?又有谁不值得同情?

    楚休已经心硬如铁,可怜要杀,同情,也要杀。

    然而此时此刻,眼看着楚休一刀捅死了况邪月,所有人都呆愣在了那里,包括林苍龙也是如此。

    他之前没有出手,不是不想救况邪月,而是在想办法,自己到底怎么能把况邪月这家伙给拉回来,别让他继续去送死。

    都是天门的神将,林苍龙知道况邪月的实力,在动用邪月刀的前提下,况邪月起码还是能够撑一段时间的,但谁承想,况邪月竟然就这么被楚休给捅死了。

    这一刀简直莫名其妙一般,心魔所构筑的幻境时间很长,长到可以让况邪月记忆起自己最痛苦的那段时间。

    但在外界,只是一瞬间,那一瞬间,况邪月心防彻底失守,没有丝毫抵抗的让楚休一刀捅死。

    指着楚休,林苍龙的眼中充满愤怒和不敢置信等神色。

    他楚休,竟然还真敢去杀天门的神将!

    不过林苍龙还没有白痴到在这种时候去找楚休报仇。

    他的实力要比正常的况邪月强,但却强不过发疯状态,动用了邪月刀的况邪月。

    这种状态的况邪月都被楚休给搞死了,眼下他只能先回到天门,禀明门主再说。

    看到林苍龙逃离,楚休也没有去追。

    眼下重要的事情可比林苍龙多得多,至于他跟天门之间的仇怨,也不是杀了林苍龙便能够解决的,在场可是有这么多人看着呢。

    楚休将手握在那邪月刀之上,瞬间那邪月刀之上便传来了一股抗拒的情绪,甚至一股狂乱的杀戮之意还在不断的影响着楚休。

    这把刀的确是魔兵当中的魔兵,强大的同时,器灵却是已经开始喧宾夺主,影响其使用者了。

    哪怕是现在的楚休都无法将其压制,所以楚休直接把它给扔进了空间秘匣当中,不过这时谁都没有注意,从况邪月的尸体上,竟然闪耀出了一抹微光来。

    与此同时,远在西昆仑的天门之内,昏沉的大殿内,九盏造型奇异的龙形灯烛忽然间熄灭了一盏。

    下一刻,一名黑袍红发的男子出现在大殿内,凝视着那熄灭了灯烛,忽然道:“况邪月,死了。”

    这黑袍红发的男子正是天门门主君无神。

    但当他得知况邪月死了之后,他却是没有半分的悲伤,也没有任何愤怒,这一句话好像只是一个陈述句一般。

    这时大殿内又出现了一个身形,那是一名身穿龙纹锦袍的老者,脚下一双紫金靴鎏金画龙,十分华贵。

    他身形高大威猛,狮鼻虎目,光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况邪月竟然死了?有人竟然敢杀我天门神将!”

    那老者的声音宛若雷吼一般,震得整间大殿都轰隆作响。

    君无神面无表情道:“天门神将也是人,敢杀我天门神将,能杀我天门神将的,江湖上有很多。”

    那老者冷哼道:“门主放心,暂时找人顶替一下我的封禁,三个月……不!两个月的时间我便将那人的人头带回来!”

    君无神摇摇头道:“不用了,我亲自去,开启乾坤无极阵,直接将我传送到况邪月身边,人,应该还没有走。

    这个江湖上能杀我天门神将的人的确很多,但是,能够杀了我天门神将之后,还能活着的,又有几人?”

    那老者惊诧道:“可是门主,乾坤无极阵一旦动用可是会影响到封禁的。

    还是我去一趟吧,这点小事,就不劳门主你费心了。

    哎,只是可惜了况邪月,他是我当初最为看好的人,只可惜,他心境失守,自己毁了自己。

    哪怕这一次他不被人杀,等到下一次神将排位的时候,他再疯一次,便守不住自己的位置了。”

    君无神没有同意,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那老者,再一次说道:“开启乾坤无极阵。”

    那老者张了张嘴,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只得叹息着在大殿内操控着繁复的阵法,下一刻,一股强大的波动直接涌入大殿当中,虚空被撕裂,出现了一道黑色的裂纹。

