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章 至宝现世
    自从进入原始魔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真火炼神境的存在被杀,然而更奇葩的是,这位真火炼神境,竟然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

    看到楚休杀韩秋红的那一幕,那些正道武林的人都是愣了一下,他们是真没想到,这楚休不光杀别人心狠手辣,这杀起自己人来,也是丝毫的不留情面。

    而同为魔道一脉的人,此时更是心中一寒。

    自从昆仑魔教覆灭之后,魔道一脉抱团取暖,别管互相之间的关系如何,但起码不像之前那样,互相杀戮了,起码知道要在正道武林面前保全自己的颜面。

    结果这楚休倒好,杀起自己人来简直是毫无顾忌。

    而且就在这时,楚休又将目光转向了司徒弃,那眼眸中的杀机顿时又让司徒弃一寒。

    司徒弃此人给楚休找麻烦可不是一次两次了,之前都只是一些小事情,楚休懒得动手杀人。

    而这一次,他算是触及到了楚休的底线!

    就在楚休准备动手直接宰了司徒弃时,远处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强大无比的波动。

    那股波动力量之强,简直直冲天际,天空中那流动着的暗河都开始炸裂,一阵阵强大的气机袭来,竟然在半空中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水龙卷!

    就在这时,滔天的魔气冲霄而起,一个身影浮现在那无边的魔气当中,正是夜韶南!

    漂浮在半空当中,夜韶南单手一挥,刹那之间,天崩地裂!

    仿若天空一般的暗河直接被夜韶南硬生生撕裂,无尽的阴沉河水狂涌而下,好似瀚海波涛一般,其中甚至还有一些面貌狰狞的鱼类在其中挣扎着,但却都被搅成了一摊碎肉。

    这位当世魔道第一人出手,威势简直惊天动地。

    只手补天,硬撼天地之威,谁人能敌?

    在那滔天的暗河波涛当中,一声佛号响彻天地。

    佛陀虚影在虚慈身后凝聚,硬抗那水流的冲击,将整个空间都给照亮,宛若地上升腾起了日光一般。

    另外一边,一名白衣僧人踏水而来,朵朵莲瓣绽放,但每一朵金莲当中,竟然又盛开出了又一朵金莲,芥子须弥,无穷无尽,漫天的金莲更是将那暗河之水不断吞噬,仿佛那巴掌大小的莲瓣中,蕴含的是另一个世界一般。

    而且这还没完,滔天的洪水当中,坐忘剑庐的沈抱尘将他们坐忘剑庐的秘宝万剑图录展开,刹那之间,无数剑气撕裂长空而来,威势骇然惊人。

    风云剑冢的燕支手持巨大的铁匣,当他铁匣打开之时,一柄断剑横空而起,强大的剑气碎山断海,将无边的暗河撕裂。

    若是之前那司无涯等人还在,他们定然会认出这柄剑的。

    现在世上公认的剑道至强者应该就是那位败尽三大剑派的东海剑圣康洞明了。

    而五百年前的剑道第一人,则是那位身化剑魂,甚至成功伤到了独孤唯我的剑圣顾倾城。

    至于再往前,千年前的天下剑道第一人封号并不是剑圣,而是剑尊叶飞鱼。

    一人半剑,便可力敌当世五大剑派,天上地下,剑道称尊!

    叶飞鱼的剑从一开始就只有一半,是一柄断剑,但就凭借这一柄断剑,叶飞鱼便已经当世称尊,在司无涯那个时代,叶飞鱼的地位可是不比顾倾城要差的。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知道叶飞鱼的尸骨埋葬在哪里,现在看来,叶飞鱼的选择也是跟大部分人一样,选择在风云剑冢当中,与万剑相伴。

    夜韶南与那几人的交手打的简直就是天翻地覆一般,相隔百里都能够察觉到那股强大至极的波动。

    在场的众人都是对视一眼,就连楚休都没有时间去找司徒弃的麻烦了,直接转身就向着夜韶南等人交手的那个方向冲去。

    正道武者只是不想让魔道一脉在这里得到太多的好处,倒也不至于想要在这里再来一次正魔大战,所以之前在进入原始魔窟之前,虚慈等人都没有拦截,沈抱尘等人也没有把底牌给露出来。

    但现在,罗摩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原始魔窟内,沈抱尘和燕支等人也都已经把所有的底牌都拿出来跟夜韶南激战,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夜韶南发现了重宝,发现了足以影响正魔两脉之间的至宝,所以众人才会这么着急的去阻拦夜韶南。

