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九十三章 一梦黄粱(第七更)
    PS:这章是为了书友黑崎叶风打赏补更的

    沿着独孤唯我所留下的脚印,楚休等人前行了接近一个时辰,但这一路上仍旧什么东西都没有遇到,到处都是一片荒芜。

    不过沿路除了脚印之外,陆江河还挖出来了一个个奇形怪状的骸骨,好似什么凶兽一般,但却都被独孤唯我一巴掌给拍死了,显然这原始魔窟内的东西,基本上威胁不到他。

    但这一路走来,除了那不知道算是动物还是植物的邪异大树,楚休等人却是连一个活物都没有看到,这甚至让楚休等人怀疑,是不是这里的活物都被独孤唯我给杀干净了。

    唯一那株邪异大树留存,还是因为它生命力比较顽强,被轰成了树根还能继续生长。

    “原始魔窟内究竟有多大?”楚休不禁疑问道。

    魏书涯想了想,摇摇头道:“具体有多大谁也说不清楚,不过这地方很奇异,内部的空间扭曲,若是你沿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并不会走到尽头,而是会从其他方向出来。

    所以进入这么多人,别看大家走的都是不同方位,但到了后来,还是有可能汇聚到一起去的。”

    就在楚休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陆江河忽然道:“前面有东西!”

    众人定睛一看,出现在众人前面的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幽深山谷,从其中散发出来一种让人极其不舒服的感觉。

    陆江河道:“脚印一直延伸到那山谷之内,但本座敢用人格保证,这里面绝对有玄机,甚至会很危险。

    昔日教主能够从里面走出来,换成我们,那可就不一定了,所以是进入其中还是想办法绕出去,你来拿决定。”

    楚休只是沉吟了片刻便道:“进入其中。”

    其实原始魔窟中的宝物还在其次,现在的楚休却是很想知道关于独孤唯我的一切消息,包括眼前,他所留下的痕迹等等。

    陆江河耸了耸肩,也跟着楚休进入其中。

    周围又有一部分武者选择退却,但大部分正道武者却也是选择紧跟在他们身后。

    楚休在前面趟雷,而且他们这里可还有凌云子这位天地通玄境界的存在呢,怕什么?

    踏入那山谷之中,楚休等人瞬间便被一片黑暗所笼罩。

    那是真正的黑暗,不见丝毫光亮的黑暗。

    仿佛这山谷吞噬了所有的光芒一样。

    但在场的众人都没有弱者,感知力都是十分的惊人,哪怕看不见,他们也能够感知到路,所以就这么一直向前走着。

    但走着走着,却没有人发现,所有人的感知力却都在衰弱,从百丈,到十丈,再到周身寸许的距离,最后彻底被压制,甚至连身边的人都感觉不到了。

    但所有人却都没有察觉,仍旧在麻木的往前走着。

    楚休的眼前都是一片黑暗,那股感觉让他很不舒服,他费力一挥手,盖在身上的蚕丝被让他扔到了一边,揉了揉脑袋,楚休从床上站起来,外面的阳光洒落到精致的欧式卧室中,给楚休一种十分熟悉,但却又十分陌生的感觉。

    又揉了揉脑袋,楚休推开门,一名穿着燕尾服,头发打理的一丝不挂的中年男人走过来,轻声道:“少爷,游戏公司已经把您定制的全息游戏头盔送来了,您需要看一下吗?”

    “哦?去看看。”

    走到楼下,楚休拿着一台精致的游戏头盔把玩着,心情却是总有些烦躁。

    “少爷,您准备现在便试一试吗?”

    楚休摇摇头道:“算了,先给我弄点吃的。”

    那中年管家有些疑惑,以前少爷对于这种东西可是最感兴趣的,这游戏头盔他可是念叨好长时间了,现在终于送来了,他怎么好像有些兴致不高?起床气?

    不过身为管家,他最大的义务就是满足主人所需要的一切,不到十分钟,一份牛排便已经被送到了楚休的餐桌前。

    嚼着三分熟,肉汁四溢的牛排,这种感觉很熟悉,但他手中握着的餐刀,却是给他一种更熟悉的感觉。

    “昨天打游戏太晚,睡眠不足了?”

    楚休皱着眉头,从起床到现在,总有一股烦躁的感觉的笼罩着他,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门铃声,不一会,那中年管家领着一名三十多岁,穿着得体西装,带着金丝眼镜,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青年人走进来。

    楚休好像依稀记得,他是自己二哥手下比较器重的一个心腹,叫什么来着?自己明明前段时间还见过他,怎么想不起来了?