    君无神踏入其中,等到那裂纹消失,那老者却是叹息了一声。

    多事之秋啊。

    而此时在北地辽东郡,距离极北飘雪城不远一座小村落旁,一名身穿白衣的身影行走在大雪当中。

    外界明明是寒冬大雪,但他周身一丈之地却是温暖如春,他所走过的地面,冰雪消融,甚至有嫩芽破土而出,但随着他脚步的离去,那嫩芽却是顷刻间便已经枯萎,转瞬间又被大雪所遮掩。

    一瞬间,四季枯荣便在他脚下重演着。

    那身穿白衣的身影看相貌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披散着头发,额头上还有一点红色的细长印记,仿佛是一只紧闭的竖眼一般。

    明明是一个年轻人,但在他的身上,却是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不是苍老,而是岁月流转带来的沧桑之感。

    刹那之间,沧海桑田。

    相比于北地的荒无人烟,辽东郡虽然一年大部分的时间也被积雪所覆盖,但还是有正常百姓栖息的,这小村子便是如此。

    此时一名七八岁大的孩童正在村外堆着雪人,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棉衣,圆滚滚犹如一只小熊一样。

    那年轻人走到那孩童的身边,俯下身来问道:“请问,那边是北?”

    那孩童被笼罩在一股温暖的感觉当中,并没有丝毫的怕生,指着一个方向,脆生生道:“那边。”

    “谢谢。”

    那年轻人摸了摸那孩童的脑袋,瞬间,一股轻微的光芒便已经涌入了那孩童的体内。

    此时若是有人检查那孩童的身体便会惊骇至极的发现,那孩童虽然小小年纪,但全身经脉已经无比的通透,若是习武,内力运行毫无阻碍,绝对是奇才当中的奇才!

    当然此时那孩童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那年轻人站起身来,一步踏出,便已经消失在了那孩童的眼前,这顿时让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擦了一把鼻涕,那孩童回头冲着村子里大喊道:“阿娘!快出来看神仙!”

    村子里一声宛若大光明寺九变狮子吼般的爆喝传出来:“老娘看你像神仙!小兔崽子还不撒楞的滚回来吃饭?再不回来,老娘屁股给你打八瓣儿!”

    ………………

    此时在原始魔窟内,大部分人还都处于震惊的状态当中,震惊于楚休竟然真的一刀捅死了一位天门神将。

    不过就在此时,虚空中却是传来了一阵惊人的波动,空间一层一层的被撕裂。

    众人都是惊讶的看着那边,甚至以为这原始魔窟要崩塌了,都随时做好夺宝逃离的准备。

    但随着那空间一层层的被撕裂,竟然形成了一个门户来,一个黑袍红发的身影从其中走出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显然没人能认得出来,这一位到底是谁。

    只有那位一直都没有出手的庆前辈忽然站直了佝偻的身子,眼中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时已经逃出很远距离的林苍龙感应到那股气息,他立刻又用最快的速度跑回来,惊讶的大喊道:“门主!你怎么来了?”

    听到林苍龙这么称呼他,在场的众人顿时都知道了眼前的这人是谁。

    至尊榜第四,天门门主君无神!

    这位传说中的存在,哪怕是在场几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都没人跟他打过交道。

    夜韶南更是凝视着君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位当世魔道第一人几乎已经站在了这个江湖的巅峰,但却被两个传说中的存在压在下面,他或许是在想着,自己与君无神,究竟差了多远?

    君无神此时也下意识的看向了夜韶南,应该说,在场便只有夜韶南值得他正视。

    但下一刻,君无神便扭转了目光,一巴掌扇出,直接将林苍龙整个人都轰进了一个山峰当中。

    林苍龙挣扎的爬出来,当即便吐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巴掌可是要比之前他跟楚休交手受到的伤势都要重。

    君无神没有骂他,脸上也看不出丝毫的愤怒,只是淡淡问道:“况邪月,是谁杀的?”

    林苍龙咳嗽一声,又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不过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挨君无神这一巴掌是天经地义一般。

    林苍龙指着楚休道:“是楚休!况邪月便是死在楚休手中的,邪月刀也被他夺了去!”

    这一瞬间,在场的众人顿时都是将目光转向楚休,有惊讶的,有幸灾乐祸的,也有担忧的。

    所有人知道,楚休杀了天门神将,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了结,但就算是在场的众人也没想到,这报应竟然来的这般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