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零二章 找麻烦
    PS:感谢书友黑崎叶风一万六千起点币的打赏

    天门神将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但现在这种场面,就连林苍龙和况邪月都忍不住咋舌。

    此时那些正道武林之人看到天门的人前来,他们更是紧皱着眉头,一副担忧之色。

    眼下这幅场面已经足够乱了,结果天门的人竟然还搅合了进来,这让一些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了。

    因为谁都不知道,天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天门不算正道一脉,也不算魔道一脉,但天门的人却是精通魔功的,魔种若是被他们所得到,也不知道是坏事,还是好事。

    此时林苍龙跟况邪月也是看到了那极像通天钥匙的东西,两个人的眼睛顿时一亮。

    门主分析的不错,这里果真也有一枚通天钥匙。

    这时候虚云沉声道:“天门的二位,你们也想要这原始魔窟内的东西?”

    若是换成其他武者这般质问天门的神将,林苍龙和况邪月肯定连理都不会理他们。

    但虚云毕竟是位列风云榜前三的存在,大光明寺的禅堂首座,况且这里可还有着虚慈在呢,林苍龙和况邪月再怎么狂妄,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得罪大光明寺的。

    闻言林苍龙只是沉声道:“虚云大师,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跟你们不同,天门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没有参与正魔之间的斗争,你们应该知道我天门的态度了。

    魔种我们不要,天门对它也没有兴趣,我们只要另外那块石头。”

    听到天门之人不要魔种,在场的正道武者也是都松了一口气。

    毕竟在他们看来,魔种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为重要的,只要魔种保存在正道武林手中,被他们封禁,那样便没有问题了。

    看到虚云还想要说什么,林苍龙率先说道:“虚云大师,天门跟江湖众多门派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交集和冲突。

    天门有天门的任务,你们有你们的追求,双方井水不犯河水,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不是吗?”

    听到林苍龙这么说,虚云还真没有继续追问。

    这么多年来,天门究竟在干些什么,这点许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只知道天门貌似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只不过天门很少跟江湖上的一些大派冲突,就算他们有时候做事不讲规矩,但因为天门自身实力问题的原因,也是无人敢惹。

    对于天门这么一个实力强大的庞然大物,因为一些未知的理由去招惹他们,并不值得。

    不过就在这时,况邪月却是忽然看向楚休,冷笑了一声道:“楚休,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倒是真没想到,须菩提禅院那老和尚竟然没能拼死你。”

    楚休面色平静道:“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敢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你是真以为,就凭你是天门的人,我便不敢杀你了!”

    最后一个字吐出,楚休的脸上已经是杀意盎然。

    况邪月此人当初在幻虚六境时可是真想杀了楚休的。

    当时楚休虽然不像现在这般,同阶当中谁与争锋,但也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了,结果还是被况邪月追杀的极其凄惨。

    楚休从来都不是一个大度的人,相反,他记仇可是能记一辈子的。

    冤冤相报何时了,他死,或者敌人死,这份仇怨也就了了。

    之前楚休跟林苍龙说,有朝一日他会上天门斩杀况邪月,那时候楚休说的并不是面子话,他是真的有信心,自己最终将会有那种实力的。

    但那是以后,而不是现在。

    所以只要况邪月不出现在他面前,楚休自然不会来找他的麻烦,现在上天门,那纯粹就是找死。

    但谁承想,他况邪月,竟然还敢主动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况邪月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森然的笑容道:“杀我?楚休,你是这辈子所见过的人当中,胆子最大的一个。

    这么多年来,天门神将几乎没有在外陨落的,你敢杀,但你又能杀我吗?”

    “哦?没有在外陨落的?那倒是,因为你们死人最多的那一次,是在家门口被独孤唯我屠了一个遍,差点就被灭门。”

    楚休轻飘飘的吐出这句话,况邪月和林苍龙的面色都是一黑。

    这件事情是整个天门的禁忌,这么多年来,天门输的最惨的一次,差点就被人灭门。

    不过林苍龙此时却是拉着况邪月,传音道:“我方才告诉过你什么?莫要惹事,你想要去招惹楚休,先把通天钥匙拿来再说!”