    那青年人走到楚休的餐桌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丝毫没有见到林家少爷应有的尊敬。

    “小少爷,林先生说了,你在外面吃喝玩乐他不管,但你打着林家的旗号在外面得罪人,那便是你的不对了。

    上次在游轮party上,你招惹的那位李先生,他的父亲跟林先生是合作伙伴,李先生很生气。

    因为你的原因,可能会影响到一桩上亿的大生意,林先生也很生气。

    但你怎么说也是林家的人,这件事情,林先生会帮你扛下来,但这段时间,就请你不要出门了。

    林家可以容忍废物,但却不能容忍有人败坏家风,拖自家人的后腿。”

    楚休面无表情的听完这一切,他忽然对那青年招了招手:“过来,走近一点。”

    那青年皱了皱眉头,不过还是走近了两步,疑惑道:“你要干……”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楚休便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整个脑袋按在了餐桌上。

    “我很不喜欢,有人俯视着跟我说话。”

    那青年刚刚要挣扎,楚休手中餐刀便已经重重落下,‘噗呲’一声,捅穿了对方的脖子!

    刹那之间鲜血喷撒而出,溅了楚休一脸。

    那中年管家都已经吓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但楚休却是不管不顾,一刀接着一刀的向着那青年的脖子捅去,直到对方的身体已经无力争扎,连抽搐都没有的时候,楚休才将对方的尸体给扔到了一边。

    摸着喷溅到脸上的鲜血,楚休竟然将其送入了口中吮吸了一下,他摇摇头道:“别的都很像,唯独一点,鲜血的味道,不对。”

    那已经被吓傻的中年管家脸上的表情彻底改变,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问道:“为什么不对?这就是你记忆中鲜血的味道。”

    楚休淡淡道:“是我记忆中的鲜血味道没错,但这却是我记忆中武者鲜血的味道。

    一个普通人,他的鲜血怎么可能蕴含这么强大的力量?”

    那中年管家懊恼道:“原来是这样,不过不是我不够完美,是你太过奇怪了,你是唯一一个,我见过竟然有两套截然不同记忆的人。”

    楚休的眉头顿时一皱,他说什么?自己体内有两套记忆?

    前世的一切不光涉及到记忆,若是他说自己有两个灵魂,或者是灵魂跟肉身不匹配,这些楚休都能理解。

    但他却说自己有两套记忆,自己前世的一切,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只有记忆吗?这貌似跟袁吉昔日给楚休分析的一些可能,有些相像。

    “你,究竟是一个什么东西?”

    关于记忆的事情楚休没有深究,他反而对自己眼前这东西很好奇。

    楚休现在的精神力跟元神都已经强大无比,想要让他中招,那可是难之又难的。

    结果楚休竟然真的不知不觉的便已经中招了,甚至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感觉有些烦躁别扭,但却根本就察觉不到不对。

    真正让他彻底清醒过来的,还是鲜血。

    前世的楚休跟这一世的楚休在性格上,基本上就是两个人,前世的一切真像记忆一样,快要烟消云散了。

    前世那个只知道隐忍,被人当做废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已经死了,这一世的楚休何时受过这等欺辱?

    潜意识中的性格影响着楚休,哪怕这幻境再真实,也影响不了楚休的潜意识,所以眼前这东西压根就没想到,楚休竟然会直接暴起杀人,又通过鲜血的不同彻底反应过来,摆脱了幻境。

    那东西道:“我不是东西,我是心魔。”

    楚休一愣,他似乎没想到,对方就这么把一切都给说出来了。

    “心魔?武者的心魔?这种东西怎么会有实体,怎么会有意识?”

    心魔楚休当然知道,只要是武者,在修炼之上都要面对心魔这一关。

    只不过大部分人都能够将其镇压,镇压不住的,要么走火入魔,在功法上被反噬。

    要么就是行事越来越偏激,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本心,导致做出许多错误的选择来,情况会更糟。

    但心魔这种东西本来就源自于武者,没有武者本身,又何来心魔?

    那心魔一摊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之前的主人在大约八千年前死在这里。

    人死魂消,心魔散尽。

    但好像是因为这地方特殊,所以我却没有消散,反而留在了这里。

    后来这里时不时便有人过来,只要进入这里,他们的心魔便会浮现。

    不过那些心魔并没有出现和我一样的意识,反而被我吃了,吃的越多,我的能力便越强,甚至可以主动侵入人心内,布置场景。

    你很奇怪,你有心魔,但你的心魔却跟你融为一体,你,就是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