    至宝在前,之前的那些恩恩怨怨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众人也管不得那么多了,甚至凌云子都已经不想去阻止楚休了,而是直奔夜韶南的方向,前去阻止夜韶南。

    虽然现在的楚休也是让他们顾忌的很,但对于整个正道的威胁程度,楚休现在显然是无法跟夜韶南相提并论的。

    作为当世魔道第一人,夜韶南也是整个魔道当中,最有可能走到昔日独孤唯我那个程度的人。

    就在众人都向着夜韶南等人交手的那个方向行去时,有两个人却是慢吞吞的进入了原始魔窟内。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休的老熟人,一个是天门神将况邪月,还有一个则是林苍龙。

    踏入原始魔窟,况邪月皱了皱眉头道:“到这里气息可当真让人很不爽啊,门主说有一枚特殊的钥匙在这里,必须要让我们拿回去,但这地方内蕴如此强大的魔气,又怎么会诞生通天钥匙呢?你说门主是不是搞错了?”

    林苍龙一皱眉道:“况邪月,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一次本来我自己来便足够了,你为何还非要恳求门主也一起跟来?

    别跟我说什么担心我拿不到东西,想要帮我这种蠢话,你况邪月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天门这九大神将,虽然一个个的神经都不算太正常,但相比之下,林苍龙还算是最为正常的一个,起码在执行任务时,他很正常。

    罗神君做事粗暴无脑,况邪月虽然有脑子,但他却是间歇性的抽风,经常会做出一些无所谓的事情,导致惹出什么差错来。

    但林苍龙那‘怕麻烦’的行事方式虽然也是让人无语,但起码他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把任务放在第一位。

    就好像是上次在大黑天魔教中一般,林苍龙的目的一直都很明确,就是奔着那通天钥匙而来的,拿到东西,立刻远遁,就这么简单。

    这一次来原始魔窟,林苍龙也没想跟其他人争夺什么,他只是奔着那通天钥匙而来的,自己一人便足够了,况邪月非要跟来,却是给他平添麻烦。

    况邪月嘿嘿笑道:“你我几十年的兄弟,莫要说这种伤感情的话,这次原始魔窟出世,甚至还会有各大派的天地通玄境界强者插手,我可是担心你才跟你来的。”

    林苍龙凝视着况邪月,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副鬼才会信你的模样。

    天门神将之间可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兄弟之情的,他们也不算是什么师兄弟。

    其他人不了解天门的内情,实际上天门的竞争一直都是极其残酷的。

    弟子被选入天门当中,在前期被传授统一的功法,然后等修炼成功之后,互相之间比试厮杀,胜者才有资格进入秘境中修炼,完成种种任务,而且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也不禁止厮杀。

    等拿到任务的奖励后,便可以兑换成各种功法,然后再进入秘境,接着厮杀。

    当然这些还不足以让你成为天门九大神将,天门九大神将只有九位,也只能有最强的九人,所以你必须要保证,自己必须是所有天门弟子中,最强的九人之一,你才能够成为九大神将。

    这也是为何天门武者虽然是同出一门,但功法却不一样,而且自身战斗力都极其惊人的原因了。

    他们所历经的考验厮杀,可不比外界的武者要弱,甚至是更强。

    况邪月眯着眼睛到:“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吧,好吧,我就是想要见一个故人而已。

    楚休那小子竟然还活着,我是真的没有想到。

    话说老林你可是有些不够意思,你明明知道我跟他之间的恩怨,上次还跟他合作去拿通天钥匙?”

    林苍龙冷哼了一声道:“那是你跟他的恩怨,又不是我跟他的恩怨,为此耽误门主交代下来的任务,得不偿失。

    况邪月,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搞事情,那楚休已经跟昔日不可同日而语了,你若是非要去找他的麻烦,吃亏的是你自己。

    平日里你发疯我不管,但现在事关门主交代下来的任务,你若是还敢发疯,我饶不了你!”

    况邪月嘿嘿笑道:“老林,别这么激动嘛,我也只是好奇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内,那楚休究竟成长到了什么地步。

    而且我也有些疑惑,上次幻虚六境中的通天钥匙,究竟哪去了。

    当初我怀疑通天钥匙是在阵法崩裂当中被毁掉了,但后期我查过天门的典籍,通天钥匙作为破界之物,根本就不能用常理来度之,通天钥匙的本体可以被毁坏,但力量,却是永存在世间的,随便依附一样东西便能够继续使用。

    须菩提禅院那老和尚死了,楚休却是活了下来,你说,这通天钥匙会不会就在那楚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