    林苍龙一直都是以天门的任务为重的,任务在前,他不想惹任何的麻烦。

    但况邪月一旦疯起来,他却是不管什么任务不任务的了。

    他压根就没管淋苍龙的话,而是凝视着楚休,冷色道:“小子,通天钥匙是不是在你的手中?你若是乖乖把那东西给我交出来,你我之恩的仇怨便暂时了结,今天我不会再来找你的麻烦。

    但你若是不交,那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楚休闻言心中顿时一震,况邪月是怎么知道通天钥匙在自己手中的事情?

    这件事情应该没人知道,哪怕楚休连续动用通天钥匙带着商城的人从绿都回到这里,商天良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楚休倒是没料到,况邪月只是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当作是找楚休麻烦的借口而已。

    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杀机:“不客气?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怎么不客气!”

    随着楚休的话音落下,他暂时放弃跟那帮正道中人缠斗,径直向着况邪月冲来。

    看着楚休主动冲来的身形,况邪月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疯狂的杀机。

    他向来都是那种人来疯的性格,这么多年,他可没在谁手中吃过这么大的亏!

    上次在楚休手中吃瘪,本来楚休都已经死了,他自然不会再去跟一个死人一般见识。

    结果谁承想楚休竟然没死,这却是给了况邪月一种自己被人耍了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爽,所以他也想借着这个机会,让他楚休从假死,变成真死!

    血色月华落下,况邪月手中的弯刀好似好撕裂眼前这片天地一般,周围的魔气甚至都被那一刀的力量吸入其中,带着一层黑色魔气鼓动着,威势更添三分。

    天门武者的武道从来都没有正魔之分,只有强弱。

    只要威势够强,管他是什么正魔,是要适合自己便可以去修炼。

    看着况邪月斩来的那一刀,楚休的眼中却是露出了一抹嘲弄之色。

    昔日在幻虚六境当中,他可是被况邪月追杀的相当凄惨,甚至还要动用一些手段诡计才能够逃命。

    但今时不同往日,楚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楚休了,而他况邪月,却依旧没有任何进步!

    破海一刀轰然斩落,那狂暴的罡气犹如撕天裂地一般,所过之处,地面上那暗河之水都已经被彻底撕裂,空间甚至都发出一阵阵的扭曲。

    七大限乃是极致的力量所演化,这一刀也是最能够体现出如今楚休力量的一刀。

    破海一刀跟况邪月的一刀对撞,瞬息之间,强大的力量轰入爆发,宛若天崩!

    无数暗河之水炸裂,月华也是随之消融。

    况邪月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变,从疯狂变成了惊骇,十分的惊骇!

    他怎么都没想到,这才过去多长时间,这楚休的实力竟然便强到了这种地步,这一刀,他接不下!

    况邪月对于楚休的力量印象还是来自于林苍龙那里。

    上次林苍龙跟楚休合作,回去之后他自然也是提到了这件事情,将其跟况邪月说了一遍。

    那时候的楚休才刚刚跨入真火炼身,况邪月自信凭借自己的力量是不惧楚休的。

    但现在楚休又踏入了真火炼神境,这点可没几个人知晓,在来原始魔窟前,楚休可只是跟商天良切磋过而已。

    况且就算其他人知道了也是无用,因为况邪月压根就没有机会去打听楚休的实力。

    他这次跟着林苍龙出来,本就是怀有其他心思的,不到地方,他可不会跟林苍龙说实话,又怎么可能有时间去调查楚休的资料?

    两人对撞的一刀过后,楚休持刀而立,周身强大的魔气宛若漩涡一般,周围的暗河水流甚至都在他身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但却始终距离他三丈远,没有一滴水落在他的身上。

    再反观况邪月那边则是狼狈无比。

    他直接被楚休那一刀所爆发出来的力量给轰入了水中,数息之后这才露出身形,周身罡气爆发,分开水流,眼中犹自带着不敢置信的神色。

    其他正道武林的人眼看楚休跟天门的神将激战上了,他们全都松了一口气。

    防着一个夜韶南便已经足够艰难的了,再防着一个楚休,这让他们的压力更大。

    眼下楚休跟天门神将翻脸激战,这可是好事,反正他们对于天门神将也并没有一个直观的概念,只要对方不是魔道一脉这就好说。

    眼看着楚休还要出手,林苍龙却是立刻拦在楚休身前,沉声道:“楚休,这次我们不是对你来的,况邪月这厮发疯,跟天门没关系。

    一个误会,你莫要当真,你退走,我拦着他,你夺你的魔种,我天门拿我天门想要的东西,互不相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