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九百九十二章 独孤唯我的痕迹(第六更)
    PS:这章是为了书友小飞3211的打赏补更的

    进入原始魔窟之后,这一次楚休等人倒是没有被随机传送出去,仍旧是聚集在一起。

    原因很简单,原始魔窟内并没有阵法。

    不过在场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显然不是什么好主意,所以众人在对视一眼之后,都下意识的分散开来,不过却也没离太远。

    只有夜韶南带着东皇太一走向一个方位,没人敢跟随。

    楚休在进入原始魔窟后并没有着急走动,而是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原始魔窟给楚休的第一印象便是阴森,极其的阴森。

    这地方没有太阳,地面上都是干硬的红色泥土,连一丁点的绿色植物都看不到。

    而且最为奇异的是,楚休等人的头顶不是天空,而是一片暗河,悬挂在众人头顶的暗河!

    这一幕简直奇异无比,透过暗河,才有着丁点幽蓝色的光辉洒落,甚至还能够从其中看到暗河中一些面貌狰狞的巨大鱼类在游动着,反正外界肯定没这些东西。

    楚休问道:“关于这原始魔窟,大家有没有什么内部地形资料等东西?”

    陆江河跟魏书涯齐齐摇了摇头。

    楚休皱眉道:“独孤唯我没说也就罢了,这么多年来,难不成就没有第二个人从原始魔窟中走出来了?”

    魏书涯道:“当然有,而且还不少,不过没用的。

    你可知道原始魔窟为何叫原始魔窟吗?

    因为地方从一开始便无人居住,一切都好似天地生成一般,没有任何参照物。”

    楚休疑惑道:“哪怕是这样,也应该有一些自然的参照物吧?”

    “一样没有,原始魔窟是在不断变化的,每次出现,内部的地形都会发生变化,甚至跟上一次截然不同。

    若是拿着地形图探索这里,不光耽误时间,而且会死的很惨的。”

    楚休挠了挠脑袋,若是这样的话,那这地方还真是棘手的很,一切都是未知。

    不过虽然这里的地形发生变化,不过其中大致的情况魏书涯他们还是有一点资料的。

    原始魔窟内的一切东西都是自然形成的,天知道这里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魔气。

    所以只要是这原始魔窟当中所诞生出来的东西,无论是什么,都要小心至极,哪怕是一株野草也是如此。

    几人暂时没有线索,便直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有一些魔道的散修跟着他们,楚休也没有在意,周围可还有一大帮正道宗门的武者呢。

    他们可不是为了什么夺宝而来的,而是为了监视楚休等人,防止他们得到什么大凶的邪物。

    就在这时,楚休等人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条小河,准确点来说,应该是一条小溪,只有三丈来宽。

    但仔细看去,那小溪当中所流淌的,竟然是殷红色的血水!

    那小溪虽然不大,但却一直都在流淌着,天知道这其中究竟有多少的鲜血。

    不过陆江河却是轻轻皱了皱眉头道:“这小溪里面并不是血,但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其中蕴含着极致阴邪的力量,腐蚀性蛮大的。”

    在那小溪旁边,竟然还有着一颗大树。

    这颗大树倒是没有太奇怪,只不过树叶都是血红色的,上面结了一个个人头大小的果子,也是血红色的。

    当然在这种地方,还是生长在那血红色的小溪旁边,一颗大树变成血红色一点都不奇怪。

    而那血红色的果子竟然还发出了一阵幽香来,让人闻了竟然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楚休感觉有些不对,但这时已经有几名魔道武者探头探脑的向着那大树走去了。

    这些人都是魔道散修,听闻了原始魔窟的消息便一股脑的赶过来,有些人甚至连原始魔窟究竟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这里面有魔道至宝。

    眼下楚休这些魔道巨枭没有动,正道宗门那边的人也没有动,他们却是已经安耐不住,想要取摘那果子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宝物。

    大光明寺一部分的人也在不远处,虚慈跟着夜绍南,虚云虚言等人则跟着楚休。

    看到那些魔道散修准备动手,一名弟子便想要出手拦截,但却被虚云给拦住了。

    虚云对着他比了一个稍等的手势,示意他再看一看的。

    就在那几名魔道武者已经到了那树下,没发现什么异常,准备摘果子时,那些血红色的果子竟然同时转了一个圈,那血红色的果子后面,竟然是一张张狰狞的人脸!

    那几名魔道散修都被吓了一大跳,但下一刻,那些人脸张开狰狞的大嘴,长舌吐出,缠绕在那些魔道散修的身上,与此同时,血红色的树叶划过他们周身的经脉,刹那之间宛若凌迟一般,无数鲜血飞散而出。

    地面上更是有着一根根树根藤蔓破退而出,将他们彻底拖入地下。

    一阵响动传来,四名魔道散修已经殒命,那邪异的大树上,立刻便长出了四个带着人脸的果子,虽然面色狰狞,但众人却是能够依稀看出来,正是那四名魔道散修的模样!

    这一下众人顿时便明白了,这邪异的大树上这么多的果子,竟然都是昔日进来此地的武者,这东西,是要吃人的!

    这时纯阳道门一名老道士冷哼了一声:“邪魔外道的东西,留在这里害人!”

    话音落下,那老道士一掌拍出,强大炙热的纯阳罡气落下,直奔那邪异大树而去。

    在场的众多魔道武者看向那老道士的目光都有些不善。

    邪魔外道说谁呢?当着这么多魔道武者的面还说什么邪魔外道,挑衅是不是?

    只不过眼下凌云子这位天地通玄境界的至强者也在,所以众人这才没人说什么。

    炙热的纯阳罡气瞬间便将邪异的大树所点燃,那其中竟然传来了一阵阵哭嚎之声,十分的诡异。

    半晌之后,那足有数丈高的大树此时已经剩下一个树根了,但在纯阳罡气中却是怎么灼烧都不断,甚至那老道士一道剑罡砍过去都没能奈何。

    众人也没有多在意,不过就在这时,陆江河却是轻咦了一声,向着那树根所在的地方走去。

    陆江河将那地方的土地掀开,忽然道:“教主来过这里!”

    楚休走过去道:“你确定?怎么看出来的?”

    陆江河指着那下面略微有些发黑的土地道:“这是教主无天魔掌所造成的痕迹,这式武技是教主早些时候所用的,后来便已经不再动用,整个圣教便只有教主和无心魔尊会,后者也是教主所传授的。

    据我所知,无心魔尊并没有进入过这原始魔窟,那这一掌便只能是教主所留下的了。”

    说着,陆江河脚步一踏,周围顿时碎石纷飞,一层层的泥土被掀开,出现在众人眼前却是一座几十丈大小的巨大掌印。

    而且那邪异大树的根部,便在那掌印的中间。

    很显然,昔日独孤唯我也曾经路过这里,并且看到这东西可能有些不爽,所以便给了它一掌。

    只不过这邪异的大树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硬生生受了独孤唯我一掌竟然也还能够存活,靠着一个树根便又成长为了这幅模样。

    看到独孤唯我所留下的痕迹,楚休的眼睛却是顿时一亮。

    沿着独孤唯我所留下的痕迹,或许能够找到一些好东西,这里的地形虽然是在不断变换的,但是像独孤唯我这等强者出手所留下的痕迹,却是会烙印在这地下,这些东西却是无法抹去的。

    “继续挖土,找昔日独孤唯我所留下的印记。”

    陆江河一听这话顿时大为不满,他堂堂血魔堂的堂主,昔日也是昆仑魔教的大人物,你楚休现在竟然让我当土夫子?

    不过在楚休的目光逼视之下,陆江河也只得继续挖,不得不说,血神魔功这种范围极大的功法在挖土上面的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

    一丝丝血线缠绕在陆江河的周围,延伸进泥土当中,掀起大股的土块尘埃。

    数百年地形变幻,但像昔日独孤唯我这种级别的强者,哪怕他们丝毫没有动作,但天地元气却是已经不由自主的缭绕在他们身边。

    就好像现在的商天良一样,他所走过的路,力量甚至都已经渗入脚下数丈的距离,这不是刻意为之,而是自己的精神力下意识的让力量下探,查看地下有没有危险。

    现在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不过经过数百年的尘埃积累,则是会十分的明显。

    果然,随着大块的土层被翻出来,一个个脚印也是随之浮现,楚休等人立刻按照那脚印的方向前行过去。

    在场一些武者看到楚休他们的动作,有些人不理解楚休他们是在干什么,便直接转身离开,向着另一个方向寻找。

    现在跟着楚休,哪怕是真看到了好东西,他们也是抢不过楚休等人的,前方虽然凶险未卜,但起码还有机会不是。

    当然像是大光明寺和纯阳道门等势力,他们仍旧是吊在楚休等人的身后,他们的目的可从来都不是什么夺宝,而是阻止楚休等人夺宝。

    寻常的东西也就罢了,像是那种能够影响正魔两道力量变化的大凶之物,他们是绝对不能让魔道一脉的人得到的。

    就好像是独孤唯我的听春雨一样,江湖上已经有了一柄沾满了鲜血的魔刀,现在它随着独孤唯我消失,正道宗门的人可不希望再出现一柄。